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53章 究竟谁是龙爷

第七百五十三章 究竟谁是龙爷

夜色如水,黑暗笼罩整个天空,只有那街边的霓虹灯闪烁着光芒,照耀着江南市这座美丽的城市!

江南市中心,一栋直插云霄的大厦依然灯火通明。

而且这座大厦的墙壁上也不听的闪烁着灯光,将墙壁照耀的五颜六色,显得格外的迷人。

这座大厦,可是说是江南市所有酒店之中最为豪华的,没有之一!

这里正是纪含香所居住的酒店,和宁若柳等女人分开后,纪含香就回来了这里,林忆如和屈玲珑关系不错,她们两个人走了,宁若柳很是自然的和张舒婷选择了在一起,毕竟这两位都是从京城来的千金小姐,所以只剩下了纪含香,不过纪含香也乐得清静,一个人回到酒店之后,立刻开了一瓶红酒。

不过纪含香才刚刚喝了一杯,第二杯刚刚倒满的时候,房间的门立刻就被敲响了!

纪含香看了一眼时间,然后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轻轻的打开房门之后,纪含香立刻开口说道:“我就知道你会过来找我的,进来吧!”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皇甫哲!

皇甫哲跟随纪含香走了进来,没有任何的客气,直接坐在了沙发上,而纪含香则是在一旁拿了一个高脚杯,放在了皇甫哲的面前:“来,喝一杯!”

说着纪含香给皇甫哲倒满了一杯红酒。

“纪含香,今天你为什么不出手,我们明明能够留下龙爷的!”皇甫哲没有任何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纪含香脸上露出了一道妩媚的笑意,没有说话,而是端起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说道:“你以为真的能够留下他们吗?”

“怎么可能不能,难道你挡不住那个神话巅峰境界的金色面具男人吗?”

“神话巅峰境界?”纪含香脸上露出了一道嘲讽的笑意:“我戴上薄如蝉翼,能够轻而易举的拦住神话巅峰境界的高手,甚至很有可能杀死他,但是谁告诉的你,他是神话巅峰的高手?”

“赫连千叶!”

“如果是神话巅峰境界,那他为什么不率先出手呢?”纪含香冷笑一声。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皇甫哲顿时一怔,是啊,如果是神话巅峰,赫连千叶为什么不出手呢,他要是出手绝对能够重创对方,到时候他和段枫联手绝对能够将身受重伤的龙爷给杀掉!

“我告诉你吧,赫连千叶没有十足的把握。”纪含香淡淡的说道:“他身上流露的是神话巅峰境界气息,但是却给我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可以说是死亡的气息,这种感觉你也有吧?”

听到纪含香这么一说,皇甫哲浑身上下猛然一颤!

他确实有这种感觉,那股气息,确实有种让他一脚踏进阎王殿的感觉。

“你是说赫连千叶在骗我?”

“不能说是骗,而是保守估计那个人的实力。”纪含香立刻说道:“如果你不是一心要杀龙爷的话,也能够擦觉到,不过很可惜,当时你只想着怎么取龙爷的命了,却忽略了这点!”

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确实比男人细腻!

皇甫哲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如果说是保守估计,那么这个后面出现的男人到底会是什么样的实力呢?

事实上赫连千叶确实是保守估计,因为没有交手,他也拿捏不住对方的实力,但是对方也给他带来了一个强烈的压抑气息,所以才使得赫连千叶当时没有敢妄动!

“那你说他是什么实力?”

“不知道!”纪含香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说道:“我只知道,我和他交手可能会死!”

皇甫哲陷入了沉默,纪含香什么实力,他不清楚,但是他知道,若是纪含香玩命,他皇甫哲只要跑的份,他打不过拼命的纪含香,可是纪含香却说和那个人交手可能会死,他到底有多强。

“皇甫哲,我发现现在我们好像走进了一个误区!”

“误区?”

“对!”纪含香重重的点了点头:“谁是龙爷,我们都没有见过,而且龙爷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的总称我们也不知道,那个说他是龙爷,如果后面出现的这个男人也说自己是龙爷呢?”

听到纪含香的分析后,皇甫哲眸子之中立刻露出了一道震惊之色!

是的,龙爷是谁,他们都没有见过,而且龙爷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都在用这一个名字他们也不知道,更何况后面出现的这个男人这么强大,难道他不会是龙爷吗?

