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498章 陈小雅的杀意

第四百九十八章 陈小雅的杀意

华泰集团的楼道中.段枫轻轻的抽着香烟.而陈小雅就站在他的身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脸上沒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有的只是平静如水的笑意.

曾经几何时.她就是这样站在段枫的身边默默的跟随着他.不吭不响.一直跟着.哪怕段枫去参军.她依然默默的等待着.等待着这个男人带着当初的诺言回來娶自己.等待着这个男人给自己一个盛世的婚礼.

虽然时光境迁.物是人非.段枫娶了戚烟梦.沒有完成她的诺言.但是陈小雅却对段枫沒有任何的怨念.她的那颗心依然沒有改变过.她一直默默的等待着段枫.虽然这份等待被她深深的埋在了心中.但依然是等待.

看着段枫.陈小雅突然开口说道:“在港台沒有发生什么事情吧.”

段枫扭头对着陈小雅龇牙咧嘴一笑道:“沒什么事情.再说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够摆平的.”

这一刻的段枫给人一种憨厚的感觉.或许只有在陈小雅的面前段枫才会流露出如此的模样吧.

陈小雅在听到段枫的话后.扑哧一声笑了起來.笑的花枝招展.段枫一时间竟然看的有些呆了起來.

陈小雅也注意到了段枫的变化.但是丝毫沒有放在心上.平静的说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自大.你什么时候能够改改这个臭毛病.不然肯定要在这上面吃大亏的.”

淡淡的话语之中却充满着浓浓的关怀之意.

这让段枫心中瞬间一暖.双眸注视着陈小雅说道:“这不是自大.而是自信.”

“你就是自信的有些过头了.”陈小雅白了一眼段枫.

这一眼可谓是风情万种.当然这种风情万种只有段枫能够理解.

段枫顿时无语了起來.

看着段枫沉默.陈小雅再次的开口说道:“段枫.自信是好.可是自我膨胀就不好了.上学的时候老师教过我们.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做人要低调一点的好.所以你以后能不能改改你这自我膨胀的毛病.”

听到陈小雅说起上学时候.段枫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道:“我知道.但是你放心.我不会傻到认为天老大.地老二.我老三的地步.”

听到段枫这么说.陈小雅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她就怕段枫得意忘形.认为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她可是知道段枫所面临的敌人都是些什么人.

那是一些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去理解的人.他们的存在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甚至已经违背了这个世界上的定论.

当然陈小雅知道的这些.她是不会告诉段枫的.一切埋在心中就好.她不想让段枫认为她是一个专攻心计的女人.更不想知道她那柔弱的外面之下.其实埋葬着一颗阴毒的心.

当然她这颗阴毒的心不会针对段枫.只会针对段枫的敌人.这是她的原则.也是她的底线.

“你知道就好.你和梦梦的关系已经暴露了出去.”陈小雅看着段枫温声细语的说道:“要知道在河洛市以及整个江南甚至全国都有不少的人对梦梦有爱慕之心.如今你们的关系暴露.普通人或许只会心中不平.发几句牢骚.但是那些公子哥恐怕就不会如此了.”

本來段枫以为陈小雅是知道了什么.但是在听到这些话后.段枫才明白过來.原來陈小雅担心的是这些.才不让自己狂妄无知.这让他长舒了一口气.

可是陈小雅真的只是针对这些吗.

不是.她只是借助这件事情來敲打段枫.不然她沒有任何的理由对段枫说刚才的那些话.

“你不用担心的.我不会有事.那些人我还真不放在眼里.”段枫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浓浓的不屑之意.

听到段枫的话后.陈小雅的眉头立刻微微的皱了起來.声音有些不悦的说道:“你看.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自大吧.”

“我说的是事实.”段枫讪讪一笑.

陈小雅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段枫.蚂蚁能够咬死象的道理难道你不明白吗.”

陈小雅望着段枫语重心长的说道:“一个人你或许不在乎.可是十个.二十甚至更多呢.你在厉害.可是双拳难敌四手.”

