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36章 将段家给拆了

第七百三十六章 将段家给拆了

下一刻.一个美得冒泡的女人出现在了大堂之中.

女人穿着一件白色衫.下身是一条连膝盖都无法遮盖的百褶裙.脚下是粉红色的细高跟.那双笔直而又修长的美腿被黑丝袜所包裹着.

那张精致的脸蛋异常的冰冷.勾人的丹凤半眯着.目光在段家所有人的身上都缓缓的扫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原本有些压抑的大堂里充满了肃杀的气息.

女人嘴唇上那抹微红.非但沒有勾起其他人的欲望.反而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们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个女人眸子之中所散发出來的寒意.是那么的刺骨.

而且在这个女人的身后还站着一个老人.老人一脸轻视的看着段家所有人.仿佛在他的眼中.满堂之中沒有人能够被他放进眼中一般.包括坐在首位之上的段老爷子.

“你是谁.”

“屈玲珑.”屈玲珑缓缓的开口说道:“不请自來.希望段家不要见怪.”

说着屈玲珑就向着段枫和戚烟梦走了过去.

“你们两个沒事吧.”屈玲珑看着段枫和戚烟梦一脸紧张的说道.

“沒事.”段枫轻轻一笑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鲲鹏看着屈玲珑说道:“难道屈小姐今天也是來凑热闹的不成.”

屈玲珑淡淡的扫了一眼段鲲鹏.缓缓的说道:“你是希望我來看热闹呢.还是希望我不是來看热闹呢.”

段鲲鹏冷汗一声:“如果你是來看热闹的.请你站到一旁.如果不是也请你站到一旁.这是段家的家事.你……”

“既然是段家的家事.那我更应该参与了.”屈玲珑似笑非笑的说道:“我可是他的女人.以后也是段家的人.”

说着屈玲珑伸出手搭在了段枫的肩膀之上.对着段枫抛了一个媚眼.一脸含春的看着段枫:“虽然我是他的女人.但却上不得台面.平常我不出现也就算了.如今我的男人遇到了危险.我要是在不出现.可就未免有些不厚道了.”

戚烟梦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一怔.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了起來.但是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瞬间就恢复了过來.

段家众人在听到屈玲珑这么一说.一个个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每个人过來.都有他们的理由.而且每一个理由都让他们无法反驳.

“不过段家的人可是有些不厚道啊.外面已经杀的血流成河了.都沒有人过问一下.幸亏段枫和我早有准备.不然的话可能都无法走进來了.”屈玲珑冷嘲热讽道:“看來在大家族之中.人命如草芥.果然不假.哪怕是自己家的人.也能够忍心看着他死.”

段家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一个个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外面发生什么他们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有杀戮.但是沒有想到会血流成河.

段定康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说道:“屈小姐.那些人不是段家的.我们沒有能力命令他们的.”

“或许吧.但是他们都已经成为了一具死尸.”屈玲珑那双丹凤眼之中的冷意变得更加旺盛了起來.

就在屈玲珑一个人唱独角戏的时候.长孙俊卿突然从门口走了进來.

在感到段云阳之后.长孙俊卿的眸子之中露出了一道异色.但是很快就被掩饰了下去.不过这一幕并沒有逃过段枫的眼睛.他将长孙俊卿的变化完全的看在了眼中.

“长孙俊卿.你來做什么呢.”段鲲鹏立刻怒道.

现在段家的大堂马上就要成为闹市场了.人越來越多.

“段二伯.我是來找段少的.”长孙俊卿温和的一笑.然后走向了段枫.一副心有余悸的说道:“段少.你和戚小姐沒事就好.”

“你是不知道外面那个尸体和鲜血.让人毛骨悚然.”

“那你是怎么进來的.”

“碾压着尸体开车过來的.我的车轮估计都成红色了.那场面简直就是人间炼狱啊.”长孙俊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

段枫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长孙俊卿:“你不该來啊.”

“段少.您又说见外的话了.咱们可是朋友.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长孙俊卿一脸认真的说道.

段枫沒有说什么.但是心中却是一阵的冷笑.

“长孙俊卿.你是來帮助他的.”

“段二伯.我和段少是朋友.当然是來帮他的.不过我只站在我的立场.和长孙家沒有任何关系.所以您要怪就怪我一个人好了.千万不要连累其他人.不然我可就是长孙家的罪人了.”长孙俊卿轻声说道.直接将长孙家给撇到了一旁.

只不过长孙俊卿心中却是冷笑不已.他知道现在已经有不少家族的人都在向着段家赶來.其中就包括花家的人.

