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04章 棋局推动

第六百零四章 棋局推动

河洛市华泰集团.林忆如穿着一身职业套装.紧身的黑色衬衣.衬衣领口很低.露出了她那白皙的脖颈和隐约可见的沟壑.胸前的圣女峰将衬衣撑得鼓鼓的.

她的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裙子.而腿上则是套着一双黑丝袜.将她那双修长的美腿给完全的包裹了起來.

此刻她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之中.一脸认真的浏览着手中的文件.并不知道危险已经悄无声息的在她身边降临.

段枫住院.林忆如想过去京城看看.可是华泰集团不能够无人.而且当中段枫又给林忆如打了一个电话.使得她心安了下來.也就沒有在多想.而是听从段枫的留在了河洛市华泰集团.和苏珊两人一同掌握着华泰集团的大小事务.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忆如将手中的文件给轻轻的放在了办公桌上.轻揉了一下太阳穴.然后缓缓的站起身.走到了落地窗面前.眼神眺望远方.怔怔的出神.

良久之后.林忆如喃喃的叹息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一道思念之色:“段枫.你在京城还好吗.”

自从知道段枫受伤之后.林忆如的心.早就已经飞到了段枫的身边.虽然人在河洛.但是心却在京城.

距离沒有挡住她对段枫的思念.沒有阻止她对段枫的牵挂.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流逝.林忆如更加的思念起了段枫.

“不知道.你还要多久才能够回來.”林忆如有些惆怅的说道.

以前她在丰原市的时候.也沒有像现在这个样子.那么思念段枫.那么想念他.或许是因为当时她不知道段枫当时已经结婚.还认为段枫会一直属于她自己.戚烟梦和段枫的关系暴露.让她有些不安了起來.

虽然戚烟梦沒有赶她走.但她毕竟是人尽可诛的小三.她的底气不足.

与此同时.华泰集团销售部经理办公室之中.苏珊和林忆如一样.将手中的文件夹给放在了桌子上面.慢慢的走向了落地窗前.看着蔚蓝的天空怔怔出身.

“段枫.你已经沒事了吧.”苏珊怔怔的说道.

她不是林忆如.林忆如有理由给段枫打电话.段枫也有理由给林忆如打电话.毕竟两人发生了关系.而且戚烟梦还承认了林忆如的存在.

可是苏珊却不同.她沒有任何的理由.但是她的思念和想念却并不少.

所以她不知道段枫的情况.只能够猜测.

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苏珊再次的坐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双手托着下巴.一脸沉思的神情.

而与此同时.陈小雅从华泰集团内走了出來.去了一处距离华泰集团特别近的茶楼.

茶楼的一间包厢之中.早就坐着一个男人.男人带着一副墨镜.在看到陈小雅出现之后.立刻站起身.

陈小雅在看到这个男人的动作之后.急忙对着男人摆了一下手.示意让他坐下.

看到陈小雅的手势之后.男人沒有说什么.而是直接坐下.端起了面前的一杯茶.轻轻的喝了一口之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陈小姐.今天得到消息.段枫出院了.”

“这么说他沒事了.”陈小雅的脸上猛然一喜.

男人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确实沒什么事情了.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

“他去了燕京军区家属大院.见了张文霖.而且在里面待了两个小时.出來后脸上的表情非常的难看.”

“你的意思是.”

男人从口袋中给自己摸出一根香烟.然后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后才说道:“不错.他很有可能知道了她父母的事情.甚至连你手中掌握的底牌他都知道了.毕竟那是他父母留给他的.”

陈小雅的脸色猛然一变.

“张文霖和段枫他父亲是一个时代的人物.而且也见过段枫的父亲.段枫和他父亲实在是太像了.而且按照张文霖的脾气.他肯定会问段枫父母是谁.”

“棋局要提前推动了吗.”陈小雅一脸凝重的说道.

“按照目前的情势來看.棋局确实要提前推动.你布置多年的棋子可以开始运行了.”

“错.那不是我布置的棋局.而是伯父伯母布置的.我只不过是稍微推动一下.”

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段枫父母是布下了棋局.不过是残缺不全的屠龙棋局.但是落在陈小雅的手中之后.陈小雅不遗余力的推敲算计.这份棋局已经被她完全的掌控.而且只要她一句话.棋局就立刻可以在棋盘之上黑白厮杀.

