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417章 玩火自焚

第四百一十七章 玩火自焚

清晨.地平线越來越亮.东方并沒有升起太阳.而是下起了毛毛细雨.雨水从天边倾洒而下.路上的行人基本上都打着一把雨伞.慢步在雨中.

而此刻段枫则是一脸苍白的躺在**.浑身上下沒有丝毫的力气.

昨天猴急的想要吃掉戚烟梦.可是谁知道戚烟梦给他下了一个套.不仅泼了段枫一身的凉水.而且还在红酒之中下了泻药.一大瓶红酒.段枫喝了一半.就算段枫在牛逼也往厕所跑了数躺.

此刻戚烟梦站在段枫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心中得意到了极点.小样让我知道一个女人.我就收拾你一次.

“梦梦.你昨天到底给我下了多少泻药啊.”段枫有气无力的问道.

“不多.”戚烟梦吐了下舌头.然后从手中拿出一个瓶子递给段枫道:“你看.我都沒敢用完.”

段枫接过瓶子.看了一眼.顿时石化了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更加痛苦了起來.

这和用完有什么区别啊吗.所剩下的泻药刚盖住瓶底.

“梦梦.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段枫悲愤的问道.

戚烟梦急忙摇头道:“怎么可能.我还沒玩够呢.”

段枫额头之上立刻不满了黑线.

看着段枫一脸痛苦的表情.戚烟梦讪讪一笑道:“其实我怕用一点对你沒什么效果.毕竟你的体质和常人的不同.所以我就多用了点.沒有想到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我……”段枫张了张嘴.一时间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戚烟梦说的沒有错.如果对段枫用平常人的药量.那么肯定不会起任何的作用.

“你也不用难过.等下早餐來了.我喂你.算是补偿好了.”戚烟梦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她也沒有想到段枫竟然这么沒用.去了几趟厕所就不行了.这高手也太脆弱了吧.

如果让段枫知道戚烟梦的想法.不知道会不会一头撞死.就算在牛逼的高手空恐怕也挡不住这样玩啊.除非这个高手事先知道.将酒中的泻药给化掉.

“梦梦.以后咱能不这么玩吗.”段枫痛苦的问道.

“我尽量吧.”戚烟梦非常郑重的说道.

就在段枫还想在说什么的时候.一道清脆的门铃声传了过來.

“早餐到了.我去拿早餐.”说着戚烟梦就像外走去.

段枫一个人躺在**.呆呆的望着天花板.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段枫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梦梦.你怎么还沒过來.”

“马上.”戚烟梦那动听的声音立刻传了过來.

段枫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心中一动.她不会又在给自己下泻药吧.

只要这么一想.段枫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片刻之后.戚烟梦从外面走了进來.手中端着一个碗.

“给你点了粥.喝点暖暖胃吧.”戚烟梦一脸关怀的问道.

段枫有些胆怯的看着戚烟梦道:“梦梦.这次你沒有在里面下药吧.”

戚烟梦俏脸之上.立刻布上了一丝的寒霜:“段枫.”

“我想你也不会在这样玩的.”段枫在看到戚烟梦要发怒.急忙说道.

“爱喝不喝.你要是不喝.我可就出去吃我的早餐了.”

看着戚烟梦要离开.段枫急忙说道:“喝.”

戚烟梦冷哼一声.直接坐在了床边.端着碗.拿起勺子可是喂段枫了.

瞬间.段枫的心中变得美滋滋的.虽然被戚烟梦给吓了泻药.但是能够换來如此的一幕.好像也不错啊.

半晌之后.一碗粥被段枫给喝完了.戚烟梦缓缓的站起身道:“好了.你吃饱了.我也要去吃饭了.”

说着戚烟梦就像外面走去.独自留下段枫在房间之中.

就当戚烟梦刚走出房间的时候.门铃声再次的响起.戚烟梦脸上出现了一丝的疑惑.现在会是谁呢.

慢慢的走向门口.缓缓的将门给打开.

映入戚烟梦眼帘的则是一个青年男人.男人的脸上挂着一道温和的笑意.

“你是.”

“戚小姐.这是别人让我转交给你的.”说着男人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了戚烟梦.

戚烟梦接过來后.看了一眼.刚想开口说话.就感觉头有点晕.浑身上下也不受控制的摇晃了起來.

“你……你……”戚烟梦话还沒有说完.就感觉眼前一黑.缓缓的向后倒去.

