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55章 跪在坟前忏悔

第六百五十五章 跪在坟前忏悔

而此刻在罗虎的带领下,屈玲珑和黄诗培已经来到了坟墓前。

说是坟,其实不过只是一个用土堆起来的而已,而在这个坟前,立着一个石碑,石碑上面清晰的刻着母亲大人——郑静香之墓!

而在旁边则是刻着:不孝女屈玲珑立!

虽然屈玲珑不经常来这里,但是四周却并没有任何的杂草,显得非常干净整洁,一看就知道有人经常来这里打扫。

“妈,女儿玲珑来看您了!”

砰!

夕阳西下,屈玲珑双眸通红的跪倒在了地上。

罗虎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每一次屈玲珑都会在这里放生痛哭,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能够让闻着伤心,看着落泪!

黄诗培也是非常恭敬的跪在了地上,对着坟头磕了三个头,抬起头看着石碑:“伯母,你可能不认识我,我是玲珑姐的朋友,今天我不请自来,希望没有打扰到您!”

屈玲珑跪在坟前,两行清泪立刻夺眶而出,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双手微微颤抖着将竹篮之中的祭品给摆放好!

“妈,您在那边过的还好吗,您知道吗,玲珑很想你,真的很想你……”说着屈玲珑再次抽泣了起来。

看着屈玲珑此刻的模样,黄诗培想要开口说什么,但是却发现这一刻无论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屈玲珑这些年受的苦,常人根本无法理解,也不敢去想,她需要一个倾诉的人,可是却不知道该想谁倾诉,如今她可能会将自己肚子中的苦水在这里给全部吐出来吧!

屈玲珑慢慢的手中的纸给点燃,轻声抽泣着说道:“妈,以后您再也不用担心我,我过的很好,也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

“妈,还有一件事情玲珑没有告诉你,不过我告诉您,您千万不能够生气,好吗?”屈玲珑祈求着说道:“我去了秦家,将他们狠狠的给羞辱了一番,将我们母女所受的屈辱全部还给了他们……”

说道这里屈玲珑仿佛生怕她母亲不高兴一般,急忙解释道:“妈,您千万不要生气,我没有伤人,我只是把当初他们怎么对我们的,我如法炮制了一遍而已!”

而就在这个时候,秦家所有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山脚之下!

将所有车辆给停下,秦家老爷子缓缓的从车内走了下来,就在秦老爷子从车上走下来的时候,其他人也打开车门从中走了下来。

就在亲家人开着车来到山脚之下的时候,黄诗培已经站了起来,慢慢的退到了一旁,看了一眼罗虎之后,就向远处看去,立刻看到了以秦老爷子为首的众人。

黄诗培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冷笑。

而罗虎在看到众人之后,微微一怔,但是在看到人群之中的秦如玉之后,那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之上闪现过一道复杂之色!

秦老爷子和众人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走了过去,可是还没有走到坟前就被黄诗培给拦住了!

“抱歉,现在你们不能够过去!”黄诗培语若冰珠一般。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拦我们……”秦家其中一个人立刻怒道。

本来来祭拜屈玲珑的母亲,他们心中就充满了怒火,如今到了地方却又被人给拦住了,这无异于火上浇油。

黄诗培这个人一向都是吃软不吃硬,在听到这个人的话后,立刻怒道:“怎么,你不服,不服,马上滚!”

“你……”

还没有等这个人说完,黄诗培立刻打断道:“怎么,难道你们还想让我哥再去秦家走一趟吗?”

秦老爷子在听到黄诗培的这句话后,那双浑浊的目光之中立刻露出了一道精光,一脸慈爱的笑道:“小姑娘,你哥可是段枫?”

“你认为呢?”

秦老爷子并没有因为黄诗培的话而生气,反而脸上露出了深深的笑意。

而秦家众人本想发火,但是在听到黄诗培是段枫的妹妹后,一个个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蔫了下去,在看向黄诗培的时候充满了惧意!

段枫去了一趟秦家就让他们颜面扫地,要是再去一趟,而且还是为他妹妹而去,那么他们秦家就不是颜面扫地这么简单了。

“那我们需要等多久?”

“不知道,玲珑姐有话要对伯母说,你们就在这里等着,不能够在向前一步,不然后果自负!”话音落下,黄诗培就没有在理会秦家人,直接转身再次向着屈玲珑身旁走去。

而此刻屈玲珑已经将黄纸和冥币基本上已经烧完了,而且那放在一旁的杯子也被倒满了酒水!

“诗诗,可以帮我将炮竹给点燃吗?”

“恩!”黄诗培立刻点头答应了下来,拿着炮竹走向了一旁!

