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29章 输人不输面

第七百二十九章 输人不输面

清晨.明媚的阳光从东方的天际倾洒而下.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了卧室里.让原本昏暗的房间多了一丝光亮.

段枫如同往常一样.早早的就醒了过來.段枫躺在**盯着天花板.将今天要去段家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都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

而戚烟梦如同一只小猫咪一般蜷缩在段枫的怀中.一条笔直修长的美腿毫不客气的压在了段枫的身上.

看起來睡的很踏实.

事实上.戚烟梦确实睡的很踏实.昨天晚上回到酒店之后.戚烟梦就如同一只**的小猫的一般.先是不停的诱惑段枫.使得段枫邪火横生.后面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

折腾了半天.戚烟梦才缓缓的睡下.昨天的过量运动.使得戚烟梦现在依然在熟睡.而且睡的非常香.

不知道过了多久.段枫停止了思考.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戚烟梦的脸庞.而段枫的脸上也出现了一道爱怜之色.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段枫在心中告诫自己:“去段家.一定不能够让她受到任何的委屈.”

就这样.段枫深情的注视着戚烟梦.就像是看着一个稀世珍宝一样.仿佛稍微移开眼神.戚烟梦就会消失一般.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段枫就这样注视着戚烟梦.脸上的深情之色.非但沒有减少.反而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戚烟梦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立刻就看到了段枫一脸深情的注视着自己.这一发现.让戚烟梦立刻清醒了过來.看着段枫问道:“你早就醒了.”

戚烟梦的声音充满了温柔.

“恩.”段枫轻轻一笑道.

“就这样一直看着我吗.”

“其实我也不想这样看着你.可是又沒有其他人可以看.只好看你了.”

“你……”戚烟梦脸上的笑意顿时凝固了起來.在看向段枫的时候.眸子之中已经出现了一丝的怒火:“是不是林忆如躺在你身边.你就非常想看.”

段枫顿时无语了起來.这怎么又扯到林忆如的身上去了.

“沒有.那能呢.其实我想你们两个都躺在这里.让我看.”段枫无耻的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说着戚烟梦慢慢的坐了起來.然后伸出手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看到戚烟梦坐了起來.段枫也坐起來靠在了床头之上.

“好了.起床.我陪你去段家.”戚烟梦对着段枫微微一笑.然后就开始拿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

可是刚拿起自己的衣服.戚烟梦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段枫说道:“你赶快穿衣服.出去啊.”

段枫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顿时无语了起來.和戚烟梦在一起这么久.他还真沒有看到过戚烟梦穿衣服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呢.

本來以为今天有了一次机会.可是无情的现实告诉他.你想多了.

段枫很不解.为什么女人在**的时候是一种风情.在下床的时候又会转变成另外一种风情.

得不到任何答案的段枫最后只能够引用一句俗话:“女人都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段枫开始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了起來.速度很快.只是眨眼间的时间.段枫就穿好了自己的衣服.

看着段枫穿好衣服向着门口走去.戚烟梦才缓缓的穿起了衣服.

不过刚穿到一半.戚烟梦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停止了下來:“今天要去段家.我要给自己的男人挣足面子.”

话音落下.戚烟梦就从**跳了下來.拿起行李箱可开始寻找起自己最为满意的衣服了.

而段枫则是已经走进了卫生间.可是洗刷了起來.

等段枫洗刷好的时候.戚烟梦依然沒有从卧室中走出來.这让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女人穿衣服不是一般的慢啊.

无奈之下.段枫只好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起來.

段枫的香烟抽完后.戚烟梦依然沒有从卧室中走了出來.段枫又等了十几分钟后.卧室的门才缓缓的被打开.

听到开门声之后.段枫的眼神瞬间扫向了卧室的门口.在看到戚烟梦之后.段枫的眼眸之中立刻露出了一道惊艳的目光.

是的.就是惊艳.

此刻的戚烟梦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脚下是一双红色的细高跟.红色的连衣裙领口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胸前的沟壑似露非露.

那双美腿被肉丝袜给包裹着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

而且戚烟梦头发盘成了一个时尚而高贵的造型;粉红色的嘴唇勾人眼神.那双迷人秋眸如同会放电一般.充满了诱惑.

此刻的戚烟梦打扮的不妖娆.不媚俗.淡淡的高傲中却透着一丝叫人想要征服的诱惑.虽然和戚烟梦发生了很多次关系.但是这一刻.段枫依然想要在和戚烟梦发生一次关系.将她再次的征服.

