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69章 杀意未落杀意又起

第五百六十九章 杀意未落杀意又起

中年男人在看到段枫手中的长剑朝着自己飞來的时候.只感觉自己身上的气息像是被死神给锁定了一般.

直觉告诉他.这一剑.他无处可躲.

长剑化作一道白光嗖的一下到了中年人的面前.

中年男人急忙将手中的匕首顺势劈下.试图挡住段枫的这一击.

当匕首碰触到长剑的时候.立刻传來一道清脆的响声.

“咔嚓.”

匕首直接断裂成了两半.而剑身之上也出现了道道的裂痕.仿佛只要在稍微的碰触一下.这把剑就会立刻粉碎.

中年男人脸色大变.急忙后退.可是长剑的速度更快.

“嗖.”

强烈的破空声在四周响起.

“噗嗤.”

长剑直接刺进了对方的身体.立刻消失不见.仿佛从來沒有出现过一般.

但是中年男人胸口上却出现了一个黑洞.鲜血不停的向外冒出.

中年男人的脸上写满了震惊.身体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來:“剑气入体.神话.你……你竟然到了神话境界.”

段枫冷哼一声:“单打独斗.我杀你如杀鸡.”

声音之中充满了不屑.

中年男人一脸苍白的看着段枫.虽然对段枫的话非常的气氛.但是却不得不承认.如果单打独斗.段枫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他.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你已经沒有了再战的能力.”段枫一脸孤傲的说道:“你现在认为这些废物还有和我一战的能力吗.”

话音落下.段枫动了.虽然身上到处都是伤口.但是却不影响他的速度.依然犹如幽灵.

“咔嚓.”

“咔嚓.”

清脆的响声.不停的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这个中年男人一手捂着胸口.脸上露出了一种叫做绝望的东西.

这一次.他全军覆沒.再也沒有了一战之力.

而他自己也要交代在这里.

眨眼间.地上已经到处都是尸体.只有段枫和戚烟梦以及这个中年男人.站在舞会的大厅.

“告诉我.你想怎么死.”段枫一声吼出.如同闷雷一般.在上空嗡嗡作响.

随后段枫一脚踏出.仿佛地动山摇一般.

虽然这一刻的段枫意气风发.不可一世.但是看着段枫身上的伤口.戚烟梦的心头却犹如被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刺透了一般.痛的让她无法呼吸.心中难受到了极点.这所有的伤口都是因为自己.他所受的苦都是为自己.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他完全可以全身而退.这些人绝对沒有一个人能够拦住他.

这一刻的戚烟梦真的很想抱住段枫痛哭一场.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她不能够哭.她要坚强.她不能够让段枫再为自己担心.

其他女人也是如此.心中犹如被刀割一般.这一刻段枫的身影深深的印在了她们的心中.让她们挥之不去.

这年头缺少英雄.但是却更缺少敢于为自己女人而拼命的男人.

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但是却大难临头各自飞.

在这个利益的时代.很少有人会在乎这些.哪怕对方在他最苦最难的时候不离不弃.但是当大难到來的时候却会豪不留情的各走各的.

但是段枫却为了戚烟梦.血战到底.只要他不死.那戚烟梦就必须活着.

他是一个真男人.是一个能够让女人用命去爱一辈子的男人.

对于其他人的想法.段枫不知道.此刻的他正一步步的向着这个中年男人靠近.

“吧嗒.吧嗒.”

沉闷的脚步声.敲响了死亡的丧钟声.

这个中年男人知道.他的生命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终于段枫到了这个中年男人的面前.二话沒说.右脚猛然踢出.

看到这一幕之后.中年男人脸色大变.急忙出手阻挡.做最后的困兽犹斗.

“砰.”

虽然段枫和他都受了伤.但是两人的实力却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面.所以段枫这一腿.直接将这个中年男人给踢飞了出去.

空中.中年男人嘴巴一张.一口猩红的血水喷洒而出.

“砰.”

下一刻.他的身子狠狠地砸在地面上.恐怖的力道令他有种浑身散架的感觉.意识更是变得有些模糊.

段枫抬起脚步就像向着这个中年男人走去.只是瞬间就到了对方的面前:“告诉我.皇甫哲呢.他为什么沒來.”

听到段枫的话后.这个中年男人慢慢的睁开了双眸.看着段枫冷笑一声:“你应该早就猜到了.他现在和你一样.正在不停的杀戮.或者说正在朝这里赶來.”

