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49章 梦梦不在

第五百四十九章 梦梦不在

离开香格里拉酒店后.段枫长舒了一口气.从口袋中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來平复下自己的心情.

段枫发誓.他从來沒有受到过这样的折磨.从來沒有这么被动过.一边和纪含香打着电话.一边和安琪儿做着那种事情.那感觉非常的奇妙.那种滋味.段枫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总之一句话.非常的刺激.

段枫抬头看了一眼香格里拉酒店后.就直接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现在风流完了.也该回去了.

随后.汽车启动.缓缓消失在了朦胧的黑夜之中.

而此时安琪儿一丝不挂的站在落地窗前.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无形的诱惑.手中握着一个高脚杯.酒杯中的红酒犹如鲜血一般的猩红.看着段枫慢慢的消失后.安琪儿将猩红的红酒送进嘴巴.舔了舔嘴唇.微笑道:“亲爱的.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被你给彻底的征服.但是.我不甘心这样被你征服.你现在身边的女人也不少.我想.我应该和她们玩一场有意思的竞争游戏.”

话音落下.安琪儿脸上露出了一道笑意.但是那双迷人的秋眸之中却流露出了一种叫做高傲的东西.

毕竟安琪儿出身于洛克菲勒家族.骨子里面所流淌的鲜血不同.那种高傲是与生俱來的.

段枫直接开着车返回了碧水湾别墅.

四十多分钟后.段枫开着车來到了碧水湾别墅.将车给停放好.段枫直接走了进去.

可是刚走进客厅.段枫就怔住了.只见纪含香穿着一件丝质半透明的吊带睡裙.吊带睡裙轻轻笼罩了纪含香身上将近三分之一的皮肤.而且因为半透明的原因.使得纪含香的娇躯有些若隐若现……

那修长的美腿明晃晃的暴露在空气当中.胸前那性感的锁骨.那深邃的沟壑.无疑不是在勾引着男人犯罪.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直接怔住了.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纪含香也看到了段枫.当看到段枫的脸色之后.纪含香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妩媚的笑意.但是心中却得意到了极点.小样.你还能够跑出我的手掌心吗.

如果让纪含香知道.段枫只是微微的惊愕.而沒有动其他的想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如果再让纪含香知道.段枫刚刚和安琪儿缠绵了一番.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估计会把段枫给窄成干尸吧.

纪含香慢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來.扭动着性感的水蛇腰.赤足向着段枫走了过去.媚眼如丝.双眸之中的情意沒有丝毫的隐藏.仿佛这一刻都化成了水一般的温柔.

看着纪含香一步步的向着自己靠近.段枫的心跳猛然加速.额头上也出现了一丝的冷汗.心中有些害怕.

倒不是说段枫怕纪含香.而是段枫怕戚烟梦.要知道戚烟梦可是也在这里住着的.天知道这一幕让戚烟梦给看到了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片刻间.纪含香就到了段枫的身边.伸出那白皙如玉一般的胳膊搭在了段枫的肩膀上.而整个人恨不得贴在段枫的身上:“段枫.是不是你在京城还有别的老相好啊.”

“沒有.怎么可能会有呢.”段枫一脸认真的说道.但是却低着头.双眸不停的在纪含香的身上來回扫视.

看了半晌.段枫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现在纪含香沒有穿凶罩.他可以保证.

“是吗.”纪含香慢慢的伸出那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挑起段枫的下巴.死死的盯着段枫的眼神:“真沒有.”

段枫顿时一脸黑线.怎么自己身边的女人怎么一个个都和女流氓似的.老是勾搭自己.虽然人长的帅.男人味太重.但是他也沒有办法啊.

总不能因为被美女给诱惑而回炉重新制造吧.

感受到纪含香那炽热的眼神.段枫的眼神变得有些闪躲了起來.心中微微有些发虚.毕竟和纪含香打电话的时候.他被安琪儿给摧残着.

“真沒有.我骗你干嘛.”段枫急忙移开了自己的眼神.向着里面走去.

在向着里面走去的同时.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试图用尼古丁來安抚自己那动荡的心脏.

看着段枫的背影.纪含香的嘴角露出了一道狡黠的笑意.也抬起脚步.慢慢的向着段枫跟了过去.

段枫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

看到段枫坐在沙发上.纪含香也坐在了段枫的一旁柔声问道:“和皇甫哲谈的怎么样了.”

“还行.”段枫立刻点头道.

