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465章 帮张舒婷破案

第四百六十五章 帮张舒婷破案

公安局办公大楼高高挂着一个硕大的警徽.松枝托起盾牌.盾牌上的长城和国徽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给人一种安全和庄严之感.

一般而言这里都是罪犯要进去的地方.也是所有罪犯最恨的地方.

如今段枫不是罪犯.可是依然踏进去了.

不过这次进去.沒有像以前那样把段枫给带进审讯室.而是给他们单独准备了一间房.茶水供上.

房间中.戚烟梦脸若冰霜.时刻都有可能会暴走的模样.赵岚岚也的脸色也不好.死死的盯着戚烟梦.眼神中目光的含义不言而喻.

一股火药味开始在四周弥漫开來.两人虽是都很有可能再次大战.

段枫被夹在中间.心中别提有多难受了.他感觉自己现在就是夹心面包.无论是赵岚岚还是戚烟梦.只要两人有一个发力的.他就不好受.

而张舒婷看了一会戏之后就出去.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良久之后.段枫看了一眼赵岚岚道:“赵阿姨.我……”

“哼.”赵岚岚冷哼一声.直接扭过头.

看着赵岚岚的模样.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扭头看向戚烟梦.一脸谄媚的笑容:“梦梦我……”

戚烟梦同样冷哼一声.扭过头.直接无视了段枫.

看着两人的模样.段枫终于有爆发的趋势了.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來.向外面走去.

都他妈的这么难伺候.老子不伺候了.这样总行吧.

反正都要死.既然能够死的高大上.何必要选择死的窝囊.

看着段枫头也不回的向着外面走去.戚烟梦突然冷声道:“你去干嘛.”

“去尿尿.”段枫沒好气的说道.

“我也去.”

“你去帮我把二弟给扶出來吗.”段枫说话的同时直接走出了门外.将门给关上了.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一怔.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岚岚阴阳怪气的说道:“狐狸精就是狐狸精.看到段枫走了.心中立刻沒了底气.”

“你……”戚烟梦心中早就憋了一团火.无处可发.如今在听到赵岚岚的话后.心中的怒火变得更旺盛了起來:“等下你女儿來了.你就会知道谁是毁坏别人家庭幸福的小三了.”

话音落下.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中告诫自己.冲动是魔鬼.冲动是魔鬼.

而此刻段枫走出房间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他感觉自己若是再在里面待下去.马上就会成为电视里面所说的炮灰.

走出房间后.段枫就看到张舒婷一脸焦虑的模样.在警局里面來回走动.

段枫直接走了上去.看了一眼张舒婷问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眉头皱成这个样子.难道你家里死人了.”

“你家里才死人了呢.”张舒婷沒好气的瞪了一眼段枫道:“一个案子.已经在手中好几天沒有破了……”

“什么案子给我说说呗.”段枫抽了一口香烟.很是随意的问道.

“就是……我给你说这些干嘛.你又不是我们体制内的人.”

“也许我能够帮助你啊.”

“一件命案.还是一对姐妹花被杀.叶局长给了我七天的时间.如果七天我破不了案.他就要把我给调到别的地方.”张舒婷有些幽怨的说道.

“我不是已经都和叶菩提打好招呼了吗.怎么又……”

还沒有等段枫说完.就被张舒婷打断道:“是我老子.他越俎代庖下的命令.”

呃.

段枫顿时无语了起來.感情张舒婷搞的老子是铁了心的要把张舒婷给弄出警局啊.看來叶菩提也无能为力.

“那现在已经过去几天了.”

“四五天了吧.”

“那你去机场的时候怎么还一脸得意的样子.丝毫沒有看到你有一丝的焦虑.”

“就算我急有办法吗.高兴也是一天.不高兴也是一天.我为何不高高兴兴的过一天.”张舒婷很是理所当然的说道.

对于张舒婷的说法.段枫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怎么过都是一天.

“给我说说.也许我能够帮上你.”段枫这个时候开始打算为张舒婷指点江山.

虽然张舒婷这女人有时候有点让段枫讨厌.但是她那刚正不阿的性子.却让段枫佩服.警局需要这样的警察.人民也需要这样的警察.而且张舒婷有一身的热血.所以他也想让张舒婷留在警局为人民服务.

张舒婷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眼前一亮.想到了以前叶菩提对自己说的话.急忙开口说道:“死者是一对姐妹花.死在自己的家中.死者身上沒有任何被人殴打过的伤痕.致命伤是小腹部位被人捅了十刀.失血过多而死.技术科的同事勘测了命案现场.不过收获并不大.房间里面里面沒发现犯罪嫌疑人的脚印和指纹.凶器也不在现场.不过死者房间被翻动过.不排除谋财害命和强女干未遂的可能……”

张舒婷俏脸渐渐郁卒.两道略粗的长眉在额中拧成一个死结.

