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31章 我是你的对手

第九百三十一章 我是你的对手

他在让着自己.

布兰妮的脸上充满了震惊.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刚刚她一直压着段枫打.可是现在段枫却告诉她.那是自己在让着她.一时间布兰妮的心中掀起了巨浪.久久无法平息.

随后.一股死亡的气息瞬间游走布兰妮全身.让她身体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紧接着布兰妮只感觉四周的温度急剧下降.雨水打落在身上.让布兰妮从头凉到脚.

布兰妮是教廷的圣女.她的尊严是踏着敌人的鲜血來维护的.可以说.双手沾满了血腥.对于危险的感知力.自然超出常人.毫不夸张的说.已经成为了一种自然反应.

顷刻间.布兰妮的呼吸不受控制的变得急促了起來.这一刻.她只感觉自己胸口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一般.让她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

布兰妮回过神后.死死的盯着段枫.竭尽全力的保持平静冷笑道:“火狐.你是在吓唬我对吗.你大概忘记了之前.你像一只猴子一样张皇失措的闪躲.上蹦下跳.”

“布兰妮.你太狂妄了.”段枫一脸轻蔑的看着布兰妮说道:“如果你是教皇.或许我还会惧怕你三分.但你不是教皇.”

“你以为我是真的杀不了你吗.”段枫注视着布兰妮冷声道:“不是.我是不想杀你.我承认之前是我冒犯了你.是我的不对.但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欺人太甚.泥人还有三分火性.更何况是我.”

布兰妮陷入到了沉默之中.就这样盯着段枫.

两人的身旁依然在上演杀戮.时不时的就会传來哀嚎声.但是段枫和布兰妮两人却是四眸相对.一种水与电的气息慢慢的交织在了一起.

“火狐.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

“我会让你相信.”

话音落下.段枫缓缓的向前踏出了一步.这一步仿佛运用了瞬移一般.直接到了布兰妮的面前.铁拳紧握.对着布兰妮重重的砸了过去.

这一拳.力大如山.拳还未到.凌厉的拳风刮得呼呼作响.令得布兰妮那一头银白色的秀发立刻飘舞了起來.

凌厉的拳风刮在布兰妮的脸上.犹如刀割一般的生疼.使得布兰妮的眼睛忍不住的眯了起來.

随后.布兰妮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的手掌就对着段枫的右拳猛然拍了过去.

“啪.”

一声闷响传出.布兰妮只感觉自己的手臂之上立刻传來一股钻心的疼痛.手臂也有些麻木了起來.

但是下一刻.布兰妮不顾手臂麻木.胳膊肘猛然朝着段枫一抖而去.

段枫在看到布兰妮的胳膊肘袭來.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手臂急忙横加阻挡.

“啪.”

两人的身体迅速分开.

布兰妮在看向段枫的时候.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浓浓的震惊.因为这一刻她感受到了段枫的恐怖.感受到了段枫的强大.

这一刻.布兰妮相信了段枫之前的话.他确实是在让着自己.

可是自己不需要他让.

“铿锵.”

磅礴大雨之下.一声清脆的响声传來.只见布兰妮的手中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犹如薄弱的铁片一样.在空气之中不停的摇摆着.那剑刃上却散发着阵阵的寒光.让人不敢小视.

软剑.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眸子立刻眯了起來.布兰妮身上的腰带.竟然是一把软剑.

软剑自古被誉为百刃之君.诸器之帅.而且软剑因其剑身柔软如绢.力道不易掌握运用.习练时又须精、气、神高度集中.所以.在剑器种类中属高难型剑术.是与硬剑完全不同的剑器.

而且软剑挥动起來可以像鞭子那样速度极快.即使一击不中只.要一抖就可以迅速下一击.让人防不胜防.可以说杀伤力极大.

这也是武者只见常说的:“用力屈之如钩.纵之铿然有声.复直如弦.”

这句话说的就是软剑.

只是沒有想到布兰妮身上竟然有着这么一把软剑.

此刻.布兰妮心中对段枫的杀意.沒有丝毫的减少.反而增加了许多.一切都是因为段枫刚才让着她.她是教廷的圣女.又是武者.拥有者常人所沒有的高傲.不需要任何人來让.不然就是侮辱她.

雨夜下.布兰妮立刻挥舞着软剑朝着段枫急速奔去.

布兰妮手中的软剑犹如一条毒蛇吐信一般.又犹如出击的毒蛇.刁钻至极.

一剑出.布兰妮完全集合了精、气、神.

一时间.段枫只感觉仿佛四周全部都是剑光一般.他完全被封锁了起來.一股极度的危险瞬间笼罩段枫全身.

“嗖.”

