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49章 戚天寒来了

第七百四十九章 戚天寒来了

黄昏时分,夕阳渐渐落下了山头,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也开始纷纷下班。。: 。

而此刻把整个江南搅的风云变‘色’的段枫躲在了酒吧之中喝起了酒。

由于时间尚早,DJ播放着轻音乐,穿着‘露’腰白‘色’小衬衣、超短裙的水灵妹纸穿梭在酒吧里,为客人们服务着。

如果是在平常恐怕很多客人都会忍不住想要对酒吧之中这些妹纸揩油,但是此刻没有一个人对这些妹纸揩油,他们一个个都看向了段枫,更为准确的说是段枫身边的‘女’人——屈玲珑!

屈玲珑一头飘逸的长发,脸上画着淡妆,白皙的肌肤和倾城的面貌令她在长相一项上面,就远胜那些‘精’心化妆打扮的酒吧之中的妹纸!

而且她浑身上下还散发这一种对男人具有致命‘诱’‘惑’的妩媚气息。

身上那白‘色’衫的领口微微打开,令她那白皙的脖颈、‘性’感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当中,那深深的沟壑在灯光的闪烁下,勾人眼神!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走过去搭讪,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敢,因为屈玲珑和段枫的面前摆放着三瓶价格不菲的拉菲,以及数瓶伏特加和皇家礼炮!

而且屈玲珑的手腕上还带着一个手镯,只要稍微有点眼力的人,就能够看得出来,屈玲珑手腕上的手镯至少价值百万!

这样的人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搭讪的起的。

只不过此刻的屈玲珑的脸上挂着一丝的忧愁,她就这样坐在段枫的身边看着段枫喝酒。

曾经在京城的时候,是段枫坐在屈玲珑的面前,看着屈玲珑喝酒,可是谁知造物‘弄’人,今天屈玲珑看着段枫喝酒。

“段枫,你不用担心,等梦梦冷静下来就好了!”屈玲珑忍不住的出演安慰道。

“冷静?”段枫苦笑了一声:“她怎么可能冷静,死得是他哥哥啊!”

屈玲珑张了张嘴还想在说什么,但是最终忍住了。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起来,不过手中的酒却没有放下,而是‘抽’了一口香烟之后,立刻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这一刻的段枫喝的好像不是酒,而是水一般!

屈玲珑看了一眼段枫手中的伏特加,已经被段枫喝了一半,眉头顿时微微的皱了起来。

“段枫,我想纪含香她们一定会给梦梦讲通的!”

段枫立刻摇摇头:“可能吗?要知道是我隐瞒在先,是我不对,可是我也想要告诉梦梦,但是我不敢啊,我真的不敢!”

段枫一脸痛苦的看着屈玲珑!

“我怕我说出来,她接受不了。”段枫一边‘抽’着香烟,一边说道,此刻的段枫眼眶已经微微有些泛红:“而且戚鹏的确是因为我而死的,当时娶梦梦的时候,我的确也是因为愧疚,可是现在那份愧疚真的已经变成爱了,可是她会相信我吗?”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响起了戚烟梦的话;感情,不能敷衍;人心,不能玩‘弄’;缘分,不能挥霍。

从这句话之中,段枫知道戚烟梦的心是真的被伤透了。

说着段枫掐灭了烟头,然后拿起面前的伏特加,猛的灌了一大口。

只是这一次流进嘴里的不只是酒,其中还有泪水!

这一刻,有着钢铁意志一般的男人,一边喝着酒,一边留着眼泪,他的心痛到了极点,可是却无处诉说。

将剩下的伏特加给喝完之后,段枫的脸庞微微有些泛红了起来,而且眼圈也红了一圈。

段枫没有去擦脸上的泪水,而是颤抖着身子,看着屈玲珑说道:“你不知道我和戚鹏的感情,你不知道我们之间情义,你……”

“段枫,虽然我不知道,但是我能够感受到,你们是铁兄弟,可以彼此为彼此放弃生命的铁兄弟!”屈玲珑打断段枫的话说道。

“可是你不知道,那次死得人应该是我,是我,他们是针对我的,而不是戚鹏,戚鹏为我挡住了那颗要命的子弹!”段枫几乎是用尽了身上的所有力量来讲这句话给吼出来的。

“你知道不知道,当时我宁愿死得是我,不是他!”

“我知道!”屈玲珑急忙点头道:“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换成你是戚鹏的话,你也会如此,你也会挡下那颗子弹的!”

