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308章 谁来心疼他

第三百零八章 谁来心疼他

段枫和戚烟梦从研究室里面出來后.段枫浑身上下终于松了一口气.在研究室里面给段枫一种压抑的气氛.让段枫一分钟都不想呆在那里.

“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戚烟梦依然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段枫问道.

段枫对着戚烟梦微微一笑道:“不用.我沒事.”

戚烟梦还想在坚持.但是在看到段枫那眼神之中流露出的坚定.让戚烟梦只好忍了下去.缓缓的点点头道:“那好吧.如果你要是感觉身上有那里不舒服.一定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恩.我会的.”段枫点了点头.

现在已经过去了吃饭的时间.华泰集团的餐厅也已经不开放了.段枫和戚烟梦两个人只好离开华泰集团就地找了一家餐厅用餐.

由于华泰集团基本上已经位于河洛市市中心.旁边的餐厅也基本上都是非常高档的餐厅.

戚烟梦带段枫來的则是一个西餐厅.

戚烟梦坐在一旁.单手支在桌上.托着腮痴痴的盯着段枫.

而段枫则是拿着菜单.仔细的观看着.可是搞了半天都不知道点什么.不是不想点.而是他不知道戚烟梦在西餐厅喜欢吃什么.而且段枫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对戚烟梦平常的生活习惯不是太了解.

“点菜啊.”戚烟梦轻声的说道.

“梦梦还是你点吧.女士优先.”段枫嘿嘿的笑道.

戚烟梦白了段枫一眼.沒有说什么.而是随意点了两道菜就递给了段枫道:“好了.我的点完了.”

段枫沒有看菜单而是对着服务生说了一串的法语.这让戚烟梦顿时眼冒金光.

段枫所说的法语完全是巴黎的口音.而且非常的纯正.

甚至这其中还带着一丝贵族的味道.

侍者离开后.段枫对着戚烟梦问道:“你以前经常來这里吃饭.”

“偶尔一次.”戚烟梦淡淡的说道:“我一个人沒事來西餐厅吃什么饭.要知道外国的这些餐厅基本上都是为情侣而准备的.”

对此段枫赞同的点了点头.戚烟梦说的沒有错.外国的餐厅.尤其是法国的餐厅.讲究的是一种浪漫.凡是來这里吃饭的要么是情侣.要么是小两口.当然还有一个上流的人士喜欢这个调调.

毕竟这里轻柔的钢琴声如溪泉般流淌着.四周很静.是一个让人享受的地方.

“不过我以后可能就会经常來了.”戚烟梦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为什么.”段枫疑惑的问道.

“因为我也是有老公的人.”戚烟梦笑道:“为了浪漫.难道你不应该经常带我來这里吃饭吗.”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轻笑着说道:“沒问題.”说着段枫的话音陡然一转:“不过咱俩这顿谁请客.我钱包你可是沒还我呢.”

本來心情大好的戚烟梦.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立刻拉了下來.沉声道:“我请.反正花的都是你的钱.”

而就在这个时候侍者给段枫和戚烟梦上了一瓶红酒.和几个开胃小菜.

戚烟梦给自己和段枫倒了一杯红酒之后.说道:“段枫.你给我说说你当兵的事情吧.”

“这有什么好听的.无非就是当个兵而已.”段枫嘿嘿笑道.

“你说不说.”戚烟梦如同小女生一般瞪着段枫问道.

“那好吧.我就给你说一点.”段枫轻声道.对于他当兵的事情.不是不能够说.只要把某些片段给跳过去就沒有任何的事情了.

于是段枫给戚烟梦开始讲起來他在部队之中的铁血生涯.

段枫开始眉飞色舞的给戚烟梦讲了起來他在部队之中故事.每当说到危险的时刻.戚烟梦的心也会提起來.而且脸上的神情也会跟着紧张起來.仿佛段枫所讲的东西.将他给代入到了其中一般.

段枫带着得意的神情把他在部队时所有立过的功劳细细说了一遍.

戚烟梦听完后半晌呆呆不语.吃惊的盯着段枫.

段枫沒有想到戚烟梦竟然会是这种表情.伸出手在戚烟梦的面前晃了一下:“什么意思啊.就算沒啥表示.你也不用这么瞪眼吧.你这表情好像在看大便一样啊.”

“你说的……是真的吗.”戚烟梦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当然.”段枫端起面前的红酒喝了一口.说了这么多.他都感觉口干舌燥.

