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69章 推波助澜

第六百六十九章 推波助澜

段枫从书房出來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后.再次恢复了往常那吊儿郎当的模样.

就当段枫想要下楼的时候.一道犹如黄鹂般的清脆声传到了段枫的耳中:“梦梦姐.这么说你们这一趟京城之旅充满了刺激啊.”

“你脑子里面装的是什么.还刺激.我差一点就死在哪里.”

“你这不是沒死吗.”蓝凝云那悦耳的声音再次传了出來:“不过姐夫好帅啊.我以后找男人也要找一个这样的男人.太帅了.”

而此刻段枫已经走到了蓝凝云卧室的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着的.段枫沒有任何犹豫直接推开了门:“聊什么呢.这么高兴.我在外面都听到你们的声音了.”

看到段枫.蓝凝云嗖的一下从**站了起來.直接到了段枫的面前.双眼直冒精光的看着段枫.

而段枫在看到蓝凝云之后.眼前顿时一亮.但是随即就平复了下來.

此刻蓝凝云的上身穿着一件近身的T恤.下身则是穿着一件超短裙.那雪白的美腿暴露在空中闪晃段枫的眼球.而且此刻蓝凝云光着脚丫.

一时间蓝凝云身上那股处子的芬香味.立刻涌入到了段枫的鼻中.

“姐夫.來你给我好好说.当时你是怎么把那些敌人都给干趴下的.”蓝凝云直接拦着段枫那粗厚的大手问道.

段枫轻轻一笑:“诗诗和梦梦不是已经和你说过了吗.”

“她们两个说的不精彩.我不过瘾.你在给我说一遍.好吗.姐夫.”说着蓝凝云拉着段枫的手开始撒娇了起來.而且身体不停的和段枫的手臂碰在一起.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你先松开我成吗.”

蓝凝云一脸兴奋的看着段枫:“好.那你快给我说说.”

“就是我小宇宙爆发.然后把所有人都干趴下了.我和梦梦沒死.”

“就这.”蓝凝云微微一怔.本來她以为段枫会连说带比划的给自己说一下.可是谁知道就这么一句话.

“你想要多复杂.”

“你的绝招呢.难道沒有什么七伤拳.降龙十八掌之类的厉害武林绝学吗.”

段枫顿时一脸黑线:“你看武侠电视看多了吧.”

“不说算了.不过下次要是还有这么刺激的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啊.我要看看.”

段枫顿时无语了起來.这种事情刺激.这可完全是把脑袋别再裤腰带上和对方拼命啊.到黄诗培这里.竟然变成刺激了.

不过也确实很刺激.

黄诗培和戚烟梦则是一脸无奈的看着蓝凝云.

“对了.诗诗.玲珑怎么样了.”段枫沒有在理会蓝凝云.而是看着黄诗培问道.

“还好吧.”黄诗培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和往常一样.但是她内心里面肯定很痛苦吧.”

本來黄诗培以为自己是一个孤儿已经很可怜了.可是和屈玲珑一比.黄诗培感觉自己实在是太幸运.至少她有段枫这么一个哥哥.为她遮风挡雨.受到了委屈可以找段枫倾诉.可是屈玲珑呢.

什么都要自己扛.什么都要自己背.

段枫也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个虚伪的面具.在某些时候都会把这个面具给带在脸上.只有四下沒有人的时候才会把这个虚伪的面具给摘掉.

屈玲珑应该就是带上了这个虚伪的面具.让外人看不出什么.她还是和往常一样.

戚烟梦的脸色也微微的黯淡了下來.屈玲珑心中能不痛苦吗.自己恨了这么长时间的男人在生死关头舍身救了自己.为自己死了.而且最后才知道.这个男人自己不该恨.他活的也非常痛苦.这种滋味谁能够体会.

现在屈玲珑的心恐怕是最脆弱的.

“那沒什么事情吧.”

“沒什么事情.今天中午我还去看她了呢.一切都很正常.只是这也太正常了.正常的让人根本无法接受啊.”黄诗培无奈的说道.

屈玲珑要是伤心一阵.哭一下.或许黄诗培会不以为然.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放在谁的身上都会受不了.可是屈玲珑只是在坟前哭了一下.就再也沒有哭.和往常一样.这就让黄诗培无法理解了.

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屈玲珑经历了常人从來沒有经历过的事情.见到了太多人情冷暖.也认清了这个世界.她的那颗心恐怕也伤痕累累了.恐怕也变得非常坚硬了起來.而且她还很会隐藏自己.隐藏的天衣无缝.让人根本看不出她在隐藏.

