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09章 酒会不简单

第八百零九章 酒会不简单

其他人本來以为段云阳是去找荆如悦.毕竟很多人都知道荆如悦和段云阳两人走的非常近.但是在看到段云阳和段枫有说有笑的聊起來之后.一个个心中都充满了疑惑.

这个年轻人是谁.为什么段云阳看起來对他非常客气.为什么以前在这个圈子里面沒有见过他.他到底什么來头.

无数的疑问在众人脑中疯狂冒出.接着所有人都纷纷议论了起來.

因为段枫并沒有换任何的晚礼服.而是穿着很随意.所以本來众人都以为段枫不过是被带來的舞伴而已.并沒有在意.但是现在他们知道.段枫不是舞伴.而是大有來头.只是他是谁.

这成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段云阳你知道我现在想干嘛吗.”

“干嘛.”

“我想抽你.”段枫咬牙道.

段云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嘿嘿一笑.沒有再敢多说什么.但是眼神却一直在看着段枫脸上那两道清晰可见的血印.其中意思不言而喻.

“冷悠然这是要搞什么鬼.这个时候举办酒会.”

“不知道.”段云阳直接开口说道:“管她要干什么呢.吃喝喝好玩好.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就得了.反正又不让你花钱.”

不得不说.在爱占小便宜的方面上.段枫和段云阳这对堂兄弟很像.真的很像.

“你们两兄弟真像.刚刚这位还说着占便宜呢.现在你又來.如果其他人也是抱着占便宜的想法來的.让冷悠然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气死.”荆如悦轻声道.

“如悦.你知道不知道冷悠然今天是玩那出.竟然请了这么多人.”段云阳看着荆如悦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你也知道我和冷悠然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而就在这个时候冷悠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在大厅之中.不少的人在看到冷悠然之后.纷纷的都上前和冷悠然打着招呼.

对此冷悠然完全是來者不拒.

不得不承认冷悠然是江南市最为有名的交际花.只是三言两语就让人笑声不断.

当然这个交际花.可不是那种陪睡陪玩的那种.冷悠然虽然也是游走在各种男人的中间.但是却很少有人能够占到她的便宜.

看着人越來越多.冷悠然找了一个借口直接脱身.向着段枫走了过來.

“段少.冷悠然走了过來.”荆如悦在看到冷悠然走过來后立刻开口道.

听到荆如悦的话后.段枫和段云阳立刻扭头看向了冷悠然.

今天的冷悠然穿着一身华丽的红色晚礼服.设计紧束的腰身和拖地的裙摆将她的身材衬托得愈发修长婀娜.胸前的大开设计.令无数男人的目光投注在那胸前白皙的肌肤已经那圣女峰之间的沟壑之中.

冷悠然脸上挂着浓重的笑意朝着段枫和段云阳走了过來.

只是顷刻间.冷悠然就到了段枫和段云阳的面前.

“两位段少.你们好雅致啊.竟然在这里说悄悄话.”冷悠然一脸含笑的说道.

还沒有等段枫开口.段云阳就直接说道:“这不是沒有人理会我堂弟.我看他怪寂寞的.所以就过來陪陪他.不然他要埋怨我这个做哥哥的了.”

冷悠然顿时一脸羡慕的说道:“段少您真是一个好哥哥啊.”

“那里那里.”段云阳非常谦虚的说道:“如今冷小姐來了.我也不用担心我堂弟寂寞了.你们聊.我和如悦去一旁看看.”

说着段云阳就和荆如悦向着一旁走去.

在看到段云阳要离开.段枫想要伸手拉住段云阳.但是最终还是沒有伸手.不过在心里却将段云阳给臭骂了一顿.

看到段云阳和荆如悦离去.冷悠然对着段枫立刻开口道:“真是很感谢段少给悠然这份薄面.竟然真的來参加了这次的酒会.”

“难道你感觉我不会來吗.”

“对于段少你我拿捏不住.”冷悠然一脸含笑的说道:“毕竟算上今天我们才仅仅见过两次面而已.”

段枫轻轻一笑.然后端起手中的酒杯轻轻喝了一口酒.

“不过段少第一次见面可是给人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冷悠然对着段枫轻轻的眨了一下眼睛.

听到冷悠然的话后.段枫脸色讪讪一笑:“冷小姐也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真的吗.”冷悠然似笑非笑的看着段枫.

那日在酒店之中的卫生间之中.段枫撕扯掉冷悠然的衣服.本來冷悠然以为段枫是要上自己.可是最后.段枫只是在她那圣女峰之上狠狠的揉搓了几下.然后在她那翘臀之上拍了几下.就转身离开了.

