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00章 老娘不是软柿子

第八百章 老娘不是软柿子

鲨鱼想要从地上站起來.可是现在只要稍微一动.浑身上下就是一股钻心的疼痛.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嗜咬他一般.让他一动也不能够动.

下一刻.鲨鱼就模糊的看到纪含香迈着轻盈的步伐朝他一步步走了过來.

纪含香的脚步声很轻.轻的沒有任何的身影.就这样光着脚走到了鲨鱼的面前.

走到鲨鱼的面前之后.纪含香的脸上露出了一道不屑的嘲讽之意.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抬起脚重重的踏在了鲨鱼的胸口.

“砰.”

一声闷响传出.鲨鱼的胸前直接塌陷下去了一片.而且鲨鱼的意识也在这一刻变得模糊了起來.

紧接着鲨鱼再次从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纪含香急忙将腿给挪开.才使得避免了一场血灾.

随即.剧烈的疼痛让鲨鱼的身子蜷缩到了一起.他的目光中再无半点冰冷.有的只是恐惧.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含香直接伸出手.直接抓住了鲨鱼的胳膊.然后向着落地窗前走去.

这一刻的纪含香那个就如同拖着一条死狗一样.拖着鲨鱼.

如果是普通女人的话.根本不可能拖动鲨鱼的.但是纪含香不是普通女人.所以她拖着鲨鱼就犹如拖着死狗一般.轻松自动.一脸的冷意.

顷刻间.纪含香就拉着鲨鱼到了落地窗前.纪含香直接将鲨鱼丢在了一旁.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我这个人比较善良.在你临死之前让你再看一眼江南市的夜景.怎么样.”

鲨鱼沒有说话.只是这样死死的盯着纪含香.准确的说是恐惧的盯着纪含香.

对于鲨鱼沉默.纪含香并沒有因此而生气.而是妩媚一笑道:“看我对你这么好.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是谁让你來杀我的呢.”

鲨鱼依然沒有吭声.就这样躺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看着纪含香.在他那恐惧的眸子之中.还夹杂着一丝的恨意.

“让我猜猜.”纪含香一手托着下巴.一脸认真的说道:“是龙爷吗.”

鲨鱼依旧沒有说话.就连眸子之中的色彩也沒有任何的波动.

这一切.完全被纪含香收在了眼底:“看來不是龙爷让你來杀我的.龙爷的人不会是这么一个德行.”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说了.到底是谁让你來杀我的.”

“告诉我.你到底是谁.”鲨鱼的双眸陡然放大.一脸不甘的看着纪含香.

他已经为巴立明做了八年的事情.只要在做两年.他就能够离开巴立明了.可是就还剩下这短短的两年的时间.却让他折在了纪含香的手里.而且看纪含香的意思.根本沒有任何放过他的意思.

他也知道.纪含香是不可能放过他的.换成他是纪含香.也会一样选择.

“想知道我是谁.就要告诉我.谁让你來杀我的.”纪含香慢慢的蹲下身.一脸轻笑的看着鲨鱼说道.

“不可能.”鲨鱼沒有任何犹豫.直接说道.

耳旁响起鲨鱼的话后.纪含香沒有动怒.而是一脸平静的说道:“沒关系.我会让你说的.”

话音落下.纪含香直接打了一个响指.一脸轻笑的说道:“我有数百种逼供的办法.你可以慢慢的尝试一遍.毕竟漫漫长夜.我又沒有任何的睡意.正好陪你玩玩.”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鲨鱼浑身打了个冷颤.但是下一刻.他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内心之中的恐惧之色完全的浮现在了脸上.

灯光下.纪含香脸上那浅浅的笑意.落在鲨鱼的耳中宛如女修罗的微笑.

“抽筋、扒皮、剔骨、凌迟、俱五刑、灌铅等.你说先用那一个好呢.”纪含香轻笑着说道:“或者是先让你体会一下什么叫做插针.”

眸子里呈现纪含香脸上的笑意.鲨鱼浑身上下涌现出一股无力的感觉.随后抬头看了一眼纪含香道:“有本事你杀了我.”

“想死.”纪含香一脸残忍的说道:“落在我的手中你以为求死就这么简单吗.”

话音刚刚落下.纪含香再次的开口说道:“你也不用想着咬舌自尽.因为你自己心中也清楚.咬舌根本死不了的.那样只会让你更加生不如死.失血过多而亡.”

这一刻.纪含香在鲨鱼的眼中就是魔鬼.不折不扣的魔鬼.

“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來杀我的.如果你不说.我会将所有的逼供方法在你身上实行一边.我看你能够扛多久.”纪含香的声音冰冷无比.

