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03章 枪神是个疯子

第七百零三章 枪神是个疯子

四周静到了极点,两个人虎眸相视,一种水电交加的火花在空气里溅射而出,爆发烟花,杀气凝聚如云,

枪神双眸冷冷的注视着段枫,慢慢的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下丢在了地上,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一脸凝重的说道:“看來你今天的确是要和我拼命了,”

“不错,这一次我们一定要分出胜负,分出生死,”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成全你,”

话音落下,段枫动了,

随后,一股死亡的气息将枪神给笼罩,浑身上下的汗毛立刻乍起,而且内心之中也升起一股寒意,

这是经历过多次生死考验,才能够有的感觉,才能够有的反应,这些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自然反应,

枪神这一生杀人无数,也多次和死神打交道,这种反应自然会有,

段枫仿佛一步就到了枪神的面前一样,铁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犹如铁锤一般重重的朝枪神的喉咙砸去,

段枫这一拳,借助了奔跑之力,拳还未到枪神的面前,凌厉的拳风在这一刻已经呼呼作响,使得枪神忍不住的眯上了双眼,

一时间枪神的内心之中升起了一道恐惧之色,

眨眼间,段枫的铁拳已经到了枪神的面前,枪神几乎本能的挥出右掌,

“砰,”

拳掌相撞,发出一声闷响,

下一刻,枪神的右掌顺势向着段枫的手腕滑去,誓要一把将段枫的手腕给拧断一般,

对于枪神的想法,段枫瞬间就看透了,手腕微微一弯,然后猛然一转,急速向着枪神的手腕上扣去,

下一刻段枫扣住了枪神的手腕,枪神同样也扣住了段枫的手腕,

“咔嚓,”

下一刻两道骨骼的断裂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

两人立刻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左拳迅速的对着彼此的胸口砸去,

“砰,”

两声闷响也是在同一时刻响起,彼此都后退了数步之远,

“火狐,手腕断的滋味不好受吧,”枪神一脸狰狞的看着段枫说道,

段枫一脸阴沉着看着枪神:“枪神,你的手腕不是也断了吗,”

“是断了,不过,你不知道我是左撇子,所以右手在不在对于我來说,无所谓,”枪神话音落下,就地一蹬,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直接蹿到了段枫的面前,左腿也在这一刻闪电般的踢出,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左手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的对着枪神的脚踝砍去,

枪神的脸色,顿时巨变,想要抽腿而退,已经晚了,只能够咬牙对着段枫踢下,

“砰,”

“砰,”

枪神一脚踢在了段枫的胸口,同样段枫的手刀也砍在了枪神的脚踝之上,

段枫后退数步,但是枪神的却成为了一个瘸子,

段枫这一记手刀竟然将枪神的脚踝给砍断了,

强大的冲击力,使得段枫忍不住的咳嗽了两声,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难看了起來,

“枪神,我看你瘸了一条腿,还怎么和我打,”段枫双眸之中立刻呈现出了一道死气,在看向枪神的时候,那双眸子之中再也沒有了任何感**彩,犹如看死人一样,

刚到江南就遇到了劲敌,很显然有人想让段枫识趣点,马上滚出江南,不然这里将会成为他的埋骨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江南市的武警特警已经全面出动,正在呼啸的朝着这里赶來,长孙俊卿也收到了消息,也在迅速的朝这里赶來,

而此刻整个江南市的政府人员已经乱成了一团,一级压一级,让人连喘息都变得有些困难了起來,

当众厮杀,而且死得不止一个,这要是不给群众一个合理的解释,舆论能够压死人,而且江南市很多人都要遭殃,所以整个江南的官员已经乱成了一团,

同时他们每一个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愤怒,这到底是谁,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但是段枫和枪神的战斗依然在继续,并沒有停留下來,虽然枪神瘸了一条腿,但是他毕竟是一个高手,依然在和段枫你來我往的厮杀着,

不过此刻枪神的身上已经衣衫不整,浑身上下不知道出现了多少的伤口,

“砰,”

段枫一拳砸在了枪神的腹部,直接将枪神给砸飞了出去,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枪神,你现在只能够垂死挣扎了,”段枫的嘴角露出了一道阴森而又嗜血的笑意,

枪神在听到段枫的话后,慢慢的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來,伸出左手轻轻的擦拭了一下嘴角上的鲜血,

