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01章 九宫枪法

第七百零一章 九宫枪法

街道上的行人一个个如同被施展了定身法一般,一脸木讷的站在原地,目光之中露出了一丝的恐惧之色,

这种画面只出现过在电视荧屏上,哪里出现过在身边啊,

要知道现在是和平年代,而且法律的约束力极强,基本上沒人敢这样在街道上拼杀,除非是想死了,

此刻迟绍基的人一加入战斗,使得整个场面更加的混乱了起來,而且成为了三方势力,段枫独自一人算一方,迟绍基的人是一方,另外的想杀段枫人是一方,总之很乱,大家完全是乱砍,

这下便宜了段枫,他单枪匹马,不担心杀错人,所以只要是在这里离混战的人,他都杀,而且杀的毫无顾忌,只要是被他给盯上的人,就肯定要去找阎王爷喝茶,

而街道上的行人则是完全傻眼了,这他妈的怎么又出來一批人啊,而且一个个的都也是悍不畏死的神情,

段枫这一刻犹如古代之中的侠客一般,一手军刺挥舞的栩栩如生,而且军刺仿佛被他赋予了生命一般,

地面上的鲜血越來越多,尸体也越來越多,那浓重的血腥味,更是直接扑鼻而來,

段枫手握军刺,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一路之势,完全无人可挡,

迟绍基坐在车内看着打开杀戒的段枫,顿时冷汗直冒,在他心中此刻段枫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个侩子手,

他在杀人的时候,沒有任何的神情波动,仿佛在杀猪狗一般,很是随意,

一时间迟绍基的内心之中升起了浓浓的恐惧之色,他到底是谁,

杀戮依然在继续,沒有丝毫停歇下來的意思,不过人却是越來越少,尤其是迟绍基的人,简直就是草芥一般,任由别人收割,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十分钟后,迟绍基的人在也沒有一个活口,完全倒在了血泊之中,带着浓浓的不甘,

段枫手中的三棱军刺也出现了数道的疤痕,显然是利器相撞所造成的,

“看來你们不是迟绍基的人,是有人不想让我來江南,”段枫看着剩下的四人说道,

这四个人沒有一个人理会段枫,他们神情冷漠,死死的盯着段枫,仿佛沒有任何感情而言,犹如行尸走肉一般,

“杀,”

突然其中一声爆喝一声,率先向着段枫攻來,其他三人也在这一刻,紧随而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冷哼一声:“既然一个个都想死,那么我成全你们,”

话音落下,段枫手中的三棱军刺直接对准一人投掷而出,

“嗖,”

三棱军刺化作一道白光,直接飞射而出,

在三棱军刺飞射而出的同时,段枫也动了,身影犹如幽灵,左手化刀,对准其中一人的脖颈就直接劈砍而下,

虽然对方手中有军刺,但是段枫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人根本无法找到踪迹,

“嗖,”

段枫的身影到了其中一人的面前,手刀直接劈砍而下,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暗中一双眼睛已经锁定了段枫,一把乌黑的枪口也对准了段枫,

真正的杀机,顿时出现,

对于经常和死神打交道的人而言,他们对于危险的感应力是普通人无法比拟的,很多时候,他们都会在危险來临之前,心神不安,

这一刻,段枫的心神,就立刻不安了起來,心中陡然一紧,

曾经,他就是靠着这敏锐的感应力,才带着众兄弟打下了现在赫赫有名的七杀佣兵团,也正是这敏锐的感应力,让他多次死里逃生,

“嗖,”

一颗消音的子弹瞬间出膛,划破空气的阻力,直接向着段枫袭來,

还沒有等手刀落下,段枫就急忙向着一旁躲去,

“砰,”

子弹直接打在了段枫想要杀的这个男人的喉咙之上,子弹直接穿破了他的喉咙,沒有任何的反应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浑身上下立刻惊出了一声的冷汗,

等段枫想要寻找这份危机的源头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沒有感受到,那股杀意竟然凭空消失了,

虽然杀意消失了,但是段枫心头的不安却沒有任何的消失,相反,越來越浓烈了起來,

这是一个高手,而且还是一个杀人无数的高手,

段枫立刻就在心中下了判断,

就在段枫停手的时候,其他三个人立刻向着段枫袭了过來,三棱军刺直接将四周的空气破开,对着段枫斩了过來,

段枫心中一惊,想要闪躲,可是军刺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顿时染红了身上的衣服,

段枫倒抽了一口凉气,沒有理会身上的伤口,而是一脸的凝重,

暗中有狙击手,现在面前有强敌,只要自己稍微一分心,要么子弹飞速袭來,要么军刺直接挥舞而來,

一时间,段枫陷入到了极度的危险之中,

“嗖,”

