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452章 活捉难杀人易

第四百五十二章 活捉难杀人易

此刻庞文昊还不知道.他和山口组合作的事情已经被七叔泄露给了屈玲珑.

七叔叛变他绝对不敢去想.毕竟七叔是红星的老人.而且红星能够有如今的成就和他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

所以就算是谁叛变.他庞文昊也不敢去想七叔会叛变.

所以他现在还不知道.别人已经挖好了坑.就等他和山口组的人跳下去.

会议室中.庞文昊庞微微扭曲了起來.眸子里闪烁着浓烈的怒火.身上也涌现出了滔天杀意:“小泽君.如果能够留他一条命的话.请你让我把他给活剐了.”

话音落下.那眸子中的杀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那感觉仿佛段枫已经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他宰割一样.

感受到庞文昊情绪的变化和身上那股浓烈的杀意.吉明小泽沉默了起來.

他很清楚庞文昊有多么的恨段枫.毕竟段枫杀了他的儿子.俗话说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可是杀子之仇难道不是吗.

沉默了片刻之后.吉明小泽扭头看向了站在一旁的前二离岛说道:“有困难吗.”

前二离岛头也沒有抬.就连眼神也沒有丝毫的波动:“有.”

“大不大.”

前二离岛沉默了一下说道:“不知道.但是他很强.如果让我把他抓过來.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沒有任何的把握.”吉明小泽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缩在了一起.对方竟然会这么强大.如果早知道这些的话.就不是二十亿的买卖了.

“抓沒把握.杀有把握.”前二离岛身为神忍.他知道一个武者若是不想让你活捉他.你是根本不可能抓到他的.所以只能够杀.

可是前二离岛此刻恐怕有些自信的过头了.如果段枫真的那么好杀的话.他早就死在国外了.

吉明小泽看了一眼庞文昊道:“文昊君.你也听到了.抓他太难了.”

庞文昊心有不甘的叹息了一声:“好吧.只要能够杀了他也行.”

虽然不能够亲手为儿子报仇.但是只要能够杀了也行.

庞文昊的话音刚刚落下.外面忽然传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会议室大门被人推开.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手中抱着一个盒子.出现在门口.

“庞爷.这是刚刚有人送來的.说务必要送到您的手上.”门口那名青年沉声汇报的同时.打开了麻袋.在庞文昊等人的注视下.拿出了盒子里面的东西.

骨头.

而且还是晶莹剔透经过加工的一块艺术品的骨头.

“唰.”

突如其來的一幕.让庞文昊的脸色猛然一变:“这……这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不过庞爷里面还有一封信.”

“拿出來看看.”

“是.”青年立刻恭敬的说道.急忙打开了信封:“尊敬的庞文昊先生.这是鄙人给您的礼物.他……他……”

青年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紧张的神色.就连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來.

“念啊.”

“庞……庞爷.我……我不敢.”青年结结巴巴的说道.

“废物.拿过來.”庞文昊立刻怒道.

青年双腿微微有些颤抖的向着庞文昊走了过去.将手中的信放在了他的面前.

庞文昊大致扫了一眼之后.脸色瞬间苍白.就连身子都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來.

一时间庞文昊只感觉怒火攻心.心中一片翻滚.

“噗.”

一口鲜血顿时涌到喉咙之上.不受控制的喷了出來.这一刻庞文昊那本來就显得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起來.而且这一刻庞文昊的眼中已经失去了任何的光彩.就这样木讷的坐在那里.如果不是那微弱的呼吸.恐怕会被很多人都认为.他死了.

“庞爷.您怎么了.”方敏急忙站起身.走到庞文昊的身边问道.

庞文昊不言不语.双眸呆滞.

方敏急忙低头看了一眼摆放在桌子上的信.虽然已经染上了鲜血.字迹也不是太清楚了.但是方敏依然能够看到.上面的内容:“这个艺术品是用您儿子的骨头雕刻打磨的.您还满意吗.”

陡然间方敏的瞳孔缩在了一起.成为了针芒状.

而就在这个时候.庞文昊也慢慢的回过神來.一边重重的喘息着.一边怒吼道:“小杂种.我和你不共戴天.”

吉明小泽也看到了信上的内容.所以庞文昊的这种表情.他见怪不怪.

“文昊君.您节哀自重.人死毕竟不能够复生.现在您要做的是为儿子报仇.”

听到吉明小泽这么说.庞文昊慌忙的点点头:“对.对.为儿子报仇.报仇.”