“那监控录像呢.”

段枫可是知道命案的重要性.华夏一直提倡冤案必查命案必破的方针.而且现在是科技信息时代.一对姐妹花被杀会造成很大的舆论影响.

上新闻绝对是小事.这些记者肯定会连续跟踪报道.就是大事了.毕竟百姓都在等着警察破案呢.

信息时代就是如此.

段枫可以看得出张舒婷身上顶的压力很大.

毕竟这么多人都等着要一个结果呢.

“那个小区是刚刚建好沒有多久的.物业才刚刚搬过去.很多东西还都沒有來得及操办.所以……”

“所以沒有摄像镜头拍摄下來任何的画面.”

张舒婷很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如果要是有监控视频的话.她就不会坐在这里苦思冥想到底是那里出错了.毕竟一个杀人凶手在杀过人之后是不可能不留下任何指纹的.除非是华夏的武者.

可是华夏也有严格规定.武者之间的征伐杀斗.国家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武者不能够对普通市民动手.不然就要面对狼牙和火狐两大暴力组织.

所以.不可能是华夏武者杀的人.

“不过经过走访.有人说在凌晨的时候看到一个身穿黑色衣服.头戴鸭舌帽的男人行动有些诡异.可是沒有监控录像.我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长什么样子.而且附近的监控录像我都检查了一遍.什么都沒有查到.”

段枫鄙夷的看了一眼张舒婷.如果按照张舒婷的这个思想去破案的话.她这辈子都破不了案.对方既然杀人了.而且根据张舒婷的分析.还是蓄意杀人.那么对方肯定早就做好了准备.说不准还沒出小区的时候人家已经换上了一身衣服.你要是查出來的话.就怪了.

现在的张舒婷可以说是走进了死胡同里面.

看似一件简单的命案.却根本毫无线索.

段枫的脑子此刻在不停飞速的运转着.在想张舒婷到底露掉了什么.

而此刻张舒婷也非常的苦恼.如果自己破不了案的话.就要从警局调走.到时候叶菩提说话都沒用.

而且张舒婷心中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根本沒有天衣无缝的犯罪.线索肯定有.只是她却什么都沒查到.

“指纹.指纹是关键.”段枫突然开口说道.

“废话.我难道不知道指纹是关键.可是现场只有死者的指纹.”张舒婷白了一眼段枫.本來她以为段枫能够帮助她.可是现在看來好像根本不可能.

段枫淡淡的笑了笑:“你的思路走入了盲点.照你的想法.这辈子都破不了案.”

张舒婷微微一怔.接着一脸惊喜的看着段枫道:“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快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再说我又不是你们体制的人.”段枫不咸不淡的说道.

“你……”张舒婷的杏眸之中立刻出现了一丝的怒火.但是随即想到自己有求于人.只好低声下气的说道:“你就告诉我吧.告诉我好吗.”

说着张舒婷犹如小女孩一般拉扯着段枫对着他撒娇起來了.

这火爆的一幕.让警局里面所有的警察大跌眼镜.他们心中的女暴龙竟然还有如此的一面.这太不可思议了.

只是这个男人是谁.竟然能够降服张舒婷.

真乃神人也.

此刻段枫还不知道.警局所有的警察都对段枫佩服到了极点.

如果不是张舒婷还在段枫的身边.他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走上去和段枫聊两句.让段枫传授下泡妞大法.

“别对我用美人计.哥哥现在不吃这套了.”段枫看也不看的说道.

“你说.你要怎么样才肯帮我.”张舒婷咬着牙说道.此刻她恨不得一巴掌将段枫给拍到墙上.抠都抠不下來.这个混蛋.老是趁火打劫.

毕竟张舒婷现在还能够留在警局就是段枫的原因.而且为这事张舒婷还欠着段枫一件事情呢.看现在的情况.段枫好像还想趁火打劫.

“我想去厕所尿尿.不过最近手疼.我想找个人帮我把二弟给扶出來.”

“段枫你信不信.老娘我一巴掌把你拍墙上去.”

“那你自己想吧.”说着段枫就要起身离去.

张舒婷见状.急忙拉住段枫的胳膊道:“我答应你.只要你能够让我破案.我就帮你把二弟扶出來.让你去尿尿.”

最后一句话.张舒婷完全是咬着牙说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