三把军刺再次向着段枫袭來,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不敢有任何的大意,猛然踢出右腿,对着其中一人的手腕踢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心头再次猛然一跳,急忙收腿闪躲,

“嗖,”

一颗强劲而有力的子弹再次的划破空中的阻力对着段枫袭來,

由于段枫收腿及时,使得他躲过去了这颗子弹,让这个子弹落空,

虽然躲过去了这颗子弹,但是段枫的心却沉到了谷底之中,这个暗中的人到底是谁,竟然能够将时间掐算的这么准确,而且开过枪之后,身上的杀意就会立刻消失,

这样的人绝对不是无名之辈,

“枪神,是不是你再暗中算计我,”段枫突然爆和一声,在段枫的印象中,只有枪神才能够有如此的本事,才能够在开过枪之后,完美的将自己给隐藏起來,

而且枪神不仅枪法奇准无比,就连身上也不差,段枫曾经和他交过手,知道对方的恐怖,

回答段枫的是三棱军刺的破空声,

段枫的脸色一时间难看到了极点,如果不是暗中这个狙击手的话,面前的这三个人最少死了一个,可是暗中的狙击手让他束手束脚,根本不敢真正的放开手脚打,谁知道下一颗子弹从哪个方向,什么时候飞來,

军刺只是一闪就到了段枫的面前,段枫急忙弯腰闪躲,

就在段枫弯腰闪躲的时候,一颗子弹带着浓重的死亡之意再次的袭來,

一时间段枫浑身上下如坠冰窟之中,沒有任何的犹豫,段枫直接用出了救命绝招铁板桥,

足如铸铁、身挺似板、斜起若桥,

“嗖,”

子弹直接擦着段枫的身体而过,一道伤口再次出现在段枫的身上,

“滚,”段枫怒喝一声,再也顾不上什么,右拳紧握猛然对着三棱军刺砸去,

他知道如果自己在这样束手束脚的打下去,那么下面死得很有可能就是自己,所以,他要拼着受伤,也要将这三个人给先干掉,然后对付暗中的这个狙击手,

“砰,”

铁拳和军刺相撞,手背之上顿时出现了数道伤口,但是段枫仿佛丝毫沒有感受到疼痛一般,

右腿也在这一刻,秋风扫落叶般的直接踢出,

“砰砰砰,”

三声闷响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传來,

这三个男人直接被段枫给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接着立刻从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段枫看了一眼直接的右拳,发现已经完全被鲜血给染红,一时间段枫身上的寒意变得无比浓厚了起來,仿佛刚从九幽地狱之中爬出來一般,

“今天你们都要死,”段枫咬着牙狠狠的说道,

话音落下,段枫动了,身影犹如鬼魅,

而就在这个时候,三颗子弹几乎实在同一时间对着段枫飞速的袭來,

此刻,不远处车内的迟绍基和迟嘉妮兄妹完全的傻眼了,他们被段枫的强大,给深深的震撼住了,震撼住的不只是他们,街道上的其他人也是如此,

这一刻,迟绍基仿佛明白了为什么长孙俊卿这么巴结段枫,宁愿得罪自己也要卖给段枫一个好,

就算他再沒有身份,单是这份身手,就足够震慑天下群雄,让所有人为之忌惮,

后悔,此刻迟绍基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后悔,知道了后悔是什么滋味,如果时光可以在倒流,他绝对不会和段枫结仇,绝对不会在段枫面前表现出一副硬骨头的模样,

段枫仿佛早就猜到了只要自己拼命,就会立刻有子弹飞來,所以在看到子弹袭來之后,段枫直接一个翻身就直接躲了过去,

“嗖,”

段枫的身影,直接到了这被他踢飞的三个人面前,

“枪神,我知道是你,现在我将他们三个解决了,你的枪就对我再也沒有任何用处了,给我出來吧,”

话音落下,段枫直接抬起右脚踩在了其中一人的胸口之上,

“咔嚓,”

强大的力道知道将对方的胸口给踩的塌陷了下去,

下一刻,段枫的左脚也抬起,狠狠的踩在了另外一个人身上,

“枪神,别在和老子躲猫猫了,自己滚出來受死,不然我找到你,让你生不如死,”段枫一脸杀气的喝道,

“嗖嗖嗖……”

回答段枫的是数颗子弹,而且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袭來的,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猛然一变,九颗子弹,九个方位,九宫枪法,枪神的成名绝技,一时间段枫命悬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