戚烟梦看着段枫双眸之中的绿光.脸上露出了一道得意的笑容.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而且也达到了.正好合适.

“梦梦.你这……”

“不能够弱了你的面子.咱输人不输面.”戚烟梦轻声说道:“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然后就去段家.”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的内心瞬间被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所包裹.立刻站起身:“好.我们今天输人不输面.”

戚烟梦和段枫直接向着餐厅而去.

虽然要去段家.但是也要吃过饭才去.不然起了冲突.要是骂架或者打架也要有力气才行啊.

这一次进入餐厅.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的落在了戚烟梦的身上.

男人们望向戚烟梦的眸子里闪烁着惊艳和欲望的光芒.而女人们则是一脸羡慕嫉妒恨.

对于这些人的目光.戚烟梦沒有丝毫的在意.直接和段枫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就坐了下來.然后点了早餐.

在男人的惊艳和充满欲望以及女人一脸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下.段枫和戚烟梦不急不躁的吃起了早餐.而且两人还有说有笑.

丝毫沒有因为去段家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尽人意的事情放在心上.两人如同往常一样.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吃完早餐.便直接离开了餐厅.

就在段枫和戚烟梦向着楼下走去的时候.长孙俊卿开着戚烟梦的保时捷已经來到了楼下的停车场.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了出來.

长孙俊卿的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道让无数女人为之晕眩的笑意.

带着笑意.长孙俊卿向着酒店之中走去.刚走进酒店.段枫就和戚烟梦就从电梯内走了下來.

此刻的戚烟梦打扮的异常迷人.基本上所有人在看到戚烟梦之后.眼神都会忍不住的停留在她身上.所以长孙俊卿只是一瞬间就看到了段枫和戚烟梦.

当长孙俊卿在看到戚烟梦之后.他的眸子之中也出现了一道惊艳之色.但却沒有任何的欲望.他心中比任何人都清楚.情花虽美.但是剧毒无比.

同时.长孙俊卿也明白了为什么段云阳会看上戚烟梦了.就是不知道昨天晚上……

想到这里之后.长孙俊卿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但是这道笑意一闪而逝.快步的向着戚烟梦和段枫走了过去.

“段少.戚小姐.你们这是……”

“去段家办点事情.”段枫轻声说道.不过眸子之中却闪过一道寒意.

“去段家.”长孙俊卿一怔:“去段家做什么.难道说昨天戚小姐在西餐厅门口被绑架和段家有关系.”

段枫在听到长孙俊卿的话后.心中立刻冷笑一声:“俊卿的消息真是灵通啊.”

“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今天早晨就传开了.我这还是卢俊臣通知的呢.”

“传播这么快啊.”

“段少.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什么信息基本上都是透明的.传出去也不足为奇.”

“也对.”段枫点了点头.

“对了.戚小姐怎么样.沒事吧.”

“沒事.谢谢关心.”戚烟梦温温一笑道.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长孙俊卿长舒了一口气:“段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咱们是朋友.嫂子被人绑架的事情你也不通知我一声.别的忙我帮不上你.找人我可是能够帮上忙得.”

“昨天我是打算找你帮忙的.毕竟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但是一看时间那么晚了.我也沒好意思打扰你.”

“段少.这可是你的不对了.既然我们是朋友.你和我客气什么.”长孙俊卿一脸不悦的说道:“下次在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我也好出一份力.不然要朋友干嘛.”

“行.下次要是有什么突发事情.无论在晚我都通知你.”段枫轻笑道:“若是你和女人滚床单的时候.不会一个电话把你给吓痿了吧.”

长孙俊卿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笑了起來:“段少您可真会开玩笑啊.”

“对了.你來这里找我有事情吗.”

“车修好了.我來给你送车的.”说着长孙俊卿将保时捷的车钥匙递给了段枫.

“谢了.”段枫直接将车钥匙给接了过來:“正好我要去段家.这下可以了.”

“段少.难道昨天的事情真的是……”

段枫点了点头:“不错.昨天让段云阳跑了.今天我看他往那跑.”

“段少.段家家大势大.您一个人恐怕……”长孙俊卿咬牙道:“罢了.谁让我和段少是朋友呢.今天无论刀山还是油锅.我陪段少您走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