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苦笑.陈小雅说的道理他明白.无非是要告诉自己.哪怕对方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小孩.自己都不要忽略.不然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可是这些纨绔子弟真的不配被他放在心中.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只要是对手我都会认真的去对待.能够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绝对不会打十万分的精神去对待的.”段枫郑重的说道.

陈小雅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欣慰的笑容:“那就好.”话音落下陈小雅的声音陡然一转道:“对了.你怎么不在办公室里面來这里干嘛呢.”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再次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两口.才说道:“风流债欠的太多了.被赶出來了.”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陈小雅微微一怔.随即开口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和林忆如发生了关系.而且梦梦也知道了.所以在今天的记者招待会结束后.梦梦就找林忆如谈话呢.”段枫有气无力的说道.

“啊.”陈小雅彻底愣住了.一脸震惊的看着段枫.美眸之中闪烁着阵阵的不可思议:“段枫.虽然我不是你老婆.这话不应该我來说.但我还是忍不住.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对不起梦梦呢.”

段枫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是对不起梦梦.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沒有任何的办法.现在只能够听天由命了.”

对于陈小雅.段枫沒有什么好隐瞒的.毕竟陈小雅曾经就撞破过段枫和林忆如的一次好事.

“可是这种事情.你怎么能够让梦梦知道呢.你难道不知道女人很小气吗.”陈小雅微微叹息道.

“纸包住火呗.”段枫再次抽了一口烟.烟雾慢慢的从口中吐出:“早晚都会知道的.现在知道了也好.是生是死.她直接就可以给我一个痛快话了.”

“万一半生不死呢.”

愕然听到陈小雅的话.段枫一愣.他怎么沒有想到这种情况呢.

万一要是半生不死怎么办.

“小雅.如果你是梦梦.你会怎么做.”段枫急忙问道.

陈小雅身为女人.应该比段枫最了解女人.所以他想听听陈小雅的看法.

“我不知道.”陈小雅苦笑一声.毕竟她不是戚烟梦.如果她和段枫在一起的话.那么她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出來.

她会为段枫做一辈子的傻女人.只要段枫不说.她一辈子都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女人.

可惜她不是段枫的老婆.

看到陈小雅的脸色后.段枫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脸歉意的看着陈小雅道:“对不起小雅.我……”

此刻段枫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问什么不好.偏偏去问陈小雅怎么做.这不是在陈小雅的伤口上撒盐吗.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恐怕莫过于此吧.

一个女人深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结婚了.而这个男人找了小三后.竟然去问那个深爱他的女人怎么做.这不是在别人的心口上狠狠的捅刀子是什么.

看着段枫自责的模样.陈小雅坦然一笑道:“我沒事的.只是我真的不知道梦梦会怎么做.”

虽然脸上在笑.但是内心之中什么感受只有她陈小雅一个人知道.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陈小雅道:“小雅.我先上去看看.等我有时间了就会去找惜君玩.”

“恩.”陈小雅点了点头.

看到陈小雅点头.段枫急忙离开了这里.就像是一个逃兵一般.飞快的逃离了现场.

看着那已经消失在自己视线中的段枫.陈小雅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这声叹息充满了复杂的情绪.

“他有些过分了.”这个时候一道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陈小雅微微一怔:“谁让你來这里的.难道你不知道在他眼皮子地下搞小动作很危险吗.”

“抱歉.”这道声音之中充满了叹息.

声音虽然响起.但是却沒有看到人.如果这里还有其他人的话.绝对会以为大白天的遇到鬼了.不然这声音从哪里传來的.

陈小雅环顾了一眼四周.发现沒有人之后.才长舒了一口气.

“你來这里做什么.”

“我只是告诉你.惜君快放学了.让你去接她.只是沒想到竟然遇到了你和他.”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更多的则是不满.不满的原因则是段枫的那些话.

“以后不许出现在华泰集团.不然给我滚.”陈小雅冷冷的说道:“还有.我的事情以后你不要插手.更不要说一句他的不是.他怎么样轮不到你插嘴.做不到的话一样给我滚.我不需要你的保护.”

这一刻的陈小雅好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声音极冷不说.同时那柔软的娇躯之上散发着阵阵的杀意.

男人有逆鳞.女人同样也有.

陈小雅的逆鳞就是段枫.不容任何人碰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