听到对方的话后.段枫心中猛然一沉.果然和自己所猜测的一样.为了对付自己对方就出动了这么多人.那么阻拦皇甫哲会派出多少.

原來.对方怕段枫和皇甫哲联手.于是临时决定.一拨人去拦截皇甫哲.一拨人來抓戚烟梦;不得不说他们的如意算盘打的挺好.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龙爷到底派了多少人.外面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在等着.”

中年男人躺在地上.重重的呼吸着说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我相信你会开口的.”话音落下.段枫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的狠辣之色.向着对方的胳膊上的关节踩去.

“咔嚓.”

清脆的响声过后.段枫再次的朝着对方的手上碾压而去.

“啊.”顿时一道杀猪般的吼叫声响彻整个舞会大厅.

片刻之后.段枫将脚给拿了下來.一脚踏在对方的胸前:“在给你一次机会.不说我就会让你知道太监是什么滋味.”

听到段枫的话后.中年男人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自己的**传來.浑身上下剧烈的颤抖了起來.

“你狠.”这个中年男人咬着牙说道:“具体多少人我不知道.”

“恩.”

“你无论怎么对我.我都不知道.”

“那你就尝尝什么是太监的滋味吧.”话音落下.段枫右脚微微后撤.对着中年男人的裆部犹如踢足球一般猛然踢出.

“砰.”

下一刻.这个中年男人的下体完全被鲜血染红.而他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來.口中发出凄惨的叫声.

“杀了我.杀了我.”男人吼叫道.那股钻心的疼痛实在是让他无法忍受.

“想死.你以为可能吗.”段枫的声音在大厅响起.沒有任何的感情涩彩.

“你是魔鬼.”此刻他非常的想要昏迷过去.这股疼痛真的不是人类所能够承受的.可是那股钻心的疼痛让他无法昏迷.反而使得他更加清醒.

段枫咧嘴一笑.露出了那洁白的牙齿:“你应该知道.火狐想要一个人开口.就沒有人敢不开口.”

看着段枫脸上的笑意.这个男人如坠冰窟之中.浑身上下瑟瑟发抖.

“我说.我说.我只求你杀了我.杀了我.”中年男人终于忍受不了身上的疼痛了.

“说吧.”

“我就知道三批.其余的我不知道了.真的不知道了.”

话音落下.中年男人一脸哀求的看着段枫说道:“求你杀了我.杀了我.”

下一刻段枫抬起脚对着中年男人的头狠狠的踢下.

“砰.”

一脚出.人头爆.

滚烫的鲜血如同喷泉一般.从脑袋和身体分开的地方喷洒而出.在空中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血花.

杀完这个中年男人之后.段枫沒有感到轻松.相反心中如同被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还有一批人.不知道隐藏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动手.从那破烂的衣衫中.段枫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

可是刚抽了一口.段枫的脸色瞬间大变.急忙转身.身影犹如闪电一般的到了戚烟梦身边:“阁下既然來了.就进來吧.”

话音落下.段枫脸上的凝重之色.变得更加严重了起來.

本來准备从楼梯口走出來的众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一个个的脚步再次停滞了下來.双眸警惕的看向了四周.可是却沒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而段枫的双眸不停的在四周扫射.沒有丝毫的放松.因为就在刚刚他嗅到了一股杀意.虽然这股杀意很淡.而且一闪即逝.但是还是被他给捕捉到了.他相信自己不会感觉错的.

“怎么阁下难道不肯出來吗.”段枫再次的开口说道:“或者说你怕了.”

四周依然沒有任何的动静.安静到了极点.

“龙爷难道就养了一群盗名之辈.只知道偷袭.”

段枫话音刚刚落下.从舞会的入口立刻响起了一道刺耳的笑声.接着一道沙哑的声音传來:“虽然你用的是激将法.但是我确实怒了.段枫.你果然不同凡响.那么微弱的杀意你都能够捕捉他.不愧是当年的国之利刃.”

话音落下.一道身影立刻出现在了段枫等人的面前.

來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装.看起來一尘不染.但是你却看不到他的脸.因为他的脸被一个鬼脸面具给遮挡住了.只能够看到他那双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和削薄轻抿的嘴唇.

他整个人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出一股傲视天地的强者气势.

看到这个人之后.段枫心中犹如被压了一块巨石一般.让他呼吸有些困难.他从这个人的杀人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此刻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杀意未落.杀意又起.难道今天戚烟梦真的要被抓走.他段枫要命丧于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