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25章 大风刮起

第七百二十五章 大风刮起

戚烟梦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立刻点了点头.段云阳说的沒有错.如果他和段枫上次的冲突真的是因为自己.那么段云阳这次这个黑锅是背定了.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沒有任何的用处.

沒有人会相信段云阳的解释.毕竟他和段枫的冲突在前.而且两人的冲突点还是戚烟梦.

“那你认为是谁呢.”

“只要上次知道我和段枫起冲突的人.都有嫌疑.”段云阳说着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

戚烟梦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在说些什么了.这次绑架自己的人.來嫁祸给段云阳.显然是想看到段枫和段云阳自相残杀.可是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这点让人很是费解.

“你给段枫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在哪里.”段云阳慢慢的将口中的烟雾给吐了出來.然后用手指了一下旁边的电话.

戚烟梦这才想起來.自己被绑走.段枫肯定急坏了.所以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拿起一旁的电话拨通了段枫的手机.

只是片刻的时间.手机就被接通了.

“段枫.你现在在哪.”戚烟梦立刻焦急的说道.

段枫在听到戚烟梦的声音之后.急忙问道:“梦梦.你怎么样.有沒有什么事情.现在人在那里.”

“我在段云阳这里.”

“段云阳.”段枫微微一怔:“怎么回事.”

“有人想要嫁祸给段云阳.”

“让段云阳接电话.”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将电话递给了段云阳:“段枫有话要和你说.”

段云阳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立刻拿出了手机.

“喂.”

“段云阳.你立刻给我一个解释.这个解释最好让我满意.不然我会将你给拆成零件.”段枫狠狠的说道.

“你还要给我一个解释呢.你自己老婆你都不看好.让人给送到了我这里來.你都不知道.有你这样当人家男人的吗.”段云阳立刻不满的说道:“老婆被人绑走了.都不知道被绑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你.我要是你我早一头撞死了.你好意思给我要解释.”

“真丢段家人的脸.”

段枫本來还想这问段云阳呢.这下倒好沒有质问成他.反倒被段云阳给质问了一番.

“咱不说这了.”段枫有些郁闷的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咱哥俩被人给算计了.”

“说清楚一点.”

“有人想要用我弟妹.也就是你老婆做文章.”段云阳缓缓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让你我自相残杀.”

“不错.”

“看來.我们还要在演一出戏啊.”

“不错.这一出戏.还要演的非常精彩.”

“好.我知道了.帮我照顾好梦梦.等下我揍你的时候.下手轻点.”段枫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段云阳听着电话里面的忙音.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啊.自己照顾好戚烟梦.他下手轻点.难道自己不照顾好.他就下手重点吗.

“段枫怎么说.”

“他说让我照顾好你.等下揍我的时候下手轻点.”段云阳无比郁闷的说道.

戚烟梦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脸上出现了一丝歉意:“不好意思啊.”

“和我见外什么.怎么说我都是你堂哥.”段云阳靠在沙发上说道:“等下你也要配合.要哭.你懂吗.”

“哭.”戚烟梦微微一怔.

“对.”

“万一哭不出來呢.”

“必须哭出來.”段云阳重重的说道:“而且还要哭的很委屈.很伤心.只有这样才能够最为真实.”

“可是我不会……”

段云阳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为难之色.不是说女人都是演戏的高手吗.可是戚烟梦却不会演.

突然段云阳的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昭雪.你过來.”

昭雪.就是这个别墅之中刚刚的那个准备和段云阳行**的女人.全名叫做王昭雪.是一名一线明星.

虽然倍受万人瞩目.但那只是在普通人的眼中.在这些权贵的眼里面.这些在普通上眼中高高在上的明星始终是上不得台面的戏子而已.因为他们的一句话可以让这些明星失去所有的一切.

而这个王昭雪为的就是抱上段云阳这颗大树.她不求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但求在娱乐圈之中.能够混的风生水起.事实上在段云阳的照顾下.王昭雪也确实混的不错.

如今听到段云阳喊她.王昭雪急忙走了过去.

“段少……”

“教给她怎么演戏.是哭戏.一定要教会.明白吗.”段云阳重重的说道.

王昭雪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一怔.虽然不明白段云阳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还是点头答应了下來.

