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79章 酒桌之上

第七百七十九章 酒桌之上

在來的时候段枫和戚烟梦还在说着鸿门宴.说着刘邦和项羽.可世事难料.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段炎国竟然问段枫是想做刘邦还是项羽.

段枫觉得段炎国这个问題深意实在是太深了.一时间真的不好回答.这两个人无论说做哪一个.恐怕都不行.无论是刘邦还是项羽这两个人都是属于那种超级牛叉的人物.

段枫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非常认真的说道:“我想做老婆多得那个.”

听到段枫的回答之后.戚烟梦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笑意.因为她心中清楚.段枫这个回答.是最为明智的.沒说想做谁.也沒说不想做谁.

而且按照段枫的性格來说.给出这样的答案也是情理之中.再加上段枫身边出现的这么多女人.段枫说想做老婆多得那个.更是再为正常不过了.

段炎国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微微一怔.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段枫竟然会给出这么一个模糊的想法.同时在内心之中又不得不将段枫高看一分.

现在他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老爷子会这么喜欢段枫了.不是不无道理.单凭他这为人处事之上的圆滑.就不是其他人能够比拟的.

微微的愣神之后.段炎国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笑意.不过这笑意之中却藏着刀.

“人不风流枉少年.”段炎国看着段枫轻声道:“现在风流点是本性.可是千万不要惹了一屁股情债到时候.让你天天躲债.”

段枫只是微微轻笑了一下.沒有说什么.

说实在的段枫.不喜欢段炎国这个大伯.虽然段炎国在笑.但是他总觉得段炎国的眼神十分的阴冷.特别是当他的眼睛半眯起的时候.眼睛里绽放出來的光芒就像一条毒蛇盯住了猎物一般.令人不寒而栗.这让段枫很不舒服.恨不得立刻再抽段炎国两巴掌.

可是人家请他吃饭.又不是对付他.段枫也不好意思真动手.只能够在这里坐着.

“听说.你们昨天回去看老爷子了.”

“恩.”段枫点了点头道:“请安去了.”

段枫感觉自己和段炎国沒什么好聊的.所以就随口应付着.

“大伯.你请我吃饭.我把梦梦带了过來.您不会生气吧.”段枫看着段炎国轻声道:“本來我是打算自己來的.可是我又怕有人趁我不在梦梦的身边.想要对付她.所以我……”

“沒事.”段炎国还沒有等段枫把话说完.就立刻打断道:“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听到段炎国这么一说.段枫脸上立刻堆满了笑意:“不生气就好.”

就在两人说话间的时候.饭菜已经端了上來.

这顿饭吃得有点难受.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就是这个意思吧.

伯侄三人坐在桌边.桌上摆着各种精致的菜肴.段枫和戚烟梦小夫妻两个沒有多少的食欲.估计段炎国也是如此吧.

毕竟三个彼此看着不顺眼的人坐在一起.心中要是充满了食欲.那可就真的怪了.

“段枫.你和你父亲在某些地方非常不像.”

段枫轻笑道:“哦.哪里不像.”

“性格.”段炎国非常肯定的说道:“你父亲给人的感觉永远都是那么的沉稳坚毅.杀伐果断.他就犹如一把利剑一般.浑身上下锋芒四射.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必定致命.不像你这么油腔滑调.不像你这样为人处事圆滑.”

段枫在听到段炎国的话后.心中冷笑一声:“其实我也想像我父亲那样锋芒四射.可是我怕死的快.毕竟我刚到江南就遇到了袭杀.我若是在不知道收敛.恐怕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大伯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段炎国立刻皱起了眉:“你再江南遇袭的事情.我知道.难不成你怀疑那件事情我是背后的主谋.”

段枫立刻轻笑道:“我可沒有这么说.大伯你不要误会.侄儿在外多年.受的苦就不提了.却还要受这些惊吓.我这心里太憋屈了.跟您诉诉苦应该不为过吧.”

段炎国注视着段枫良久.淡淡一笑.若有深意道:“你怀疑我也是应该的.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

二人面带微笑.可话里却刀來剑往.话语间机锋不断.如同两个得道高僧对坐说禅一般.包厢里一时间变得阴风阵阵.

两人打了一会禅机.就纷纷主动的避开了这比较敏感的话題.

有些事情经不得反复在嘴里咀嚼.在沒有真正的撕破脸以前.那层窗户纸是谁也不愿去捅破的.

段枫对着段炎国讪讪一笑道:“大伯.今天你找小侄來喝酒.恐怕您的酒量肯定不错.是不是打算将小侄灌醉啊.”

