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48章 一醉解千愁

第六百四十八章 一醉解千愁

对于秦家之内所发生的事情.屈玲珑和段枫并不知道.此刻的他们已经來到了一家酒吧之中.

不过这家酒吧的档次要稍微低一点.装修也显得十分一般.不过却极具特色.身在其中也别有一番滋味.

或许是时间尚早的原因.此刻酒吧之中并沒有多少的客人.服务员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有说有笑.

眼看段枫和屈玲珑走了进來.聚在一起的服务员.立刻将目光看向了屈玲珑.

无论什么时候.美女都是非常吸引人的眼球.更何况屈玲珑现在穿着一件露肩的火红色旗袍.不止身材高挑.浑身上下的气质也雍容华贵.就像是从画中走出來的一样.要是不吸引人的眼球.那就是怪事了.

对于这些.两人都沒有在意.随意找了一个座位就坐了下去.

段枫喊來服务员上了几瓶还算不错的红酒.熟练的打开之后.段枫就立刻给屈玲珑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

“干杯.”段枫对着屈玲珑轻笑道.

屈玲珑慢慢端起自己面前的红酒.对着段枫妩媚的一笑.

酒杯碰撞发出了一声脆响.两人一饮而尽.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屈玲珑放下高脚杯之后.对着段枫轻声说道.

段枫摸了一下口袋.这才想起來香烟在秦家给了屈玲珑.然后打了一个响指.喊來了服务员.让服务员去给自己买一包香烟.

“沒什么.和我说谢就见外了.”段枫淡淡的说道.那模样仿佛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对于其他人來说.这或许是一件大事.但是对于段枫來说.真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所以他并沒有放在心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服务员将香烟给拿了上來.递给了段枫之后.然后瞟了一眼屈玲珑.就一脸面红耳赤的退了下去.

这让段枫哭笑不得.谁曾想到.酒吧之中竟然还有如此纯情的服务员.但是段枫却也沒有说什么.

屈玲珑并沒有注意到这个服务员.而是看着段枫说道:“这对你來说或许沒有什么.但是这对我來说却很重要.我做梦都想走进秦家.如果不是遇见你的话.或许我还要在等几年.”

屈玲珑说的这句话倒是实话.如果不是遇到段枫.她想要这样走进秦家打秦家的脸.而且还让他们一句话不说.就算在过几年也不一定能够做到.

就算是赫连千叶过去也并不一定做到.赫连千叶虽有一身本事.但是却无权无势.除非他用绝对武力镇压秦家.让他们屁话都不敢说.

但是用绝对武力和言语威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武力可以让他们恐惧.不敢言语.但是等赫连千叶走之后.那么他们秦家绝对会立刻报复屈玲珑.甚至报复赫连千叶.但是段枫言语威慑却不同.因为他的身份在哪里放着.秦家若是敢惹他.就要考虑七星龙渊剑主清风的报复.同时以及七杀无止境的追杀.而且段枫还是南方段家的子孙.

他们惹不起.也不敢惹.

只要清风不死.七杀不亡.段家不灭.就算段枫在秦家杀人.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就像段枫所说的那样.秦家若是动手.他不介意让秦家步杨家的后尘.

“不用的.赫连千叶也可以帮你做到.”

“是啊.我师父是能够帮我做到.但秦家却会报复的.而你不同.他们不敢.”

段枫轻轻一笑.沒有说话.算是承认了屈玲珑所说的.

看到段枫沒有说话.屈玲珑再次开口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帮我吗.”

“女人靠男人天经地义.你不是说了吗.”段枫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轻轻的抽了一口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屈玲珑莞尔一笑:“不错.女人靠男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以后我就要靠你了.”

“靠我.可以啊.正好我还缺一个洗脚的丫鬟.”段枫随意开了一个玩笑.

“沒问題.只要我端的水你敢用就行.”

段枫再次抽了口香烟.笑了笑.沒有在这个话題上在说下去.而是问道:“秦家的事情都解决了.下面你要干什么.”

“明天.我就离开京城.去看看我母亲.”屈玲珑的脸色微微暗淡了下來:“我已经很久沒有去看她了.不知道她有沒有生气.”

看到屈玲珑的脸色之后.段枫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你说你沒事干嘛又说秦家.这不是明显的给屈玲珑找不自在吗.

可就算段枫不说.屈玲珑自己会不说吗.毕竟她明天要是走的话.不可能不说的.

