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98章 纪含香VS鲨鱼

第七百九十八章 纪含香VS鲨鱼

鲨鱼怎么也没有想到,被称为美女蛇的纪含香竟然还是一个高手,而且这份恐怖的杀意让他有种心颤的感觉。

不止是鲨鱼没有想到,恐怕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纪含香是一个隐藏的高手,而且还隐藏的非常深,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人流露出来过丝毫!

也由此可见纪含香的心计是多么的深。

但即使是心颤,鲨鱼的内心之中却并没有打退堂鼓,而是蓄势待发,准备给予纪含香致命的一击。

“你不用想着怎么杀我,因为你不是我的对手。”纪含香一脸轻蔑的看着鲨鱼!

灯光下,纪含香那张精致的脸蛋异常的冰冷,勾人的丹凤半眯着,浑身上下充满了恐怖的杀意;而且嘴唇上的那抹微红犹如鲜血一般红,散发着一股刺骨的寒意。

感受到纪含香话中那强烈的自信,鲨鱼没有恼羞成怒,相反,他的心中出现了一丝的恐惧之色。

纪含香身上流露出的杀意犹如大山一般压在他的胸口,让他呼吸不畅。

而且他很清楚,纪含香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就代表她的实力很强,到底有多强鲨鱼不知道,但是从纪含香身上的气势来看,绝对不低!

鲨鱼心中知道,今天这一战将会是他这辈子最为重要的一战,因为这一战如果输,那么就代表着他的生命将要结束,所以他必须要小心翼翼的去面对!

纪含香赤足向着鲨鱼面前走了一步,就像是在漫步一般,非常的平静。

就在纪含香脚步落地的一刹那,鲨鱼动了,身上那冰冷的杀意也全面爆发了出来。

鲨鱼的化手为刀,直接斩向了纪含香的脖颈!

虽然纪含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但是鲨鱼并没有因此而留情,因为他知道纪含香很危险,而且动手也不会对自己留情。

凌厉的刀风袭来,直接吹动了纪含香那披散在肩膀之上的秀发,但是纪含香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慌乱之色,而是直接侧身一闪。

“嗖!”

手刀落空,鲨鱼不做停留,右腿无声无息地踢出,速度快若闪电,直接对着纪含香踢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纪含香右手化掌,直接对着鲨鱼的右腿拍去!

“啪!”

一道闷响声在四周响起,虽然纪含香将鲨鱼的这一腿给拍了下去,但是手面之上却微微有些疼痛。

但是相对于鲨鱼来说,纪含香已经算是好的了,因为鲨鱼不仅后退了数步,而且还感觉自己这一腿仿佛踢在了钢板之上,一阵的酸疼。

一时间,鲨鱼脸上的凝重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来,他没有再次的动手,而是一脸警惕的看着纪含香。

“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不用挣扎了,一切都是徒劳的。”纪含香一副已经掌控全局的姿态看着鲨鱼说道。

下一刻,鲨鱼动了,就地一蹬,借助反弹之力,如同幽灵一般,直接到了纪含香的面前。

灯光下,鲨鱼的右手陡然挥出,直接向着纪含香的喉咙抓去。

鲨鱼是不动则已,只要动,那么必定是招招想要纪含香的命。

可是纪含香的命,真的就那么好拿走吗?

面对鲨鱼这凶猛的攻击,纪含香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而是粉拳立刻握在了一起,直接向着鲨鱼的右手砸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鲨鱼的脸色没有任何的慌乱,急忙化爪为掌!

毕竟拳克爪,掌克拳!

纪含香仿佛早就料到了鲨鱼会如此变招一般,那紧握的粉拳,立刻伸出一根手指,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一根手指之上,对着鲨鱼的手掌就是猛然戳去!

“嗖!”

只是眨眼的时间,纪含香的手指就狠狠的戳在了鲨鱼的手掌中心。

顿时让鲨鱼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急忙将右手抽回!

纪含香没有痛打落水狗,而是一脸嘲讽的看着鲨鱼道:“怎么样,这一指禅是不是很舒服?”

“你到底是谁?”鲨鱼一脸铁青的看着纪含香。

“美女蛇——纪含香!”

“我问的是你另一个身份!”

“等你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纪含香一脸冷笑的说道。

再次听到纪含香那轻蔑的话后,鲨鱼的眸子之中立刻燃起了一道怒火,泥菩萨还有三分的火性呢,更何况还是一个人。

鲨鱼再次的动了,双拳紧握在了一起,一步就跨到了纪含香的面前,对着纪含香就是挥舞着铁拳,犹如炮弹一般,猛然砸了下来。

这一拳是鲨鱼含怒含恨而出,力大无比!

