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51章 叮嘱黄诗培

第六百五十一章 叮嘱黄诗培

清晨.当东方升起一轮红日.将整个神州大地都给照亮的时候.段枫苦着一张脸从房间内走了出來.

昨天晚上.他刚爬上床.正准备大被同眠的时候.林忆如和戚烟梦两女一同醒來了.在看到段枫在**后.戚烟梦二话沒说.粉拳犹如雨点一般就朝着段枫打了下去.而且速度非常快.

林忆如当时惊慌失措也是如此.

可怜的段枫就这样被打了一顿.

当段枫说出上床的原因后.两女更是联手将段枫好好的收拾了一顿.这让段枫苦不堪言.不是在引诱.而是无意之举.

色字头上一把刀啊.

段枫无精打采的刚从房间走出來后.立刻就看到了纪含香和黄诗培坐在沙发上.两人一脸笑意.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在看到段枫无精打采的模样之后.纪含香立刻就猜到了什么.轻轻的笑了一声:“唉哟.段大公子起床了.昨夜一龙两凤爽吧.”

段枫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抬头看了一眼纪含香:“爽.爽死了.”

“我看也是.啧啧.一龙两凤啊.想想都让人羡慕.”纪含香阴阳怪气的说道.

而黄诗培则是强忍着笑意坐在一旁看着段枫.

段枫沒有在理会纪含香.而是郁闷的走向了卫生间.

看到段枫走进卫生间之后.黄诗培看着纪含香道:“含香姐.你实在太坏了.明明我哥已经把什么都给写在脸上了.你竟然还嘲笑他.”

“活该.”纪含香脸上的笑意立刻消散.而是微微有些恨意的说道:“谁让他贪多.答应了陪我.可是别人勾勾手指他就跑过去了.”

纪含香话音刚刚落下.戚烟梦和林忆如两女也从卧室中走了出來.纪含香在看到两人之后.立刻站起身.看着戚烟梦和林忆如道:“昨天晚上段枫有沒有满足你们两个.”

黄诗培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一脸黑线.看样子纪含香确实是生气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纪含香.明明都和段枫已经说好了.可是林忆如对段枫勾了一下手指.段枫就跑了.她能不生气吗.

这事放在任何人的身上恐怕都会生气.

戚烟梦和林忆如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那俏脸之上立刻升起了一道红晕.

戚烟梦对着纪含香啐骂道:“纪含香.你不无耻会死吗.”

“我怎么无耻了.”纪含香看着戚烟梦直接开口说道.

“你自己清楚.”

纪含香丝毫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只知道.昨天晚上一个男人两个女人住在了一间房.”

“你……”

“忆如.梦梦脸皮薄.你给我说说昨天段枫他有沒有满足你们.”纪含香对着林忆如妩媚的一笑问道.

林忆如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俏脸变得更加红了起來:“那个……那个……昨天晚上段枫睡的地铺.”

“扑哧.”

纪含香顿时咯咯的娇笑了起來:“这谎话说的也太沒有水平了吧.不会是沒有满足你们.你们故意这样说的吧.”

戚烟梦狠狠的瞪了一眼纪含香才说道:“忆如.不用理会她.无论你给她说什么她都不信.哦.不对.你要是给她说段枫昨天晚上表现不错.满足了我们.她或许会信.”

这一刻戚烟梦完全是豁出去了.说话也再也沒有任何的顾忌.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來.脸上再也沒有任何的颓废.而是一脸精神抖擞.

段枫立刻就察觉到了四周的气氛有些不对.看了几女一眼之后.沒有敢说话.而是直接走向了一旁.

他可不想自找死路.

看到段枫从卫生间里面走出來后.戚烟梦和林忆如直接走了进去.

而与此同时.屈玲珑也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可是剧烈的头疼让她不得不暂时又闭上眼睛.努力的去适应;当这种痛苦稍微缓解了一些.她这才勉强的用无力的胳臂支起沉甸甸的身子.从**坐了起來.

坐起身后.屈玲珑伸出手轻轻的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揉了一下.才慢慢的有些好转.

低头一看.屈玲珑顿时怔住了.努力的回想着昨天的事情.自己和段枫去秦家将秦家所有人都狠狠羞辱了一番.然后就被段枫给带进酒吧喝酒了.喝着喝着.自己好像醉了.在往后……

屈玲珑竟然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忘记了.什么也都想不起來了.

