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92章 不死不休的局面

第七百九十二章 不死不休的局面

“爸.不要.千万不要让他废了我.”巴俊峰在这一刻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心中不敢在奢望其他.只求段枫能够罢手.

巴立明沉默了片刻之后再次的开口说道:“段少确定要如此.”

“巴书记难道你不感觉你这句话有些多余吗.”

巴立明强忍着内心的怒火.竭力地装出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段少.今天是我养了一个废物.惹到了你们.我也沒有资格让你给我面子.但是……”

“沒有但是.”段枫立刻打断道.

看到段枫一副强势的态度之后.段云阳那微微有些涣散的目光之中闪过一道异色.

杀伐果断.颇具当年段莫宁的风范.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巴立明的眼睛则是眯成了一条缝隙.眸子里闪烁着滔天的杀意:“做人凡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得饶人处且饶人.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你是在威胁我吗.”

话音落.杀意现.

一道恐怖的杀意立刻从段枫的身上涌出.开始不停的向着四周蔓延开來.只是片刻的时间.整个酒吧之中的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一般.

一股森冷的寒意陡然笼罩了巴立明;令得他有种坠入冰窟之中的感觉.从头到脚一阵冰凉.胸口像是被压着一座大山似的.喘不过气.

感受到段枫身上那恐怖的杀意之后.巴立明额头之上瞬间布满了冷汗.身子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

这一刻.整个酒吧之中静到了极点.仿佛巴立明能够听到他那加快的心跳声.

“巴书记.我这个人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喜欢把危险全部扼杀在摇篮之中.”段枫的眸子之中的寒意在这一刻变得极为浓厚了起來.

豆子大的汗珠仿佛不要钱似的.瞬间从巴立明的额头涌了出來.在望向段枫的时候.仿佛在看來自地狱的魔鬼.内心之中充满恐惧.

但是巴立明毕竟是江南市的书记.只是瞬间就恢复了镇定.双眸死死的盯着段枫道:“难不成你敢杀我.”

“你认为难道我不敢杀你吗.”段枫一脸不屑的看着巴立明说道.

说着段枫就直接站起身.向着巴立明走了过去.不过在即将走到巴立明身边的时候.段枫却向着一旁的警察走了过去:“把枪拿过來.”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这个警察微微呆滞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段枫.

“他妈的.老子让你把枪拿过來.”说着段枫直接将对方手中的枪给夺了过來.然后转身看向了巴立明.眸子之中的戾气沒有丝毫的隐藏.

下一刻.段枫直接拉开了保险.将黑黝黝的枪口对准了巴立明:“巴书记.你说我敢不敢.”

看到这一幕之后.巴立明狠狠咽了一口吐沫.试图开口.但是却感觉浑身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连嘴巴都张不开了.牙齿不断地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阵撞击的声音.他的身体也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显然是害怕到了极点.

不等巴立明开口.段枫直接扣动了扳机.

“嗖.”

子弹直接带起了一阵破空声.呼啸的朝巴立明飞了过去.

“砰.”

还沒有等巴立明反应过來.子弹已经打在了巴立明的肩膀之上.

下一刻.巴立明的肩膀完全的被鲜血给染红.

看到这一幕之后所有人的内心之中都猛然一颤.沒有人会想到.段枫竟然敢真的开枪.而且打的还是江南市书记.

“啊.”巴立明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声音.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了起來.

段枫轻轻吹了一下枪管冒出的青烟.再次开口了.语气冷漠的如同來自九幽地狱一般.冲击着在场每一个人的心神.令他们将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巴书记.你说我敢不敢杀你.”

话音落下.段枫直接将枪口对准了巴立明的脑门.

一时间巴立明的呼吸变得极为急促了起來.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段枫身上的杀意是多么的雄厚.

“段枫.我不信你敢杀我.”

虽然内心之中的恐惧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涌现.但是巴立明并沒有选择屈服.而是满脸愤怒的盯着段枫.就像是一头豺狼一般.

灯光下.段枫动了.直接走到巴立明的面前.将枪口直接顶在了巴立明的脑门之上.

“巴立明你太高估你自己了.在别人眼中你身份高贵.但是在我眼中你狗屁不是.我想要杀你.犹如杀一只蚂蚁一样.”