段炎国立刻展颜开笑道:“我可是说的小酌两杯.你可不要以为我想以大欺小.到时候老爷子怪罪下來.我可吃不消.”

“大伯.既然咱们伯侄两个聚在了一起怎么也要喝个痛快.等下你可不能够说我欺老.”段枫一脸坦然的笑道.

戚烟梦坐在一旁虽然在吃着桌子上的菜.不过更多的注意力则是在段枫和段炎国的谈话之上.

“好.难得与侄儿吃顿饭.咱们來个不醉不归.”段炎国立刻开怀大笑道.

那模样倒像是真的难得与自己的侄儿在一起吃顿饭一样高兴.

段枫沒有任何的客气.直接给段炎国倒满了酒杯.然后又给自己满上.伯侄两个立刻开始喝了起來.

几杯白酒下肚.先前包间内的沉闷敌对气氛一扫而空.酒桌上渐渐活络起來.

推杯换盏.杯到酒干.段枫一杯接一杯的给段炎国敬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直喝的让段炎国两眼发直.只是短短数十分钟.两瓶白酒已经下肚.段枫倒像是沒事人一样.仍旧一副笑脸吟吟的样子.半点醉意都沒有.倒是段炎国的脸色慢慢变得红润了起來.

戚烟梦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道笑意.

段炎国不知道段枫的酒量.她戚烟梦可是清楚.这两瓶酒.就算是段枫和段炎国一人一瓶.段枫也不会有事.更何况.段枫还给段炎国端了几杯酒.更是少喝了不少.

段炎国要是沒有一丝的醉意那就怪了.

第三瓶喝完之后.段炎国身躯已然开始摇晃.两眼涣散无神.而段枫的脸色不过才微微有些红润而已.看到这一幕之后.段炎国心中苦笑不已.看來他今个要在阴沟里翻船了.

“大伯.这杯酒.侄子祝您平步青云.心想事成.”段枫看着段炎国颇有一副得理不饶人的趋势.直接站起身.对着段炎国面前的酒杯轻轻一碰.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然后就一饮而尽.

然后龇牙咧嘴的将酒杯翻过來让段炎国看看.

段炎国看着面前的一杯酒.使劲甩了甩头.咬着牙将酒饮尽.

段枫看到段炎国将酒杯之中的酒给喝完之后.立刻又给段炎国满上了一杯:“大伯.前几天侄子多有得罪的地方.请你多多包涵.这杯酒算是侄子给你赔罪的酒.”

段炎国沒有等段枫喝.就急忙说道:“等一下.”

听到段炎国的话后.段枫不得不将举起的手微微停滞了一下.看着段炎国说道:“大伯怎么了.”

“我看今天咱俩就喝到这吧.以后有时间再喝.”

段枫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副委屈的神色:“看來大伯您今天是沒有打算原谅侄子.罢了.毕竟上次是侄儿的错.是我太鲁莽了.才让大伯你丢尽了脸面.今天我本來以为大伯您是原谅了我.可是现在看來……”

话说了一半.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决然之色:“今天若是大伯您不原谅我.那么这杯赔罪酒.我自己和.您的这杯酒您不妨搁在那儿不动.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话音落下.段枫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看的段炎国直瞪眼.

段枫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即使段炎国在不原谅段枫.今天这杯酒他还是要喝.毕竟现在还不到真正撕破脸皮的时候.

看到段炎国端起酒一饮而尽.段枫立刻对着戚烟梦说道:“梦梦.咱华夏是礼仪之邦.你以前也从來沒有对大伯端过酒.今天难得有机会.难道你想失掉礼数吗.”

听到段枫的话后.戚烟梦急忙一脸含笑的站起身.倒了一杯酒.双手端起.递到了段炎国的面前.轻声道:“大伯.刚刚是侄媳妇的错.忘记给你端酒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不要往心里去.现在侄媳妇给您补上.”

段炎国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立刻拉了下來.他自己有几斤几两的酒量.他自己清楚.若是再喝下去.那么肯定会倒在这片深沉的土地之上.

看到段炎国沒有任何的动静.戚烟梦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脸上也出现了一道黯然之色:“看來大伯是真的生气了.不肯认下我这个侄媳妇……”

戚烟梦把话也说到了这个份上.他段炎国还能够怎么办.只能够硬着头皮去喝.

看到段炎国把酒端走之后.戚烟梦又急忙倒了一杯.立刻端起來.看着段炎国将酒喝下肚之后.才开口道:“大伯.在咱们华夏有句俗话.叫好事成双……”

段炎国的脸色彻底的黑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