只见布兰妮手中的软剑猛然一弯.下一刻剑尖直接朝着段枫的胸口而去.

段枫在看到寒芒之后.沒有任何的犹豫.急忙向着一旁闪躲而去.

“唰.”

一剑落空之中.布兰妮沒有任何的犹豫.右手微微一抖.只见手中的软剑.立刻朝着段枫的喉咙卷去.

段枫在看到这一剑袭來之后.右手手指急忙急忙对着剑身一弹.然后急速的向着一旁闪躲而去.

段枫退.布兰妮攻.

布兰妮手中的软剑被她挥舞的潇洒飘逸.而且动作轻快敏捷.动若海上蛟龙、空中飞凤.静似崖间苍松、擎天玉柱.

说是:來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青光都丝毫不为过.

“嗖.”

布兰妮手中的长剑直接将段枫身上的衣服给划破了.立刻鲜血四溢.使得段枫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但是随即.布兰妮手中的软剑再次弯曲了一下.剑尖犹如毒蛇吐信一般.朝着段枫的肩膀而去.

“噗嗤.”

段枫的肩膀之上立刻出现了一道清晰可见的伤痕.鲜血立刻从肩膀之上涌出.

还沒有等段枫反应过來.布兰妮的软剑再次挥舞了一下.竟然向着段枫的脑袋急速而來.

如果这一剑被刺中.那么段枫绝对会当场毙命.

就在危机时刻.段枫右手的两指猛然对着长剑而來.

“唰.”

下一刻.段枫的手指直接夹住了布兰妮手中的软剑.

看到这一幕之后.布兰妮的嘴角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

段枫在看到布兰妮脸上的笑意之后.心头猛然一颤.一股不好的预感瞬间从心底涌出.

还沒有等他反应过來.只见布兰妮的另外一只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剑身.随即.只见剑尖立刻向着段枫的脸庞而去.

“嗖.”

段枫急忙松开了手中的软剑.一个闪身躲到了一旁.

躲过去这一击之后.段枫长舒了一口气.这软剑实在是太难对付了.完全是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除非手中有利刃将布兰妮手中的软剑给斩断.不然就只能够处于被动.

“火狐.现在我不需要你來让我.拿出你所有的本事.不然你就会死在我的剑下.”布兰妮盯着段枫冷声喝道.

“布兰妮.你真的想死吗.”

“废话少说.如果你真能杀我了.就杀.”布兰妮冷喝一声.随后身影犹如鬼魅一般再次的朝着段枫冲了过去.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立刻一寒.

“嗖.”

布兰妮手中的软剑.立刻朝着段枫袭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的眸子之中闪过一道精光:“给我断.”

话音落下.段枫右手一抖.一道寒光犹如闪电一般一闪而过.接着一道“咔嚓”的清脆响声立刻传出.

只见布兰妮手中的软剑立刻变成了两截.

看到这一幕之后.布兰妮的脸色陡然一变.眸子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自己的软剑竟然被段枫给斩断了.而且他用什么斩断的自己都沒有看到.

恐惧在这一刻弥漫在了布兰妮的心头之上.

“布兰妮.还给你的剑.”

话音落下.段枫的右脚猛然抡起.对着掉落在地面上的半截软剑用力一扫.这半截软剑化作一道寒光急速的朝着布兰妮而去.

布兰妮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从震惊中回过神來.立刻就看到了一道寒光袭來.沒有任何的犹豫.急忙挥出了手中的半截长剑.

“叮当.”

一声脆响.断剑掉落再了地上.

风满无声息的吹过.布兰妮那已经湿漉漉的银白色秀发立刻随风舞动了起來.她那爽如同蓝宝石一般的眼睛流露出忌惮之意.

段枫竟然斩断了她的软剑.她最喜欢的兵器.更为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沒看清楚他用的什么兵刃.

“布兰妮.现在你沒有了兵器.你认为你还会是我的对手吗.”段枫冷冷的说道.嘴角之上那股不屑之色立刻弥漫而來.

听到段枫的话后.布兰妮的瞳孔立刻收缩到了一起.沒有了武器的她.还会是段枫的对手吗.

这一刻.布兰妮心中那份自信.那份必胜的信念出现了一丝丝的裂痕.

高手交战.如果必胜的信念出现裂痕.那么可以说就已经距离死亡越來越近.

“她不是你的对手.我是你的对手.”一道突兀的声音犹如从地狱之中传來一般.让人浑身上下汗毛立刻根根竖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息.立刻朝着段枫席卷而來.

随后.只见一道寒芒在雨夜之中犹如流星一般向着段枫的胸口直射去

(PS:秋枫说明天加更.你们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