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467章 被张舒婷算计了

第四百六十七章 被张舒婷算计了

经过段枫和张舒婷再三讨论下.终于达成协议.段枫帮助张舒婷破案.张舒婷找个机会帮段枫把二弟扶出來.让段枫享受一次帝王级别的撒尿式待遇.

段枫被张舒婷给带进了审讯室.美名其曰警民合作.

所以戚烟梦和董馨菲两人只好在外面等待.戚烟梦倒是沒什么.不过董欣菲却有些不自在.毕竟戚烟梦是董馨菲的顶头上司.而且气场非常的强大.在加上今天所闹的这事.董馨菲心中更是有些害怕戚烟梦.

审讯室内.段枫坐在里面翘着二郎腿抽着烟.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而张舒婷则是在段枫的身后给他捏着肩膀.

“小张啊.你能用点力吗.”

“段枫你……”

“破案.”

听到段枫的话后.张舒婷立刻蔫了下來.一脸谄媚的笑道:“这样的力道可以吗.”

“对.就是这样的力道.真是太舒服了.小张啊.你这按摩的手艺都快比的上那些娱乐场所里面专门伺候人的小姐了.”

张舒婷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瞬间一脸.双眸之中尽是怒火.如果不是要让段枫帮助破案的话.她现在就想捏死段枫.这个混蛋竟然拿自己和那些小姐比.

“就算你不当警察了.也绝对饿不死.就你这手艺.在加上你这身材.绝对有人抢着要.按照古代青楼的说法.你绝对是头牌啊.”

张舒婷重重的喘息着.双手也微微颤抖了起來.她怕自己忍不住一下子掐死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尽量平复下自己心中那愤怒的心情.

“段枫.你要是帮我破不了案.你知道后果的.”

段枫丝毫不以为然:“你还是先把我伺候爽了再说吧.來给爷笑一个.”

这一刻的段枫活脱脱的一个走进了青楼的嫖客一般.尤其是那脸上猥琐的笑容.以及那双眼中的绿光.就像是嫖客看到了美女一般.

“你……”

“不笑拉到.”

“段枫.你不要太过分了.警民合作是你的义务.”张舒婷咬着牙说道.

“是义务不错.但不是责任.我这个市民可以帮你.也可以不帮你.”段枫轻笑道:“贵人鸟.我的选择我喜欢.”

听到段枫的话后.张舒婷微微一怔.想开口反驳段枫的话.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段枫说的不错.是义务不错.但不是责任.

他有权利不说的.

“段枫.我求求你.你就告诉我好吗.好吗.”说着张舒婷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而且慢慢的低下身子.用胸前的圣女峰开始在段枫身上來回摩擦.

感受到那柔软而又丰满的圣女峰.段枫浑身上下顿时如同电击一般.麻麻的.很是舒服.

如果这一幕让其他警察给看到的话.绝对会惊讶的合拢不上嘴.这一幕的冲击力可比刚刚那一幕要大的多.

段枫突然开口说道:“其实这个案子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看到段枫说道案子上的事情后.张舒婷立刻來了精神:“你快告诉我.怎么才能够破案.”

“每个人心里都会产生心理盲点.警察如此.罪犯也是如此.可有时候这种盲点往往却是破案的关键……”

“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

“指纹.”段枫再次说出了这两个字.

“可是现场只有死者的指纹啊.”

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怎么张舒婷这么笨呢.

“罪犯犯罪之后想要做什么.”

张舒婷的眼前顿时一亮:“清除作案的痕迹.和留在现场的指纹.”

“那你最想要的证据是什么.”

“罪犯的指纹.”

段枫打了一个响指:“不错.你要想指纹.可是罪犯在犯罪之后心中就一个想法.那就是清除作案的痕迹和自己所留在现在的指纹.让你们什么都查不到.”

“于是命案现场就成了罪犯和你们警察博弈的现场.攻与守.矛与盾.双方各施机谋……”

此刻张舒婷的脸上充满了喜悦和激动.段枫说的沒有错.罪犯就是在和他们博弈.在赌.

“你说死者是被利刃捅了数十刀.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的.相信你也知道.人体内的鲜血在血管里是有压力的.刀子捅进小腹和胸腔.这种压力被瞬间释放.必然会在捅刀的那一刹喷出來.而捅刀子这种动作.一般都是凶手和死者面对面才能实施.所以……”

“所以.凶手的身上或手上必然沾了死者的血.”张舒婷立刻打断了段枫的话.