这让冷悠然的心中充满了愤怒.一直以來她引以为傲的身材落在段枫的眼中.竟然沒有让人段枫兽性大发.而是过了几把手瘾之后就离开了.

但是身为花丛老手的段枫确实挑·逗起了冷悠然的欲望.可是段枫却什么都沒做.她心中要不愤怒就怪了.

可这也真的不能够怪段枫只是过了几把手瘾.当时张舒婷和屈玲珑可是还在外面呢.而且段枫只是稍微的用手碰了几下冷悠然.谁知道她立刻就有了反应.这让段枫不得不立刻离开啊.

因为段枫怕冷悠然是一个寂寞太久的女人.万一沾惹上一时半刻就出不來.要是张舒婷和屈玲珑來找.那就麻烦了.

所以段枫沒有在冷悠然的身上发泄一番就直接离开了.

“当然是真的.我可是清楚的记得冷小姐胸前的美胸痔呢.很是让人心动啊.”段枫嘿嘿一笑.脸上露出了一道猥琐之色.

冷悠然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但是随即就平复了下來.一脸轻笑的说道:“那段少不是一样沒有碰人家.”

女人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动物.你不碰她.她说你不碰她.等你碰了她.她会说你是一个禽兽.

总之在这方面无论男人怎么做.始终都是一个被数落的对象.

“怎么沒碰.我不是捏了两把你的咪咪吗.”段枫说着将目光落在了冷悠然的圣女峰之上.眸子之中的色迷迷的模样沒有任何的隐藏.

虽然冷悠然也是一个妩媚的女人.但是和纪含香和屈玲珑一比.还显得略微有些稚嫩.

如果说纪含香和屈玲珑是一个熟透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的想要爬上去咬两口.那么冷悠然就是一个半熟透的水蜜桃.还差点火候才能够完全的成熟.

对于熟透的水蜜桃段枫都可以忍住.更何况还是一个半成品呢.

大厅之中无数人都再次将目光聚集在了段枫的身上.刚刚是段云阳现在是冷悠然.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來头.纵使他们将脑子给想炸也沒有想到段枫到底是谁.

不过却有几个段家的子弟在看向段枫的时候.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但是却沒有将段枫的身份给说出來.

“不知道我是应该说段少您不是一个男人.还是应该说段少您是一个正人君子.”

“我喜欢做小人.”段枫答非所问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回答之后.冷悠然立刻笑了起來.胸前的圣女峰也随之抖动了起來.随着冷悠然的笑声.冷悠然胸前的圣女峰抖动频率也变大了起來.

看的段枫内心之中为冷悠然捏了一把冷汗.这要是万一从衣服里面突然跳出來怎么办啊.

“段少您可真会说笑.”

“冷小姐难道就不会说笑吗.”段枫再次喝了一口酒润了一下喉咙说道.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客厅之中的灯光突然暗下來.只有那悠扬而又婉转的音乐响彻整个大厅.

大厅之中在交谈的客人像是接到了某种信号一般纷纷停下了交谈.

看到灯光暗下來之后.冷悠然看了一眼段枫.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悠然感谢各位给悠然这个薄面在百忙之中來参加这次的酒会……”

冷悠然沒有上前台去说.而是直接站在段枫的身边说了起來.

冷悠然客套了几句之后.然后扭头看着段枫说道:“今天我还要给各位介绍一位新朋友.对于这位新朋友.恐怕大家也基本上都听说过他.只是沒有见过……”

段枫的心头猛然一跳.冷悠然今天这是要借这个机会摆自己一道啊.

不远处的段云阳在听到冷悠然的话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冷笑之意.仿佛已经猜到了接下來冷悠然要说什么.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冷悠然一字一句的将最后的话给说了出來:“他就是段枫.当年太子爷段莫宁的儿子.”

所有人在听到冷悠然的话后.都陷入到了寂静之中.但是随后满堂哗然.

就如同冷悠然所说的那样.对于段枫这两个字.他们可是如雷贯耳.但是却沒有人见过.

如今冷悠然说了出來.这在他们心中掀起了巨浪.在掀起巨浪的同时.大厅之中的人们心思也开始活跃了起來.冷悠然今天举办酒会介绍段枫.这其中是不是释放着某种不为人知的信号呢.

这一刻.段枫有些怀疑这个酒会是冷悠然特意要介绍自己举办的.只是其中的目的.段枫还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面绝对有猫腻.

大厅之中的客人也明白了为什么段云阳会和段枫谈笑风生.

一切都因为他是段枫.所有人在看向段枫的目光之中在这一刻都充满了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