可以说.段枫的父母之留下了一个棋局的棋谱.具体怎么走都是陈小雅在安排.

单是这份心机.这份算计.她陈小雅绝对是一个厉害的角色、

“无论怎么样.棋局已经开始慢慢的转动了.你是打算现在运转棋子还是在最后的时刻运转.让段枫给众人一个响亮的耳光.”男人看着陈小雅开口问道.

陈小雅微微沉吟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棋子开始动.但不能够暴露.在关键时刻在出现.这样能够以防万一.”

男人赞同的点了点头.对于陈小雅的小心翼翼.他早就知道.如果不是陈小雅一直这么小心.恐怕早就暴露在龙爷的眼皮子底下了.而且还绝对活不到现在.

“那好.你看看究竟怎么运转.但时候你告诉我.我去传达.”

眼看男人就要走.陈小雅立刻摆手说道:“先等下.现在让我想想你立刻着手准备.我们不能够等棋局彻底推动的时候才能够准备.”

男人沒有在说什么.而是再次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坐在那里慢悠悠的抽了起來.他知道陈小雅思考这些东西.需要时间.他别的沒有.就时间多.所以他可以等.

时间一分一面的过去.一分钟.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

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小雅终于开口了:“你现在先开始着手江南的棋子.推到九号棋子和八号棋子.让他们先动.至于其他的棋子先静观其变.”

“好.我会安排下去的.你放心就好了.”男人立刻开口说道.不过话音落下.男人看着陈小雅说道:“陈小姐.我有一句话想要问问你.希望你不要生气.”

“有什么事情.你直接问就行了.”陈小雅淡淡的说道.

得到陈小雅的回答之后.男人沒有在迟疑.而是立刻说道:“我感觉你很累.”

“很累.”陈小雅苦笑一声.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累.心早就累了.早就不想这样算计了.可是沒有任何的办法.”

男人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段枫不知道陈小雅的苦衷.可他却知道.

“其实很多事情我们都可以独立完成的.你完全可以休息一下的.”

“不行.”陈小雅立刻开口说道:“我心虽然累.但是还能够承受.你要知道.这盘棋局之中有一颗棋子是我心爱的男人.我绝对不允许这颗棋子受到任何伤害.哪怕是我付出生命.也要护他周全.”

“可是你是一个操控棋子的人.你不能够这样……”

还沒有等对方说完.就被陈小雅打断道:“我心是累.但是心中的累.却比不上心中的痛.自己心爱的男人在这盘棋局之中.而我则在操控着这盘棋局.你知道不知道把自己心爱的人当成棋子來运作.心中是多么的痛.多么的不愿.”

男人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陈小雅说的沒有错.把自己心爱的人当成棋子.心中虽累.但是更多的却是痛.

如果换成其他的男人不一定能够做到.不一定能够接受.

而小雅接受了而且还做到了.做的非常好.就算段莫宁和薛舞绝沒有死.恐怕也不会比陈小雅所作的强多少.

而且陈小雅还放弃了自己美好的年华.就这样一直不停的付出在付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结束.而且还要看着本來属于自己的男人在别的女人怀抱之中.和别的女人耳鬓厮磨.这需要什么样的心理才能够承受的住.

要知道陈小雅不是不爱段枫了.而是把自己对他的爱给隐藏了起來.自己一个人躲在幔布之下为他付出.

男人有些同情起了陈小雅.这个女人在爱情之中实在是太伟大了.

“我相信你的付出一定能够换來回报.”

回报.

听到这两个字之后.陈小雅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凄美的笑容.她实在是看不到自己的回报.她所能够看到的只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幸福.能够看到的是自己身死.

但是她却纵死无悔.

“如果你沒有其他的事情.我就离开了.”

“安琪儿就在最近两天准备商业合作.到时候华泰集团肯定夺标.”

“安琪儿要走了.”

“根据安琪儿的表现來看.她打算离开华夏了.而且好像还有点着急.或许是洛克菲勒家族又给她下达了什么新的任务.毕竟洛克菲勒家族快要换人了.”

陈小雅长舒了一口气.说实在的.她还真有点怕安琪儿.毕竟安琪儿是研究心理学的.而且还是全世界最具有权威的心理学大师.她若是碰上安琪儿.很有可能被对方给看穿自己的隐藏.所以她不停的躲避安琪儿.为的只是完美隐藏.

“安琪儿走.段枫必定回.到时候风雨必定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