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78章 戚烟梦的怒火

第六百七十八章 戚烟梦的怒火

幼师,虽然这个职业很是高尚,但是近年来不少幼师都打着教书育人的牌子干不是人干的事情,这样的新闻已经不知道出现了多少次。

每次一出现这样的新闻,网络上和社会上立刻就是骂声一片!

但这样的幼师只是少数,大多数幼师还是不错的;不过,段惜君却遇到了这么一个败类幼师。

“说谎?”戚烟梦那心中的怒火已经完全燃烧了起来,在看向这个闫老师的时候,浑身上下充满了寒意,一时间四周的温度都仿佛开始下降了起来。

看到戚烟梦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这个闫老师内心之中猛然咯噔了一下,她只所以敢这样对段惜君,就是因为她见过陈小雅,一个非常柔弱的‘女’人,而且她还知道陈小雅的条件,所以就算陈小雅知道了,又能如何?

难不成还能够翻天?

要知道那个于老师可是天才幼儿园的主任,她一个小小的幼师当然要抱大‘腿’了,陈小雅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的,而且还是单身母亲,就算是段惜君说的是真的,她也不会当成真的。

果然都是专挑软柿子捏,她认为陈小雅好欺负,所以就让段惜君背黑锅,可是却没有想到今天不是陈小雅来接的段惜君,而是戚烟梦和段枫,他们两个可不是陈小雅,可以让人随便捏来捏去,而无动于衷。

戚烟梦可是商场上的‘女’强人,杀伐果断,段枫更不用说,双手沾满了血腥,说他是屠夫都不为过!

“惜君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戚烟梦冷冷的说道:“惜君,你其他同学知道这件事情吗?”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惜君急忙点了点头:“有些小朋友是知道的,而且还有些小朋友都被闫老师给打过!”

而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不少的家长,都围了上来,毕竟看热闹是华夏人的天‘性’,而且其中有不少家长都知道段惜君,知道她是一个很听话乖巧,而还很有礼貌的孩子,所以一个个都围了过来,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段惜君的话,顿时让他们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一个个在看向这个闫老师的时候,目光之中都充满了怒火!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突然在人群中响了起来:“今天我看到了她拿着一个小木板打惜君的手心!”

“唰!”

这句话顿时在人群中掀起了一阵风‘浪’,所有人的脸‘色’都‘阴’沉到了极点,同时也在想,自己的儿‘女’是不是也受到过这个老师的虐待。

“你打了惜君的手心?”段枫的语气冷到了极点,而且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

这个闫老师在看到四周的家长,越聚越多,脸‘色’也变的越来越难看了起来,脸上的慌‘乱’之‘色’也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

“妈妈,闫老师还打过我!”

这个时候,人群之中再次的响起了一个声音,稚嫩的声音显得有些委屈,甚至还带着一丝的哭腔。

有了第一个孩子这样说,那么就会有第二个,一时间至少有五六个孩子说出了闫老师打过他们。

这就是孩子,他们的内心很脆弱,稍微受到一点的威胁,就什么都不敢说,他们的内心都很纯洁,老师威胁了他们,他们要是说出去,万一对自己的爸妈不利怎么办?

就像是这个闫老师威胁段惜君那样,如果你敢告诉你妈妈,我就开除你,而且还要找人打你妈妈;这样威胁一下,那个孩子还敢说,爸妈就是他们的天啊!

所以都没有敢说,如今看到有这么多人,而且段枫和戚烟梦一副强势的态度,使得这些孩子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一个个都纷纷站出了出来!

这个闫老师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脸上的慌‘乱’之‘色’,也变得越来越明显了起来,一时间她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每一个家长在看向这个老师的时候,那双眸子之中的怒火,仿佛都已经要喷出来了一样,这一刻,他们恨不得将这个闫老师给撕碎一般。

他们‘花’着钱,把孩子送到这里,为的是什么?

一是想要让孩子学点东西,二是因为他们要上班,没时间带孩子!

可是这个闫老师都做了什么,竟然敢虐打他们的心头‘肉’,平时他们都不舍得打一下,可是她竟然敢用木板打!

