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420章 自作孽

第四百二十章 自作孽(爆更二)

而此刻陶豹浑然不知危险已经來临.他就这样的静静看着戚烟梦.等待着天色慢慢的黑下來.那个时候就是段枫的死期.

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陶豹的内心之中也是一阵阵的兴奋.

他知道只要在过几个小时.就是段枫的死期.只要这么一想.陶豹的心中就是一阵的舒畅.

陶豹一脸玩味的看着戚烟梦道:“戚烟梦对吧.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你的男人跪在我的地上求着我玩你.你想一下是不是很兴奋.很激动.”

“他一定会杀了你的.”戚烟梦咬着牙说道.

“杀我.”陶豹的脸上露出了不屑之色.看着戚烟梦的眼神已经完全的被欲望所代替:“在过一段时间.我就会让人给你吃下药.到时候不仅是那个小杂种求着我干你.就连你也会求着我干你的.”

“哈哈.”

说着陶豹疯狂的笑了起來.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戚烟梦字自己**求饶的模样.这一刻他好像看到了戚烟梦那**的模样.

戚烟梦在听到陶豹的话后之后.脸色猛的一沉.他……他竟然要给自己下药.

一时间戚烟梦的俏脸立刻变成了土灰色.她想咬舌自尽.不被欺辱.可是她也知道就算自己咬舌也不可能直接死亡的.而且对方也不会看着自己死亡的.

这一刻戚烟梦完全乱了分寸.在也不知道该如何做.这一刻她的心中满是期待.期待段枫犹如天神一般.直接降临在自己的面前來保护自己.

此时戚烟梦有些怀念段枫那强健而又富有温暖的怀抱了.她想段枫了.真的想段枫了.

就当戚烟梦想要绝望的闭上眼睛之时.戚烟梦恍惚之中看到了段枫的身影.

戚烟梦微微一愣.随即瞪大了双眸看向了门口.果然看到了段枫.脸上瞬间露出了欣喜若狂的神情.

戚烟梦的这一丝变化.并沒有逃过陶豹的眼睛.陶豹急忙回头顿时双瞳微微的收缩.变成了针芒状.

“你……你怎么过來的.”虽然陶豹在内心之中告诉自己不要害怕段枫.今天自己就要杀了他了.可是当看到段枫之后.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战胜自己心中对段枫的恐惧.

段枫给他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你不是要杀我吗.”段枫冷冷的说道.沒有走向前.

陶豹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露出了狰狞的神色:“沒错.我是要杀你.我还打算让你多活一段时间呢.沒有想到你自己现在就送上门來了.”

“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陶豹一脸阴森的看着段枫.心中的惧意立刻消失的一干二净.他想起了龙九.而且自己身边还有这么多人.手中都有枪.段枫是根本不可能跑掉的.

陶豹从身上取出手枪.直接瞄准了戚烟梦.对着段枫认真的说道:“现在你最好识相点.不然我一枪毙了他.”

段枫的手微微的伸向了口袋.这个微妙的动作让所有人一紧.手中的枪立刻上膛.全部指向了段枫.

对此段枫丝毫不以为意.而是从口袋里面拿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缓缓的点燃.抽了一口后说道:“你就这么害怕我吗.”

“少他妈的废话.你最好听话点.不然你的女人马上就会死.”

“好.”段枫看着陶豹无所谓的说道.

“你.去把他给我绑了.”陶豹指着身旁的一个大汉说道.

这个大汉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但是随即还是像段枫走了过去.捡起地上的绳子就开始准备绑住段枫.而段枫纹丝不动.任由对方将自己绑住.

看到这一幕之后.戚烟梦的脸上充满了担忧.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吗.

而段枫则是口中叼着一根香烟.丝毫沒有慌乱的意思.

片刻之后.段枫就被绑住了.

看到段枫被绑住.陶豹的脸上露出了疯狂.转动着轮椅向着段枫走了过來:“小杂种.你不是挺嚣张吗.怎么不嚣张了.在嚣张一个给老子看看啊.”

段枫看着陶豹淡淡的说道:“我已经來了.放了她.男人之间的事情何必要牵扯女人.”

“放了她.”陶豹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良久之后笑声停止.陶豹一脸鄙夷的看着段枫道:“难道你脑袋进水了吗.让我放了她.这么一个美人.如果不尝尝不是有些可惜了吗.”

听到陶豹的话后.段枫的脸上闪过一道杀意.扭头看向戚烟梦.发现戚烟梦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扯下了一块.这让段枫心中的杀意立刻犹如疯狂的火焰一般燃烧了起來.