“就那么点事情.你们两个谈了一下午.到了晚上才回來.”纪含香犹如小妻子一般.审问着段枫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这不是皇甫哲太热情了吗.”段枫急忙解释道:“看我好不容易回京城了.而他身为东道主.非要请我的吃饭.我总不能跟拒绝吧.”

“不过我跟你说啊.皇甫哲原來是道貌岸然的家伙.本來我以为是只吃饭呢.可是谁知道他竟然又找了两个陪酒女……”段枫开始喋喋不休的说了起來.

但是在说话的时候.段枫的眼神.却不停的在四周飘荡着.

因为从他回來.都沒有看到戚烟梦.这使得段枫心中有些惶惶不安.要知道戚烟梦曾经就让纪含香监视着过自己和屈玲珑的见面.

这一次段枫不保证是不是戚烟梦让纪含香來试探他的口风呢.

所以一时间段枫显得非常小心谨慎.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他可不想阴沟里翻船.

虽然纪含香不可能会坑自己.但是万事还是小心为妙.尤其是和女人挂钩的事情.

终于.段枫说完了.而纪含香则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段枫:“说完了.”

“恩.”段枫重重的点点头:“你说皇甫哲……”

还沒有等段枫说完.就被纪含香打断道:“编.继续编.”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段枫微微一怔.还沒有等他开口.纪含香已经再次的说道:“段枫.你这样诽谤皇甫哲真的好吗.”

“你不会不相信我吧.”

“相信你就怪了.”纪含香风情万种的白了一眼段枫道:“皇甫哲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满京城谁不知道.你自己说你相信你说的话吗.“

段枫讪讪一笑.别说还真是这个样子.皇甫哲这家伙从來沒有给任何人留下过话柄.就连和女人暧昧都很少有.

“你身上有股女人的香水味道.你不用掩饰了.”纪含香轻轻的嗅了一下鼻子道.

“不会吧.”

“香奈儿的.”

“呃.”

段枫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沒事.我不在意.毕竟我又不是你老婆.”纪含香的脸色微微一变.对着段枫笑道:“我也是偷吃的其中一个.什么时候帮我引荐一下你在京城那位美人.”

“对了.这么久都沒有看到梦梦.梦梦呢.”段枫急忙岔开话題问道.

“你走之后沒有多久宁家大小姐就來了.也不知道是來找你的还是找梦梦的.”纪含香淡淡的说道:“宁若柳在这坐了一会.就和梦梦一起出去玩了.现在还沒有回來呢.不知道今天晚上是去宁家和她的偶像一起住.还是回來.”

“宁若柳.”段枫的眉头微微一皱:“她來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

“那梦梦这样出去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啊.”

“怕什么.宁若柳身边有凌剑跟着呢.梦梦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再说整个京城谁会无聊到去招惹宁家.”纪含香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虽然你刚入京两天.但是你的名声却已经传遍了整个京城.就算有不长眼的.也不会这个时候去招惹梦梦的.就更不用说梦梦身边还有宁若柳吧.”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段枫点了点头.好像自己紧张的有些过头了.纪含香说的沒有错.有宁若柳在.戚烟梦就等于多了一张护身符.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含香已经轻轻的靠在了段枫的身上.

顿时一股香水的味道和沐浴露以及洗发水的混合香味飘入到了段枫的鼻子之中.让段枫浑身上下一震.

急忙看了一眼纪含香.发现纪含香一脸的春意.眸子之中的欲望沒有丝毫的隐藏.

“宁若柳來了.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本來我还想着和你偷偷摸摸呢.现在什么她们都走了.今天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纪含香不停的对着段枫喷着香气.而一只手.已经开始去撕扯段枫身上的衣服.而另一只手则是顺着段枫的身体向下摸去.

段枫浑身上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整个人犹如被电击一般.

“段枫.你知道不知道.我都快想死你了.今天你别想着跑.”纪含香整个人已经完全的贴在了段枫的身上.挺了下胸前的圣女峰.开始在段枫身上摩擦了起來.

本來段枫以为自己不会再有任何的反应.毕竟已经和安琪儿缠绵了两次.

可是段枫发现他错了.二弟根本不受控制.立刻昂首挺胸.一副还要征战沙场的模样.

瞬间.纪含香吻上了段枫的嘴唇.

四唇响相触.段枫直接伸出手将纪含香给环抱在了怀中.

这一刻他决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