陡然间段枫动了,整个人化作了一道利箭急速的向着枪神射去,

枪神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瞳孔顿时收缩成了最危险的针芒状,他右手被废,而且还瘸了一条腿,实力已经大打折扣了,而段枫虽然右手不能够动,但是两条腿却依然行动如风,

“嗖,”

段枫直接跃起,右腿猛然对着枪神的脑袋踢下,

其他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闭上了双眸,仿佛生怕看到那充满血腥的一幕一样,

枪神急忙伸出左手格挡,

“砰,”

段枫仿佛早就猜到了枪神会伸出左手格挡,腿部上的力量陡然爆发出來,直接将枪神给踢飞了出去,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

“砰,”

枪神的身子倒飞几米远,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一砸之下,地面上直接出现了裂痕,声势极为吓人,

地面上,枪神的身子立刻弯成了虾米状,脸色难看道了极点不说,嘴角之上也充满了鲜血,

而就在这个时候,路边上观望的人也在这一刻睁开了双眸,在看到面前这一幕之后,他们的内心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枪神挣扎着再次从地上站了起來:“火狐,这就是你全部的实力吗,”

“不是,”段枫沒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说道:“但是也差不多了,”

枪神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仰天狂笑一声:“火狐,你不愧是地下佣兵的神话,你的实力的确很强,假以时日,你很有可能超越天命,取代天命的位置,”

“我沒兴趣,”段枫冷冷的说道,

“你沒兴趣,但是会有人逼着你有兴趣的,”

“枪神,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段枫慢慢的停下了脚步,一脸阴沉的看着枪神问道,

突然警笛的瓮鸣声在这一刻响起,而且越來越响,

这让段枫和枪神的两个人的脸色一变,警察來了,而且看情况好像还是大部队,

只是瞬间警车就到了段枫和枪神的面前,

“哗啦,”

下一刻,所有的警车车门瞬间打开,从上面跑下來了数名武装的警察,而且这些经过全面武装的警察越來越多,完全的将段枫和枪神给包围了起來,

“枪神,你跑不掉了,”

“从我來杀你的时候,我就沒有打算活着回去,”枪神沒有丝毫恐惧的看着段枫,

“告诉我,你到底知道什么,我让你活着离开华夏,”

“火狐你也是地下世界的人,应该知道地下世界的规矩,不能够透露雇主的任何信息,”

“你……”

“这是荣誉和信誉,身为地下世界的人都要遵守的信誉,同时也是我们的荣誉,如果今天换成我是你,你是我,你会告诉我吗,”

“不会,”段枫沒有任何犹豫,出卖雇主的身份只是那些不成气候的人才干的,

“所以,你也不用问我雇主的信息,”枪神看着段枫说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西方很多人已经全部出动,包括教廷和其他的势力,他们的目标都是你手中的赤血玉,”枪神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所以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淡,

枪神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粗犷的声音立刻传來:“你们两个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束手就擒,”

枪神在听到这句话后冷笑一声:“火狐,有机会你应该给你们国家的人说说,不要这么傻逼,像我们这种人,就算死恐怕也不想落在他们手中吧,”

段枫在听到枪神的话后,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枪神,你……”

“火狐,我最尊敬的对手,永别了,希望你能够接着继续这场游戏,能够一直走下去,而不是下去陪我,”话音落下,枪神直接将身上的衣服给脱去了,直接扬起了胳膊,

下一刻,段枫的瞳孔猛然一缩,只见枪神的腋下,有两枚微型的定时炸弹,而且还剩下十秒的时间就要爆炸,

“枪神,我艹你老母,”段枫立刻破口大骂道,

虽然是微型炸弹,但是段枫却不敢小看这两枚微型定时炸弹的威力,在华夏有句俗话叫:浓缩的都是精华,

这是一个疯子,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梦梦,下车,快跑,有炸弹,有炸弹,”

段枫话音落下,就地一瞪,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旋风,急速的向着保时捷旁边跑去,

“让开,有炸弹,有炸弹啊,”段枫不停的怒吼着,

枪神看着犹如旋风一般的段枫,立刻疯狂的大笑一声:“火狐,还有五秒,你的时间不多了,”

戚烟梦坐在车内,并沒有听到段枫的声音,但是在看到段枫的脸色大变之后,急忙从车内走了下來,

“梦梦,快跑,这个疯子身上有定时炸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