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87章 段老爷子的想法

第六百八十七章 段老爷子的想法

段家只是在江南市.只所以被世人冠上南方段家.是因为段家权大.势大.只要段家那位老爷子还在一天.段家在南方的地位就无可撼动.

而且只要这位老爷子轻轻的跺下脚.整个南方都是颤三下.段家家大业大.其人脉更是让人无法想象.毫不夸张的说.段家的人脉就如同一张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让人眼花缭乱.

但同时也说明了段家的强大.

段家后院.

青翠的竹林被山风吹得沙沙作响.竹林深处.淡淡的檀香萦绕.而在竹林边沿.坐落着一套小小的院子.红墙绿瓦.柴扉菊园.颇有几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的幽雅意境.

这就犹如陶渊明所写的世外桃源一样.沒有任何喧闹.沒有任何的纷争.一切是那么安静自然.

段家老爷子躺在竹林之中.双眸微闭.

他的眉目刚毅.脸型方正如同刀削过一般线条分明.右边脸颊自眉梢到下巴.有一道长长的疤痕.显得十分狰狞.但是无形中更给他增加了几分凌厉的杀气.

而在段老爷子的身边则是坐着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老人.

“清风.他果然和他父亲一样啊.”段老爷子缓缓的开口说道.

清风爽朗一笑:“现在知道我沒有骗你了吧.”

“沒有.当初文麟來的时候也是这样给我说的.只是我有些不相信而已.现在看來你们两个说的都还是太保守了.他就是属牛的啊.”段老爷子缓缓的睁开双眸说道.

“不错.他非常的倔.恐怕现在还对段家有恨意呢.”

“有恨意是必然的.换成是我.我也会恨段家.这是人之常情.算不上什么.不过很符合我的胃口.”段老爷子淡淡的说道.仿佛对于他來说.这世间的一切人性就沒有他看不透的一样.

“那你打算怎么做.”

“等他來吧.等他來践踏段家.我还能够怎么做.”段老爷子停顿了一下.再次的开口说道:“难不成让我出手对付自己的孙子.这可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清风微微一笑:“恐怕不止让他來践踏段家这么简单吧.”

听到清风的话后.段老爷子慢慢的坐了起來.看了一眼清风说道:“现在的段家已经不是以前的段家了.”

“我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会有.”

“不止是有鸟.而且还有蛀虫和废物.”段老爷子一脸平淡的说道.不过他那双眸子之中却闪过一道厉色:“权力已经让他们迷失了心智.迷失了方向.如果我走后.那么段家不出十年必定会落败.甚至他们会自相残杀.”

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清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自古以來.世人对权力的欲望.就如同野火一般.只要稍微煽动就会立刻形成熊熊大火.权力就像是一只毒虫一般.钻进人的心理蛊惑着人的心智.

多少人因为权力的争夺.最后变成了一具骷髅.含恨而终.

段家家大势大.段家的子孙早已经养成了嚣张跋扈的习惯.而且他们也习惯了这种人上人的生活.他们知道只要将权力握在手中.那么他们就是无敌的.

想弄死谁.只要轻轻的点点头就可以.

所以只要有点野心的人生活在段家.都会非常渴望权力的.就算沒有野心的人.也会培养出野心;现在段家有段老爷子在还能够震住所有人.如果他不在了呢.

“你想要让枫儿在践踏段家的时候.敲打一下其他人.顺便磨练一下年轻一辈人.对吧.”

段老爷子沒有否认.直接点了点头.他确实有这个想法.段枫就是一把利刃.只要他回來段家.就会让所有人恐慌.甚至会有人动手.那么到那个时候.段老爷子就会以雷霆的手段镇压所有人.

“枫儿.不会成为你手中的利刃.你驾驭不住这把利刃.而且你若是这样对他.恐怕他会更加疯狂.”

“清风.你错了.”段老爷子重重的说道:“曾经.我许下诺言.我已经亏欠了莫宁.如今更是亏欠我这未曾谋面的孙子.谁都不能动他.谁动他.我动谁.其中包括我.而且我是不会让他成为我手中的利刃.我也不会让他成为任何人手中的刀.我是要让他为自己排除异己.数年之后.我不在之日.整个段家.我要让他一人说的算.谁也不敢忤逆.就如同我在之时一样.”

