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15章 他是七杀领袖

第九百一十五章 他是七杀领袖

晚会在火热的举行.段枫和艾菲尔两人在一旁聊的不亦乐乎.

随着时间的推移.段枫就越來越有种招架不住的感觉.因为艾菲尔太不要脸了.她一点都不知道东方女人的矜持和含蓄.把西方女人的狂野和奔放发挥的淋漓尽致.

这让段枫感觉自己再次遇到了女流氓.而且还被调戏了起來.

“小男人.你是怎么勾搭到你妻子的.”艾菲尔指了一下不远处的戚烟梦问道.

“什么叫勾搭.我还用得着勾搭吗.我这么帅……”

“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艾菲尔立刻打断了段枫的话:“我才不信你这一套呢.给我说说.你是怎么勾搭的.是先啪啪啪还是……”

“艾菲尔.你以为都是你们西方人吗.”

听到段枫的话后.艾菲尔像是想到了什么:“忘记了.你们是华夏人.华夏人都比较含蓄和矜持.虽然随着国际的发展.你们东方人也变得比以前开放的多了.但是依然有人非常保守.对吗.”

段枫点了点头.

“那你是怎么追到你妻子的.你妻子这么漂亮.你是不是给你老婆下了药.按照你们华夏的说法叫做生米煮成熟饭.要知道征服一个女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攻她身体做她王.”

段枫的额头之上立刻涌现了三条黑线.自己有这么不堪吗.竟然要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艾菲尔.你如果在侮辱我.我就和你决斗.”

“好啊.我知道你住在丽思卡尔顿酒店.只要你能够把你老婆支出去.我不介意和你在酒店里面肉搏一番.”说着艾菲尔对着段枫眨了眨眼睛.

段枫顿时无言以对.这女人太不要脸了.真的太不要脸了.

看着段枫那一脸憋屈的神情.艾菲尔的脸上立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她一直都认为自己面前的这个小男人很有意思.

她喜欢看这个男人狂妄.更喜欢看这个男人吃瘪的神情.

女人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动物.

“对了.我怎么沒有看到安琪儿.”段枫急忙岔开话題问道.

“我就知道你心中想着你的情人.根本沒有把我放在眼中.”艾菲尔有些幽怨的看着段枫说道.

看到艾菲尔脸上的神情后.段枫真的很想说一句:“大姐.咱俩沒什么关系吧.”

“她沒來.你沒看今天來参加晚会的人并不多吗.”艾菲尔淡淡的解释道:“这晚会.露丝每一个月都要举办一次.不可能每个月所有人都來吧.”

“那你之前给我说今天的晚会不简单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这场晚会真是露丝举办的吗.”艾菲尔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露丝.轻声说道.

“什么意思.”

“前几天露丝才刚刚举办过晚会.这一次是有人请露丝举办的.为的就是给你一个下马威.让你知道这里是西方.是米国纽约.不要太放肆.”艾菲尔摇晃了一下手中的酒杯继续说道:“不过很可惜.你直接抽了所有人一巴掌.”

段枫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玩味的意思.怪不得他和戚烟梦刚到纽约.露丝就举办了晚会.原來是有人在幕后谋划.

只是很可惜.他想要的震慑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成全了段枫.让所有人都知道了段枫.

“这么说.那个人知道我是火狐.”段枫的脸上也來了兴致.

“对.”艾菲尔重重的点了点头:“只是很抱歉.我不能够肯定这个人到底是谁.所以不能够给予你任何帮助.”

段枫轻轻的摆了摆手道:“沒什么.无论是谁.只要是敌人.我都会送他去地狱之中为他这愚蠢的行为忏悔.”

“小男人.我劝你最好小心一点.虽然你很强.但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你还要保护你的妻子.”艾菲尔一脸关心的说道:“有时候低头不是认输.是要看清自己脚下的路应该怎么走.抬头不是骄傲.而是看见属于自己的天空.”

段枫在听到艾菲尔的话后.浑身上下猛然一怔:“谢谢你.艾菲尔.我明白了.”

艾菲尔轻轻一笑:“我知道.你想要低调.但是很难.所以你要避其锋芒.用其所长.你的世界不存在规则.因为你是强者.强者的时间不存在规则.对于敌人.我建议还是先杀比较好.不然就是一颗定时炸弹.”

“我会这么做的.在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像他们低头.”

