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491章 夏家爷孙

第四百九十一章 夏家爷孙

京城青龙别墅十六号别墅区!

别墅中的书房里面,夏威候身子笔直地站在书桌前,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坐在他身前的是一个身穿唐装的老者。

这个老者和一般上了年纪的人不同,老者面色红润,双眼炯炯有神,头上没有一根白发,整个人看起来压根不像接近六十岁的人,倒是像中年人一般精神抖擞。

老者完全无视了夏威候,手中拿着一张报纸不急不躁地看着,丝毫没有想和夏威和说话的意思!

做为夏家第三代的佼佼者,在夏家能够让他尊重的人不多,能够让他一句话都不敢吭的人屈指可数,面前的这个老者就是其中一个,他叫——夏远庭!

是夏家现在的掌门人,同时也是体质内的高层人员!

不知过了多久,夏远庭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目光看似平淡实则锐利的扫了一眼夏威候,淡淡的说道:“龙蛇俱乐部的事情我都知道了!”

夏威候在听到夏远庭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眸子之中闪过一道怒意,但是这道怒意随即就消失了下去,抬起头看着夏远庭,不甘的说道:“对不起,爷爷,我没有守住龙蛇会所!”

“你这次很让我失望!”夏远庭拿起放在一旁的苏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轻轻的吸了一口,然后平静的说道:“你知道你失败在了那里吗?”

夏威候的眸子里闪过一道阴森的目光,满脸恨意道:“我千算万算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要不是江流风那个挨千刀的杂种,我不可能如此狼狈的。”

夏远庭在听到夏威候的话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眼中的失望之色变的有些浓烈了起来:“你还是没有明白你失败在了那里!”

“爷爷,我……”夏威候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够这样看着夏远庭。

“威候,人这一生很漫长,是由很多件事情组成的,同时在这很多事情之中有失败,有成功,但是最重要的是拿得起放得下,在成功后不要得意忘形,在失败后不要气馁,找找自己错在了那里,下一次或许就不会是这种结果了!”夏远庭语重心长的说道:“人最怕成功的时候得意忘形,迷失自己,失败后同样如此!”

夏威候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这次龙蛇会所易主,看似简单,其实却不简单!”夏远庭说到这里,话音陡然一转:“龙蛇会所所拥有的能量不算大,但是也不小,就看你怎么利用,然而这些年,你根本没有挖掘出龙蛇会所的价值,这也是纪含香为什么会看上龙蛇会所的原因!”

“而且你想过没有纪含香当初敢放出豪言,她凭什么?”

听到夏远庭的话后,夏威候的眉头皱了起来,是啊凭什么?

“她不过是一个外来人,为什么能够骑在你的头上撒尿?”夏远庭冷笑一声:“如果你真认为她是给被人岔开了腿,那么你就错了!”

夏威候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疑惑,在他看来纪含香如果不岔开腿的话,怎么可能会在京城混的风生水起,怎么可能会得到江流风的支持?

“她在江南被人誉为美女蛇,美女蛇可是蛇蝎心肠,如果她靠着岔开腿还做不到江南纪家掌门人的这个位置,也不会被世人冠上美女蛇的称呼!”

不得不说,将还是老的辣,夏远庭一眼就看穿了本质!

“爷爷,孙儿愚钝,请您明说!”

听到夏威候的话后,夏远庭的眼中闪过一道赞赏之色,夏家第三代人不少,但是能够像夏威候这样的人,却很少!

“你也说了,江流风去了龙蛇会所,可是你考虑过没有,他为什么去?而且就算纪含香岔开腿,就能够让他过去吗?”

夏威候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爷爷你的意思是,有人让江流风去的?”

“或许吧!”夏远庭也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如果不是有人让他去的,那么就是纪含香的背后站着一个强大的人物,这个人在背后支持着他,而且这个人就连江家也要给他三分薄面!

“皇甫哲!”夏威候立刻脱口而出。

在整个京城之中,皇甫哲有这个能耐让江家更他面子,当然其他人也有,但是却没有听说过纪含香和那些人来往过,所以夏威候第一时间就想到了皇甫哲!

毕竟纪含香和皇甫哲经常出入在各种场所。

“有可能是他,也有可能是另外一个人!”夏威候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的不安!