清风在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浑身上下一震.一脸惊讶的看着段老爷子.他是要把整个段家都给段枫啊.

这要是传出去.绝对会掀起轩然大波.别说传出去.就算是让段家其他人知道.恐怕也会造成大地震.甚至会有人在暗中对段枫动手.就算是勾结其他人也完全可能.

成为段家家主.不仅代表着一种身份和地位.还代表手握权力和人脉.

这两样东西.可是无价之宝.任何人都会想要争夺的.

段枫还未來段家.段老爷子已经开始准备让段枫成为段家下一任家主了;现在就看段枫能不能驾驭的住段家了.能不能承受的住这前所未有的压力了.

但是段老爷子忘记了.他就算为段枫铺好了路.可是段枫会走下去吗.会接手段家吗.

“你确定要这样做.”

“不错.”段老爷子再次躺了下去.看着蔚蓝的天空说道:“虽然不知道.是当年那个杂碎杀了莫宁和舞绝.现在还要害枫儿.但是我知道以枫儿现在的势力.根本不足以抗衡.而且你的身份太敏感了.也不适合介入其中.所以只有段家能够成为枫儿的后盾.让枫儿为之一战.毫无顾忌的为之一战.”

“你这可是再用整个段家做赌注啊.”

“我知道.段家可以死人.但是不可以不复仇.尤其是我儿子的仇.”段老爷子慢慢的将那双有些干枯的手握成了铁拳:“更何况这些杂碎还要对付我孙子.千方百计让他死.”

“不是让他死.而是生死不如.”

“不管是死.还是生死不如.总之一句话.我不答应.而且我也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清风笑了.笑的很开心.笑的很欣慰.为段枫开心.为段枫而欣慰.

“你也不用担心.枫儿的底牌很大.大的超乎你的想象.”

段老爷子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來了精神:“什么意思.”

“当枫儿的底牌全部打出來的时候.能够让这个世界为之震撼.现在在加上整个段家.那么绝对能够让这个世界为之颤抖.你就看着你这个孙子是怎么将这个世界的风云都给搅动的吧.”

“你的意思是.他的底牌足够保他不死.”

“不确定.因为我不知道龙爷是谁.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有几个龙爷.更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实力.要知道莫宁当年为舞绝得罪的人太多了.任何一个都有可能.而且他们还可能每一个都是龙爷.”清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龙爷现在是心腹大患.你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谁.可是他却对于你了如指掌.

就算是清风想要杀.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现在西方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也开始蹦跶了起來.他们好像也是在针对枫儿.对手太强了.连我都有些忌惮啊.”

“你真的不能够出手.”

“需要我出手的时候.我自然会出手.”

“那什么时候才会需要你出手呢.”

“确定谁是龙爷那一刻.就是我出手之日.”清风的身上陡然间散发出一道凌厉的气息.犹如一把刚刚出世的绝世宝剑一般.锋利无比.

听到清风的话后.段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放心的神色:“那就好.虽然你说枫儿的底牌很大.但是底牌大归大.最终我想看到的还是一个活蹦乱跳的孙子.”

“这个我无法向你保证.枫儿是杀破狼命格.而他还是七杀.是搅乱世界之贼.你应该知道这代表什么吧.”

“一脚踏在阎王殿.对吗.”段老爷子苦笑一声.

清风点了点头道:“是啊.一脚踏在阎王殿.稍有不慎就会死亡葬身之地.所以这一切都要看枫儿自己的造化.”

段老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看來我这个未曾谋面的孙儿.要经历很多风雨.要经历很多血雨的洗礼啊.”

清风沉默了起來.段老爷子说的很对.

沉默了半晌之后清风再次的开口说道:“我该走了.”

“去那.”

“找龙爷.杀他.”清风慢慢的站起身道:“或者.让枫儿杀他.”

段老爷子也慢慢的站起身说道:“不等几天吗.他快要來段家了.你也很久沒见他了吧.”

清风摇了摇头:“不等了.我想见他随时都可以來找他.”

“那好吧.你保重.”

“你也是.”清风微微一笑.

段老爷子点了点头.

清风看到段老爷子点头后.沒有再说什么.直接走出了竹林.片刻之后便消失在了段老爷子面前.如同沒有出现过一般.

段老爷子在看到清风消失后.便直接再次躺在了太师椅上.慢慢的闭上了双眸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