但是面对这样的一拳,纪含香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慌乱,也没有任何的躲闪,而是陡然挥手。

在灯光的照耀下,能够清晰的看到纪含香那洁白如玉的纤纤玉手慢慢的摊开,直接对着鲨鱼的拳头拍去!

“砰!”

拳掌相撞,发出一声闷响声。

强烈的碰撞,让鲨鱼的心中那被怒火压制下去的恐惧,再次的陡然升起。

如果说鲨鱼刚刚一拳犹如铁锤,那么纪含香的手掌就犹如钢板,根本奈何不了纪含香分毫。

就当鲨鱼想要收拳的那一刹那,纪含香动手,右手化爪,手腕猛然一转,直接顺势扣在了鲨鱼的手腕之上,然后不假思索的用力一拉,将鲨鱼向着自己拉了过来,而就在鲨鱼像纪含香靠近的时候。

纪含香的左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鲨鱼的胸口砸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之后,鲨鱼犹如条件反射般的,急忙伸出手护在了胸前!

“砰!”

恐怖的力量直接爆发了出来,虽然鲨鱼用手挡在了胸前,卸去了大部分的力量,但是那残留下来的的力量依然让鲨鱼的胸口一阵的生疼。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含香的身子微微后仰,一记提膝猛然对着鲨鱼提去。

如果此刻四周还有其他人,一定能够清晰的看到纪含香已经走光了,但是很可惜这里没有其他人,而且鲨鱼也没有心思注意看纪含香是否走光,他现在正在和纪含香搏命,根本不能够有任何的分心。

所以纪含香这一丝的春光即使外泄,也没有一个欣赏者!

“砰!”

没有任何的悬念,这一记重提,直接提在了鲨鱼的身上,使得鲨鱼的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

“哐当!”

鲨鱼的一下撞在了客厅的墙壁上,只觉得浑身仿佛散架了一般,疼痛难忍。

鲨鱼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剧痛,一个鲤鱼打挺,直接站了起来,在看向纪含香的时候,眸子之中凝重的神色再次加重了几分。

这短暂的交手,让鲨鱼立刻就察觉到了,他想要杀掉纪含香很难,而且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都是一个未知数。

现在房门紧闭,即使鲨鱼想要逃,也没有任何的机会,因为纪含香是不可能给鲨鱼开门逃跑的机会。

“现在你还认为能够杀的了我吗?”纪含香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了一道妩媚的笑容,声音平静而又动听。

耳畔响起纪含香的话,鲨鱼内心之中悔恨不已,都是好奇心在作祟,都是他想看看纪含香这个美女蛇到底有什么过人的本事,竟然让黑白两道为之忌惮。

如果再给鲨鱼一次重来的机会,他绝对不是将目标放在纪含香的身上,而是放在屈玲珑或者林忆如的身上。

可是鲨鱼哪里知道,林忆如和屈玲珑的身边有赫连千叶这个杀神,即使去了,也一样是送死,所以他无论将目标定在谁的身上,结果只有一个。

如果他去杀林忆如或者屈玲珑的时候,很有可能会死的更快。

巴立明也一样不知道这些,如果知道这些的话,他绝对不会让鲨鱼动手,而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找个机会在报仇,因为鲨鱼就是巴立明的护身符,多次救他性命,为他解决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如果失去了鲨鱼,那么巴立明将会是一只掉了一半牙齿的老虎。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的如果。

看到鲨鱼沉默,纪含香再次的开口说道:“告诉我所有的一切,我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想要知道一切,那也要先拿下我再说。”鲨鱼咬牙切齿的看着纪含香道。

“找死!”纪含香的脸色微微一变,声音陡然间也变得极其寒冷了起来。

话音落下,纪含香动了,身影一闪,犹如恐怖片之中的红衣女鬼一般,长发飘起,直接到了鲨鱼的面前,右手呈爪,犹如探囊取物一般,直接向着鲨鱼的喉咙抓去。

那有些修长的指甲,在灯光的照耀下,犹如练了九阴白骨爪一般,看起来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爪未到,爪风已到,凌厉的爪风犹如一道道利刃射来一般,刮在脸上,一阵生疼!

只是眨眼间的时间,纪含香的右爪已经到了鲨鱼的面前。

鲨鱼在这一刻也回过神,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弯腰闪躲。

“嗖!”

一爪落空之后,纪含香不在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化爪为掌,对着鲨鱼的背部猛然拍打而去。

刚刚躲过去,纪含香这凌厉的攻击,鲨鱼心底再次升起了一股寒意,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将他笼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