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10章 清风现身

第五百一十章 清风现身

与此同时.段枫的心中也微微颤抖了起來.他已经有很久沒有见到清风了.很久了.

他心中也是对清风非常的想念.只不过他将心中那份的思念给压在了心中.

终于电梯缓缓的打开.段枫和戚烟梦从电梯里面走了出來.戚烟梦的内心之中充满了紧张.而段枫心中则是有着一丝的颤抖.

就像他所说的那样.他一身的本事都是清风传授给他的.他能够有今天说是清风给的都不为过.

顿时清风的身影映入到了段枫和戚烟梦眼中.

清风一袭青色长袍.负手而立.一头银发显得异常的刺眼.经过岁月的流逝.他的脸上尽是沧桑之感.但是依然从这张沧桑的脸上可以看的出來.当年的那份英气.

在这个世时尚的潮流之中.一袭青色长袍站在人群中回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但是清风却沒有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倒像是仙风道骨的仙人一般.

而且清风站在那里.却又好像沒有站在那里.

或者他的存在就犹如世间的一粒尘沙.完全融入到了自然之中.

段枫的步伐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沉重了起來.

虽然清风看起來依然精神抖擞.目光依然凌厉如刀.脊梁骨虽然一直挺直.但是段枫却知道.他已经老了.

毕竟岁月无情.沒有人能够经得住时间的流逝.任何人都要百年之后黄土埋身.

清风也不会例外.

一瞬间.一种异样的感觉在段枫的心头开始游走.

段枫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他只知道自己的心头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他迫切地想说什么.可是嘴巴张开.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内心的感受.

戚烟梦只是在一瞬间就感受到了段枫内心中的感觉.立刻抓住了段枫的手.

段枫看了一眼戚烟梦.示意沒事.

而这个时候.清风也注意到了段枫和戚烟梦.那张皱巴巴的脸上也露出了一道会心的笑意.

一老一少.就这样无言的注视着.

虽然沒有任何的言语.但却胜过千言万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枫松开了戚烟梦的手.向着清风走了过去.而戚烟梦也跟在段枫的身后走了过去.

一步.两步.三步……

越是靠近清风.段枫越是感觉清风此刻正在伸着手召唤他.

在清风的注视下.段枫终于來到了清风的身边.

望着近在咫尺的段枫.清风的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喜悦笑容.他清风一生未娶.老年收了段枫一个弟子.可以说清风后半生的心血完全的系在了段枫的身上.

段枫就像是他的亲生儿子一般.

“师父.枫儿不孝.”段枫红着眼眶.对着清风那张苍老的脸庞.声音嘶哑地说道.

话音落下.段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一跪沒有任何的犹豫.非常的干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段枫异常干脆的跪在了地上.

这一跪.只为恩师.

所有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瞳孔陡然放大.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个老人是谁.竟然让段枫主动下跪.

要知道.现在华泰集团所有人都已经知道段枫就是戚烟梦的男人.如今段枫竟然在华泰集团跪在了一个老人的面前.

这份冲击力可想而知.

“站起來.我怎么教导你的.男儿膝下有黄金.岂可下跪.”虽然清风的话非常的严厉.但是他脸上的笑意却出卖了他内心之中最真实的想法.

话音落下.清风直接伸出手.轻轻的一托.就将跪在地上的段枫给扶了起來.

段枫的身体依然有些颤抖.

“师父.我……”

清风对着段枫摆了下手.看向了戚烟梦.一脸的慈爱之意.沒有丝毫的隐藏.

感受到清风的目光后.戚烟梦的心跳立刻加速.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那感觉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在乱撞一般.

还沒有等段枫介绍.戚烟梦就走上前.低着头喊道:“师父.”

这一刻的戚烟梦那里还有昔日高高在上女总裁的风范.一脸的羞涩.同时内心之中充满了紧张.

而华泰集团的员工在看到戚烟梦这一副表情后.一个个的嘴巴微微张开.恨不得能够塞进一个鸡蛋.由此可见他们的震惊.

毕竟戚烟梦给人的感觉一直都是那种高高在上.冷艳.高贵.不可侵犯.可是现在脸颊羞红.一副小女人的姿势.这完全颠覆了他们内心之中对戚烟梦的感觉.

但是此刻却丝毫沒有在乎这些.她只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是段枫的师父.教给了段枫很多东西.

段枫能够当着这么多人下跪.她表现出小女人的姿势又能够如何呢.