对于她來说.只要能够讨好段云阳.怎么样都可以.而且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在挂断段云阳的电话之后.段枫的嘴角露出了但是眸子之中的那到杀意却是沒有丝毫的减少.

“既然有人想要玩.我就陪你们好好玩一次.”

话音落下.段枫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将事情的來龙去脉给完全说了一遍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慢慢的从口袋中摸出香烟.然后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

烟雾从段枫的口中吐出.立刻弥漫在整个车厢之中.

段枫依然开着车.不停的在江南上的大街小巷乱转.车速依然很快.给人一种这辆车非常赶时间的感觉.

长孙俊卿在收到消息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双眸子之中也露出了一道阴狠之色.本來他还以为绑走戚烟梦.嫁祸给段云阳.需要好几天的时间才能够完成呢.可是沒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得手.

“段枫.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老子当年得罪的人太多了.现在他死了.那么欠下得债就只有你來还了.”长孙俊卿一脸杀意的说道.

话音落下.长孙俊卿就直接去找长孙傲君了.这么兴奋的消息当然也让长孙傲君知道了.

此刻长孙傲君坐在书房之中.一脸沉思.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敲门声之后.立刻从沉思中回过神來.

而书房的门也在这一刻被从外推开.

长孙傲君在看到來人是长孙俊卿之后.缓缓的开口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沒睡.”

“爷爷.今天晚上有出大戏.”长孙俊卿一脸笑意的说道.

“大戏.”

“不错.”长孙俊卿看着长孙傲君说道:“我们的计划成功了.不过被段枫杀死了四个人才成功.”

长孙傲君在听到这句话后.先是一怔.接着脸上露出了一道欣喜若狂的神情:“你说的是真的.”

“恩.我刚刚收到消息.已经成功.”长孙俊卿重重的说道:“现在就等段枫找到段云阳了.”

“好.好.好.”长孙傲君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不过是死了四个人而已.这笔生意很划算.而且本來他们活着本來就是要去送死的.只不过现在的意义变大了.”

长孙傲君这一刻露出了他那凶残的面目.

对于他來说死士本來就是用來死的.不然干嘛称为死士呢.

只不过死士能够确定百分百的忠心.而不会出卖自己的主人.

“俊卿.花家已经來人了.他们在等段枫去段家.”长孙傲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如今段枫要和段云阳发生血拼.对于我们來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花家來人了.”长孙俊卿脸上露出了一道惊讶的神色:“什么时候到的.”

“我也不清楚.我也是刚刚收到消息.他们已经來了.而且现在就在江南.”长孙傲君重重的说道:“据说不止是花家.就连其他家族也有人來了江南.只不过都沒有露面而已.”

“难道他们都在等段枫回段家的时候.一同发力.”

长孙傲君点了点头:“他们应该是这样想的.现在的段枫虽然是一头虎.但是其杀伤力却不算太强.但若是回归段家.那就代表他羽翼丰满.而且沒有人保证段莫宁沒有留下什么底牌.甚至薛舞绝也沒人能够保证沒有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什么.这两个人若是留下底牌.加上段枫自身的实力.外加段家作为靠山.恐怕当年凡是和段莫宁有过节的家族.一个个绝对都要遭殃.到时候的段枫就相当于段莫宁重生拉.”

“爷爷.不会吧.”长孙俊卿有些不信的说道:“当年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是段莫宁……”

“你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长孙傲君摆手道:“要知道段莫宁可是一个高手.想要杀他的人很多.但是却沒有人能够保证能够对他一击必杀.可是段莫宁正值壮年的时候死了.难道你不认为很蹊跷.”

“爷爷.你的意思是.段莫宁之死另有隐情.”长孙俊卿浑身上下一震.

“当然另有隐情.不然段莫宁不会死.就连薛舞绝都死不了.可是现在这两个人死了.”长孙傲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也肯定知道了自己的父母死得蹊跷.他肯定会查.而且还是查当年和段莫宁结仇的人或者家族.”

“无论是不是他们做的.但是你感觉以段枫的为人会放过他们吗.”

“不会.”长孙俊卿沒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说道.从段枫覆灭杨家來看.就能够知道段枫绝对不是一个心慈手软之辈.他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

“而且就在刚刚我得到消息.段枫竟然还是当年的火狐.”

长孙俊卿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石化在了哪里.脸上再也沒有任何的表情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