到时候场面就会特别的热闹.

而且看现在这情况.好像冲突已经开始了.只是长孙俊卿沒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多人.

段鲲鹏的眉梢微微一挑.怒道:“长孙俊卿.你也太看的起你自己了吧.你们长孙家算是什么东西.我岂会放在眼中.”

话音落下.段鲲鹏再次的冷声道:“不过我奉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惹火烧身.”

长孙俊卿在听到段鲲鹏的话后.脸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心中也生出一了一股怒火.但是却被他强忍着沒有发作出來.他知道自己和段鲲鹏硬碰.只不过是拿鸡蛋碰石头.自寻死路.

皇甫哲一脸玩味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他感觉现在很有意思.人越來越多.越來越热闹了起來.而且每一个人都是唱着不同的戏.

只是不知道后面还会有什么戏.一时间皇甫哲越來越期待了起來.

长孙俊卿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段鲲鹏道:“多谢段二爷的提醒.长孙俊卿心中有数.不劳您老人家操心.”

长孙俊卿直接将对端鲲鹏的称呼也改变了.其中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段鲲鹏的脸色立刻阴沉到了极点.他沒有想到一个区区长孙家的长孙俊卿竟然都敢和他争锋相对.

“如果你们要说别的事情.我不问.但是现在众位欠我的说法.是不是应该给了.”段枫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段枫说话.四周立刻陷入道了沉寂之中.每一个人的脸色也再次变得难看了起來.

让段莫宁进段家祖坟.他们无话可说.毕竟段莫宁本身就是段家的人.死后理应进段家祖坟.他们无话可说.但是薛舞绝.却不能.要知道薛舞绝可是江南的一代歌妓而已.而且还是人尽皆知的歌妓.如果让她也进入段家的祖坟.绝对是奇耻大辱.让段家蒙羞.

所以他们不愿意.哪怕是段定康兄妹三人心中也微微有些不乐意.

在大家族和豪门之后.脸面他们看的比什么都重要.

看着所有人沉默.段枫再次开口说道:“如果沒有人说话.我可就当做你们默认了.”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身为段家长子的段炎国立刻开口说话:“不行.你……”

“你是不是感觉现在脸上不疼了.”段枫的双眸立刻眯了起來.一道杀意再次的从段枫那眯起的双眸之中射出.

感受到段枫眸子之中的杀意后.段炎国将到嘴边的话给再次的咽回到了肚子里面.一脸恨意的看着的段枫.

那模样恨不得立刻将段枫给碎尸万段一样.

“段枫……”

“段鲲鹏.你是不是感觉我沒有抽你.你的皮痒.”段枫那冰冷的目光立刻落在了段鲲鹏的身上.

段鲲鹏浑身上下立刻打了一个冷颤.段枫只是赤果果的威胁.赤果果的打脸.虽然这一巴掌不响.但是却生疼无比.

长孙俊卿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立刻窃喜不已.果然是起冲突了.而且这冲突还不低.

不过长孙俊卿却希望.再來一次全面的冲突.那样就更爽了.

段鲲鹏重重的喘息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沒有人知道他的内心之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段梦洁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段枫.无论这么说他都是你二伯.你要是在动手可就真的是忤逆了.”

“忤逆.”段枫冷笑一声:“今天我就忤逆了.段家能够耐我何.”

话音落下.段枫浑身上下立刻散发出一股滔天的气势.这一刻的段枫犹如天神下凡一般.让人心生臣服膜拜之心.这一刻的段枫就犹如古代的帝王.君临天下.浑身上下流露这一种舍我其谁.傲视天下英豪的霸气.

狂.

这一刻的段枫狂妄到了极点.狂妄到了骨子之中.他沒有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段家所有人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心中陡然一沉.段枫凭什么这么狂.难道他还有什么底牌吗.

“今天无论是谁.只要敢阻我.就不要怪我段枫不讲任何情面.”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冷声喝道:“少给我扯什么大逆不道.以下犯上.我只知道.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人一丈.而且我活这么大.可曾碰过段家一丝一毫的东西.吃过段家一粒米.喝过段家一杯茶.你们沒资格说我大逆不道.”

“段枫……”

“够了.虽然你是我父亲的姐姐.但是不代表你有资格命令我.”段枫丝毫不买账的说道.

话音落下.段枫不给段梦洁开口的机会.立刻看着坐在堂前的段老爷子道:“段老.今天段枫只问你.这个说法给不给我.如果给.我就认你这个爷爷.如果不给.今天我就将段家给拆了.”

段枫的双眸如同利剑一般.直射段老爷子.其中威胁的意思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