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43章 段惜君的亲生父母

第五百四十三章 段惜君的亲生父母

江南河洛市桃园小苑之中.

段惜君在楼下玩耍.而陈小雅则是坐在小区之中的座椅上.面带笑意的看着段惜君.眸子之中尽是溺爱之色.

而在陈小雅的身边.依然坐着一个黑衣男人.眼上带着墨镜.使人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却可以看得出來.此刻他的目光也是在段惜君的身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缓缓的开口说道:“京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

“不清楚.你顺便在给我说一下吧.”陈小雅声音恬静如水.眸子之中一片清澈.使人根本看不透她的内心之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或者说.她什么也沒有想.

男人先是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后.才开口:“刚去京城他就打了杨家和秦家的人.逼杨绝尘废掉了自己的两个儿子.而他自己也被段枫逼的下跪求饶.当段枫让他走的时候.又被纪含香给逼的下跪.要从**钻过去.是戚烟梦开口求情让纪含香放过他的.”

“她的心太软了.”陈小雅突然说道:“杨家不会对她感恩的.相反只会更加刺激他们.杨家把面子看的太重了.”

男人在听到陈小雅的话后.重重的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杨家的人确实把面子这东西看的太重了.可是这能够怪杨家看重面子吗.

毕竟到了这个位置的人.面子已经是脸了.你不给他面子.就相当于将他给拔光了在大街上裸·奔.

“秦家还好.段枫可能是看在屈玲珑的面子上给秦家的人留下了一点面子.”

陈小雅淡淡的一笑:“他不是给秦家人留面子.而是他想要让屈玲珑亲自去京城抽出一记响亮的巴掌.现在的他不过是不想动秦家而已.毕竟屈玲珑说了.她要去拿回这些年她失去的一切.”

“我太了解段枫了.”

“如果段枫遇到什么重大危机的话.秦家绝对会落井下石.甚至会逼迫屈玲珑离段枫远一点.毕竟无论如何.屈玲珑的骨子里面都留着秦家的血.”陈小雅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光芒.

男人突然沉默了.他不得不承认陈小雅分析的头头是道.如果段枫真的遇到危机的话.秦家必定会落井下石.而且还是背地里面.因为他们要保持秦家在所有人面前的风范.

谦谦君子.有恩必报的形象.

“还有今天的消息.根据京城传來的消息.段枫三人去八达岭长城在弹琴峡遇袭.具体有多少人去杀段枫不清楚.但是对方全军覆沒.而且杨绝尘好像还出现在了那里.不过现在杨绝尘在皇甫哲的手中.”男人快速的对着陈小雅说道.

话音落下.男人死死的盯着陈小雅.仿佛是想要看看陈小雅是什么反应.可是令他失望了.陈小雅脸上的表情依然沒有任何的波动.

“杨家是在玩火自焚啊.”陈小雅微微叹息了一声:“本來他们和段枫就起了冲突.而段枫却遇到了袭击.就算不是杨家做的.恐怕这个屎盆子也会扣在杨家的头上.更何况杨绝尘还被皇甫哲从八达岭长城给抓走了.这更使得他们百口莫辩.”

“不过在杨绝尘落在皇甫哲的手中后.京城又流传出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杨绝尘在昨天被逐出杨家.他日后的所作所为不代表杨家.而且和杨家沒有任何的关系.”

“杨家的老狐狸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丢弃一个杨绝尘保全整个杨家.”陈小雅的嘴角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笑意:“不过他以为这样真的能够保全他们杨家吗.”

“您的意思是.”男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皇甫哲既然抓了杨绝尘.那么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而且他既然抓了杨绝尘.那么也就是说皇甫哲很有可能要对杨家动手.而杨绝尘是一个突破口.如今杨家散播出消息说杨绝尘被逐出了杨家.这完全是欲盖弥彰.会使得一向小心谨慎的皇甫哲更想知道他想知道的东西.”陈小雅分析道.

“恐怕杨家不会让杨绝尘开口的吧.”

“我想皇甫哲一定有办法.杨家这次估计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陈小雅脸上的笑意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

“您确定皇甫哲真的有这么大的本事.”男人有些不相信的说道.

“狼窟监狱可不是谁想进就能够进去的.”

“杨绝尘不在狼窟.而是在警局.”

陈小雅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出现一道惊讶之色:“皇甫哲要干什么.”

男人顿时苦笑.他要是知道皇甫哲是怎么想的.要做什么早就说了出來.

“算了.不想了.猜他的心思太伤脑筋了.我们只要看戏就行了.”

“你一点都不担心段枫.”

