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87章 直接秒杀

第五百八十七章 直接秒杀

夜色苍茫如水,黑暗笼罩在城市的上空,只有那点点的星光和路边的霓虹灯在夏风之中闪烁着,整座城市在夜风的吹拂下显得夜色撩人,尤其是那路边闪烁的霓虹灯,就像是一个摆弄风姿的美女一般,诱惑着路上无数的行人,让他们深陷其中,无可自拔,

漆黑的夜空之中,夏风吹过,树叶上发出一阵“沙沙”的声音,那声音在安静的医院之中显得异常刺耳,

而且此刻医院所有的病房都把门窗关得紧紧的,医院外面周围的草丛中偶尔夹杂着几声凄凉的虫叫声,在四周响起,偶尔走廊里面那沉闷的脚步声让这个深夜变得更加宁静了起來,

戚烟梦沒有留在医院之中,而是听从段枫的话回了纪含香的碧水湾别墅之中,留下段枫独自在病房之中,此刻病房的房门紧闭,而且墙壁上的灯也沒有亮起,整个病房内显得黑漆漆的,

吧嗒吧嗒的沉闷脚步声在走廊里面再次的响起,显得异常的清脆,

只见一个黑衣人慢慢的出现在了走廊里,借助走廊里面灯光可以清晰的看到这个男人的面貌,深邃的双眸之中散发着刺骨的寒意,那鹰钩鼻子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而且在他左边的脸颊之上还有一道疤痕,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依然能够看到那留下的伤疤,

这个男人正是龙爷派出來刺杀段枫的,正如段枫所想的那样,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龙爷根本不舍得错过,

男人迈着吧嗒吧嗒沉闷的脚步声向着段枫所在的病房里面走去,

从容不迫的來到段枫所在的病房门口,男人直接扣动了房门,

“嘎吱,”

伴随着一声脆响,房门应声而开,男人直接走了进去,然后把房门给关上了,

可是下一刻,这个男人的眸子之中出现了一个显得有些瘦下的黑影,背对着他站在一旁,脸色骤然巨变,眸子更是瞬间缩小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

“你來了,我等你很久了,”就在男人身体浑身上下紧绷的时候,这道黑影缓缓转身,用一种死气沉沉的口气说道,

我等你很久了,

耳畔响起这不轻不重的话语,感受着这个黑影身上突然迸发的恐怖杀意,这个男人就像是触电一般,浑身一震,身体立刻紧绷到了一起,

曾经经常在死神镰刀上跳舞的他,顿时就感受到了对方给自己带來的压迫感,那若有若无的杀意,让他嗅到了一道极度危险的气息,

一时间呼吸变得微微有些急促了起來,

他不是段枫,

这个男人心中立刻升起了一个想法,

事实上,这个男人的确不是段枫,他是葬天,段枫的守护者,今天刚从港台回來,就直接隐匿在了段枫的身边,协助段枫完成这个完美的计划,

这个计划就连皇甫哲都不知道,

本來段枫今天是他猎杀的对象,可是现在自己却成了对方的食物,这种截然的反差,让他的身体微微有些抖动了起來,

虽然他心中无比震惊,但他毕竟是杀人如麻的存在,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过來,他沒有选择立刻逃离,而是盯着葬天问道:“你是谁,”

葬天淡淡的开口说道:“了结你生命的人,”

平凡的一句话,仿佛带着一种魔力一般,让这个男人微微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來,但是将下來葬天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惊天的杀意,恐怖的杀意瞬间将这个男人给笼罩住了,

男人的脸色巨变,心跳也在这一刻猛然加速,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目光微微一转,

“你不用想着能够逃跑,你根本逃不走的,”葬天的话很轻,但是却散发着一种强烈的自信,那种自信仿佛是根本沒有把这个男人给放在眼中一般,

仿佛对于葬天來说,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只是鸡狗一般,他一只手就可以将对方给捏死,

“好了,反正你也逃不掉,动手吧,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葬天再次的开口说道,

再次听到葬天的声音之后,这个男人心中脸上出了一道恐惧之色,

“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死在我的手中,”葬天非常狂妄的说道,

话音落下,整个病房里面立刻弥漫出一股恐怖的杀气:“我保证,今天你会死的很精彩,”

“别和他废话了,杀了,”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身影突然响起,随即整个病房中的灯也立刻亮起,

灯亮,男人立刻看到了段枫躺在病**,一脸戏虐的看着他,那模样仿佛是在告诉他,今天他必死无疑一般,

听到段枫的话后,葬天响起迈出了一步,

“啪,”

