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28章 无情的父母

第八百二十八章 无情的父母

清晨,当东方泛起鱼肚白的时候,段枫并没有因为昨晚的疯狂而呼呼大睡,如同往常一样很是自然的清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缩在他怀中的戚烟梦!

此刻戚烟梦仿佛在做什么美梦一般,使得她的嘴角弥漫着一道幸福的笑意.

虽然段枫和戚烟梦此刻盖着被子,但是这轻柔的被子却根本遮挡不住戚烟梦的身段,那身体妙曼的曲线紧紧的贴在段枫的身上.

段枫没有动,而是这样静静的躺在**,一只手搭在了戚烟梦的肩膀之上,嘴角露出了一道温馨的笑意.

但是看着戚烟梦那诱人的模样,段枫特别想在戚烟梦的脸颊之上亲一口,但是又怕惊醒戚烟梦,所以只能够用眼睛注视着怀中的美人,但是脑海中却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了昨天晚上那的场景,使得他的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升起一道邪火!

突然戚烟梦口中发出了一声嘤咛声,接着戚烟梦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或许是因为阳光透着窗帘照射进来的缘故,使得戚烟梦刚刚醒来有些不适应,又立刻闭上了双眼.

片刻之后,戚烟梦再次睁开了双眼.

看到戚烟梦再次睁开双眼,段枫挪动了一下身体,侧身单手支撑着头道:";你醒了!";

说着段枫伸出手轻轻的拨弄了一下,戚烟梦额头之上的秀发.

";恩,你怎么醒这么早,我还以为你没醒呢!";戚烟梦躺在**伸了下懒腰说道.

但是下一刻戚烟梦就从**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段枫道:";好了,我要起床了,爷爷还等着我去做早饭呢!";

说着戚烟梦就从**走了下去,穿着睡衣向着门口走去.

当戚烟梦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戚烟梦回头看了一眼段枫道:";你也快点起床啊!";

看着戚烟梦的背影,段枫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幸福的微笑,虽然戚烟梦在商场上是一个女强人,杀伐果断,但是自从来到段家之后,戚烟梦一直都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妻子,对老人百般呵护.

人果然都是两面的.

看到戚烟梦离开卧室,段枫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始穿起了衣服,毕竟今天他还有事情要做呢.

而与此同时,冷悠然也早早的起床了,今天她要去卢家,和卢家谈判.

不过冷悠然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忐忑,她的心中没有一点的把握,对于卢家都是一群什么人,她冷悠然心中清楚,全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所以她的内心之中在害怕,她不知道自己手中的东西能够占有多大的分量.

冷悠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她知道今天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她必须去卢家,不然等卢家来找她的时候,那就是大祸临头了.

下一刻,冷悠然走到了化妆台面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冷悠然忍不住的伸出手放在了右脸颊之上,昨天晚上被卢俊臣抽了一巴掌,那五道鲜红的手指印依然非常的清晰.

冷悠然给自己又补了一下妆,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打开了卧室的门,从里面走了出去.

冷悠然刚从楼上走下来之后,就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冷飞扬和母亲黄惠美坐在楼下客厅之中的沙发上,只不过两人的脸色微微都有些难看.

冷悠然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昨天她回到家之后没有告诉任何人在酒会之中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他们还是知道了.

";爸妈!";冷悠然的声音之中微微有些颤抖.

听到冷悠然的声音,冷飞扬直接抬头将目光落在了冷悠然的身上,声音之中充满了阴森:";冷悠然,昨天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冷悠然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凄惨的笑意,别人的父母知道自己的儿女在外面出事,回来都是担忧自己儿女,关心的问切一番,可是自己的父母却摆出一副审讯的架势,这让她冷悠然的内心之中充满了凉意,略带自嘲的说道:";告诉你们有用吗?你能够帮我吗?";

";告诉你们,你们恐怕会直接让我去卢家道歉吧,甚至做出更过分的事情吧?";

";冷悠然,你怎么说话呢!";冷飞扬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声音之中也充满了冷意!