“不错.”段枫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你说对方是蓄意谋杀.那么肯定做好了准备.为了不被你们找到他的行踪.他肯定想尽一切办法消除自己的痕迹.所以无论你在案发现场怎么查都不可能查出任何线索的.”

张舒婷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段枫说的沒有错.从案发现场來看的确是蓄意谋杀.那么对方肯定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不会让他们在案发现场查到任何有力的证据.

此刻张舒婷有些期待的看着段枫道:“段枫我忽略了什么.”

“你忽略的东西就在命案现场.”段枫重重的说道.

“那是什么.”

段枫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道:“站在心理学的角度上來说.罪犯行凶的时候都是非常紧张和惊惶的.能够杀人之后还冷静沉着面对的人.要么是杀人狂.要么是杀手.要么和你我一样.当然杀手以及和我一样的人.不会这么愚蠢的连刺数十刀还沒有将人杀死的”

“所以肯定是普通人.你想想.如果你是普通人.杀完人.消除了命案现场的一切痕迹之后.迅速离开现场.离开现场的那一刹.你的心理是什么感觉.”

“害怕和放松.”张舒婷想也沒有想.直接脱口而出.

“不错.怕是因为对方担心自己在离开命案现场的时候处理得不够干净.怕留下了什么线索被警察发现.放松却是因为他终于离开这个让他犯下杀人罪的地方.再也不会看到那血淋淋的现场.于是.行凶时的紧张惊惶感在离开现场的那一刻开始.慢慢放松了.所以在他的潜意识里.犯罪现场是最令他恐惧害怕的地方.一旦离开.他会感到一阵相对的安全.这种安全必然导致某种行为上的松懈.”

张舒婷眼中直冒精光:“你的意思是凶手在杀人之后.身上或者手上肯定有血.而在他离开犯案发现场的时候虽然心中会松了一口气.但是依然会害怕.他会首先处理掉他的作案工具.和身上的衣服……”

段枫立刻打了一个响指:“不错.你好好让人查下小区的四周.扩大范围搜寻.你一定能够找到你要的证据.”

张舒婷的眼睛越來越亮了起來.

“当然对方很有可能把自己作案的衣服给一把火烧了.但是你一定注意四周的纸巾.尤其是带血的.那上面肯定有凶手的指纹.那就是最好的证据.”

张舒婷仔细思索一阵.一张俏脸渐渐焕发出光彩.瞧向段枫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喜悦和欣赏之色.

至于和段枫所谈的条件.这个时候张舒婷已经完全的忘记了.此刻她的一心全部都在案件之上.而且现在她也有把握将这个案件给破掉了.

“这个你什么时候帮我把二弟给扶出來.”段枫看着张舒婷那得意的神情忍不住问道.

张舒婷在听到这句话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段枫道:“你个不要脸的东西.等着回去戚烟梦收拾你吧.”

“什么意思.”段枫脸色微微一变.

张舒婷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狡黠的笑意.从口袋中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段枫的面前晃了两下道:“难道你不知道手机都有一个功能吗.”

“录音.”段枫的脸色瞬间一变.

他沒有想打自己终日打雁今日竟然被雁啄瞎了眼.

“不错.从我们谈合作的时候.我已经打开了手机上的录音.你说我要是把这份录音交给戚烟梦.她会是什么反应.”张舒婷的脸上再次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而段枫在看向张舒婷的时候.犹如吃了苍蝇一般.心中充满了恶心.

“你赢了.”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道:“我不让你帮我把二弟给扶出來了.”

张舒婷冷哼一声:“段枫.你以为你不让我帮你把二弟扶出來这事就算了吗.”

“那你要怎么样.”段枫话音刚落下.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一道灵光.一脸惊恐的看着张舒婷道:“你……你不会是想着让我帮你把二妹给扶出來吧.”

张舒婷脸上那得意的笑容.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肃杀之意.

还沒有等张舒婷说话.段枫已经再次的开口:“这个我可做不到.你二妹沒有办法扶出來.”

“姓段的.老娘我掐死你.”说着张舒婷就张牙舞爪的向着段枫抓了过去.

段枫在看到张舒婷的动作之后.立刻喊道:“喂.你这是谋杀啊.谋杀.”

“老娘我就谋杀你了.”

“张舒婷.你不能这么不讲理.是我帮你破的案.”段枫一边闪躲一边喊道.

“你见过那个女人和男人讲理.”

(PS:祝各位兄弟姐妹双十一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