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449章 屈玲珑发飙

第四百四十九章 屈玲珑发飙

感受着段枫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想到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戚烟梦抱着段枫的肩头.失声痛哭了起來.

段枫沒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如果当时自己在宴会上.随着戚烟梦一同走.或许事情就不会如此.

而且戚烟梦在河洛市.一直都是高高在上.虽然也被人绑架过.但是从來都沒有如此的遭遇过.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对于戚烟梦的伤害可想而知.

而且戚烟梦虽然被下了药.可是那种药却能够让人的脑海中一片清醒.只是身体不受控制.

所以戚烟梦还保留着那份记忆.由此可想这将是对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枫胸前的衣服已经被戚烟梦的泪水染湿了一片.而且戚烟梦也慢慢的再次进入了梦乡之中.像是一只受伤的猫咪一般.紧紧的抱着段枫.

察觉到戚烟梦睡着了.段枫试图站起身.刚刚一动去发现戚烟梦死死的搂着自己.

他这微微一动.戚烟梦的眉头便不经意间拧在了一起不说.双手抓得更紧了.

无奈之下.段枫只好任由戚烟梦抱着自己.

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段枫确认了一下戚烟梦完全的睡熟了.轻轻的掰开她的手.将戚烟梦慢慢的放在**.段枫长舒了一口气.蹑手蹑脚的向外走去.犹如做贼一般.生怕惊醒了睡梦中的戚烟梦.

走出了房间.段枫长舒了一口气.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來.今天对于戚烟梦來说绝对是噩梦.她恐怕会处在惶恐之中.或者说对港台充满恐惧.

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段枫知道.他要和戚烟梦回河洛了.但是在回河洛之前.他会把所有的事情都给解决的.

看了一眼屈玲珑的房间.段枫犹豫了起來.自己是不是应该要去看看屈玲珑呢.毕竟今天她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犹豫了片刻之后.段枫终于决定还是进去看看的好.虽然屈玲珑的内心很坚强.但毕竟是一介女流之辈.

打定主意后.段枫直接推门而入.房间内大灯虽然沒有亮起.但是床头旁边的两个灯却亮着.依然将整个房间给照亮了.

本來在**躺着的屈玲珑在听到开门声之后.嗖的一下从**坐了起來.双眸犹如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门口.嘴唇的那抹微红.让人心中发抖.

“是你.”屈玲珑在看到段枫的身影之后.脸上出现一抹诧异之色.眼神也变得平稳了下來.

段枫再次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看了一眼屈玲珑道:“看样子你不像有事的模样.”

虽然屈玲珑此刻穿的虽然不算太暴露.但是那妙曼的娇躯.依然让人有些沉迷.尤其是那暴露在空气之中雪白的肌肤.显得更加诱人.

如果是在以前的话.段枫的眼神或许会很不安分的在屈玲珑的身上來回扫视.但是现在段枫的眼神之中沒有任何的杂质.非常的清澈.

屈玲珑风情妩媚的白了一眼段枫.然后脸上露出了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那照你这么说.我应该要出事啊.”

段枫苦笑了一声.早知道是现在这种情况自己就不应该进來:“沒.沒有那个意思.”

而此刻屈玲珑已经从**站了起來.光着脚丫走到了段枫的面前.伸出的纤细如玉藕一般的手搭在了段枫的肩膀之上:“那你是什么意思.”

段枫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张了张嘴.可是话到了嘴边.段枫又咽了下去.他感觉自己还是什么都不要说才对.不然天知道屈玲珑还会说出什么样的话.

看到段枫沉默.屈玲珑嫣然一笑道:“好了.不逗你了.说吧这么晚了找我什么事情.”

段枫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屈玲珑再次的开口说道:“你不会是因为今天晚上看到我那么迷人.有些受不了.或者说是情难自控.所以就……”

段枫顿时一脸的黑线.尼玛这太强大了.

“你能正常一点吗.”段枫有些郁闷的说道.

屈玲珑在看到段枫的表情后.轻轻一笑道:“好了.不逗你了.”话音落下.屈玲珑的声音的陡然一变:“那个畜生.你怎么对付他的.”

“凌迟.挨了四百多刀就死了.”段枫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轻轻的说道:“本來准备了九百九十九刀呢.可是那家伙撑不住了.看了我的手艺退步了.以后要再去练习一下.”

