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70章 打鬼亲兄弟

第七百七十章 打鬼亲兄弟

所有观众都在歇斯底里的吼叫着,那模样恨不得自己上擂台将石田冲胜给撕碎一般。

石田冲胜在听到台下众人的吼叫声,那双眸子之中的惧意也慢慢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慢慢的蜷缩到一起,虽然左腿的膝盖被段云阳给踢断了,但是石田冲胜,却依然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

但是还没有等他站起来,段云阳的右腿再次的踢出!

“砰!”

石田冲胜再次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脑海中的意识也变得模糊了起来。

“今天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段云阳眸子之中立刻闪现了一道狠辣之色。

下一刻段枫云阳的右脚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踢出!

“砰!”

这一脚,让石田冲胜的身体再次和擂台四周的钢筋来一个亲密的接触。

剧烈的撞击让石田冲胜直接昏迷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云阳直接迈着步伐朝昏迷中的石田冲胜走了过去。

只是瞬间段云阳就到了石田冲胜的面前,直接抬起右脚,对着石田冲胜的手背踩了上去,然后直接用力碾了起来。

“啊!”

昏迷之中的石田冲胜立刻被这股钻心的疼痛给惊醒了过来,从口中发出了一道杀猪般的哀嚎声。

石田冲胜这道杀猪般的哀嚎声,直接刺激着擂台之下所有观众的神经,使得他们立刻开始摇旗呐喊了起来。

“虐他!”

“让他生不如死!”

“抽经扒皮!”

“先废他四肢,让他慢慢的死去!”

一时间所有的呐喊声都是在说让石田冲胜怎么死得,每一道声音都如同千层浪一般,激起了一朵又一朵的浪花。

看样子这些天人们压抑的也实在是太厉害了,小鬼子也太嚣张了,不然人们不会这样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下一刻,段云阳的脚尖绷紧,直接对着石田冲胜的腋下踢出。

“咔嚓!”

一道骨骼的断裂声立刻响起,石田冲胜再次的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声音。

而段云阳却并没有任何想要停手的意思,直接抬起右脚向着石田冲胜右腿的关节踢去。

“咔嚓!”

又是一道骨骼的碎裂声在骤然响起,这一刻石田冲胜恨不得立刻再次陷入到了昏迷之中。

“杀了我!”石田冲胜双眸瞪大,一脸狰狞的看着段云阳吼道。

他没有想着要求饶,因为他知道求饶没有任何的用处,对方是铁了心的让他死,现在他只求段云阳能够给他一个痛快。

“想死?”段云阳冷哼一声:“你以为可能吗?”

“你杀我同胞,欺辱他们的时候,可曾想过给他们一个痛快。”段云阳一脸怒气的望着石田冲胜道:“你侮辱我们华夏人,可想过我们的感受!”

“华夏不是没有高手,只是你不配让他们出手,你他妈的以为你是谁啊,你就是一个杂种,我都能够轻而易举的虐你,华夏的高手要是出来,一只手就能够捏死你!”

说着段云阳猛的对着石田冲胜踢出了一腿!

“砰!”

石田冲胜再次被段云阳给一脚踢飞了出去,先是和钢筋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之后,又和擂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拳场之内一个角落的包厢之中,坐着三个男人,呈三角形而坐,这三个男人身上穿的都是清一色的岛国武士服,这一个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愤怒,写满了怒气。

“八嘎!”坐在中间的男人立刻咬牙道:“这个支那猪是故意的,他是故意要羞辱石田君的!”

“木村君,我要去杀了这个支那猪,为石田君报仇。”

木村平源一脸杀气的说道:“麻生君,我也想让你去杀了这个支那猪,但是你不是他的对手。”

麻生正野在听到木村平源的话后,脸上出现了一道不甘之色,双拳死死的握在了一起,发出了咯咯的响声。

“木村君,难道石田君就这样白死不成吗?”

“绝对不能够白死!”木村平源立刻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低沉:“我们一定要让这个支那猪付出代价,让他付出代价!”

而坐在一旁的另外一个男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就这样盯着面前的荧屏,脸上没有任何的神色波动!

“对,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一定要让这些支那猪知道,我们才是最厉害的,他们不过是一个低贱的民族而已,竟然敢杀石田君,我们一定要让他死,让他死!”

木村平源看了一眼旁边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男人一脸恭敬的说道:“宫本君,请你出手杀了这个支那猪,为石田君报仇!”