“改天我去看看她吧.”段枫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我也去.”

段枫对着戚烟梦微微一笑道:“好.改天约她出來吃吃饭.然后去酒吧蹦蹦迪.让她发泄一下.”

“我也去.我也去.”蓝凝云这个时候急忙说道.

戚烟梦狠狠的瞪了一眼蓝凝云:“你好好在家呆着.”

看到戚烟梦的脸色之后.蓝凝云心中虽然有些不甘.但是也沒有再说什么.而是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戚烟梦沒有在理会蓝凝云.而是直接走了出去.

看到戚烟梦走出去之后.蓝凝云立刻看着段枫问道:“姐夫.你是一定会带我去的对吗.”

“这个我说的不算.梦梦要是同意.我无所谓.”

话音落下.段枫就嗖的一声跑了出去.

蓝凝云愣了半晌才反应过來.可是段枫早已经沒有了踪影.而黄诗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电脑前.正一脸兴奋的玩着游戏.

段枫走下楼之后.发现戚烟梦正坐在沙发上.

“段枫.你说玲珑不会有事吧.”

“不会.”段枫沒有任何思索直接说道:“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这只是一个坎而已.”

“或许吧.”戚烟梦微微叹息了一声.

而就在这个时候何采心满面春光的从外面走了进來.在看到大厅之中的段枫和戚烟梦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兴奋的神情:“梦梦.你和枫儿是什么时候回來的.怎么沒有提前说一下啊.”

“刚回來沒有多久.”

“那你们怎么不说一下.好去接你们啊.”何采心有些责怪的看着段枫和戚烟梦说道.

“妈.这不是我和段枫想给你一个惊喜吗.”戚烟梦对着何采心微微一笑道:“妈.你快坐.我给你带了礼物.”

说着戚烟梦犹如变魔术一般.手中多了一个翡翠手镯.

“妈.喜欢吗.”

何采心在看到翡翠手镯之后.轻轻一笑:“喜欢.当然喜欢.”

“來.我给你戴上.”戚烟梦说着就将手镯戴在了何采心的手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戚天寒从楼上走了下來.戚烟梦指了一下茶几上的茶叶对着戚天寒说道:“爸.刚刚忘记把你的礼物给你了.喏.这是段枫给你买的茶叶.”

戚天寒轻轻的一笑.沒有说什么.而是直接拿起了茶几上的茶叶.看了一眼:“难道你们这么有心.还知道我喜欢喝茶.”

戚烟梦嘿嘿一笑.沒有在说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蓝凝云风风火火的从楼上跑了下來:“分什么呢.我的呢.”

看到蓝凝云之后.戚烟梦直接将行李箱给打开了.从里面拿出來了一个包包递给了蓝凝云:“这是你的限量LV包包.”

“梦梦姐.你实在是太了解我了.我正打算找戚爸爸要钱去买呢.沒有想到你竟然给我买回來了.”蓝凝云一脸兴奋的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段枫立刻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來电显示之后.眉头微微一皱.然后看了一眼戚烟梦等人道:“我去接个电话.”

段枫走出大厅之后.立刻就接通了电话.

“皇甫哲.你现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段枫.你是段莫宁的儿子.”

“是.”

“看來传言果然不假.”

“怎么了.”段枫疑惑的问道.

“张文麟前几天去了段家.不知道为什么.而今天也就是刚刚.你的名字在整个南方迅速窜起.出现在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隐晦的提出过你的身份.而我立刻给张文麟打了一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才知道你是段莫宁的儿子.”皇甫哲立刻说道.

段枫的眉头再次皱了起來:“你说有人在帮我造势.”

“是的.有人在帮你造势.让你的名字出现在了很多人的视线之中.以及你在京城所做的事情也已经开始在整个南方流传了开了.”皇甫哲重重的说道.

“能够帮我查到是谁吗.”

“难道不是你.”

“当然不是我.我还想着让你帮我查是谁在给我造势呢.”

“就算你让我查.我也查不到.这个消息传播的太快了.而且还不是一人在传播.很明显对方是一个团体.在同一个时间传出來的.”皇甫哲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了下來.

在华夏除了龙爷.难道还有其他势力是他所不知道的.

而且这个消息也不可能是龙爷传出來的.龙爷想杀段枫还來不及呢.怎么可能会帮段枫造势呢.

“团体.”段枫的眉头立刻皱了起來.到底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呢.这样做对他能有什么好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