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81章 高处不胜寒

第七百八十一章 高处不胜寒

段枫低着头.犹如犯错的小学生一般.你说你的.我就站在这里一句话不说.一下也不动.

终于段老爷子也说累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戚烟梦站在一旁.强忍着笑意看着段枫.

“老爷子.您要是不打算出去转转了.就继续说我.您要是还打算出去.咱瞅个时间继续.成吗.”

听到段枫的话后.段老爷子冷哼一声慢慢的站了起來.

看到这一幕之后.戚烟梦直接走到了段老爷子的面前.伸手扶住了段老爷子:“爷爷.咱们去那.”

“我有几年沒有出去转过了.对于外面也不太清楚.你带着我转吧.”段老爷子一脸慈祥的看着戚烟梦说道.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顿时郁闷到了极点.好像戚烟梦才是他的孙子.自己是他的孙女婿一般.这待遇完全的不同啊.

戚烟梦轻笑一声道:“那好.我们就先去公园看看怎么样.”

“去哪里都行.”段老爷子的声音陡然一变.狠狠的瞪了一眼段枫道:“他不能够跟着我们.看着他我來气.”

段枫的额头之上立刻出现了三道黑线.自己怎么了.还看着自己來气.

“老爷子.我可是您亲孙子啊.您不能这样吧.”段枫一脸委屈的看着段老爷子说道.

段老爷子冷眼看着段枫说道:“就因为是亲孙子我才不愿意你和我走在一起.丢人.”

愕然听到段老爷子这句话后.段枫顿时无言以对.

“爷爷.让他跟着吧.距离我们远点不就成了吗.”戚烟梦看着段老爷子轻声开口道.

“这样还可以.那就让他再后面跟着吧.”段老爷子沒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戚烟梦也急忙跟了上去.

唯独段枫一脸郁闷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狠狠的抽了一口香烟.才跟着走了出去.

段老爷子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必定有大部队随行.要么就是和古代的皇帝微服私访一样.身边都会有几个高手在暗中随行保护.

段老爷子就是如此.他这边前脚刚刚出段家大门.立刻就有数人跟在段老爷子的身后.当起了保镖.

无论去哪里.都少不了交通工具汽车.

保时捷918肯定不行.毕竟这是跑车只能够坐下两个人.幸亏段家老宅也有数量汽车.就随手开了一辆.

虽然段老爷子口中说着不让段枫跟的太近.但是等开车的时候.还是让段枫充当起了司机的角色.

段枫开着车.直接拉着段老爷子像人民公园而去.

江南市的人民公园占地六十公顷.其中水面八公顷.绿化面积五十二公顷.

在公园的中心有莲花形喷泉一座.周边环绕这月季花坛花带及大草坪、大法桐、大雪松.间植常青灌木花丛等.

而且在这里还有人工湖划船亭及划船码头.可以说这座公园里面应有尽有.

段枫驱车來到公园之后.将车给停放好.就和段老爷子以及戚烟梦走了下來.

戚烟梦和段老爷子并排走在一起.有说有笑.倒是段枫完全充当起了一个随从的角色.

对此段枫也沒有在意.两只眼睛不停的在公园里面扫來扫去.不用想.也能够猜到.段枫是在看美女.

还别说.公园里面的美女确实不少.而且现在虽然已经到了夏末秋初.但是天气却依然炎热.所有的女人依然打扮的花枝招展.

美若天仙般的面孔.白溜溜的美腿.性感的锁骨.波涛汹涌的圣女峰.高翘的香臀.纤细的小蛮腰……

给公园平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而且还有不少的小情侣躺在草坪之中疯狂的热吻着.对于周围的目光他们浑然不在意.

不知不觉间.戚烟梦带着段老爷子來到了人工湖.

既然來到了人工湖.戚烟梦绝对不可能转一圈就回去.直接租了一条小船.登上船.向着湖中划去.

从出來之后.段老爷子的脸上就一直挂着笑意.显然非常的高兴.

“爷爷.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很美.”戚烟梦坐在小船上轻声问道.

段老爷子点了点头.一脸感慨的说道:“确实很美.已经好几年沒有出來过了.沒想到出來一次外面竟然又是一种场景.”

“老爷子.难道你一直待在家中就不寂寞吗.”段枫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我说不寂寞你信吗.”

