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51章 为爱而跪

第七百五十一章 为爱而跪

这一刻戚烟梦的脸上已经布满了泪痕,而且眼眶中的泪水,依然犹如断线的珠子一般,不停的滑落而下!

“你哥哥死后,段枫比任何人都要内疚,只是他从来不把自己的苦展现在脸上而已,你所看到的他,只是伪装着的他,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带着这张虚伪的面具,从来没有撕掉过,你每天上班带着冰冷的面具,都感觉很累,你知道枫儿每天每天都带着这份虚伪的面具有多累,多痛吗?”

“在你哥哥死后,枫儿就如同一匹受伤的孤狼一般,游荡在世界的每一个阴暗角落中,每一天每一夜都是在生与死中度过,其中的危险,根本是你无法想象的!”

“如果不是因为你哥哥,你以为你能够得到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吗?你能够得到这样一个义薄云天的男人吗?”戚天寒的呼吸慢慢的变得平静了下来,但是此刻那那双手却不停的在颤抖着。

“段枫没有任何的兄弟姐妹,他一直把戚鹏当做了自己的亲哥哥,可是戚鹏却为他挡下了那颗子弹,你知道不知道他当时内心的痛苦!”

“爸,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戚烟梦的使劲摇头说道,这一刻她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是离谱,她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让段枫滚,她不应该那么残忍。

“为什么不说,你不是什么都想知道吗,今天老子全部都告诉你!”戚天寒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不少:“枫儿自从你哥哥死后就患上了一种怪病,这种病无药可医,无药可救,只要一旦发作,他就会迷失自己,就会丧失所有的理智,那个时候他就是一台只知道杀戮的机器,那个时候的他将会没有任何的感情!”

戚烟梦陷入到了深深的震惊之中,这一刻她想起了当时在人体潜能开发研究室的时候给段枫输入药剂,段枫陷入癫狂的模样,那个时候的段枫让戚烟梦感觉异常陌生,那个时候的段枫仿佛变了一个人,他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冰冷之意,他那双眸子之中没有任何的生机,他那双眸子之中的色彩已经不是人类能够所拥有的……

林忆如也是浑身一震,她想起了和段枫一起在酒吧的时候,段枫的疯狂,她想到了段枫当时的神色,一脸痛苦,一脸挣扎!

纪含香的脸色也微微有些变色,段枫竟然经历了这么多,她所不知道的事情,他的心中到底隐藏着多少的伤痛,他那颗本该充满活力的心脏,如今变得有多么沧桑……

宁若柳则是眼眶微微有些泛红,她是宁家的大小姐,她所知道的事情自然比较多些,可是如今再次听到戚天寒这么说,宁若柳的心中依然难受不堪。

张舒婷则是傻眼了,她根本不知道这些,她只知道段枫是段莫宁的儿子,是曾经国之利刃——火狐!

可是谁想到,他身上竟然背负了这么多,他活着肯定很累吧?

女人都爱有故事的男人,女人都爱沧桑的男人,没有任何女人例外。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和屈玲珑已经来到了酒店之中,两人没有任何直接向着楼上而来!

片刻之后,段枫和屈玲珑出现在了房间门口,段枫有房间的门卡,所以没有敲门,直接打开了门。

还没有走进房间之中,一股压抑的气氛,立刻扑来,让段枫心头猛然一沉!

迈着沉重的步伐向着房间中走了进来。

“爸……”段枫看了一眼泪流满面的戚烟梦,然后扭头看着戚天寒说道!

戚天寒在看到戚烟梦之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轻声问道:“没事吧?”

段枫轻轻的摇摇头,脸上挤出了一丝的笑意:“没事!”

“没事就好,这次是梦梦的错,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她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才会有些糊涂,你可千万不能够和她计较!”

“我不会的。”段枫立刻摇头道:“这本来就是我的错,是我隐瞒了梦梦,是我欺骗在先,而且戚鹏确实是因为我而死,这点也是事实,梦梦要是怪我,我没有任何的怨言,就算要杀我,为戚鹏报仇,我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话音落下,段枫噗通一声就跪到了戚烟梦的面前,这一跪,跪的非常干脆,这一跪,跪的没有任何犹豫,这一跪,他只求原谅……

“梦梦,如果你要是真的恨我,现在就可以杀了我为戚鹏报仇!”