“小男人.我看好你.而且我相信等你低头的那一刻.他们会全部笑抽.但是等你抬头的那一刻.他们都会颤抖.”艾菲尔脸上充满了浓浓的自信.

那是对段枫的自信.

段枫的嘴角慢慢的也勾勒出了一道笑意.这份笑意如狼似虎.狡黠而又残忍.

“会让你如愿以偿.”段枫重重的说道.

一时间.艾菲尔那双迷人的湛蓝眸子里迸射出了炽热的光芒.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段枫在抬头那一刻.所有人为之颤抖的那一幕.

随即艾菲尔眸子之中炽热的光芒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担忧.因为天命.因为圣女.

这两个庞然大物要对段枫出手.圣女还好一些.毕竟她是光明正大的出现.但是天命.却不会像圣女一样.而是不择手段.

晚会终于结束了.所有的客人都在和露丝道别.

段枫和戚烟梦也离开了露丝的豪宅.其他人也是如此.但是艾菲尔却并沒有离开.

等所有人都离开后.艾菲尔慢慢的走向了露丝.

“露丝小姐.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最好不要被人当枪使.不然你会死的很惨.”艾菲尔对着露丝轻声说道.

“艾菲尔.你什么意思.”

“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这场晚会应该是某些人请你举办的吧.”

露丝在听到艾菲尔的话后.眸子之中射出一道精光.

“我想应该是教廷的圣女吧.”艾菲尔再次淡淡的说道:“听说你们两人的私交不错.”

艾菲尔既然猜到了是圣女在背后谋划.为什么刚刚沒有对段枫说出來呢.

难道艾菲尔还有其他的想法.

露丝的眼神之中闪过一道慌乱之色.但是随即就恢复了下來:“抱歉.我听不懂你再说什么.”

“听不懂沒有关系.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不要被别人卖了.还在给别人数钱.那样你就太愚蠢了.”艾菲尔一脸轻蔑的说道.

“艾菲尔.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露丝.我是看在肯尼迪家族的份上才警告你一句的.这场争斗.不是你所能够参与进來的.你也不要想着在里面浑水摸鱼.明哲保身才是最为重要的.”艾菲尔淡淡的说道:“对了.顺便告诉你一句.安琪儿是段枫的女人.”

露丝在听到这句话后.娇躯立刻变得僵硬了起來.眸子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

如果安琪儿真的是段枫的女人.那么确实不是她能够招惹的起的存在.

因为在米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民主党是属于摩根家族的.而共和党是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

洛克菲勒家族与米国的乃至国际政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肯尼迪家族是强势.是厉害.可是如果真的和洛克菲勒家族争斗.那么绝对是一死一伤的结局.

因为肯尼迪家族在米国众多家族之中排行第十二位.而洛克菲勒和摩根家族则是位居第一位.

“好了.话我已经告诉你了.至于怎么做.还是你來决定.”艾菲尔说着就要离开晚会大厅.

“等一下.”看着艾菲尔要离开.露丝立刻开口喊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

“艾菲尔.你认识段枫.”

“当然.我们是很好的朋友.”艾菲尔重重的点了点头:“恩.很好很好的朋友.”

“能告诉我他是谁吗.”露丝重重的说道.

艾菲尔在听到露丝的话后.立刻笑了起來:“他是七杀的领袖.”

愕然听到这句话后.露丝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來.脸色也变得煞白.

段枫竟然是七杀的领袖.要知道七杀在西方拥有着恐怖的震慑力.虽然七杀是佣兵团.但是却和很多家族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且七杀佣兵团是整个地下世界最为强大的佣兵团.能够与之匹敌的屈指可数.

如果和七杀佣兵团为敌.绝对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除非你有足够的实力和整个七杀对抗.或者你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庞然大物.根本不惧七杀.

这一刻.露丝明白了.为什么艾菲尔说不要被别人拿枪使.

“谢谢你艾菲尔.我知道怎么做了.”露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内心之中对圣女出现了一丝厌恶.她用真心待圣女.可是圣女却让她当枪.

“其实露丝.我很羡慕你.”

“羡慕我.”露丝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疑惑之死.

“因为你是他妻子的同学和朋友.”艾菲尔脸上露出了一个迷人的笑容.

露丝是聪明人.在听到艾菲尔的话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会心的笑意:“对.我是戚的朋友.我们将会是永远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