宫本流川轻轻的扫了一眼木村平源:“一群废物!”

说着宫本流川就直接站了起来,向着外面走去:“我会杀了这个支那猪,找回我们岛国的尊严。”

听到宫本流川这么一说,木村平源和麻生正野脸上瞬间一喜,他们不知道宫本流川有多厉害,但是他们却知道,他们三人联手都打不过宫本流川。

而且宫本流川还是岛国赫赫有名宫本家族的人,背后拥有庞大的实力。

而且据说宫本流川的师父是岛国九大忍皇之一的得意弟子,这也就是说,宫本流川的师祖是九大忍皇之中的一个。

此刻段云阳还不知道宫本流川已经决定要去取他的命,现在段云阳正在狠狠虐着石田冲胜,虽然没有抽筋扒皮,但是石田冲胜的四肢已经尽断,而且还是全部骨骼碎裂,再也没有康复的可能。

“求求你,杀了我!”石田冲胜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哀嚎。

段云阳轻轻的扫了一眼石田冲胜:“如你所愿!”

话音落下,段云阳直接一脚踢在了石田冲胜的人头之上。

“砰!”

一声爆响,石田冲胜人头爆开,鲜血顿时向着擂台四周蔓延开来。

看到石田冲胜死去,没有人觉得血腥,没有人觉得暴力,每一个人全部都在疯狂的吼叫着,甚至有不少的女人都开始在自己的身上抚摸了起来,发出了一道道诱人的声音。

这一刻,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兴奋,都充满了喜悦,今天石田冲胜终于死了,他们找回了华夏人的自尊,他们为之疯狂!

同时他们也在呐喊着:“段少,段少无敌!”

一时间整个地下拳场的声音犹如闷雷一般,一道又一道的在整个拳场响起,不绝于耳。

段云阳从自己的身上摸出香烟,轻轻的给自己点燃,然后抽了一口,伸出手轻轻的摆了一下。

下一刻,四周立刻陷入到了极度的安静之中。

“各位,我们是华夏人,我们都是龙的传人,我们已经不再是东亚病夫,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欺辱的小绵羊,谁他妈的要是在敢欺负我们,我们就铁拳打出,让他们人头爆掉!”

“对,让他们人头爆掉!”

“无论是谁,只要辱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虽远必诛!”

这一刻,段云阳仿佛化身成了那些为了保卫祖国、保卫人民,死去的革命战士!

这一刻的段云阳,就如同那高高悬挂在天上的红日一般,他是英雄,至少现在是英雄,他为华夏人找回了一次面子,用鲜血找回的面子。

就在所有人都在兴奋的时候,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陡然响起!

“支那猪,我像你挑战,生死战,你可敢战!”

声音之中充满了冰冷,充满了萧瑟的肃杀之意。

段枫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心头猛然一沉,他能够从这道声音之中听的出来,这个人很强,他那冰冷的杀意,充满了死寂,这只有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人才能够拥有的。

段云阳身上的杀意虽然浓厚,也杀过人,但是却不是死寂的杀意。

“段云阳有危险。”段枫缓缓的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凝重:“梦梦,你坐在这里,不要乱动,这一场我来打!”

说着段枫缓缓的站了起来,他和段云阳是兄弟,虽然不是同父同母,但是他们身上都流淌着一样的鲜血,那就是段家的血,还有炎黄的血,身上还有龙的精神。

他不能够看着自己的兄弟被人欺辱,不能够看着外邦蛮夷羞辱他的国家,羞辱华夏人!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微微一怔,然后回过神来,急忙伸出手拉住了段枫道:“你小心一些。”

段枫含笑点了点头:“放心,我不会有任何事情的。”

说着段枫走了下去。

“我陪你打!”段枫缓缓的开口,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犹如虎啸一般。

段云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段枫。

宫本流川在看到段枫之后,眸子立刻眯了起来,一道寒光从缝隙之中立刻迸射而出。

只是眨眼间的时候,段枫就走了下去,一脸蔑视的看着宫本流川:“他刚刚打过一场,消费了不少的体力,你现在和他打,是乘人之危,你要是想打我陪你!”

不知道什么时候工作人员已经打开了铁门,段云阳立刻从里面走了出来,虽然不知道段枫为什么要出来,但是却快步走到段枫身边,小声说道:“段枫,我没事的,还能打!”

“你可能不是他的对手,就算你能够杀死他,也可能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我不能够看着你出事!”段枫也压低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