段枫顿时无言以对.如果段老爷子对他说不寂寞.那么打死段枫都不会相信.毕竟人越老.越会感觉寂寞.这种寂寞是从心底升起的.

尤其是在段家这样一个大家族之后.儿孙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十天半月甚至都沒有人回去看段老爷子一眼.他能不寂寞吗.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不想回去看望段老爷子.而是他们不敢.

毕竟段老爷子的身份在哪里放着呢.而且他们來见段老爷子都是抱有目的而來的.心中紧张.在加上段老爷子身上那股威严.更是让他们内心之中忐忑.所以所有人见段老爷子都是带着虚伪的面具而來.口中的话.也全是假话.

这样段老爷子能不寂寞吗.

这就好比当一个人登上世界最高的山峰.俯首望去.山麓脚下只有一群对他诚惶诚恐膜拜的人们.只看得到他们敬畏惶恐的头顶.却看不到他们埋首地面时真正的表情.

人生达到这种高度.他的心情是什么.

或许最初会有几分得意.几分意气风发.几分壮志得酬.可是时间久了.他能一直保持这份得意么.除了顶峰的孤独和寂寞.他还剩下些什么.

所以段老爷子很寂寞.是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沒有人陪他说笑.沒有人陪他聊天.沒有不带功名利益之心与他交心.

看着此刻的段老爷子.段枫内心之中微微叹息了一声.繁华的都市里.人们蝇营狗苟.都在追求醉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可是等你真的将这些全部追求到手的时候.等你老了回头一看.你会发现.你这辈子失去了很多.很多.

儿孙不敢与你掏心窝子说句话.内心之中都对你有所畏惧.而且來见你.都是带着功名利益之心而來.你的心会如何呢.

除了伤心.还能如何.毕竟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走到了人人羡慕的地步.走到了一句话就能够改变他们命运的地步.这个时候谁不对你有所畏惧呢.

这就好比古代的帝王和自己的孩子一般.古代的帝王和自己的孩子.谁掏心窝子说过一句话.

现在段老爷子就是帝王.而段家其他人就是他的孩子.沒有人敢和他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

即使如此.但是所有人依然都在向着这个高度攀爬.都在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够站在最高的地方.俯首看着所有人.

这或许才是人们的追求吧.

段老爷子看着段枫轻声道:“你也看到了段家这些年权势愈重.可亲情却越來越淡薄.父子兄弟之间的关系越來越像是一种利益团体.亲情早已泯灭于那些争夺和冷漠中.现在的段家只是一件华丽而无情的废墟.”

“你说我能不寂寞吗.”

段老爷子对着段枫和戚烟梦吐出了他的心声.

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亲情是人们一生只中都无法忽视的重要情感.这种骨子里的血脉认同感.确实是旁人无法给予的.关系再好.交情再深.还是仿佛隔着一层疏远.人越老.这种疏远感便越强烈.这也是许多老人尽管每天跟知己谈天下棋.唱戏遛鸟.仍然从骨子里感到寂寞孤独的原因.

而段老爷子却更是寂寞孤独.因为他的身份在哪里放着.是不可能和其他老人那样跟知己谈天、下棋、唱戏、遛鸟的.

毕竟他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整个段家.所以他是一个更寂寞孤独的老人.他比任何人都渴望得到儿女的关怀和陪伴.在他所剩不多的时曰里.给他一个沒有寂寞的晚年.像平常的家庭那样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只叙天伦.什么权力.利益.完全将它们抛却一边.

可是他知道.这根本不可能.

在段家这么多人之后.或许只有段枫和他在一起才是真的无欲无求.他不必像其他人那样绞尽脑汁的讨好段老爷子.他也不担心以后会怎么样.他接近段老爷子只是因为.段老爷子是他爷爷.他是孙子.仅此而已.

但就是这样的想法.却让段老爷子这颗寂寞孤独数年的心一时间被一股暖流所包裹.让他重新感受到了亲情是什么滋味.让他感受到了亲情是什么感觉.

段枫的到來.让他找到了那份遗失已久的亲情.让他感受到了.自己的子孙后辈.还有有至情至性之人的.

不然多年未曾迈出段家一步的段老爷子.今天也不会因为段枫、戚烟梦的一句话.一同走出段家.來人民公园游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