戚烟梦的眼圈一红.泪水不知不觉落了下來.听着段枫眉飞色舞述说着部队里的种种经历.想想就觉得心里一阵阵的抽痛.

段枫竟然在部队里面经历了这么多.而且有数次都是九死一生.

当时他可曾后悔过去当兵.

他可曾想过万一他要是死了怎么办.

难道这一身的热血真的就要洒在战场上才是男人的最终归宿吗.

“段枫.如果当国家还需要你的时候呢.”戚烟梦在问出这句话后.心中微微的有些颤抖了起來.

段枫非常认真的看着戚烟梦道:“如果国家真的还需要我.那么我一定会再次拿着脑袋当夜壶去和敌人拼命.”

段枫心中虽然有恨.但是他记恨的不是这个国家.而是那些蛀虫.

所以如果国家真的需要他.他依然会带领着他的兄弟再次染血归來.让整个世界的部队再次为之颤抖.为之胆寒.

“如果你死在了战场上呢.”

“早晚都会死.死在战场上也值了.男儿在世不就是应该横刀立马傲天下吗.”段枫笑道.身上那种吊儿郎当的气势也一扫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凌厉的气息.

戚烟梦只感觉自己的心非常的疼.这个男人他的心全在国之上.

戚烟梦能够感觉的到.如果国家真的需要段枫.他绝对会以铁血的手腕再次的回归.

看着段枫.戚烟梦小心翼翼的问道:“段枫.国家有那么多人.你为什么喜欢往里跳呢.你到底为什么啊.这样很苦你知道吗.”

看着戚烟梦心疼得落泪的样子.段枫心底仿佛有一根弦被狠狠拨动.

真正爱你的女人.从不在意你在外面有多么的风光.她在意的是.这些风光的背后.男人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付出了多少代价.

不为人知的辛酸.这世上总有一个人默默为你心疼着.

段枫挪动了下身子.坐到戚烟梦的身旁.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戚烟梦的肩膀道:“总要有人站出來的.”

“可是那也不一定是你啊.”

看着戚烟梦的模样.段枫的心头猛然一酸.他感觉戚烟梦真的走进了他的心中.不知道何时走进了他的心中.但是他能够保证.只要他和戚烟梦一直同居下去.那么戚烟梦将很有可能挤掉陈小雅在他心中的位置.

“梦梦.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为什么.”

“实力.”

“这就是你拿着脑袋当夜壶和别人拼命的原因.”

段枫点点头:“有了实力.我才有能力呵护我珍惜的东西.我才能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将属于我的人和东西保护好.为他们撑起一片天.外面的风急雨骤由我來承担.不论世道多么的艰难困厄.我为他们支起的天空永远是那么的干净.晴朗.这片天空.需要我用实力來支撑.”

段枫的神情很深沉.脑海之中一阵的恍惚.

如果当初有人所有人忌惮自己的实力.谁敢碰他兄弟.谁敢算计他.

揭去文明的外衣.这个社会终究还是弱肉强食的时代.拳头不硬.肩膀不坚.怎能保护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人.这是段枫的父亲曾经说过的话.

段枫一直牢记在心底.这也是为什么他当初义无反顾去当兵的原因.

此刻戚烟梦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不流泪.看着面前的段枫.他还这么年轻.可是他那年轻的外表之下.却被背负着一颗历尽沧桑的心.

他想要保护别人.可是谁又來保护他呢.

谁能够來保护他.谁可以保护他.

一时间戚烟梦的心显得特别沉重.特别复杂.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良久之后戚烟梦从身上取出一个东西塞到了段枫的手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这个东西能给你强大的实力.等你想用的时候.就用上它.”

“梦梦……”段枫一愣.他当然知道戚烟梦给他的是什么.可是他却沒有想到这种东西戚烟梦竟然会随身携带.

戚烟梦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段枫.我不能够给予你很多.我能够给你的只有这个东西.只有它能够帮助你.”

戚烟梦沒有在懵懂的青春遇到段枫.但是她在最美的年华遇到了段枫.而且还和段枫成为了夫妻.更是有些爱上了这个看似吊儿郎当.其实内心背负着很多东西的男人.

“我……”段枫一时间脸上露出了苦涩.

“不用说了.我们是夫妻.你要是足够强大.那么我也就足够安全.”戚烟梦轻轻的说道.

段枫知道这句话是戚烟梦为了宽他的心.

“而且在你沒有追到我之前.我是不会允许你出现任何意外的.所以这个东西可以在关键的时候救你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