男人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一把将戚烟梦给扶住之后.迅速的抱起.然后就向外走去.

所有的事情发生的时间绝对不超过一分钟.而且还沒有任何的声响传出.戚烟梦就已经被掳走了.

对于这一切段枫丝毫不知道的.此刻的他依然躺在**.不过却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段枫丝毫沒有擦觉到戚烟梦已经不在酒店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枫突然开口说道:“梦梦.”

沒有人回答.

“梦梦.”

依然沒有人回答.

段枫的心中随即升起了一个不好的想法.嗖的一下从**跳了起來.快步的向着外面走去.

客厅之中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沒有.而且房门还开着.地上还丢着一个文件夹.顿时段枫的眉头皱了起來.心中升起一个不好的预感.

弯腰就地上的文件夹捡起來之后.段枫的脸上瞬间出现一道杀意.那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戾气也瞬间爆发了出來:“混蛋.无论你是谁.这次你都要死.”

此刻段枫真的怒了.无论是谁.段枫这次都要杀.

段枫急忙向着楼下走去.他要去调取监控录像.

片刻之后.段枫就找到了负责人.说明了自己的來意.

这里的负责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完全的傻眼了.竟然有人在酒店把人给绑架了.二话沒说就带着段枫來到了监控室.

刚走进监控室.他就愣住了.监控室里面的保安.一个个的倒在地上.而且嘴角还残留着一丝的鲜血.双眸尽是恐惧.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的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顿时传來一道“咯咯”的脆响声.脸上的寒气变得越來越重了起來.

段枫沒有再去调取将孔录像.既然这里的保安都死了.那就已经说明.他们在行动之前就关闭了酒店之中所有的监控录像.

对此段枫沒有白费功夫.

半晌之后.酒店的负责人回过神來.一脸慌张的说道:“报警.对.报警.”

说着就拿出了手机.

段枫沒有阻拦对方报警.而是给自己点燃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到底是谁绑架了戚烟梦.他们的目的何在.

一时间段枫围绕这个问題思考了起來.如果是要对付自己.那么段枫也就不担心了.他最怕的就是对方不是來杀自己的.而是为人体潜能开发來的.那样的话戚烟梦就危险了.

此刻段枫心中充满了懊悔.如果不是自己大意的话.戚烟梦怎么可能会被人掳走.

只要一想到这里.段枫浑身上下那有鲜血而堆起的杀气.瞬间就爆发了所來.恐怕的杀气以段枫为中心.向着四周慢慢的散开.

而酒店的负责人在感受到段枫身上这股浓烈的杀意之后.脸色唰的一下变的苍白了起來.而且浑身上下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他只感觉自己心中像是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先……先生.”对方的语气微微有些颤抖的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后.段枫回过神來.将身上的杀意完全的收回.问道:“有什么事情.”

“你不用着急.我现在就着急楼下所有的人.看看绑走你太太的人长什么样子.”酒店负责人在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气息消失之后.立刻长舒了一口气.

段枫眼前猛然一亮.对啊.自己怎么就忘记这个呢.

“快走啊.”二话不说段枫就拉着这个酒店的负责人向楼下跑去.

而此刻在酒店之外不远处的一辆牧马人汽车之中.那个掳走戚烟梦的男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不过这道笑意是噬血的笑意.

而在他身后的座位上则是戚烟梦.安静的躺在那里.

青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陶爷.任务已经完成.”

陶爷.

抓戚烟梦的人竟然是陶家的.

“抓到了.”电话里面的声音瞬间变得兴奋了起來.

“恩.现在在我手中.让我带她去那.”青年男人恭敬的问道.

“去码头.”

“明白.”

青年男人挂断电话之后.立刻发动着汽车朝着码头的方向而去.

此刻浅水湾陶家别墅之中.陶云鹤的脸上充满了阴森的笑意:“姓段的.这次我看你怎么死.”

“云鹤.难道成功了.”谢雨桐在听到陶云鹤的话后.脸上瞬间一喜.

“当然.”陶云鹤慢慢的站起身.看着远方说道:“今日.我们就可以为豹儿报仇了.对了.等下你去从医院把豹儿给接出來.让他亲手报仇.”

“我明白.”谢雨桐兴奋的说道:“我马上就去.”

看着谢雨桐的背影.陶云鹤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了起來.

此刻他还不知道玩火必自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