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314章 男人要学会撒谎

第三百一十四章 男人要学会撒谎

有人说爱情就像洋葱:一片一片剥下去.总会有一片能让你泪流满面……

段枫就是能够让林忆如泪流满面的那一片洋葱.

她用心去剥这个洋葱.用力剥.不顾受到伤害的想拨开它.看看它的心.于是就这样一层一层地剥着.愈剥留下的泪水越多.一直到最后……

爱情就像剥洋葱头.每个人都想知道它的中心点是什么.但无论你剥得多久多累. 到最后它能给你的. 只有眼泪……

虽然明知留下的全是眼泪.但是人们依然会选择去将它剥开.即使泪水流干.

虽然听起來这像是一个讽刺.但是爱情确实就是如此.

看着林忆如泪流满面的样子.段枫只感觉心中猛的一疼.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深深的刺在心脏一样.

伸出右手.轻轻的将林忆如脸颊上的两行清泪给擦去.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这不是沒事吗.”

“段枫.你换一个工作好吗.”林忆如祈求般的看着段枫.她真的怕了.怕段枫遇到什么危险.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并且林忆如还相信这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段枫.好吗.你换一个工作.不要在做戚总的助理了.”林忆如拉着段枫的手.一脸认真的说道:“老是遇到危险我真的很害怕.很害怕.害怕你会突然死去.”

看着林忆如的模样.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换个工作.可能吗.

不可能.他來华泰集团上班就是为了保护戚烟梦.而且还是要那种贴身的保护.不然戚烟梦的安全沒有人能够保证.

段枫真的不忍心拒绝林忆如的提议.可是却又不得不拒绝.

“忆如.我……”段枫想要开口说出來.可是却发现无论如何都说不出來.仿佛被人给掐住了喉咙一般.

看到段枫的的表情后.林忆如已经知道了答案.脸上露出了苦笑:“你不舍得是吗.”

“忆如.这不是舍得不舍得问題.”段枫想要对林忆如解释.可是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难不成告诉她.戚烟梦就是自己的老婆.那样林忆如会是什么反应.

段枫想象不到.现在他能够做的.只能够隐瞒.能够隐瞒一天是一天.

“那你说是什么问題.”林忆如一脸深情的注视着段枫.

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忆如.我不能够告诉你.但是我真的沒有办法换职位.更不可能换工作的.”

“段枫.你想一下我的感受好吗.”林忆如泪眼婆裟的看着段枫说道:“你知道不知道.当我听道你遇害的时候.我的心是什么样的感受.比死还要痛苦你知道吗.”

段枫沉默了起來.虽然他不是林忆如但是他可以想象的到.为一个人牵肠挂肚时候的心情.

可是对此他却沒有任何的办法.

“忆如.我知道你的心情.但是我真的不能够换工作.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

段枫苦笑着摇摇头.

看到段枫这么坚决.林忆如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声音变得有些虚弱的说道:“那你答应我.一定不要有危险好吗.”

“好.我答应你.”段枫重重的说道.不过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段枫感觉完全是在欺骗林忆如.因为他也无法真的保证.

誓言中最假的就是这一种.

明明不知道未來.可是却偏偏许下來.

当人们许下这个诺言的时候或许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做到.但是当背叛这个诺言的时候.也是以为自己真的做不到.

虽然诺言在爱情之中是最假的.但却也是最受女性欢迎的.是最受女性喜爱的.

因为她们会经常幻想那种山盟海誓永不分开的爱情.即使明知道那只是童话.但是依然忍不住的去幻想.

林忆如在听到段枫的保证后.脸上露出了一道浅浅的笑意:“那我就放心了.”

看到林忆如的表情后.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这就是女人.在爱情之中会变得无法判断真假.会变得容易满足.

说着林忆如伸出一只手在段枫脸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还疼吗.”

“沒事的.过几天结疤了就好了.”段枫脸上挂着笑意淡淡的说道.

“还说沒事.都被包扎了起來.”林忆如的脸上依然挂着一丝的担忧.

“真沒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人.”段枫嘿嘿笑道.此刻他心中一阵的舒适.雨过天晴后的感觉真爽.

突然林忆如低下头.在看到段枫的右手后微微一愣:“段枫你的手.”

“不小心被玻璃给划到了.不用担心已经上过药了.”

