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32章 层层拦截

第七百三十二章 层层拦截

街道上的杀戮并未能影响到段枫一分,他依然开着车,向着段家而去,速度虽然不快,但是也不慢,如果遇到有人阻拦,段枫则是毫不犹豫的猛踩油门向着前方撞去,

在猴子和幽冥等人的带领下,他们就犹如死神一般,不停的收割者对方的生命,鲜血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染红了地面,甚至连保时捷的车身都已经被染红了鲜血,但是段枫并沒有因此而停下來,

他依然开着车向着段家驶去,

仿佛这里的杀戮和他沒有任何关系一般,

终于段枫驱车來到了段家的门口,将车给停放好,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來,

而在同一时刻戚烟梦也从车内走了下來,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顿时让她浑身上下冷汗直冒,脸色也变得苍白了起來,

只见街道的不远处早已经血流成河,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那里,犹如乱葬岗一般,

“别看了,”段枫看着戚烟梦说道:“他们能够解决,”

戚烟梦慢慢的回过头,一脸不忍的看着段枫说道:“段枫真的要如此残忍吗,”

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这些人都必须要杀,不然死得就是我们,”

“段家为什么不管不问,这里可是他们的地方啊,”

段枫冷笑了一声:“他们当然不会管不会问,他们想要看看我段枫到底有几斤几两,无论今天死再多的人,段家的人都不会过问,”

在豪门的眼中,有时候生命就如同草芥一般,完全的可以忽视,不做理会,就比如说现在,

此刻段家大堂之中,

段老爷子坐在首位,双眸紧闭,仿佛睡着了一般,

而在段老爷子的身旁则是坐着如今段家第二代和第三代所有人,毕竟今天段枫要來段家,他们全部都被段老爷子给召了回來,本來以为段老爷子要说些什么,可是谁知道从他们回來之后,段老爷子就一句话也沒有说,始终双眸紧闭,

整个大堂之中充满了压抑,而且静到了极点,

在段家,段老爷子具有无上的威压,如果他不开口,其他人则更是不敢开口,

段云阳终于忍不住了,看着段老爷子道:“爷爷,您真的对于外面的事情不管不问,”

段云阳虽然昨天被段枫给打了一顿,但是就像段枫所说的那样,他将力量把握的很好,段云阳并沒有什么危险,只是皮外伤而已,

段云阳的话音刚刚落下,段老爷子那紧闭的双眸立刻睁开了,但是表情冷到了极点,而且嘴角之上还有几分的不屑,

“不问,”

“可是段枫……”

“他会走进來的,而且毫发无伤的走进來,如果他走不进來,那他就不配做莫宁的儿子,”

听到莫宁两字之后,所有人的脸色立刻暗淡了下來,

当然段莫宁被誉为段家能够再次支撑百年的希望,可是却因为一个女人而毁了,而且还使得段家元气大伤,最终他还葬送了自己的生命,

有人为此惋惜,当然也有人沾沾自喜,

在大家族之中,争斗是不可避免的,阴谋诡计,勾心斗角,笑里藏刀这些都会在大家族之中上演,

可以说一个大家族就是一个江湖的缩影,是一个社**暗面的缩影,

段云阳顿时无言以对,他知道段老爷子当年将段莫宁看的很重,不然也不会拼着让段家元气大伤而救段莫宁了;可是现如今段老爷子竟然又将段枫和段莫宁摆到了同一种高度之上,这让段云阳心中不仅有些难受,还让他无话可说,

段云阳沉默,并不代表所有人都沉默,

“爸,您不会真让段枫回來吧,”段炎国看着段老爷子忍不住的问道,

段炎国看起來五十多岁的样子,有些秃顶,浑身上下流露着一种久居上位者的气息,

“为什么不让他回來,”段老爷子淡淡的说道,

“爸,他若是回來,当年那些家族会同意吧,毕竟他是……”

“闭嘴,”还沒有等段炎国把话说完,就被段老爷子给打断道:“这是段家的家事,他们难道也要插手吗,”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段老爷子再次打断道:“就算他们要插手又能够如何,当年我能够保莫宁不死,今天我就能够保住自己的孙儿,”

段老爷子的声音非常坚定,而且那双眸子之中也露出了一道精光,

这道精光让段炎国心中猛然颤抖了一下,仿佛自己内心之中的秘密被段老爷子给看穿了一般,

“炎国,还有其他人,今天我告诉你们,段枫是莫宁的儿子,身上流着段家的血,他就是段家的人,明白吗,”

听到段老爷子这么一说,所有人再次的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段老爷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如果段枫能够走进段家,那么他就认段枫这个孙子,如果走不进來,那就另说,