“段枫,你他妈的给老子起来,谁让给她下跪了,她有什么资格让你下跪!”戚天寒在看到段枫跪在戚烟梦面前之后,嗖的一下站起身,一脸暴怒的吼道:“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谁让你给她下跪的,她算老几,她有什么资格能够受的起你这一跪!”

“爸,她有资格,她是我的老婆,她有资格让我跪!”段枫抬头看着戚天寒道:“这是我自愿的,爸,您就不要管了!”

“老子不管,老子凭什么不管,你给老子站起来!”说着戚天寒就去拉跪在地上的段枫:“戚烟梦,你……你今天非要把你老子给气死不可!”

戚天寒将段枫从地上拉起来之后,看着戚烟梦道:“你只说段枫害死了你哥哥,可是你知道不知道戚鹏做的是什么工作,今天老子告诉你!”

“他的工作非常特殊,属于国家秘密组织,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如果我不是戚鹏的老子,我也不会知道,国家竟然还有这样的部队!”

“这种部队里面的人,都是以一挡百的好手,放在古代就是大将军,是武将,你以为现在全世界都很和平吗?我告诉你,不是,如果和平,就你研究的那点东西,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想要争,想要抢夺,为的是什么?”

“那些阴暗面你根本不知道,你老子也当过兵,老子知道,段枫和戚鹏他们这些人,就是现在国家的武将,就是国之利刃!”

“他们身为武将,镇守边疆,远离家乡,投入沙场,退敌无数,或伤或亡,心无杂念,护我国帮!”戚天寒重重的喘息,双眸喷火的看着戚烟梦道:“如果没有枫儿,你以为鹏儿就不会死吗,我告诉你,军人战死沙场是使命,是荣誉,是骄傲,没死的是传奇,可你就是这样对待传奇的吗?”

“啊,你告诉老子,就是让你这样对待这些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敢拎着脑袋当尿壶去去拼命的英雄吗?”

在国家出现危难之时,总有一些人挺身而出,为国效力,这样的人,称为英雄。

无论是戚鹏还是段枫,他们都是这样的英雄,他们都有拎着脑袋当尿壶去去拼命的勇气和决心!

戚烟梦的双手紧张地攥在一起,低下了头,泪水滑过她的脸庞,滴落在地面上,发出吧嗒的声音:“我不应该相信外人的话,我错了,爸我错了!”

“对,你是错了,还是大错特错,他们一个个戎马一生断缠绵,可是得到过什么,世上有几个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世上有几个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们都是默默无闻,默默付出!”

“雁过还留声远,可是他们留下的只是鲜血和生命,以及青春,这就是他们戎马一生所得到的报答吗?”戚天寒无比愤怒的看着戚烟梦道:“你冤枉枫儿,还要让她滚,戚烟梦你真的能耐了,翅膀硬了,可以飞了,再也不用跟着老子屁股后面要吃要喝了,是吗?”

“爸,我真的错了,您不要生气了,您不要生气了!”戚烟梦哽咽的看着戚天寒道。

“你不是说枫儿害死了你哥哥吗,现在他就在你身边,你若是想要报仇,就杀了他,让我戚天寒背负一世骂名,让鹏儿九泉之下不得瞑目!”

“爸……”戚烟梦此刻已经泣不成声了,这一刻她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

“爸,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一切都过去了,您老消消气,您身体不好,千万不要气坏了身体。”这个时候段枫急忙出声道。

戚天寒看了一眼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枫儿,我是为你不甘啊,她凭什么让你滚?她有什么资格让你滚呢?”

“爸,我不会让段枫走了,我真不会让段枫走了!”戚烟梦说着直接扑进了段枫的怀中:“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应那么莽撞,我不应该那样对他!”

“段枫,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生气好吗……”戚烟梦哽咽的说道。

“傻女人,要说对不起,也是我对你说。”段枫轻轻捧起戚烟梦那被泪水染湿的脸庞:“再说了,戚鹏是你的哥哥,是你的至亲,你听到他身死的消息,心智大乱,失去思考的能力,实属人之常情,怪不得你,要怪就怪我,怪我没有提前告诉你,才会让你这样的……”

段枫轻轻的为戚烟梦擦拭脸颊上的泪痕,一脸深情的注视戚烟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