林忆如白了一眼段枫.责怪而又担忧的说道:“你下次能不能不要这么不要命.你连自己的身体都不知道爱惜.谁來帮你爱惜.”

段枫的脸上露出了温馨的笑意.每次和林忆如在一起.她总能够让段枫感到温暖.感受到有一个女人像是妻子一般的爱护你.

林忆如绝对是一个做老婆的绝佳人选.可是段枫知道.这对于他來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他和林忆如的关系注定是见不得光.

“是不是很疼啊.”林忆如拉着段枫的左手一脸关心的问道.

“不疼了.”段枫轻轻的摇摇头道:“只要被你这样摸着一辈子都不会疼.”

林忆如在听到这句话后.俏脸之上顿时布上了一丝的红晕.抬起头妩媚的白了一眼段枫道:“都伤成这样了.你竟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贫嘴.”

段枫轻轻的笑了笑.沒有说什么.

“对了.戚总说.今天要开个庆功宴.你可是主角哦.”

“啊.”段枫一愣:“庆功宴.”

林忆如点了点头道:“是啊.戚总说这次都是你的功劳才使得华泰集团有惊无险的渡过了这次的危机.所以戚总请华泰集团所有员工吃饭.所有花销全部报销.”

“不是吧.”段枫惊讶的说道:“这要花多少钱啊.”

“不少.单是员工也要花个几十万.就更不用说我们了.”林忆如沉思了一下说道.

“这个败家娘们.那么多钱给我多好.”段枫顿时一脸黑线.感情赚了这些钱.马上就要花出去一部分啊.

林忆如不满的瞪了段枫一眼:“你懂什么.这就是戚总高明的地方.”

“她这叫高明.还真沒听说过当冤大头是高明呢.”

“段枫你今天是不是掉钱眼里面了.”林忆如坐在沙发上看着段枫说道:“今天请所有人吃饭.员工要感谢谁.”

“当然感谢我.不是我他们吃个屁.”

“对.是应该感谢你.可是……”林忆如的声音陡然一变:“可是戚总要求所有人保密这次是你的功劳.所以说只有华泰集团的高层以及那些控股手.其他员工都不知道这事是你干的.所以他们都会感谢戚总.”

“你的意思是戚总把这些便宜全占完了.”

“当然.”林忆如打了一个响指:“这就是为什么戚总虽然在公司的手段铁血.但是依然能够得到所有人尊重的原因.”

此刻段枫算是明白了.感情戚烟梦一直用打一巴掌然后给你一个甜枣的方法.

虽然很土.但是不得不说.这确实很有用.

“为什么不给钱.那不是更直接吗.”

“吃饭是一回事.奖金是一回事……”

还沒有等林忆如说完.就被段枫打断道:“你是说.请吃饭和奖金.她都给.”

“不错.”

“不行.我要去找她要奖金.这上千亿怎么说也要我分我个几十亿吧.”说着段枫作势就要回去.

林忆如见状急忙拉住了段枫:“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这是商业上的运作手法.段枫我真搞不明白.你是在装傻还是真的不懂.”

“当然是真的不懂.”段枫认真的说道.虽然在刚刚金融战场上.段枫分析的非常透彻.而且逻辑思维也非常的强大.并且使得华泰集团反败为胜.但是这却并不代表他懂得怎么玩转一个公司.怎么让公司里面所有人和自己一条心.

“那你怎么懂得控股.而且还非常的熟练.”林忆如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并且你竟然还认识纪含香和屈玲珑.”

段枫顿时大汗淋漓.在金融部的时候.段枫只想着怎么度过这次危机了.却把林忆如给忽略了.

“如果我说纪含香喜欢我.屈玲珑想要上我.你信吗.”段枫认真的说道.

“段枫.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你也不能够做白日梦吧.”林忆如笑道:“就你还想着让纪含香喜欢你.让屈玲珑上你.你别逗了行吗.”

段枫顿时无语了起來.看吧.现在的女人你告诉她实话.她根本就不相信.你只能够那谎言來搪塞.就算是谎言.你也要说的非常符合实际才行啊.

所以男人学会撒谎是必要的.是必须的.

“好吧.”段枫无奈的说道:“控股是因为我在国外有这样的朋友.跟他们学的.至于纪含香我们很早就认识.屈玲珑这女人是真的想上我.这点沒开玩笑.”

(PS:金秋十月.祝各位兄弟姐妹国庆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