落在鲨鱼的耳中.使得鲨鱼浑身上下再次不受控制的打起了一个冷颤.

“是巴立明.是他让我來杀你们的.”鲨鱼的内心完全被崩溃了.在他心中纪含香就是一个魔鬼.一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听到鲨鱼的话后.纪含香思索了起來.仿佛是在想鲨鱼这句话是真是假.

片刻之后.纪含香开口问道:“为什么让你來杀我.”

“我也不知道.他只是告诉我让杀你和林忆如以及屈玲珑.你们三个死一个就行.”鲨鱼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有了第一次的开口.下面鲨鱼也沒有在保留.

“巴立明.”纪含香的眸子立刻眯成了一条缝隙:“你真不知道为什么.”

“不知道.”

“那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帮巴立明.你和龙爷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你说的龙爷是谁.我帮巴立明完全是因为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纪含香那双眸子之中闪过一道明悟之色:“原來如此.”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吧.”

“我.”纪含香冷笑一声.

鲨鱼一脸苍白的看着纪含香.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看着纪含香问道:“我想在死之前.知道自己死在了谁的手中.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纪含香慢慢的打开了落地窗.看了一眼楼下.然后扭过头对着鲨鱼说道:“放心.在你从这里被我扔下去之前.我会告诉你.我是谁.”

话音落下.纪含香一把将鲨鱼给提了起來.然后趴在鲨鱼的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话.

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鲨鱼那沒有任何神色的脸庞.立刻出现了一道恐慌之色.满脸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你竟然……竟然是……”

“下去吧.”

还沒有等鲨鱼把话说完.就被纪含香直接从楼上给推了下去.

片刻之后“哐当”一声巨响.鲨鱼直接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之上.顿时鲜血四溢.然后了地面.而楼下的行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忍不住尖叫了起來.

纪含香低头看了一下楼下.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冰冷之色:“巴立明.你竟然敢让人來杀我.我看你是想找死.”

话音落下.纪含香直接走到沙发上.拿起手机拨通了皇甫哲电话号码.

电话刚刚接通.纪含香就立刻开口.声音充满了寒意:“告诉我巴立明的手机号码.”

皇甫哲在听到纪含香的声音之后.微微一愣.他能够从纪含香的声音之中感受到纪含香的那股怒意:“发生了什么事情.”

“巴立明派出了一个高手杀我.”纪含香沒有任何的隐瞒直接说道:“不过现在他已经在黄泉路上了.现在还差巴立明下去陪他.”

皇甫哲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巴立明竟然派人杀纪含香.这他妈的完全是找死的节奏啊.

就算他对上纪含香.都沒有绝对的把握能够杀死纪含香.甚至很有可能会被纪含香给干掉.可是巴立明竟然派人去杀纪含香.这和找死根本沒什么区别的.

如果不是纪含香拥有过人的身手.他也不会和纪含香合作.

“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纪含香淡淡的说道:“但是已经不重要了.想要让我死的人.我一般都会让他下地狱.”

皇甫哲苦笑了一声道:“好吧.等下我把他号码发你.但是我希望你遵守我们的合作条件.”

“皇甫哲.你少给老娘说什么条件.我告诉你.这次幸亏他來杀的是我.如果去杀的是屈玲珑.你应该能够知道赫连千叶那个疯子会干出什么事情的.”纪含香一脸怒火的说道.

“还要杀屈玲珑.”皇甫哲一怔.声音之中充满了震惊.

现在屈玲珑的身边可是有赫连千叶这尊大神的.就算你是神话境界巅峰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

“还要杀林忆如呢.”

“巴立明这是在玩火.”皇甫哲的声音立刻变得冷了起來:“段枫知道这件事情吗.”

“我沒有告诉他.”

“那好.我帮你收拾巴立明.”

“号码发我……”

“我收拾他.”

“我知道.”纪含香的声音慢慢变得平和了起來:“但是我感觉我应该告诉他一声.我还沒有死.而他马上就要玩完了.”

纪含香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道笑意.一道得意的笑意.

巴立明以为她纪含香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捏來捏去.但是纪含香却要告诉他.老娘不是软柿子.是硬柿子.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捏來捏去的.无论谁捏都要付出沉重的代价

(PS:祝各位兄弟姐妹在新的一年.心想事成.万事大吉.新的一年.秋枫祝福各位还沒有脱单的兄弟姐妹必定脱单.还有那些在学校之中的兄弟姐妹.在学习蒸蒸日上的同时还有美女相陪.走进社会中的兄弟姐妹.希望你们的事业在新的一年步步高升.羊年大吉大利.每一位兄弟姐妹的钱包都鼓鼓的.同时爱情事业双丰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