那个时候说出來一样还是会伤心.

所以这根本是不可能躲避的.

“伯母不会怪你的.”段枫微微叹息了一声说道.

屈玲珑端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之后.将杯子放下后再次开口说道:“她不想让我报复秦家.可是我……”

段枫这次是无言以对了.一向很能说的他.这一刻发现自己词穷了.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段枫缓缓的说道:“应该不会怪你吧.”

“或许把.”屈玲珑拿起红酒再次给自己倒了一杯.看了一眼段枫问道:“段枫.你说一个女人被伤过之后.不是应该因爱生恨吗.可是我母亲为什么好像沒有恨过.”

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沉思之色.半晌之后.段枫看着屈玲珑非常认真的说道:“伯母应该恨过.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而且随着时间推移.在加上你的缘故.或许那份恨意已经消失了也说不定.”

毕竟时间能够抚平时间一切伤口.能够治疗所有的伤害.

其实段枫最想说的是.或许是隐藏的太深了.你沒有发现吧.但是这句话他不敢说出來.

“或许吧.”屈玲珑看着段枫道:“如果换成我的话.我肯定会恨.我肯定会想要让这个男人死.”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段枫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

脑海中立刻出现了宁若柳的身影.她那么喜欢自己.为了得到自己不惜下药.可是最后依然遭受拒绝.

她会不会因爱生恨.会不会报复自己.

段枫不敢去想.只要是一想.浑身上下就冷汗直冒.宁若柳可不是屈玲珑.宁家可是华夏名门望族.而她宁若柳还是宁家的掌上明珠.要是她报复起來.那么该是多么的疯狂.就算段枫在牛逼.招架起來.也很有可能会非常的狼狈.

段枫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算了.不说这些了.來我们两个继续喝酒.”屈玲珑端起酒杯对着段枫说道.

“好.”段枫也沒有在这上面继续说下去.而是急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轻轻的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两人再次将酒杯放下.屈玲珑的脸蛋已经微微泛起了红晕.使得她那张俏脸.白里透红.甚是迷人.

“你什么时候回河洛市.”

“就这几天就回去了.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随口问一下.”屈玲珑淡淡的说道:“这次的合作能拿下吗.”

“八·九不离十.”段枫立刻说道.

“那就好.”

两人一边喝着酒.一边闲聊着.谁都沒有再提秦家.就算说到了.两人也是笑呵呵的随便说上两句.然后立刻就会避开不谈.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两人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酒.总之就是喝完了就要.就这么來回循环着.

此刻屈玲珑的脸颊已经通红了起來.恨不得一掐能够掐出水.

段枫看了看屈玲珑道:“别喝了.我们回去吧.”

“在喝一会.”屈玲珑已经有些醉意了.媚态之间尽是春意.

看到屈玲珑的模样.段枫轻轻的摇摇头.沒有说什么.而是直接站起身.将屈玲珑给扶了起來:“服务员买单.”

段枫刷完卡之后.就扶着屈玲珑走了出去.不过却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一脸羡慕的看着段枫.毕竟屈玲珑实在是太美了.尤其是喝了这么多酒.那白皙的皮肤早已经泛起了红晕.尤其是再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诱人.

段枫搀扶着屈玲珑走出了酒吧.立刻发现路边的霓虹灯已经亮了起來.

沒有说什么.而是直接走到车门口.打开车门将屈玲珑给扶进去了.

然后长舒了一口气:“就知道你会喝醉.”

话音落下.段枫便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

可是段枫刚刚坐进去.屈玲珑立刻就扑了过來.一把将段枫给抱住了.

这让段枫吓了一跳:“玲珑.玲珑……”

“段枫.你知道不知道.我以前说过.谁要是能够帮我打秦家的脸.我屈玲珑就嫁给谁……”屈玲珑迷迷糊糊的说道.

“那个我不用你嫁给我.”段枫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这里已经够乱了.可不想让屈玲珑在参与进來.

段枫话音刚刚落下.屈玲珑就沒有了声音.这让段枫一阵无语.感情是酒后吐真言啊.

就当段枫刚刚启动汽车的时候.屈玲珑再次开口说话了:“段枫.我告诉你.如果我这辈子嫁不出去.我就赖上你了.你要管我一辈子……”

段枫顿时一脸黑线.尼玛.这是真喝醉了.还是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