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29章 底牌打出

第九百二十九章 底牌打出

随后布兰妮等人的身影急忙向着一旁飞速而退,因为乌鸦朝他们扔来的竟然是手雷。

任你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更何况还是手雷!

“咚!”

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立刻在这狂风暴雨之中响起,整片大地仿佛都随之颤动了一下。

布兰妮等人的脸色铁青到了极点,因为乌鸦犹如变魔法一般,手中竟然多了一把冲锋枪,随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扣动扳机扫射而出!

“哒哒哒……”

一时间街头上演了一幕枪击大战,而且枪还是在乌鸦的手中,一具具的尸体不停的倒在了地上。

“蛤蟆,老子给你说,让你带枪,你他妈的不听话,这样扫射才过瘾!”乌鸦咧嘴说道。

蛤蟆在听到乌鸦的话后,直接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地一蹬,向着前面蹿了过去。

段枫在听到枪声之后,就知道是乌鸦,因为七杀之中就乌鸦喜欢这种热武器,其他的人都是冷兵器。

服部归川的脸色一时间比所有人还要难看,因为乌鸦竟然只杀他带来的忍者,其他人他基本上一个都没杀!

“老子让你们隐身,让你们隐身,妈的都干掉你们!”乌鸦一边不停的扫射,一边喃喃的说道。

如果让服部归川听到乌鸦的话后,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吐血,丫的我们忍者会忍术也碍你事?

其实乌鸦这么针对忍者也是有情可原的,因为他被忍者曾经重伤过一次,也就是那一次让乌鸦对忍者心中有些发怵,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原因吧,所以才使得乌鸦想要立刻将所有忍者都给干掉!

乌鸦等人的到来,使得整条街道之上的血腥味道立刻开始急剧增加。

服部归川终于忍不住了,身影一闪,直接向着乌鸦蹿了过去。

乌鸦立刻擦觉到了服部归川朝着自己急速而来,没有任何犹豫,急忙将枪口对准了服部归川,可是下一刻服部归川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消失在了这大雨之下,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但是乌鸦知道,服部归川用了忍术,不知道跑到了那里去。

随即乌鸦的手一抖,手中的机关枪立刻变成了一堆零件,他心中清楚在武者面前,近距离玩枪等于找死,所以他将手中的枪给毁掉了。

一个弯腰,那系在鞋子上的匕首立刻握在了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服部归川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了乌鸦的面前,一道犹如闪电般的寒光,急速的从半空中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乌鸦劈下!

一时间乌鸦只感觉浑身上下立刻被一股浓烈的死意所笼罩,条件反射般的将手中的匕首横档在了自己的头上!

“叮当!”

一声脆响传来,下一刻,乌鸦的身体猛然颤抖了一下,双腿一抖!

左腿直接跪在了地面之上!

“啪!”

地面上的积水立刻被溅起了一道道的水花。

若是这一刀被劈中,那么现在的乌鸦已经成为两截了!

“支那猪,我会让你死的很惨!”服部归川一脸狰狞的看着乌鸦狠狠的说道。

“小鬼子,你以为力气大就了不起吗?”乌鸦丝毫不惧的和服部归川对视着。

服部归川没有理会乌鸦,右脚猛然踢出!

一脚踢出,周围的空气完全被荡开,凌厉的腿风刮得呼呼作响!

乌鸦的脸色猛然一变,瞳孔顿时收缩成了最为危险的针芒状。

这一脚若是被服部归川给踢中,那么乌鸦就算不死也会立刻丧失战斗力。

就在这生死关头,段枫手中的忍者刀,嗖的一下朝着服部归川飞速射来。

忍者刀还未到,服部归川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寒意袭来,急忙抬头看去,立刻就看到了一道寒光带着凌厉的杀意袭来。

那即将要踢在乌鸦身上的右腿也急速撤回,身影急忙一闪。

而乌鸦见状,则是急忙站起身,向着一旁而去,他知道自己不是服部归川的对手,也没有逞英雄。

“服部归川,你的对手是我!”段枫立刻爆喝一声,右腿对着朝自己冲来的人狠狠的扫出!

“砰!”

一声闷响,这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

下一刻,段枫就要向服部归川而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布兰妮直接向前踏出了一步:“火狐,你的对手是我!”

