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33章 京城第二的人物

第五百三十三章 京城第二的人物

宁若柳在听到宁咏霖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一脸焦虑的问道:“哥.那段枫不会有事吧.”

脸上的担忧之色沒有任何的隐藏.

看到宁若柳的脸色.宁咏霖苦笑了一声.现在不是段枫会不会有事.而是杨家肯定会有事.若是他们不识好歹的想要找回场面.那么按照段枫以前的脾气绝对饶不了杨家.而且现在知道段枫身份的人.谁不知道段枫的师父清风已经放出话.年轻一辈的争斗.年老一辈的人不得插手.

杨家现在年轻一辈的人.绝对沒有人会是段枫的对手.

宁咏霖轻声说道:“放心吧.段枫不会有事的.他以前是干什么的.你还不知道吗.”

听到宁咏霖这么一说.宁若柳的心才慢慢的放回到肚子里面:“那就好.只要他不会有事就好.”

看着宁若柳的脸色.宁咏霖忍不住的说道“若柳.我知道你喜欢段枫.很喜欢.可是他已经结婚了.有了老婆.你在这样下去只会伤的更深.”

说着宁咏霖叹息了一声:“若柳如果有可能的话就放下吧.你很难成为段枫的公主……”

“哥.我可以不做公主.”宁若柳一脸倔强的看着宁咏霖说道:“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想让我越陷越深.最后伤的是自己.可是哥.爱情这种东西它真的不受人的控制.如果能够忘记的话.我早就忘记了……”

“他已经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底.甚至已经刻在了骨髓里面.想忘记他.太难了.真的太难了.”

耳畔响起宁若柳的话.宁咏霖再次叹息了一声.如果当初不是段枫舍命救宁若柳就好了.

毕竟当时的宁若柳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脑海中自然喜欢幻想.希望有个男人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不求脚踏七彩祥云.但求一世无双.

可就是在这个时间段.段枫出现在了宁若柳的身边.而且还在危险之中将她解救.

英雄救美.美人暗许放心.这样的情节虽然老套.而且还老的掉牙.但是你却不得不承认.这的确很容易让美人爱上你.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可是美人就能够过去英雄关吗.

答案不言而喻.

男人希望自己的女人犹如仙女一般.可是女人也一样希望自己的男人盖世无双.

人都会幻想.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脱不了这个俗套.

如果当时救宁若柳的不是段枫就好了.可惜的是这个世界上沒有如果.

“若柳.如果你和段枫这辈子都……”说道这里宁咏霖微微停顿了一下道:“若柳.哥说的是如果啊.如果.”

宁若柳苦笑了一声:“哥.我知道.就算有缘无份.我也要坚持.我也要去试一下.就算不能成功.但是至少我努力了.虽然付出不一定能够得到回报.但若是不付出肯定得不到回报.”

“就算最后我什么也得不到的.但是我已经努力了.至少不会让自己留下遗憾.”宁若柳的眼眶开始微微有些泛红.

得不到真的沒有遗憾了吗.

不会.这个世界上根本沒有拿得起放得下.如果真的能够拿得起放得下.那么这个世界就不会有这么多人迷失心智.就不会有这么多可怜人了.

这一刻的宁若柳完全抱着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想法.

可是当失败后.她真的能够承受的住吗.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未知数.只能够等着时间來验证.

此刻宁咏霖除了叹息还是叹息.他这个妹妹算是彻底的迷上了段枫:“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好吧.无论你做什么.哥都支持你.”

“谢谢你.哥.”宁若柳一脸感激的看着宁咏霖.

宁咏霖淡淡的一笑道:“我是你哥.我不支持你.谁支持你.”

宁若柳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意.

“恩.哥.如果段枫真的遇到了危险.我们宁家会帮他吗.”宁若柳小心翼翼的问道.

身在大家族的她知道.一切都以家族利益为重.

“可能会帮他吧.我也不确定.毕竟不是我当家.”

宁若柳沒有在说什么.她知道宁咏霖说的是事实.可能会.也可能不会.

“不过你放心.他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的.当然前提是他按照规则來进行游戏.不然很有可能会出事.”话音落下宁咏霖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担忧之色.

段枫会按照规则來办事吗.

毕竟他一向都对于规则和束缚不放在眼中.在加上如今清风做好了出山的准备.可以说想让段枫按照规则來办事.很难.真的很难.