“该死的酒.”屈玲珑使劲的摇了摇头道.然后急忙给自己检查了一番.发现沒有什么.这才长舒了一口气.嘴角也勾勒出了一道迷人的笑意.

如果是其他的女人.在醉酒之后.醒來后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肯定会立刻尖叫.但是屈玲珑却沒有尖叫而是非常的清醒.

或许这和她的经历有关吧.

“这个混蛋.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竟然什么都沒做.”屈玲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慢慢的从**站了起來:“难道我的魅力不够吗.”

屈玲珑倒沒有把段枫当做正人君子.关键是段枫那副色迷迷的模样.实在很难让人把正人君子给联想到一起.

如果让段枫知道屈玲珑的想法后.段枫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屈玲珑先是打开了窗帘.刺眼的阳光立刻倾洒而下.被阳光照耀在身上.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看了一眼楼下.立刻发现这是纪含香的别墅.顿时一怔.

“这不是酒店.”

本來屈玲珑以为自己喝醉了.段枫把她带到了酒店.可是现在事实告诉她.段枫把她带回了别墅.

“看來.不是我的魅力不够.而是他害怕戚烟梦啊.”屈玲珑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自信的笑容.

话音落下.屈玲珑就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各位早啊.”屈玲珑打开房门看到纪含香等人之后.立刻轻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段枫在看到屈玲珑之后.双眼顿时直了.只见屈玲珑穿着一件黑色的丝质睡衣.睡衣光滑闪亮.轻柔而且贴身.勾勒出了屈玲珑身上那美好而又令人销魂的曲线.也使得她那暴露在空气之中的肌肤显得更加白皙.

此刻屈玲珑长发披肩.一脸起床后的慵懒之意.更是勾人心魄啊.

最吸引段枫眼球的则是屈玲珑那傲人的圣女峰.段枫能够清晰的看到那深邃的沟壑.甚至段枫模糊之间感觉到屈玲珑这睡衣之下沒有穿凶兆.

这怎么能够不勾他眼球呢.

屈玲珑立刻看到了段枫变化.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得意之色.

而就在这个时候.戚烟梦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笑意:“玲珑.你昨天喝了那么多酒.沒事吧.”

屈玲珑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微微的摇摇头:“沒什么事情.谢谢你关心.”

“沒什么.我听段枫说.今天你打算离开京城.”

“恩.”屈玲珑点了点头道:“在京城我又沒有什么事情.不像你是來谈合作的.所以我想我就打算先走.”

“那好吧.不过你把诗诗给带走吧.你们一起.正好路上有个伴.”

屈玲珑看了看黄诗培.又看了看戚烟梦.想要开口拒绝.可是还沒有等开口.仿佛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于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好啊.”

而此刻段枫的眼神已经从屈玲珑的身上给挪移了开來.

“那我先去洗刷一下.”

“屈妖精.卫生间抽屉里面有牙刷.我平常用的化妆品也再那里.”

“姐姐就算是素颜也不是你这骚狐狸能够比的.”屈玲珑扭动着那性感的水蛇腰慢慢的向着卫生间里面走去.不过在路过段枫身边的时候.对着段枫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

这让段枫顿时汗颜.

纪含香刚想开口说话.可是屈玲珑已经走进了卫生间之中.气的纪含香直咬牙.把自己的一片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而戚烟梦和林忆如则是一脸笑意的看着纪含香.

“诗诗.你跟我过來.我有些话要对你说.”段枫说着就站了起來;向着一旁走去.

黄诗培也立刻站起身.朝着段枫走了过去.

“哥.有什么事情吗.”

“诗诗.玲珑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你这次跟她走.可不是去玩的.你知道吗.”段枫看着黄诗培非常认真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黄诗培淡然一笑道:“哥.你放心.我当然知道你为什么要让我跟着她走的.你放心好了.她不会有事的.”

听到黄诗培的话后.段枫点了点头道:“恩.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不过在路上.还是小心点比较好.”

“哥.我知道的.你不就是怕有人报复吗.我昨天就猜到了.昨天晚上我已经连夜研制了一下东西.若是有人敢动手.正好派上用场.”黄诗培信心十足的说道.

听到黄诗培这么一说.段枫才算完全把心给放到了肚子里面.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黄诗培的肩膀道:“那就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我做事.你放心就好了.要是有人不知死活.我保证他们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黄诗培重重的说道.那双眸子之中露出了一道阴森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