布兰妮的目光锁定在了段枫的身上,那双眸子之中散发着道道的邪恶之意,一点都不像是教廷圣女所拥有的眼神。

段枫在听到布兰妮的话后,浑身上下一怔,说实话,他对这个圣女布兰妮有些忌惮,因为这个女人就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布兰妮慢慢的朝着段枫走了过去,步伐沉稳有力,而且每一步好像都是用尺子所量过一般,大小基本一致。

“宁咏霖,帮我杀了服部归川!”段枫知道自己已经被布兰妮的杀意给锁定,无论自己到哪里,她就会跟去哪里,如果这个时候去对付服部归川,绝对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所以他向宁咏霖求助。

本来正在浴血厮杀的宁咏霖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吼道:“好,我正想看看岛国的忍皇有多厉害!”

听到宁咏霖的话后,段枫长舒了一口气,目光也随之和布兰妮的眼神在半空之中碰撞到了一起。

随即一种水电交加的火花在空气里溅射而出,杀气凝聚如云!

段枫此刻和布兰妮相距数十米远,但是以两人的恐怖武力值,只是眨眼间的时间就能够到达彼此的面前。

“布兰妮,好久不见!”段枫看着布兰妮淡淡的说道,嘴角还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笑意。

“是啊,很久没见了!”布兰妮的那面纱下得脸庞也露出了一道笑意,不过笑的有些冷:“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做梦等都能够梦到你,我对你可是十分想念——火狐!”

听到布兰妮的话后,段枫眉头微微一挑:“你可不要想念我,你是教廷的圣女,如果让你的教徒知道你十分想念我,做梦都能够梦到我,那样我会被他们给撕碎的!”

段枫的话音刚刚落下,布兰妮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那双眸子之中的怒意再也没有丝毫的掩饰。

“布兰妮,我知道你想杀我,可是你至少应该给我一个理由吧?”段枫就像是在和老朋友聊天一般,随意的对着布兰妮说道:“他们是想要抢夺我身上的赤血玉,难不成你也是?”

任凭身边横七竖八躺满了尸体,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到段枫,而且也没有一个人来打扰段枫和布兰妮。

这一刻,完全是兵对兵,将对将!

“不错,我就是想要你身上的赤血玉!”

段枫淡淡的一笑:“你敢对上帝发誓吗?”

布兰妮的脸色微微一变,没有说话,她是圣女,不能够对上帝撒谎。

“布兰妮,我不过是偷看了你洗澡而已,顺便拍了几张照片,我又没有把你……”

“闭嘴!”布兰妮立刻怒吼一声。

段枫在看到布兰妮的脸色之后,无奈的闭上了嘴,其实他和布兰妮真的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看了布兰妮洗澡而已,而且还是无意之举,然后拍了几张照片,就这么简单。

可是谁知竟然被布兰妮给抓到了,而且手机也被布兰妮给抢走了,所以说段枫只是用目光侵犯了布兰妮,再也没有其他了。

谁知就他妈的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开始被布兰妮给惦记上了,一直都想让段枫死。

按照布兰妮的话叫做教廷的尊严不容侵犯,圣女的威严不容亵渎!

只有让段枫死,才可以!

“你必须死!”布兰妮重重的说道,那眸子里的怒意更加旺盛了起来,怒火滔天的同时,那双眸子之中还蕴含着刻骨铭心的恨意,目光怨毒到了极点。

她是圣女,在教廷拥有着无比的尊严,而且她的身体从来没有被一个男人给看过,可是却偏偏被段枫给看光了。

恐怖的杀意立刻从布兰妮的身上涌现了出来:“火狐,今晚,你们要全部死在这里,一个都逃不走!”

话音落下,布兰妮整个人的气势陡然提升到了最高,那股恐怖的杀意,那冰冷的目光让人心有余悸。

感受到布兰妮身上的杀意之后,段枫的眸子立刻眯在了一起:“布兰妮,你以为你真的能够将我们所有人都给留下吗?”

能吗?

布兰妮的粉拳立刻握在了一起。

“就凭这些废物吗?”段枫的身上立刻散发出了一道强大的气势:“你以为就能够杀的了所有人吗?”

“就算杀不了你,我也会杀了其他人!”

段枫冷哼一声:“你以为,我身为火狐在西方就没有其他底牌吗?”

愕然听到段枫这句话后,布兰妮的心头猛然一颤,是啊,段枫是火狐,底蕴全部在西方,而至今他还根本没有展露出来丝毫!

“布兰妮,我不想杀你,但是你却要找死,就怪不得我了!”话音落下,段枫伸出右手,直接放在了口中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底牌在这一刻打出,他要让所有人颤抖!

火狐的骄傲在西方不容许任何人践踏,哪怕对方是教廷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