“哥.我求求你.如果他遇到什么危险.你一定要帮我救救他.好吗.”宁若柳一脸祈求的看着宁咏霖.

宁咏霖看着宁若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哥.尽力好吗.”

“恩.”

“去看看他吧.我知道你很想他.”宁咏霖在伸出手轻轻的刮了一下宁若柳的鼻梁笑道.

“那我去了.”宁若柳直接离开了房间.步伐有些慌乱的向着外面跑去.她要去见自己最爱的男人.虽然不能够诉说那份爱.但是能够看到他就好.

看着宁若柳的背影.宁咏霖的脸上立刻流露出了一道凝重之色:“段枫.如果你不碰我妹妹还好.如果你碰了她.还敢负她.九天十地.我宁咏霖必取你项上人头.”

话音落下.一股恐怖的杀意以宁咏霖为的身体为中心.向着四周弥漫开來.

人们都知道宁咏霖看似文弱书生.但是却沒有人知道.其实他还是除了皇甫哲之下.京城的第二位人物.

这点就连皇甫哲也不是很清楚.毕竟宁咏霖在京城是出名的老好人.谁都沒有得罪过.而且朋友一堆.

“杨家.希望你们好自为之.要是让我妹妹伤心.我一样会灭了你们一族.”宁咏霖双拳紧握.眸子之中的寒光不停的闪烁.

在宁若柳很小的时候.他们的母亲就死了.可以说在宁若柳的影响中.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长什么样子.所以一直以來.或许是因为沒有母亲疼爱的缘故.宁家所有人都狠宠爱宁若柳.

尤其是宁咏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妹妹受到一点的委屈.谁敢让她受委屈.他就敢拎着脑袋去和别人拼命.

一直以來宁家都想让宁若柳做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可惜当年算错了一步棋.才使得宁若柳陷入了爱河.而无可自拔.

但已经错了.那宁家只能够一步步的错下去.

而此刻段枫和戚烟梦以及纪含香已经离开了碧水湾别墅.由段枫做向导.准备去八达岭长城.

毕竟在华夏有这么一句话.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

所以來了燕京.八达岭长城、故宫、香山.龙庆峡等地方去环游一圈.这样才不枉來燕京一趟.

而段枫他们现在要奔赴的地方正是八达岭长城.然后再去龙庆峡等地方.

不过车内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纪含香一直盯着戚烟梦脖子.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喂.纪含香.你还有完沒完.都瞅着我看一路了.还沒看够.”

“怎么可能看够呢.”纪含香淡淡的说道:“你脖子上的东西.可是非常的美啊.啧啧.真是羡慕你睡觉的时候能够遇到那么大的一只蚊子.”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一个踉跄.差点沒有把手中的方向盘给扔掉.

这女人一路之上就沒有停过.一直都是蚊子.蚊子.

可是这能够怪谁呢.要怪就怪戚烟梦说什么蚊子.这下倒好.让纪含香给奚落一路了.还沒有打算停止的意思.

“羡慕死你.”戚烟梦冷哼一声.

“是啊.你看着蚊子还有牙.而且还有嘴唇印.这只蚊子修炼成精了吧.”纪含香非常认真的看着戚烟梦说道.

“纪含香.我求求你.咱能不说这个话題了吗.”

“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搞的.”纪含香是铁了心要让戚烟梦自己说出來.昨天晚上和段枫沒干好事.不然她是不会放过戚烟梦的.

看着纪含香的模样.戚烟梦低着头.一脸羞涩的说道:“你都已经知道了.还问我.你现在怎么这么讨厌.”

“我知道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纪含香故意装傻充愣的说道.

“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段枫给亲的了.这下你满意了吧.”说着戚烟梦直接抬起头.怒视着纪含香.

“哦.原來是这个样子啊.你早说不就完了.还给我说蚊子.我说我哪里那么干净怎么可能有蚊子呢.”

“纪含香.你是故意的.”

“梦梦.这你可冤枉我了.我可是黄花闺女.我那知道是怎么回事啊.”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顿时冒出了一道黑线.你要是黄花闺女.这个世界上就沒有不是处·女的女人了.

在戚烟梦和纪含香两女的争吵下.段枫终于开车來到了八达岭长城.

二话沒说.直接从车上走了下來.车上的两个女人实在是太流氓了.他快受不了啦.

殊不知.就在段枫下车后.一亮银白色的面包车也尾随而來.

是敌是友.终究要现出原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