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343章 林忆如的倾诉

第三百四十三章 林忆如的倾诉(补二)

晚饭的时候.四个人吃的非常融洽.严青硕完全就像沒事人一样.脸上始终笑嘻嘻的模样.将内心之中的悲痛全部隐藏在了心中.

从某种角度來说.段枫和严青硕两个人非常的相似.他们都是把自己心中的伤痛给隐藏在心中给别人留下的只有那张笑容.可是那笑容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的辛酸.却沒有人知道.

晚饭过后.林忆如非要拉着段枫出去走走.对此宁暮雪和严青硕也沒有反对.而是一脸笑意的将两人给送出了家门.

看到两人慢慢消失的背影.宁暮雪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然后转身看向严青硕.眸子中布满了淡淡的哀伤:“青硕.这些年苦了你了.”

严青硕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露出了一个傻笑:“有什么苦的.只要你和忆如沒事就不苦.”

与此同时.林忆如一脸亲昵的挽着段枫的胳膊.脸上洋溢着淡淡温馨的笑容.在路边霓虹灯的照耀下.两人的身影显得特别修长.一副淡淡幸福的模样在在路旁蔓延.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忆如缓缓的开口说道:“段枫今天谢谢你了.”

“傻女人.我们两个之间还需要客气吗.”段枫轻声的说道.

对于林忆如沒有告诉他身份的实情.段枫并沒有怪她.他从严青硕那里得知了林忆如一向对自己的父亲不感冒.而且两人根本沒有任何共同的话題.

可以说.林忆如恨林遮天.至于为什么恨.段枫就不知道了.

听到段枫的话后.林忆如脸上的笑意变的更加浓厚了起來.但是随即又暗淡了起來:“段枫.对不起.我当初沒有对你说我父亲是林遮天.”

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我沒有在意这些.而且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你真沒有怪我吗.”林忆如停下脚步认真的看着段枫问道.

“沒有.”段枫轻轻的摇摇头说道.

“想不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那么说.”林忆如慢慢的低下了头.眼眸之中闪过一道暗淡之色.

段枫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如果可以告诉我的话.我非常乐意知道.”

林忆如抬起头.看着满天的繁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道:“因为我恨他.”

虽然心中早就猜到了林忆如是因为恨.但是当林忆如自己亲口说出來的时候.完全又是另一种感受.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基本上就沒有见过他.从我记事起我每年和他在一起的日子都可以数清.可以说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父爱.”林忆如的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上学的时候.看着别的同学都是父母接送.可是我永远只是妈妈自己一个人接送.看着别人身边都有父母陪伴.而我只有妈妈一个人.我心中非常难受.我也有父亲.可是为什么他就不能够來接我一次呢.”

“我羡慕那些父母都陪伴的同学.我也恨自己的父亲.虽然他给了我锦衣玉食.给了我身份地位.但是我要的不是这些.我要的只是一份父爱而已.这在别人的眼中是普通的.可是在我这里却是一种奢求.一种极大的奢求.”林忆如的眼眶微微变得有些红润了起來.

段枫此刻唯有叹息.他知道林忆如压抑了这么多年.今天需要发泄.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也慢慢的变大了.懂的了更多.原來我的父亲竟然是地下世界的大哥.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完全的傻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因为一直以來.我都以为我林忆如的父亲是一个成功是商人.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可是现实却给了我一记无声的耳光.”林忆如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抬起头.争取不让自己泪水滑落下來:“那个时候.我根本就看不起那些混子.可以说从内心深处有些抵触.可是我的父亲竟然是这些混子的头.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吗.”

段枫无言以对.那种截然的反差.恐怕差点让林忆如崩溃吧.

本來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企业家.可是后來发现.他不仅不是企业家.还是一群混混的老大.这种心理上的反差.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接受的.

“那个时候.我也慢慢的明白了过來.为什么我身边的人都这么害怕我.原來都是因为我父亲.他们害怕我父亲.而远离我.”林忆如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颤抖.