这次轮到屈玲珑无语了起來.剐了人家四百多刀还嫌少.但是屈玲珑也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辈.直接问道:“那骨头呢.”

“一把火给烧了.”

“你怎么能够烧呢.”屈玲珑顿时不满的说道.脸上也微微的出现了一丝的怒意.

“你沒事要人家骨头干嘛.”段枫有些不解的问道.

屈玲珑的脸色一寒:“当时我说了.要抽对他抽筋扒皮.然后把他的骨头雕刻成精美的艺术品.送给他老子.”

段枫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感觉自己对庞文昊已经够狠了.让他看着自己杀了他儿子.可是和屈玲珑比起來段枫感觉自己真的已经很善良了.

人都杀了.还要把骨头雕刻成艺术品送给庞文昊.段枫可以保证.如果真的这么做了.庞文昊根本不用去杀就会被活活的给气死.

果然是最毒妇人心.

“这个恐怕做不到了.”段枫只感觉自己头皮有些发麻.

“做不到.怎么可能做不到.老娘我既然说了.我就一定要做到.”

“你怎么做.”

“弄条狗宰了.然后加工一下.我送庞文昊一个畜生.让他哭死.”屈玲珑的眼中闪烁着狠辣的毒光说道.如果不弄死庞家.她绝对不会罢休.而且还要亲自出手.

段枫微微一愣.忍不住的对着屈玲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你狠.”

听到段枫的表扬.屈玲珑那冷若寒霜的脸庞之上顿时露出了一道迷人的笑容.寒意也在瞬间消失不见了:“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如果不狠点.不是更多的人都要欺负我吗.”

“欺负你.开什么玩笑.”段枫可不相信屈玲珑会被人给欺负:“对了.你身边的紫月呢.她一向不是都在你身边吗.”

“被我留在江南做其他的事情了.不然今天晚上我怎么可能会这么窝囊.”说起今天的事情.屈玲珑的心中就是一肚子的火.但是却也沒有办法.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报复.

“原來是这个样子.”段枫点了点头.当时段枫就有些疑惑.如果紫月在的话.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

“那么你的意思是庞家不用我出手了.”

屈玲珑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当然.这个仇.本小姐要亲自去报.只要是庞家的人都要死.”

段枫沉默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还是我來吧.他们还有其他的高手.你对付不了.”

“不用.不就是五龙四虎吗.明天晚上我就让他们一命归西.”屈玲珑那双丹凤眼中的寒芒再次的闪烁了起來.而且嘴角微微的上扬.那股杀意顿时弥漫在了脸颊之上.

“你……”

“紫月明天带人过來.这份仇我记下了.这份屈辱我要用整个港台地下世界的血來洗刷.”屈玲珑在这一刻露出了那深深的野心.

在这大千世界之中.不仅只有男人有野心.就连女人也是如此.有时候女人一旦流露出野心.比男人还要狠.比男人还要大.

段枫也忍不住的愣住了.他看的出來这次屈玲珑真的是发怒了.江南的竹叶红要真的发飙了.恐怕明天之后整个港台都会陷入大乱之中.

“那好吧.”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对了.梦梦现在怎么样.”屈玲珑突然问道.

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脸色也随之暗淡了下來:“沒什么大碍了.休息两天应该就沒事了.”

这次给戚烟梦心理上带來的伤害实在不小.只有时间才能够慢慢的治愈.

“梦梦可是从來沒有受过这种苦.这次她恐怕……”屈玲珑也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和戚烟梦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些阴暗的事情她清楚.但是戚烟梦却从來沒有接触过.

“过两天我就会和梦梦离开这里.换个地方梦梦或许就会好的更快.”

“也好.那你们就回去吧.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会联系你.”

“恩.”段枫点了点头道:“如果沒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等一下.”屈玲珑突然叫住了段枫.

“还有什么事情.”

屈玲珑围着段枫绕了一圈之后才开口道:“你这么晚过來.真的不是因为看了我那迷人的模样之后受不了才过來的吗.”

“我……”

段枫刚刚开口说话.就被屈玲珑打断道:“我告诉你啊.白天的时候.我可沒有拿出真功夫.你要是真想看的话.我现在给你表现一下怎么样.”

说着屈玲珑就要将自己的睡衣给脱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