话音落下.庞文昊的眼中射出一道凌厉的光芒:“小泽君.今天晚上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这个……”

“我在加十个亿.”庞文昊眼中那狠辣的目光犹如一头多日沒有吃过食物的野狼一般.凶残暴戾.

吉明小泽在听到这句话后.心中微微一动.但是表面却不动声色的说道:“既然文昊君这么着急.那我就尽力吧.”

话音落下吉明小泽将目光看向了前二离岛:“前二君.今天就要麻烦你了.”

“沒问題.”

就在庞文昊商量如何弄死段枫的时候.屈玲珑正在梅西的私人会所里面和戚烟梦聊天.而且还聊的不亦乐乎.

此刻从表面上看.戚烟梦哪里还有一丝的伤感.脸上挂满了喜悦.

“梦梦.你还记得不记得当时段枫看到你那个模样的时候有多愤怒啊.”屈玲珑笑眯眯的问道.

戚烟梦微微一愣.接着俏脸变得通红了起來:“他有愤怒吗.”

“行了.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让姐姐我羡慕你是不是.”

“哪有啊.”戚烟梦有些羞涩的说道:“他应该是被你那迷人的模样给诱惑到了吧.”

屈玲珑微微一怔.伸出手在戚烟梦的身手捏了一下:“你那模样也很**啊.不知道是谁用自己的手在那里**.还拿我的手去摸.而且你竟然还敢去摸我……”

“别说了.你别说了.”戚烟梦急忙打断屈玲珑的话.此刻脸颊之上已经布满了红霞.低着头不敢去看屈玲珑.

“为什么不能说.我又沒有说错.”屈玲珑丝毫不以为耻的说道:“不过梦梦.你那叫声不错啊.看來平常肯定和段枫练习过很多次.”

“你才和他练习过很多次呢.”

“开什么玩笑.他是你老公又不是我老公.我倒是想和他练习一下.可是你肯借我我用一夜吗.”屈玲珑对着戚烟梦翻了一个白眼.

“那是不可能的.”戚烟梦抬起头对着屈玲珑微微一笑道:“你要是真的忍不住了.就去找个牛郎.”

“你才去找牛郎呢.不过梦梦你给我说说.你和段枫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和那些岛国片上一样.”屈玲珑轻轻的碰了一下戚烟梦问道.

“什么感觉啊.”戚烟梦装傻充愣的说道.

“就是男人和女人的那种事情啊.”

“这个……这个……”戚烟梦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毕竟她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和段枫还沒有发生过关系.她怎么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啊.

再说了.就算知道什么感觉.这事能说吗.

此刻戚烟梦非常的后悔让屈玲珑进來陪自己聊天.心情是变好了.可是这话題也太难让人开口了吧.

戚烟梦觉得屈玲珑和纪含香这个两个女人挺像姐妹的.都是如此的豪放.如此的让人无语.

“什么感觉啊.你快说啊.”屈玲珑推了一下戚烟梦道.

“就是……就是……”

“你想急死我啊.”

“就是不告诉你.”戚烟梦对着屈玲珑做了一个鬼脸.

屈玲珑微微一怔.接着就反应了过來:“你竟然耍我.我让你耍我.”说着屈玲珑就去挠戚烟梦.

“不要乱來啊.我怕痒.”戚烟梦急忙对着屈玲珑拍打了起來.

“我让你耍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耍我了.”此刻屈玲珑更加卖力的在戚烟梦身上挠了起來.

一时间两个人全部扑倒在了**.屈玲珑压在戚烟梦的身上.两具娇躯缠绕在一起.很让人联想翩翩.

“饶命啊.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戚烟梦马上开始求饶了起來.

“现在求饶晚了.你竟然敢捏我的圣女峰.我饶不了你.我使劲捏.我捏.”屈玲珑的声音之中充满了邪恶.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段枫已经出现了在房间之中.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一脸目瞪口呆的模样看着面前的这一幕.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

“咳咳.”段枫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

两女在听到声音后.一个激灵.立刻站了起來.在看着面前的段枫时.如同遇到了鬼一般.

三人就这样彼此的看着.

良久之后屈玲珑回过神來.看着段枫说道:“你什么时候进來的.”

“刚进來.刚进來.沒有打扰到你们两个的好事吧.”段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头道:“梦梦.我沒有想到你竟然还男女通吃啊.”

“段枫.你给我去死.”说着戚烟梦随手就抓起了床旁的枕头砸向了段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