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46章 秦如玉的痛苦

第六百四十六章 秦如玉的痛苦

屈玲珑离开了秦家,但是她却给秦家留下了前所未有的耻辱。

如果赫连千叶不死,段枫不亡,他们秦家就不敢报复,就不敢找屈玲珑的麻烦。

他们是不怕屈玲珑,可是他们怕赫连千叶,怕段枫,这两个人任何其中一个他们都惹不起,也不敢惹!

走出秦家之后,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流‘露’出了一道痛苦之‘色’,在秦家的时候,秦如‘玉’跪下的时候,她屈玲珑的心已经隐隐作痛了起来。

从古至今哪有父跪‘女’这么一说?可是秦如‘玉’却跪在了她屈玲珑的面前,这不是作孽是什么?

当时她屈玲珑也不忍,心中疼痛无比!

只不过她隐藏的非常好,并没有人发现而已。

如今走出了秦家她终于再也无法隐藏,将自己脸上那虚伪的面具给撕了下来。

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能够体会到屈玲珑此刻心中的那份痛苦,自己的父亲给自己跪下,这完全是在作孽,天地难容啊!

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想要让自己的父亲给下跪吧?也没有人敢这么做吧!

可是屈玲珑却这么做了,谁知道在那一刻屈玲珑心中是多么的痛!

段枫和屈玲珑两人没有注意,在她们不远处停放着一脸汽车,车内坐着四个‘女’人。

这四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纪含香她们!

她们‘混’进了秦家,亲眼目睹了屈玲珑的报复,心中感慨万千,有谁能够想到这个表面‘浪’‘荡’无比,没有任何心事的‘女’人心中竟然背负了这么多,竟然受到过如此的屈辱。

自己受到屈辱的时候,自己的亲生父亲视若无睹,这种痛苦,她们无法想象,但是从屈玲珑的脸上他们却能够看得出来,这种痛大过于心死!

在屈玲珑让秦家人开始打脸的那一刻,纪含香她们就偷偷的离开了秦家,在外面安静的等待着屈玲珑和段枫出来,如今看到他们出来,在看到屈玲珑那一脸痛苦的神‘色’,她们心中也有些酸楚。

‘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都是水做的,她们同情屈玲珑的遭遇!

本来纪含香以为自己的遭遇已经够惨了,毕竟她将屠刀挥向了自己的兄弟姐妹,可是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屈玲珑的遭遇和她不分上下!

母亲怀孕,可是秦家为了利益将屈玲珑的母亲给赶了出去,屈玲珑的母亲将屈玲珑给生下来后,一个人咬着牙将屈玲珑给拉扯大,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

而且就算病重没钱看病,她也没有像秦家开口求救过,就算到死,还想着让屈玲珑不要记恨秦如‘玉’!

这又需要什么样的‘胸’怀呢?

她纪含香自认自己做不到这点,不只是纪含香,就连戚烟梦和林忆如也是如此!

毕竟秦如‘玉’不要屈玲珑的母亲是因为利益,难道利益就真的这么重要吗?

段枫看了一眼屈玲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我知道你心中难受,想哭就哭出来吧!”

屈玲珑没有哭,而是打开车‘门’坐上了车,双眸无神的看着前方。

段枫也打开车‘门’坐了上去,看了一眼屈玲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突然屈玲珑开口说道:“段枫,我是不是多余的?”

“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是多余的,不是多余的!”

“那为什么当初我受到侮辱的时候,他视若无睹,而秦倩雪在受到侮辱的时候他却要‘挺’身而出?”屈玲珑声音有些沙哑的问道。

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不知道秦如‘玉’当时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在秦家的时候,段枫明显的从秦如‘玉’的眼眸中捕捉到了那份对屈玲珑的父爱,虽然他隐藏的很深,但是他确实是捕捉到了。

或许当年秦如‘玉’真的是有苦衷也说不定!

毕竟身在帝王家,婚姻之事半点不由人!

“或许他当初有为难之处吧!”段枫轻声的说道,他当时既然能够捕捉到秦如‘玉’眼眸中的父爱,自然也能够感受到屈玲珑身上的变化!

而且从当时屈玲珑身上的变化上来看,屈玲珑不想和秦如‘玉’闹翻,或者说她还想要得到父爱!

“为难之处?”屈玲珑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你不用安慰我的!”

段枫没有在说什么,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说什么,难不成要让他说,他感觉秦如‘玉’有问题?

“不过今天谢谢你了!”

“没事,不用客气的!”段枫丝毫不在乎的说道。

“段枫你知道吗,我真的不想这么对他,可是我只要一想到我母亲所受的苦,所受的屈辱,我的内心之中就如同针扎一般的疼痛!”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可是他实在太过分了,我实在找不到什么理由放过他,我找不到任何的理由!”