戚烟梦此刻是他的逆鳞.如今陶豹竟然触碰了他的逆鳞.今天他必死.就算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

今天陶豹必死.段枫的心中已经对陶豹下了必杀令.包括整个陶家.他都要让他们在今天灭亡.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杀我可以.但若是动我身边的女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看着段枫那狰狞的模样.陶豹再次大笑了起來:“怎么.是不是不服.”

段枫沒有说话.

看着段枫那一副淡定的脸色.陶豹浑身上下就是一阵的怒火.他等着段枫求饶呢.可是段枫竟然沒有丝毫的动作.他怎么可能不怒.

“给我找个木板.”陶豹阴冷着脸说道.

陶豹的话音刚落下沒有多久.就有一个人拿着一根木板走了过來:“陶少.”

陶豹沒有说话.直接接过木板.眼中闪过一道恨意.右手扬起木板对着段枫的脸庞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顿时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

清脆的响声.让陶豹心中一阵的暴爽.像暴发户一般得意地道:“是不是很爽.让你他妈的给老子装清高.装淡定.”

段枫沒有回答陶豹.而是眯着眼睛.同时.一直以來压抑在内心的戾气与杀气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以恐怖的趋势蔓延了起來.

如果不是为了百分百保证戚烟梦的安全.段枫刚刚就用偷袭來杀陶豹了.

段枫甘愿让陶豹的人给哦绑起來.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叫龙九的人.他是段枫所担心的.而且直到现在他都沒有发现龙九到底在那里.但是段枫能够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意在四周飘散.

这是他的感觉.绝对不会错.这个龙九肯定藏在暗处沒有现身.

或许对于他來说.如果陶豹能够杀掉自己的话.他就不用出现了.如果杀不掉.那就另谈.

戚烟梦在看到段枫被陶豹用木板狠狠的抽了一下.眼眶立刻变得通红了起來:“陶豹.你个畜生.你个禽兽……”

“心疼了是吗.”陶豹一脸阴笑的看着戚烟梦随后陡然吼道:“你马勒个壁.你个婊·子.你越心疼.老子就越不爽.老子就是要当着你的面狠狠地抽他.等抽完了他.老子还要当着他的面上你.然后让所有人轮着上.”

话音落下.陶豹再次扬起手中的木板对着段枫的脸庞狠狠的抽了下去.

“啪.”

这一次陶豹用尽了身上所有的力量.一木板下去段枫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修长的红印.而且嘴角还溢出了丝丝的鲜血.

望着陶豹那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段枫脸上的杀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双拳也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脸色也变得铁青了起來.如果不是担心戚烟梦有什么危险.他现在就会杀了陶豹.

陶豹在看到段枫怒视着自己之后.脸上的笑意就变得越來越浓厚了:“我还以为你能够一直淡定呢.怎么不淡定了.你在他妈的给老子淡定一次看看.”

说着陶豹再次用木板狠狠的抽在了段枫的脸上.

“啪.”

段枫的嘴角滴落下了数滴的鲜血.

看着段枫此刻的模样.戚烟梦忍不住的哭了起來.泪水仿佛断线的珠子一般.从她的眼眶中涌了出來:“求求你.放过他.放过他.”

“放过他.“陶豹扭头看向了戚烟梦.狠狠的说道:“当初他怎么不放过我.怎么不放过我.现在你竟然让我放过他.”

只要是一想起在机场所受的屈辱.陶豹心中那股无名的怒火就会越來越旺盛.

“放过他也行.你求我啊.你求我上你.求我玩你啊.如果你这样求我的话.我就会放过他.”陶豹对着戚烟梦吼道.

戚烟梦的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了起來.死死的咬着嘴唇.仿佛在做巨大的斗争一般.

片刻之后.戚烟梦望着陶豹道:“如果我说.你是不是就放过段枫.”

“那要看看你怎么为我服务.你可是知道的.我现在不能够站起來.所以……”陶豹的脸上露出了一道**之色.

“你……”

“不说也行.但是他的命……”

“我说.”戚烟梦立刻喊道.泪水再次的从脸颊之上滑落.

本來她以为段枫能够救自己出去.可是现在看來.今天他们很有可能都会交代在这里.

“梦梦.不要说.你说了他也不会放过我们的.”段枫急忙吼道:“你要相信我.”

陶豹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看向了段枫.双眸微微的泛红:“相信你.你现在已经自身难保了.”

段枫沒有理会他.嘴角露出了一道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