“谁!”

“段枫!”夏远庭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

“段枫?”夏威候的脸上充满了疑惑,段枫是谁,他怎么不知道?

“你或许不知道段枫是谁,但是火狐你应该知道吧?”

夏威候在听到火狐两个字之后,脸色瞬间大变,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火狐是谁,那可是能够和皇甫哲这个狼牙所媲美的人物!

“火狐就是段枫,而且据我所知段枫和纪含香是同学,而纪含香的闺蜜戚烟梦则是段枫的老婆,这点你没有去查过吧?”

一时间夏威候额头冷汗直冒,如果是段枫在背后支持纪含香的话,那么江家肯定会给段枫面子,毕竟段枫是神狐部队的老大,地位非常的特殊。

而且别说是江家,就算其他家也不会去得罪这样一个人。

没有等夏威候说话,夏远庭就继续说道:“而且程家好像和纪含香也走的很近,虽然程家不算太起眼,但是他背后的靠山却不容忽视!”

夏威候当然知道夏远庭口中程家的靠山是谁!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纪含香到底是靠谁让江流风出现的?

“程家为什么要和一个商界上的人走的很近,你想过其中的原因吗?”

夏威候的脸色微微有些难看,对于这些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当他得知纪含香要做龙蛇会所之中的时候,他的心中已经完全的被愤怒所包围,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够让纪含香得逞。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也没有想到江流风竟然会为纪含香出头。

“你也没有想过!”夏远庭再次抽了一口香烟说道:“以后凡事要调查一下在动手,只要不是自己得到的情报,哪怕别人说的天花乱坠都不要相信,你明白吗?”

“明白了!”夏威候只感觉自己背后湿漉漉的,夏远庭这些话可谓是深深的敲打在夏威候的内心之中,同时也让他意识到了纪含香不好惹!

“你还有一个地方错了,你现在可知道是哪里?”夏远庭开口问道。

夏威候想了一下,非常认真的说:“当初在纪含香和江流风去龙蛇会所的时候,我不应该把自己姿态放的太高!”

“还有呢?”

“还有?”夏威候想了一下,脸上露出了一副明悟之色:“当江流风出现的时候,我应该去溜须拍马,纪含香如果真想要龙蛇会所那么我就拱手送她,虽然这样我被被人骂成没骨气,孬种,但是至少我还留在龙蛇会所,而且我把龙蛇会所拱手送给了纪含香,她应该不会为难与我,甚至很有可能让我做副会长,那样我依然可以试用龙蛇会所之中的资源,慢慢凝聚出自己的力量,到时候进行绝地反击!”

夏远庭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欣慰的笑容,没有开口打断夏威候!

“而且我可以呆在龙蛇会所里面看看纪含香背后到底站着谁,如果是大人物,那么我就一直留下,那样不仅对我,就算对我们夏家也都有好处,如果没有大人物,她只是虚张声势,那么龙蛇会所依然在我的掌控之中!”

“没错!”夏远庭忍不住的开口说道:“如果你当时选择这样做,那么你依然在龙蛇会所,外人怎么看你,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依然可以随意的踩他们,而且让他们无话可说,如今你失去了龙蛇会所,那么不仅被人嘲笑,还沦落成了一个丧家之犬!”

“爷爷教训的是,威候明白以后怎么做了!”夏威候郑重的说道。

一个人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失败之后,不去思考为什么失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有时候看似一件坏事,其实也能够变成一件好事,关键是看你自己去怎么想,去怎么理解。

如果当初夏威候没有选择硬碰,而是卑躬屈膝,那么就是另外一种结果。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你明白就好,男人这一生中,丢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丢了面子之后无法找回来!”夏远庭重重的说道:“一个男人想要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上立足,最重要的就是心计和不要放不下身份,不要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夏远庭说的没有错,其实我们都一样,都是肩膀之上扛着一个脑袋,谁也不比谁多一个,如果当时夏威候能够放下身份,他就不会被江流风当成垃圾给丢出去!

夏威候一脸受教的看着夏远庭道:“谢谢爷爷的开导,以后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夏远庭刚想张口说什么,可是一旁的私人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当看到号码之后,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