这一刻的屈玲珑心中隐隐约约有些作痛,这个男人的身上背负了太多,背负了太多的压力,遭遇了同龄人所没有的遭遇,他的命运多舛。

“他为什么要替我挡下那颗子弹,我一个人已经无父无母,可是他不同,他有父母,有妹妹,有家,甚至还有一个‘女’朋友……”段枫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屈玲珑陷入到了沉默之中,这一刻的他,不知道应该在说些什么。

“戚鹏,你个‘混’蛋,你个王八蛋,现在你满意了,你高兴了,梦梦知道了你是为我死得,你高兴了吧,你开心了吧?”段枫仿佛陷入到了癫狂状态一般,拿起旁边的酒,立刻打开一瓶,犹如牛嚼牡丹一样,大口的喝了起来。

“段枫,你别喝了,别喝了!”屈玲珑终于忍不住的想要去夺段枫手中的酒!

“别管我!”段枫狠狠的瞪了一眼屈玲珑。

“段枫,你想开一点,现在要做的是你怎么让梦梦原谅你,而不是在这里喝闷酒!”屈玲珑看着段枫重重的说道:“你自己坐在这里喝酒有什么用,能够让梦梦原谅你吗?”

“原谅?”段枫自嘲的笑了起来:“怎么原谅,你告诉我,让我用什么理由让梦梦原谅我,难道让我说,如果换成我是戚鹏,我也会挡下那颗子弹吗?”

屈玲珑看着一脸伤心‘欲’绝的段枫,心中也是难受到了极点,她恨不得替段枫承受这些!

“段枫,不要再喝了成吗?”屈玲珑一脸祈求的看着段枫说道。

段枫没有理会屈玲珑,而是再次的喝了起来,犹如酒鬼一般。

这一刻的段枫就如同一头受伤的孤狼一般,一个人‘舔’着自己身上的伤口,他不需要任何人来治疗,他将任何人都拒绝在了心‘门’之外!

这一刻的屈玲珑非常渴望想要走进段枫的内心世界看看,他到底背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他到底都经历了一些什么,那双眸子这一刻仿佛看透了世间所有的爱恨情仇。

屈玲珑的心中很痛,她很想问问段枫他的过去,问问他的故事,可是却又怕深深的刺‘激’到段枫。

段枫慢慢的将酒瓶给放在了桌子上面,然后开口说道:“玲珑你知道吗,七杀佣兵团,就是戚鹏死后才组建起来的,那个时候,我‘迷’茫了,我无助了,或者说我的心已经死了,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那个时候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杀人,只有杀人我才能够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我不知道我已经杀了多少人,但是我知道,我的双手早已经被鲜血染红,充满罪恶,曾经我认为自己配不上戚烟梦,毕竟她就像是天山上的雪莲,而我就是那又脏又臭的污水,生怕玷污了她,可是感情这种东西,根本不受控制!”

“我曾经想过不要碰梦梦,我只保护她就可以了,可是后来我爱上了她,我……”段枫没有再说下去,而是直接拿起桌子上的酒,再次猛的灌了一口!

“可是现在呢,梦梦知道了戚鹏的事情,她知道了,你说她还会在爱我吗?”段枫说着两行清泪再次的流了下来!

段枫的心很痛,真的很痛,他想要用酒来麻醉自己,可是却发现麻醉的只是神经,而麻醉不了自己的心!

屈玲珑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的靠近了段枫,将段枫给抱在了怀中,轻声道:“会,梦梦一定还会爱你,她不会离开你的,一定不会离开你的!”

同时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并不是只有男人看不得‘女’人掉眼泪,‘女’人更看不得男人落泪!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虽然酒吧的DJ音乐在放着,但是段枫的手机却在口袋之中,所以他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

段枫没有挣脱屈玲珑的怀抱,而是这样从口袋中拿出手机,当段枫看到来电显示之后,瞳孔立刻收缩到了起来,直接从屈玲珑的怀中挣脱开来,身上也在也没有任何的醉意。

“谁打来的?”屈玲珑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问道。

“我爸!”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纪含香可能告诉他了今天的事情!”

“那你快接电话啊!”

段枫没有接,而是看着屈玲珑道:“走,我们出去!”

屈玲珑立刻明白了过来,段枫为什么现在不接电话,酒吧的环境太过嘈杂,在这里接电话,根本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

结完帐之后,段枫和屈玲珑走出了酒吧!

但是手机却依然不停的震动着!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立刻接通了电话!

“爸……”

“段枫,你现在在哪?”戚天寒立刻开口问道,声音有些凝重。

“我……”

“好了,别说了,我已经到江南了,等见面再说,老子在过一会就到酒店了!”戚天寒立刻开口说道。

“爸,您说您来江南了?”

“你认为呢?”戚天寒有些怒气道:“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竟然都不告诉我,要不是纪含香通知我,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爸?”

“爸,对不起,我……”

“行了,先把这次的事情解决再说吧!”戚天寒重重的说道:“你少给老子想着离婚,我告诉你,我戚天寒的外孙身上必须要留着你段枫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