";你想要我怎么说?";冷悠然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双眸死死的盯着冷飞扬:";在你们的眼中只有利益,你们看重的也只是利益,可曾真正的关心过我?我不过是你们手中的一个工具,你们眼中的一个棋子,一个能够为你们换来利益的工具或者棋子!";

冷飞扬的脸色猛然一变:";混账!";

黄惠美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急忙站起身道:";你爸是因为接到了卢丙纶的电话,才这样的,你……";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放心,绝对不会连累到你们,更不会连累到冷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冷悠然一个人会全部扛下来的.";冷悠然那发光的美眸顿时黯淡,如一片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她的世界已变得漆黑.

在外人的眼中,她冷悠然是冷家的大小姐,是名媛会之主,她的出身,她现在的地位让很多人都非常羡慕,但是她冷悠然却知道自己在冷家不过是没有任何地位的一个棋子,一个利益工具而已!

";你最好一个人扛下来,千万不要连累到冷家!";冷飞扬狠狠的说道.

冷悠然在听到这句话后笑了,只不过这

个笑容显得是那么的牵强,是那么的痛苦,这一刻她的心如死灰,她的父母对她没有关心没有担忧,有的只是那份不在乎.

仿佛她冷悠然根本不是他们的女儿一般.

冷悠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冷飞扬和黄惠美说道:";这次的事情,我自己会摆平,绝对不会连累到冷家,更不会连累到你!";

话音落下,冷悠然直接迈着步伐向着外面走去.

冷飞扬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突然开口说道:";冷悠然,无论今天你用什么办法,都必须让卢家原谅你,而且还不能计较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不然以后你就不许在踏进冷家一步,你也再也不是冷家的人,你所作的一切都和冷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还没有等卢家兴师问罪,他冷飞扬就急忙要和冷悠然撇开关系.

冷悠然在听到这道坚决而又无情的话后,脚步直接停滞了下来,浑身上下也猛然一怔,两行清泪直接从她的眼眶之中顺着脸颊滑落而下!

这就是她的父母,心中没有任何的亲情可言,眼中没有任何的人情味,他们为了利益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一步步的走向死亡的深渊,而他们却视若无睹.

冷悠然没有回头,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心情,努力的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

";我已经说了,无论卢家要怎么样,我冷悠然一人承担,和冷家没有任何的关系,也绝对不会连累到你.";冷悠然的声音非常平静,平静的有猩怕.

冷飞扬冷哼一声:";早知道就不应该生你!";

听到冷飞扬的话后,冷悠然身体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一下:";不该生我?";

说着冷悠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犹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是,你不该生我!";

话音落下,冷悠然没有在做任何的停留,而是急速的向着外面走去,这一刻,她的步伐微微有些急促,在急促的同时还夹杂着慌乱.

仿佛这一刻,冷悠然想要急速的逃离这个地方一样.

事实上,冷悠然确实是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在冷家她没有任何的地位,没有任何的身份,她从来都不想回冷家,可是却又不得不回来.

冷悠然坐在车上之后,立刻趴在方向盘上痛哭了起来.

昨天被卢俊臣给抽一巴掌,但是那份疼痛只是在脸上而已,虽然今天冷飞扬没有碰她一下,只是说了几句,可是这份痛却是在心底,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

冷家客厅之中,冷飞扬一脸铁青的坐在沙发上,手指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香烟.

";飞扬,你说卢家会和冷家不计较吗?";黄惠美看着冷飞扬有些担忧的问道.

黄惠美担心的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冷家,而是利益.

听到黄惠美的话后,冷飞扬的脸色再次阴沉了一分:";都是你生的好女儿!";

黄惠美在听到这句话后一愣,接着怒道:";冷飞扬,你什么意思,难道她是我自己的女儿,没有你,我能够生出来吗?";

冷飞扬没有理会黄惠美,而是重重的抽起了香烟,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幻着.

而此刻冷悠然已经停止了哭泣,开着车离开了冷家,直接奔着卢家而去.

无论卢家要怎么样,她冷悠然都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哪怕是死,她也已经不在乎.

因为她感觉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太多余了,多余的没有任何人会在乎她,会关心她.

甚至冷悠然觉得自己活着还不如一条狗呢,至少狗还会有主人关心她,但是她却任何人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