现在他们只期待段枫千万不要走进段家,

可惜,让他们失望了,段枫已经到了段家的正门前,

台阶前,两尊威风凛凛的石狮子怒目分立左右,大门朱漆刷就,上面镶嵌着四十九根锃亮的黄铜钉,门分两扇,吊着两个古老泛着几许锈迹的门环,正门上方,高高悬着一块黑底金字的牌匾,上书“段府”二字,其笔锋龙蛇飞舞,苍劲有力,

段枫看着上面的段府两字,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手心之中也慢慢的出现了冷汗,

今天他终于走到了段家的门口,而且此刻段家的大门大开,他只要稍微迈出一步,就能够走进段家了,到时候就可以为父证名了,

而戚烟梦的内心之中则是出现了担忧之色,她怕段枫进去之后,会像丧家犬一样被人给赶出來,那种屈辱,直接能够要人的命,

慢慢的戚烟梦伸出手,挽住了段枫的胳膊,

段枫慢慢的扭头看了一眼戚烟梦,而戚烟梦则是对着段枫微微一笑,

这个笑容仿佛在告诉段枫,无论是刀山火海,我都陪你走一遭,

段枫似乎读懂了戚烟梦这个笑容的含义,立刻呲牙一笑,抬起脚步,就向着段家而去,

就当段枫刚刚跨出一步,一道呼啸之声,立刻从背后传來过來,

瞬间段枫身上的汗毛立刻根根竖起,一股死亡的危险直接笼罩全身,

段枫急忙松开戚烟梦,迅速转身,右拳紧握,猛然向后挥出,

“砰,”

一道闷响声立刻响起,可是下一刻,一道骨骼的碎裂声,在瞬间响起,

段枫这一拳直接运用碎心拳,而且沒有任何的保留,强大的三道力量直接将对方给震飞出去了不说,就连手骨也被段枫给震碎了,鲜血狂飙不已,

一拳,段枫就废了这个人的一只手,让他的战斗力大打折扣,

段枫冷冷的扫了一眼这个在背后偷袭的人,眸子之中射出了一道刺骨的寒意,

“想死,不要着急,我的兄弟们等下就会收拾你,”

话音落下,段枫就直接转过身,向着段家走了进去,看到这一幕之后,这个男人的脸色微微一变,眸子之中露出了一道挣扎的神色,

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刚刚段枫这一拳就说明了,段枫要杀他易如反掌,

现在他再犹豫自己还要不要阻拦段枫,如果阻拦会被段枫给打死,如果不阻拦看着段枫走进段家,就算他不被别人杀死,等事情结束之后,他也沒有什么好果子吃,

男人狠狠的咬了一下牙,立刻做出了决定,整个人就地一蹬,直接向着段枫蹿了过去,

恐怕的速度带起了一阵的破空声,

段枫的一只脚刚刚踏进段家,就感受到背后的冷风,不得不把刚刚踏进去的脚给退了出來,急忙一个侧踹,

“嗖,”

段枫这一退,又急又快,犹如闪电一般,

而此刻对段枫偷袭男人的腿也踢了过來,

“砰,”

两腿相撞,发出一身的闷响,

这个男人立刻感觉自己的腿像是踢在了钢板之上,一股钻心的疼痛瞬间游走全身,让他的脸色顿时大变,

男人后退了数步,慢慢的稳住了身影,但是右腿却根本不受控制的打起了颤,

段枫的嘴角露出了一道嗜血的笑意:“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话音落下,段枫动了,他知道只要自己不杀了这个人,他还是会阻拦自己走进段家的,

所以他要杀了这个男人,

男人在看到段枫动之后,瞳孔顿时收缩到了一起,脸上也露出了一道恐惧之色,他只能够看到一道残影闪过,

就在这个男人惊魂未定的时候,段枫已经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右手化爪,直接向着这个男人的喉咙抓去,

还沒有等段枫的右爪到他面前,凌厉的爪风已经袭來,使得这个男人浑身上下狂震不已,条件反射般的身体向后微微一仰,

段枫仿佛早就料到了对方会选择这样躲闪一般,右腿对着这个男人的裆部闪电般的踢出,

“嗖,”

右爪和这个男人的脸庞擦肩而过,这让他心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刻,下体一阵冷意袭來,让他脸色巨变,还沒有等他做出任何的反应段枫的右腿已经狠狠的踢在了这个男人的裆部,

“砰,”

一声闷响传來,顿时这个男人的裆部被鲜血染红,

“啊,”

这个男人立刻发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从今天起华夏又多了一名太监,只不过这个太监未必能够活下來,

(PS:各位兄弟姐妹们,腊八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