愤怒,这一个他们的心中心有愤怒,在愤怒的同时还带着一丝的愧疚,自己的孩子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他们竟然没有丝毫的擦觉。

“我要见你们学校的负责人,今天若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保证这个幼儿园从今天开始在河洛市除名,而且这里的所有幼师没有任何一家单位和学校敢用!”戚烟梦怒了,这一刻,她是真的怒了!

虽然她认识段惜君的时间不长,但却是真心的喜欢段惜君这个孩子,尤其是在知道段惜君还有噬血症的时候,更是心疼了一阵,如今段惜君在学校受到了这样的委屈,她戚烟梦要是不发火那就怪了!

本来众人都以为戚烟梦说的是大话,但是在看到戚烟梦脸上的神情,以及她来的时候乘坐的汽车,顿时内心之中选择了相信她的话!

她到底是谁?和段惜君又是什么关系?

一个个心中都充满了疑‘惑’,段惜君的母亲他们也认识,可是却从来没有见过戚烟梦来过这里,但是却又觉得戚烟梦非常的熟悉,仿佛在哪里见到过一般!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好大的口气,难道就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吗?”

众人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顿时扭头向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只见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过来,身板‘挺’直,五官犹如刀削,眼神深邃有神,衣着得体,如果只从相貌上来说,这个男人绝对能够算的上一个美男子。

但是内心之中到底是什么样子,就没有人知道了。

戚烟梦慢慢的扭头看了一眼这个男人,一脸不屑说道:“那我们可以走着瞧,明天你们就等着吃官司吧!”

男人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戚烟梦的那绝美的容颜之后,浑身上下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你……你是戚烟梦?”

戚烟梦?

哗啦!

人群之中立刻炸开了锅!

他们只在电视上和财经报纸上看到过戚烟梦,并没有见过本人,如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顿时想了起来,这个‘女’人就是戚烟梦,河洛市的商界‘女’神,江南商业圈之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一个个在看向戚烟梦的时候充满了尊敬,这是河洛市的一个传奇!

这个闫老师在听到戚烟梦三个字之后,身体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脸上再也没有丝毫的血‘色’,有的只是恐惧。

本想抱于主任的大‘腿’,可是谁想到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

如果早知道戚烟梦是段惜君的阿姨,借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那么对段惜君啊。

“你认识我那就最好了,现在我需要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你们学校要是给不了我解释,那么我将用我自己的手段来拿一个解释,拿一个公道!”戚烟梦就这样静静的站在原地,极度愤怒的目光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扫来扫去,那目光仿佛要吃人似的,凶狠异常。

她要一个公道,要一个解释!

公道自在人心,可公道也需要人去争取,去讨还。

所以她不惜用身份来压人,也要讨一个公道,要一个解释。

这个男人只感觉自己的心口像是被压了一块巨石一般,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如果今天不给戚烟梦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天才幼儿园明天肯定被调查,停顿整治是小,可是学校的名誉将会被扫地。

就算停顿整治重新开学,可是谁还敢来这里上学?

有那个家长还放心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这样的学校来?

“闫老师,你现在给我一个解释,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低沉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这个闫老师问道。

坐在地上的闫老师在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浑身上下打了一个冷颤,她知道自己完了!

“高校长,我……我……”

“说,到底怎么回事!”

“还是我来说吧!”戚烟梦看了一下闫老师,缓慢而冰冷的开口说道:“我侄‘女’段惜君是她班上的学生,惜君看到有个人拿其他小朋友的东西,就告诉了她,可是她不相信,反而说是惜君拿了其他小朋友的东西,想要诬陷给那个人,让惜君承认,可是惜君不承认,她就打惜君,而且还不让她说出去,不然就要找人打惜君的母亲,我可有说错!”

闫老师低下了头,不敢去看戚烟梦。

“当然,你也可以怀疑我说的是假话,不过有小朋友看到了她拿着木板打惜君的手心,这应该可以证明吧?”戚烟梦冷冷的说到:“而且很多小朋友都被这个恶毒的‘女’人给打过,而且还威胁过,再者他们只是一个孩子,知道什么是诬陷,什么是栽赃陷害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