一时间,皇甫哲感觉自己好像陷入到了一团迷雾之中,无论怎么转,怎么跑都是迷雾!

“难道你没有发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完全是平等的对话,如果那个男人是龙爷的下属,你认为应该是那样对话吗?”纪含香端起红酒再次喝了一口。

这次龙爷的出现,可以说迷雾重重,而且还不知道龙爷到底是谁,或者说是几个人还是一个人,如果是一个人那么谁才是真正的龙爷,假的龙爷到底又有多少呢?

“你可别告诉我他们之间会有兄弟情义,就像小非和你一样,可以无拘无束的对待彼此。”

皇甫哲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因为纪含香此刻分析的头头是道!

“先搞清楚龙爷是谁再说吧,现在贸然暴露出过多的实力,只会让对方更加小心,下次想要杀他们,可就不简单了,而且我估计最近一段时间,无论是你还是段枫都不可能找到他们,他们也不会出现!”

“你肯定!”

“这是我的直觉!”纪含香一脸轻笑道:“女人的直觉可是非常准的。”

“好吧,或许你说的很准。”皇甫哲端起面前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看来我回京城还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我手中关于龙爷信息的情报才行啊!”

纪含香直接打了一个响指:“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而且我想你应该查查京城都有谁是龙爷的人,能抓得抓,能杀的杀,不然绝对是祸害!”

“我会的,不过现在西方的人已经开始蹦跶了,我没有太多精力啊。”皇甫哲一脸苦涩的说道!

“你别打我的注意,我是不会帮你这些的,这不在我们合作之列,我只要我的男人不受伤害就行,其他事情我管不了,也不想管,而且我也没有那个义务,不过如果我得到什么消息的话,我还是可以通知你一下的。”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纪含香没有说话,而是直接站起身,端着红酒,轻轻的摇晃着朝落地窗前走去。

“纪含香,你的身份,什么时候肯透露给段枫?”

“我这又不是什么光荣的身份,又不能给段枫荣誉,只能给他找麻烦,还是算了吧!”纪含香看着窗外的繁星点点轻声说道!

皇甫哲立刻点了点头,确实,纪含香的身份不是什么好身份,而且也不是什么好名声,如果传出去的话,纪含香将会面临无穷无尽的挑战,甚至是暗杀!

“我可不想死这么早!”

“你说的对,是我忘记了!”皇甫哲说着站了起来:“好了,我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回到京城再联系!”

“等一下!”纪含香立刻转过身,看着皇甫哲道。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皇甫哲有些疑惑的问道:“还有什么事情吗?”

“皇甫哲,段枫患上一种怪病是怎么回事啊!”

“哦,你是说疯魔症啊,这种病无药可救,无药可医,只能够靠他自己的意志力来掌握,这是一种比心里战后综合症还要可怕的病。”皇甫哲没有任何的犹豫道:“这种病,不能够受到绝大的刺激,不然他就会陷入癫狂,没有感情,最后沦落成一台杀戮机器,当然你可以把他打昏过去就没事了!”

“照你这么说,段枫今天应该会发作,可是为什么……”

“因为他的兄弟还活着,而且抓的又不是戚烟梦,他发作个屁啊!”皇甫哲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道:“今天若是他死了一个兄弟,或者是戚烟梦在他们手中受到了一丝的伤害,你看段枫会不会发作!”

“你怎么知道的?”

“上次安琪儿来的时候,我找过她,她告诉我的,说段枫的病必须要用生命或者他最为在乎的人才能够引发!”皇甫哲不解的问道:“你问这些干什么?

话音落下,皇甫哲的声音陡然一变:“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够乱来,段枫若是发狂,可是能够越级杀人的,而且还不知道累!”

“你放心,我在想怎么能够让他痊愈!”纪含香一脸沉思的说道。

“不可能痊愈的,据安琪儿说,段枫能够恢复到现在这种地步已经是奇迹了,以前的段枫可是直接能够被鲜血和血腥的味道所引起病情复发的,现在能够恢复到现在已经不错了,别在想什么痊愈了!”皇甫哲直接摆手道!

纪含香依然有些不甘的问道:“真的不可能了吗?”

“反正我知道的是不可能了,等有机会你自己问问安琪儿吧,看她怎么说,毕竟她才是这方面的权威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