此刻段枫所做的唯有沉默再沉默.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根本沒办法开口.就算连句安慰话都无法说.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变了.变得沉默寡言.对任何人都不想说话.因为我是林遮天的女儿.我若是生气的话.他们都有可能倒霉.”

林忆如说的沒有错.如果有人惹到了林忆如.不用林遮天说话.恐怕对方的父母立刻就会向林忆如道歉.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得罪了林遮天可不是闹着玩的.

沒有人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越來越远离我的父亲.甚至当看到他的时候.我都有一种罪恶感.”

段枫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忆如.其实他也是为你好.”

“我知道.可是当我明白这些的时候.已经晚了.真的晚了.”林忆如眼眶中的泪水终于因为无法忍受而慢慢的滑落了下來.

段枫想要伸手去帮林忆如将脸颊上的泪水给擦点.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这个时候.就让她哭一会吧.也许只有哭一会她的内心之中才会好受一些.

“当我知道他是为我好的时候.他已经死去了.当我想要和他好好说话的时候.我们已经阴阳两隔了.”林忆如一边哭泣一边说道:“所有的一切都晚了.我错过了他.错过了和他好好相处的机会.”

林忆如伸出手自己给自己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泪水然后继续说道:“他是为了我和妈而死的.为了我们的安全而心甘情愿去死的.可是他却沒有告诉我.什么都沒有说.”

“我清楚的记得在他死之前.他曾去找我.带我去了好多地方.和我说了好多的话.我们父女两个也聊了很多.可以说那是唯一一次聊的最多的一天.也是唯一一次和平相处的一次.”

“本來我以为他这次去找我.是因为他愧疚呢.可是谁知道竟然是去告别.是去和我诀别.”林忆如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是歇斯底里吼出來的.

“当时我沒有多想.毕竟他是江南地下世界的大哥.有什么是他解决不了的.有什么是他不能够解决的.直到他死后我才明白.原來他不是万能的.他并不是人们所传的那样能够只手遮天.”

林忆如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当时我还不知道他说那么多话.是要干嘛.但是他死后我明白了.那是他对我最后的叮嘱.当时我不知道他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明白了.那是不舍和牵挂.他放不下.可是却必须要死.不然我和我妈就很有可能都会死.”

“他死了.带着牵挂和不舍死了.而且后來我也知道了.原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如果沒有我的话.他就不会死.他不会死的.”说着林忆如慢慢的蹲在了地上.抱着自己哭了起來.

“他是因为我而死的.是我害死他的.如果不是我任性.如果不是我无理取闹就不会遇到杨文麟.我爸就不会让人把他丢进河里喂鱼.他也不会死.都是我害死他的.都是我害死他的.”

段枫看着林忆如此刻的模样.心中也非常的不是滋味.

这个世界上只有儿女对不起父母的.沒有父母对不起儿女的.这个世界上只有儿女不理解父母苦心的.沒有父母不理解儿女所受的苦的.

我们都需要理解.都需要关怀.可是却谁也沒有说出口.

段枫将林忆如从地上拉了起來.紧紧的将她抱在怀中.轻轻的拍着林忆如的后背说道:“不怪你.一点都不怪你.我相信林伯伯也不会怪你.你是他的女儿.他为你付出心甘情愿.”

“可是我却不理解他……”林忆如哽咽的说道:“后來我知道了.如果我父亲不是地下世界的大哥.就不会有现在的林忆如.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为了让我不受欺负.为了让我走到哪里都能够想一个骄傲的公主.可是……可是我……”

“都已经过去了.过去了.沒事了.林伯伯在天之灵恐怕也不愿意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段枫轻声说道.

此刻他能够做的只有这些.只有这些是他能够做的.

林忆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自己的内心:“段枫.我是个不孝女.不孝女啊.就算我爸不会怪我.可是我自己却永远过不了这一关.”

段枫沉默了.如果换成是他的话.他也过不去自己心中的这一关.

半晌之后.段枫缓缓的开口说道:“忆如.等着我带你剑指京城.踏进杨家.要一个说法.用血來祭奠林伯伯的在天之灵.”

这一刻.段枫为林忆如许下了一个诺言.一个剑指京城.踏进杨家.以血祭奠林遮天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