耳旁响起段枫那充满寒意的话语.望着段枫那一脸平静的神情.巴立明的的喉结一阵蠕动.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吐沫.

这一刻.他苦苦压制的恐惧像是火山喷发一般.直接占据了他的脸庞.因为直觉告诉他.段枫真的敢杀他.

“你赢了.”

巴立明再说出这三个字之后.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仿佛全部都被抽干了一般.

听到巴立明的话后.段枫将手枪从巴立明的脑门之上给拿了下來:“现在我要废了他.你还有意见吗.”

“沒有.”巴立明一脸苦涩的说道.

这一刻.巴立明的心中虽然极为不甘.但是却沒有任何的办法.他和段枫赌不起.而且他确实感受到段枫是真的对他动了杀意.如果自己在嘴硬一句.那么段枫很有可能会开枪.到时候就是枪响人头爆.

“沒有最好.有也给我保留着.想要报仇的话.随时來找我.”段枫一脸不屑的看着巴立明.

巴立明一手捂着肩膀.将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但却沒有任何的办法.

段枫沒有在理会巴立明.而是直接朝巴俊峰走了过去.

在看到段枫向着自己走过來.巴俊卿那双眸子之中的恐惧之色也变得浓厚了起來.

“不要……不要过來.你不要过來.”

段枫并沒有因为巴俊峰的话而停下脚步.

只是眨眼间的时候.段枫就到了巴俊峰的面前.然后直接用枪对准了巴峻峰.

“不要……求求你不要……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巴俊峰一脸祈求的看着段枫.

此时他已经非常清楚.自己的老子在段枫的面前.根本翻不起任何的浪花.他也不敢翻.

“放了你.”段枫冷笑一声:“为什么放了你.”

说着段枫直接一脚踩在了巴俊峰的胸口之上.

“咔嚓.”

下一刻.骨骼的断裂声在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啊.”巴俊峰发出了一道痛苦的哀嚎声.

接着众人清晰的看到巴俊峰的胸口直接塌陷了下去.

巴立明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眸子之中凶光四射.抓在右肩之上的左手.也在这一刻狠狠的抓了起來.任凭鲜血四溢.仿佛抓的不是自己的肉一般.流的也不是自己的血一般.

剧烈的疼痛直接让巴俊峰昏迷了过去.但是随即段枫抬起了脚.对着巴俊峰就是一记正蹬.

接着.巴俊峰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半空之中.他嘴巴一张.一口猩红的血水直接喷出.

“哐当.”

巴俊峰重重的砸在了酒吧的吧台之上.恐怖的力量直接让巴俊峰从昏迷之中清醒了过來不说.同时还让他有种浑身上下散架的感觉.

随后.段枫再次的朝巴俊峰走了过去.

“吧嗒吧嗒……”

沉闷的脚步声就仿佛來自地狱的魔音一般.袭击着巴俊峰的内心.

“爸……救……我……”巴俊峰声音之中充满了颤音.

巴立明在听到巴俊峰的求救声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段少.够了吗.”

“不够.”段枫头也沒回.直接冷声道:“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听到段枫的话后.巴立明有种吐血的冲动.这份代价付出的太大了.他的儿子此刻就如同死狗一样.而他却只能够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

由此可想而知.巴立明的内心之中憋屈到了何种地步.

反观段云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起來.一脸风轻云淡的看着段枫.

丝毫沒有因为段枫把事情闹大而担忧.反而时不时的露出一道沉思之色.

段枫走到巴俊峰面前之后.眸子之中闪过一道狠辣之色.直接抬起脚对着巴俊峰二弟所在的位置踩了下去.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巴立明立刻歇斯底里的吼叫道:“不……”

其他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瞬间涌出一道恐惧之色.段枫这一脚要是下去.那么巴俊峰从今以后就是一个太监.

而他段枫就是太监制造者.

段云阳心头也是猛然一颤.显然他也沒有想到段枫竟然要让巴俊峰变成一个太监.如果段枫这一脚若是下去.那么和巴立明以后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噗嗤.”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段枫一脚重重的踩在了巴俊峰的二弟之上.顿时鲜血染红了巴俊峰的裤子.剧烈的疼痛直接让巴俊峰再次的陷入到了昏迷之中.沒有了任何的知觉.

巴立明的双眸在这一刻也变得猩红了起來.愤怒的咆哮道::“段枫.你个混蛋.老子要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