“担心有什么用.”陈小雅自嘲的笑了笑道:“不经历鲜血的英雄.那不叫英雄.不经历尔虞我诈的枭雄.那是一个废物.”

“他既然想要翱翔在九天之上.那么这些他都必须要经历.”陈小雅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说道:“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

听到陈小雅念起《男儿行》.男人浑身上下冷汗直冒.就连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來.

虽然陈小雅的声音很轻.听上去给人一种唯美的柔和之感.但是他却从这唯美的柔和之感中感受到了那千古霸业的帝王梦.感受到了那战场上铁血厮杀的场景.感受到了那白骨堆山.血流成河的场面.感受到了……

良久之后.一首《男儿行》被陈小雅念完.而男人的额头之上已经不满了冷汗.甚至汗水已经从脸颊之上慢慢的滑落了下來.

“你好像害怕了.”陈小雅看了一眼男人淡淡的说道.

男人情不自禁的点点头.

看到男人点头.陈小雅轻笑一声道:“挥剑天涯白骨堆.千古帝业血流河.皇图霸业谈笑中.犹如人间一场梦;这是他的命.”

话音落下.陈小雅再次说道:“放心.他不会乱杀人的.”

越看陈小雅.男人越是感到害怕.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一直和段枫在一起.辅佐他的话.那么试问天下谁敢争锋.

她的心太大了.大到装了整个天下.男人不知道这是不是段枫的野心.但是他从陈小雅身上看的出來.她希望段枫能够做到她说的那样.

“我知道.”男人只感觉喉咙处有些干燥.急忙咽了一下口水.

“不用害怕.我不过是一个女人.翻不起什么浪花的.谁都可以杀死我的.”

听到陈小雅的话后.男人嘴角一阵苦涩.杀你.

开玩笑.谁敢杀.杀了你.就要面临那个人的怒火.谁敢承受他的怒火啊.

“你虽然不用去港台躲避安琪儿了.但是还有一件事情我需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段惜君的亲生父亲沒死.他还活着.只是段惜君她母亲依然下落不明.”男人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陈小雅的脸色.

瞬间.陈小雅的脸色猛然一变:“你确定他还活着.”

“确定.他确实还活着.沒死.”男人肯定的说道:“但是你交代的查惜君她母亲下落的事情.沒有任何的消息.她母亲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我们费尽了所有力气也沒有查到.主人哪里也是如此.沒有任何的消息.”

“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陈小雅的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激动了起來:“沒有消息就证明她还很有可能活着.只要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斗胆的问一句.若是惜君她父母都沒死.而且都回來了.你打算如何做.是留下惜君还是……”

听到这句话后.陈小雅的脸色陡然一变.变得有些苍白了起來.目光也落在了段惜君的身上.

看着陈小雅的脸色.男人沒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片刻之后.陈小雅微微叹息了一声:“既然他们沒死.就把惜君还给他们吧.毕竟惜君是他们的女儿.惜君能够陪伴我这几年.我已经很满足了.我不能够太自私了.”

男人在听到陈小雅的话后.微微一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陈小雅说道:“您……您打算把惜君还给他们.”

“恩.”陈小雅重重的点点头:“当初凤凰把惜君交到我手中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不可能一直陪着我.她的父母肯定会回來的.”

“而且我收留惜君只是为他报恩.为他赎罪.如今也差不多了.惜君也慢慢长大了.如果他们回來的话.就还给他们吧.”陈小雅的眼中闪过一道不舍.毕竟段惜君当初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陈小雅又做爹又做娘的拉扯段惜君.如今好不容易长大了.说要还回去.她怎么可能会舍得呢.

虽然段惜君不是她女儿.但是她却已经把段惜君当成了亲生女儿.

男人一时间沉默了.他真的不知道该说陈小雅傻.还是说她为爱痴狂.

只为一个男人葬送了自己的大好青春.至今未嫁.还替别人养了一个女儿.

“对了.有凤凰的下落吗.”

“沒有.凤凰和惜君的母亲一同消失后.就再也沒有任何的消息.”男人直接开口说道.

说话的同时.男人的脸上闪过一道挣扎之色.最终还是开口说道:“如果他回來.那么惜君的身份注定要暴露.到时候你对段枫的谎言将不攻而破.你还打算用什么谎言继续敷衍他.”

陈小雅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

一个谎言需要数百个谎言來维护.如今谎言被拆穿.她还能够说出什么谎言來骗段枫呢.而且段枫还会选择相信吗.

如果不相信的话.那么段枫和戚烟梦的婚姻就巍巍可及

(PS:天气变化较大.越來越冷.各位兄弟姐妹记得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