清风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立刻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声之中充满了喜悦:“好.好.”

显然清风对戚烟梦很是满意.

“段枫.还愣着干嘛.快带师父上楼啊.”戚烟梦对着段枫说道.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立刻回过神來.对着清风说道:“师父.我们去楼上说.”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戚烟梦三人走进了总裁专用电梯.慢慢的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卧槽.那个老头是谁啊.这么牛逼.竟然让戚总都摆出一副小女人的姿势.”看着戚烟梦立刻楼下立刻炸开了锅.

“你难道沒有看到段助理.直接跪下了吗.”

“是啊.幸亏我们沒有以貌取人.不然肯定要死了.”

听到这句话后.所有人都长舒了一口气.

对于楼下的事情.段枫和戚烟梦不知道.就算他们知道了也不会太在乎.

來到楼上之后.戚烟梦就对董馨菲吩咐了一声.如果沒什么重要事情的话.她任何人都不见.

办公室内.清风坐在沙发上.而戚烟梦则是给清风泡了一杯茶.一脸含笑的走到了清风的身边.将茶杯递到了清风的面前道:“师傅.你喝口茶.”

“好.”清风说着就端起了戚烟梦递上來的茶.

喝了一口后.清风看着戚烟梦笑道:“枫儿现在沒有父母了.我算是他唯一的长辈.所以按照我们华夏的习惯.这杯茶应该算是孝心茶吧.”

戚烟梦在听到清风的话后.脸上升起了阵阵的红晕.

当看到戚烟梦脸上的红晕之后.清风立刻笑出了声:“既然是孝心茶.那么我就应该回礼.”

说着清风犹如变魔术一般.右手一抓.一个精致的礼物盒出现在了清风的手中:“这算是我给你的见面礼吧.”

“师父.这……”

“我都喝了你的茶.难道你不想要我送你的东西.”清风注视着戚烟梦一脸笑意的说道:“这样做可不符合我们华夏的规矩啊.”

听到清风这么说.戚烟梦只好将礼物盒给收了起來:“谢谢师父.”

清风点了点头道:“梦梦.你不必这么拘谨的.平常怎么样就怎么样.”

见清风看穿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戚烟梦显得更加不好意思了起來.

段枫见状.急忙转移话題道:“师父.你什么时候來河洛了.”

“早就來了.”

段枫一脸惊讶的看着清风:“师父.那你怎么沒有來找我.”

“我一路走走停停才刚到河洛市.在你家等了你两天.可是你们沒有回去.所以我就來这里找你们了.”清风淡淡的说道.

“你去桃园小苑了.”

“恩.”清风点了点头.他确实去了桃园小苑.而且还是在小三门出现后.等了两天.可是戚烟梦和段枫都沒有出现.他才來了华泰集团.

“师父.你來河洛市是有什么事情吗.”段枫看着清风问道.他可是知道清风的脾气.沒有事情.他是不可能过來找他的.

“我來看看梦梦不可以吗.”清风有些不乐意的说道:“难不成.我只能够有事情的时候才能够來找你.”

段枫讪讪一笑道:“不是.我只是有些意外.”

清风的到來.确实让段枫有些意外.

毕竟清风一想神龙见首不见尾.就算段枫想要找他都沒有任何地方去找.这也是为什么段枫回到河洛市后沒有去找清风的原因.

不然以他们师徒的关系.段枫怎么可能不去寻找清风的.

戚烟梦嫣然一笑道:“就是.难不成师父必须要有事情才能够來找你.”

清风赞赏的看了一眼戚烟梦道:“还是梦梦明事理.不像这个混小子.我刚來就问我是不是有事情.再说我能够有什么事情找他.他不让我操心就阿弥陀佛了.”

段枫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头.

“师父.这次你來河洛市.就住几天吧.让我和段枫对您尽尽孝道.”戚烟梦轻声说道.

清风摇摇头道:“不了.过两天我就走.”

“啊.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戚烟梦有些不解的问道.

“我闲云野鹤习惯了.再说你和枫儿都这么忙.我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

“什么麻烦啊.这是我们身为晚辈应该做的事情.”

看着戚烟梦.清风的内心之中别提有多高兴了.犹如吃了蜂蜜一样.

而段枫苦笑的摇头.戚烟梦三言两语就和清风熟络了起來.这交际能力果然不是吹的.

虽然清风说沒有事情.可是段枫深知清风的脾气.这次他出现.绝对有事情.可是到底是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