沉闷的脚步声落在男人的耳中,犹如千军万马在奔腾一般,让他浑身上下的血液有些不受控制的翻滚了起來,

“你最好不要挣扎,在这里我杀你,如杀鸡,”

男人并沒有因为葬天的话而感到恼羞成怒,而是萌生了退意,葬天身上的气势完全将他身上的气势给压制住了,或者说在葬天面前,他根本无法提起那巅峰的杀意,他感觉此刻的自己就像是老鼠遇到了猫一般,

那种恐惧是与生俱來的,

虽然想要退,但是葬天身上的杀意却已经锁定了他,让他无处可退,一时间这个男人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挣扎之色,

“拼了,”男人一咬牙,然后就地一蹬,整个人如同利箭离弦一般,急速的向着葬天射去,

恐怖的速度带起了风声,灯光下,男人的铁拳紧握在一起,一股肃杀之意从这个男人的铁拳之上传來,

几乎只是瞬间,铁拳就到了葬天的面前,强烈的拳风刮在葬天的脸上,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

面对这恐怖的一拳,葬天沒有选择闪躲,而是右手张开化掌直接迎了上去,

“啪,”

下一刻,拳掌相撞发出一声闷响声,

男人只感觉自己这一拳像是砸在了铁板之上一般,拳面之上生疼无比,

疼痛之感游走全身,让这个男人浑身上下狂震不已,刚想收拳,可是已经完了,葬天直接化掌为爪扣住了对方的拳,

用力一拉,

男人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着葬天靠近,而就在这个时候,葬天的身影一闪,左胳膊肘猛然击向对方的胸口,

“砰,”

一声闷响,这个男人立刻感到虎口一阵生疼,而且五脏六腑之中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

还沒有等这个男人反应过來,葬天的用手微微发力,用力一拉,

“咔嚓,”

一道清脆的响声响起,

“滚,”

葬天缓缓的吐出一个字,右手再次发力,用力一扯,

“咔嚓,”

顿时葬天直接将对方的一条手臂给撕扯了下來,瞬间鲜血狂飙,

在灯光的照耀下,男人的肩膀犹如喷泉一般,在空中绽放出朵朵血柱,显得异常的刺眼,

“啊,”

男人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肩膀上剧烈的疼痛让他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葬天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冰冷的死意,握着对方的手臂,就对着对方抽打了过去,

“砰,”

如同打棒球一般,葬天用对方的胳膊,直接将对方给抽飞了出去,

秒杀,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秒杀,

“砰,”

男人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板之上,身体犹如抖筛糠一般不停的颤抖,而且一脸的苍白,鲜血依然不停的从对方的肩膀上流出,但是这个男人却沒有丝毫的办法阻止鲜血流出,

葬天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迈着沉稳的步伐向着这个男人走了过去,

“吧嗒,吧嗒,”

脚步声在整个病房内响起,显得异常的刺耳,准备的说是这个男人感觉刺耳,对段枫沒有丝毫的影响,此刻段枫躺在病**,一脸看戏的模样看着这个男人,

终于葬天走到了对方的面前,沒有任何的犹豫,猛然抬起脚向着对方的胸口之上踩下,

“咔嚓,”

下一刻,葬天将脚抬起,只见这个男人的胸口已经塌陷了下去,

男人哀嚎了一声后,一脸狰狞的看着葬天,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恨意,那模样恨不得立刻站起來将葬天给撕碎一般,

可事实却是,现在葬天杀他犹如杀鸡一样的简单,

“你到底是谁,”男人一脸恨意的看着葬天问道,他不想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谁杀了,而且这个人和段枫是什么关系,

葬天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刚想动手,段枫的声音已经传了出來:“我问你几件事情,你说了我就告诉你他是谁,”

“不过你放心,我不问你龙爷是谁,就你这档次也不会知道他是谁,”段枫随后又补充了一句,

“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你会的,”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恶魔的笑容,然后对葬天说道:“让他开口说话,”

葬天点了点头,犹如变魔术一般手中立刻多了一把弯月刀,

下一刻葬天手中的弯月刀就向着地上的男人划下,

“噗嗤,”

只见一块血肉立刻冲天而起,

葬天的速度非常快,只是眨眼间,地上就多了十几块大小不一的碎肉,而这个男人的身上则是出现了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鲜血染红了他所在的地板,

“在给你一次机会,说不说,”段枫眯着眼睛问道,脸上沒有一丝的不忍,

对待敌人,他段枫从來不知道什么叫做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