“我明白,你的痛苦!”段枫脸上苦笑了一声!

“你不明白,你根本不明白!”

段枫苦笑了一声,没有在说什么,现在他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一切都是那么苍白无力,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堪,毕竟屈玲珑所受的遭遇是常人根本无法去想象的!

自己受尽屈辱,自己的父亲视若无睹,那一刻谁能够体会她当时的心情?谁能够体会到当时她的痛,谁能够体会到她当时的苦?

“那种痛,那种苦,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不会懂。”屈玲珑脸上‘露’出了一道痛苦之‘色’,然后深深的叹息了一声:“曾经我想过,如果有一天我踏进秦家,我一定要杀人,一定要报复,可是等再次回到秦家后我才知道,我真的下不去手,我身上留着他们秦家的血,这点是事实,根本无法改变,就算我把秦家的人给杀完了,只要我不死,那么秦家就没有灭‘门’!”

“走,我带你去喝酒吧!”段枫对着屈玲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或许现在只有让屈玲珑喝醉了才不会多想吧?

虽然喝醉之后能够不许多想,但是醒来之后呢,他清楚,屈玲珑的心还会痛,还会难受!

“好!”屈玲珑对着段枫微微一笑,这一刻她仿佛又给自己带上了那个虚伪的面具!

而此刻秦家后院之中的人已经全部被秦老爷子给赶走了,只留下了秦亦痕和秦如‘玉’两人。

屈玲珑的到来给秦家带来的耻辱实在是太大了,直到现在秦老爷子的脸‘色’依然没有转变过来。

“亦痕,如‘玉’,现在就我们三人了,不用顾忌了!”秦老爷子缓缓的开口说道:“有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如‘玉’你先说吧!”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只知道我恨你!”秦如‘玉’咬着牙说道:“今日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都是你害的!”

秦老爷子的脸‘色’再次暗淡了下来!

“如果不是你,玲珑将会是我唯一的‘女’儿,都是你为了什么狗屁的家族利益,牺牲了我,如今你满意了吧,你高兴了吧,我给自己的‘女’儿下跪磕头,秦家上上下下所有人基本上都被她羞辱了一遍,你现在开心了?”秦如‘玉’死死的盯着秦老爷子说道,那双眸子之中的恨意,没有任何的隐藏!

“二哥,当年……”

“亦痕,没你的事情,你闭嘴!”秦如‘玉’狠狠的瞪了一眼秦亦痕:“你不用为他解释什么,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他还想着利用玲珑呢!”

“我告诉你们不可能!”秦如‘玉’重重的说道:“当年我千辛万苦找到玲珑,带她回了秦家,本以为我可以好好的弥补她一下,可是你却告诉我,要我以家族为重,稳住萧家,萧家我是帮你稳住了,可是我‘女’儿遭受到了什么样的侮辱,什么样的屈辱你都知道了吧?”

“我也没有想到……”

“没想到?”秦如‘玉’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自嘲的笑容:“好一句我也没有想到!”

“二哥……”

“秦亦痕,我让你闭嘴,你就给我闭嘴!”秦如‘玉’对着秦亦痕咆哮了一声道:“当年你照顾我‘女’儿,我感谢你,感‘激’你,但是这不代表你现在有说话的权利!”

秦亦痕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看得出来秦如‘玉’现在正在气头之上!

“如‘玉’,我知道你恨我,恨我拆散了你们,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

“你没办法就要毁了我的婚姻,毁了我的爱情吗?”秦如‘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眶也慢慢变得红润了起来:“你是我爹啊,你是我亲爹,可是你竟然把你儿子的婚姻大事,当做利益的筹码,你可曾考虑过我的感受啊!”

“二哥,爸当年警告过他们,不然他们对玲珑‘乱’来,可是……”

“警告,他要真是想警告为什么当初不站出来一次呢?”秦如‘玉’语气低沉而又压抑的说道:“说欺老莫欺少,就这一句户也算是警告吗?现在好了,欺老莫欺少,被他给说中了,我‘女’儿回来了,回来报复了,连他亲爹都给报复了!”

秦老爷子一脸愧疚的看着秦如‘玉’!

“爸,我今天还叫你一声爸,是因为今日我把话放在着,以后谁要是在敢打我‘女’儿玲珑的注意,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哪怕是亲爹都不行!”秦如‘玉’把话说的很重说的很死,根本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谁要是在敢打我‘女’儿玲珑的注意,我秦如‘玉’就敢拎着一桶汽油和他同归于尽,包括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