下一刻,啪啪啪的炮竹声在四周响起。

大约过了五分钟之后,炮声才停止,但是四周却充满了浓浓的火药味以及浓浓的狼烟。

屈玲珑对着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双眸通红的说道:“妈,秦家昔日对你欠你的,我帮你讨了回来,今天他们都要跪在你坟前忏悔,让你原谅他们,就算你生我气,这事我也要做,这是他们欠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话音落下,屈玲珑缓缓的站起身,对着黄诗培说道:“诗诗,让他们都过来吧!”

黄诗培点了点头,直接扭过头对着秦家所有人喊道:“你们可以都过来了!”

听到黄诗培的话后,众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走了过来。

看着秦家人一个个都走了过来,屈玲珑整个人的脸色也变得激动了起来,那双粉拳不知不觉中已经死死的握在了一起。

秦家的人距离坟前也越来越近,秦家所有人的脸色都不相同,但是更多人的脸上都充满了耻辱,让他们来祭拜屈玲珑的母亲犹如在他们脸上再次狠狠的抽一巴掌!

“没有想到你们来的竟然这么快!”屈玲珑缓缓的开口说道,声音显得十分低沉。

秦老爷子一脸歉意的对着屈玲珑说到:“这本来就是秦家的错,来祭拜你母亲也是理所应当的!”

屈玲珑冷笑一声:“理所应当?秦老,到现在你还要往你们脸上贴金吗?”

秦老爷子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脸色立刻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如果不是段枫的震慑,你们会来吗?如果不是我和段枫关系很好,如果不是段枫和我一起去秦家,你们会来吗?”

秦老爷子的脸上充满了苦涩,屈玲珑说的很对,如果不是段枫他们不可能会来!

“我不管你们是真心而来,还是虚情假意,但是既然来了,那么就都给我好好的祭拜我母亲,如果有人想要在我母亲面前耍什么花招,那么就别怪我屈玲珑无情,虽然我答应了我母亲不杀秦家之人,但若是有人逼我,我也不介意杀几个!”屈玲珑狠狠的说道!

屈玲珑话音落下,秦如玉的身体剧烈颤抖了起来,一步步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没走一步,秦如玉的呼吸就会加重一分,仿佛他的身上背着一块巨石一般。

短短的几步之遥,秦如玉仿佛耗费了身上所有的力量一般。

“噗通!”

秦如玉重重的跪倒在了地上,看着面前的墓碑,脸上写满了伤心欲绝。

“静香,无情人秦如玉来看您了!”秦如玉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沙哑,那跪在地上的身体不停的抖动着。

看着面前的墓碑,秦如玉脑海中立刻闪现过了郑静香的身影!

她长发披肩,身穿旗袍,一副温柔的笑脸。

脑海中出现的那张笑脸,就仿佛一把无形的刻刀,瞬间的刺在了秦如玉的胸口,眼眶立刻变得通红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秦亦痕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雨泽,出来给你伯母磕头!”

“哦!”秦雨泽立刻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屈玲珑:“玲玲姐!”

屈玲珑在秦家的时候秦雨泽从来就没有欺负过屈玲珑反而还帮助过她很多次,所以他再面对屈玲珑的时候没有丝毫的紧张,段枫当初没有杀他,可以说就是看着屈玲珑的面子上,只不过当初段枫并不知道这些,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羞辱秦雨泽和秦亦痕父子两人。

屈玲珑点了点头!

秦雨泽看到屈玲珑点头后,直接对着墓碑跪了下去,一脸尊敬的对着墓碑磕了三个响头。

而这个时候秦亦痕也拉着他老婆的手走人群中走了出来,两口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二嫂,老三来看你了,这么多年没有来见你,希望你不要生老三的气。”秦亦痕尊敬的说道。

“二嫂,这些年苦了你,是我们对不起你,您……”秦亦痕的妻子没有再说下去,而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当年的事情她也知道,她也想过阻止,可是势单力薄!

屈玲珑看了一眼秦家其他人之后,缓缓的说道:“怎么,难道你们就是这么来祭拜我母亲的吗?”

“萧心妍,难道你不觉得你应该跪吗?”

“屈玲珑,你……”

“难道你想死!”屈玲珑嘴角微微上扬,嘴唇上的那抹微红之上出现了一道浓烈的杀意。

看到屈玲珑一脸杀意的模样,萧心妍的脸上闪过一道恐慌,急忙低下头!

“秦家今日所有人都要跪在我母亲坟前忏悔。”屈玲珑丹凤眼慢慢的眯了起来:“其中包括你,秦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