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43章 谁也跑不掉

第九百四十三章 谁也跑不掉

这究竟是什么剑?

段枫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天命手中这把泛着寒光的利剑,心中也升起一道极度的不安之意。

天命在这个时候,嘴角勾勒出一道极度不屑的弧度:“段枫,不知道是你的鱼肠剑锋利还是我手中这把胜邪剑锐利!”

段枫在听到胜邪剑三个字之后,段枫的瞳孔立刻收缩到了一起,脸上充满了震惊之色,天命手中的竟然是胜邪剑!

胜邪剑又名磐郢剑,和段枫手中的鱼肠剑一样,都是秋战国时欧冶子所铸的宝剑,当年欧冶子铸剑之时即认为剑中透着恶气,每铸一寸,便更恶一分,故名“胜邪”。

段枫手中的鱼肠剑代表着勇绝之剑,而天命手中的胜邪剑则是代表着恶毒之剑,那么也就是说其锋利程度,绝对不会弱于段枫手中的鱼肠剑。

这一次段枫再也没有了任何的优势,只能够靠自己的真实实力来和天命一决生死!

“段枫,今天我就用你的血来祭胜邪剑!”天命右手握着胜邪剑站在原地,眸子里充满了不屑之色。

段枫没有回答,而是直接朝着前方踏出一步!

“啪!”

一脚出,闷响声立刻传来!

“嗖!”

随后,段枫直接朝着天命掠身而去!

雨夜之下,段枫手中的鱼肠剑直接向着天命的脑袋上砍去。

刹那间天命动了,手中胜邪剑立刻对着段枫手中的鱼肠剑斩去。

她要看看是鱼肠剑利,还是她手中的胜邪剑利,凭什么鱼肠剑能够成为剑主的佩剑,而胜邪却不可以!

“叮!”

两把利刃撞击在一起之后火花溅起,段枫手中的鱼肠剑也微微停滞前进。

就在这个时候,天命手中的胜邪剑直接斩向了段枫的右肩膀,这一剑力道极大不说,外加天命手中的胜邪剑锋利无比,若是被他给砍中的话,段枫手臂绝对会犹如切西瓜一样被天命给切掉。

段枫仿佛擦觉到了天命这一剑的的凶猛,自知不敌,不敢硬扛,急忙抽身暴退!

段枫这一退,天命立刻追了过去,手中的胜邪剑猛然向着段枫的胸口刺去。

刚才段枫后退只是为了躲避天命那一剑,谁知天命这一剑比刚刚还要凶猛,只能够继续向着一旁闪躲而去。

而此刻海格力斯的一只脚的脚腕已经被皇甫哲给踢腿,直接倒在了地上,失去重心的他,只能够斜着身子站起来。

雨夜之下,海格力斯那张脸上的肥肉完全扭曲在了一起,一脸狰狞不说,眸子里面更是充满了恶毒的目光。

“游戏结束了!”皇甫哲居高临下的看着海格力斯,就仿佛君王在俯视蝼蚁一般。

“啪嗒,啪嗒……”

沉闷的脚步声响起,皇甫哲和海格力斯的距离不断地缩小!

只是片刻间皇甫哲就到了海格力斯的面前。

直接对着海格力斯踢出了一腿。

看到这一腿之后,海格力斯右手化刀,全力的向着皇甫哲砍去。

眼看海格力斯临死反扑,皇甫哲没有任何的犹豫,轻微一闪,轻松躲过,然后直接向着海格力斯那肥胖的腰部踢去!

“砰!”

海格力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皇甫哲这一腿已经重重的踢在了海格力斯的身上,恐怖的力量直接将海格力斯给踢飞了出去。

随即海格力斯那肥胖的娇躯立刻倒飞了出去。

下一刻,皇甫哲就地一等,整个人立刻弹跳而起,犹如雄鹰展翅一般,直接向着海格力斯的脑袋踢去!

“砰!”

一脚踢出,人头爆!

滚烫的鲜血犹如喷泉一般,从海格力斯的脑袋和身体分开的地方直接喷洒而出,在空中绽放出一朵凄凉的血花!

伴随着海格力斯的死亡,诸神基本全军覆没,只有几个小虾米在苦苦支撑,被杀,也是时间的问题。

杀了海格力斯之后,皇甫哲立刻看向了段枫和天命,对于目前的形式来说,天命才是最为危险的,最为让人忌惮的,这个女人完全是罗刹。

皇甫哲认识的女人不少,但是能够和天命这样彪悍的女人,在皇甫哲的记忆之中只有纪含香,可现在的问题是天命不是纪含香,纪含香答应他,现在正在坐守京城呢!

一时间,皇甫哲蛋疼不已,早知道让纪含香来了,因为他现在根本无法插手段枫和天命两人的交战。

鱼肠剑和胜邪剑的锋利可不是闹着玩的,天命手中的胜邪剑和段枫手中的鱼肠剑相撞了那么多次,可是依然没有半点事情,这说明欧治子打造的这把胜邪剑和鱼肠剑完全是半斤对八两。

而就在这个时候,宁咏霖到了皇甫哲的身边,看着段枫和天命两人的战斗,焦虑的说道:“皇甫哲,上去帮忙啊!”

“你怎么不去!”

“我他妈的没武器啊,不然早去了!”

“地上不是有,你随便捡一把上去不就得了。”

“你怎么不捡一把过去。”宁咏霖一脸不善的说道。

“我又不是傻子,地上的这废铜烂铁,能够和他们两位手中的相比吗?上去直接就被削断了!”

“那你还让我上去。”

“段枫将来很有可能是你妹夫,你是他大舅子,又不是我大舅子,我这次来只是保护戚烟梦的,段枫死不死和我没关系!”

虽然皇甫哲这么说,但是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担忧之色,因为段枫好像不是天命的对手,现在完全被压着打,天命完全占据了上风,如果这样下去,天命绝对能够杀的了段枫。

宁咏霖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说欧治子这位老祖宗,没事铸造这么多削铁如泥的宝剑干嘛?”

“想知道?”

“废话!”

“让天命给你一剑,你下去问问欧治子不就行了!”

“你……”宁咏霖那双眸子之中立刻喷出了火焰,但是随即宁咏霖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皇甫哲说道:“你的兵器呢,我用用……”

皇甫哲扭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宁咏霖:“你傻啊,我若是带了,我他妈的还傻站在这里!”

宁咏霖立刻无语了起来,这家伙……

“那现在怎么办?”

“等!”皇甫哲重重的说道:“现在两人的速度太快了,而且那剑招犹如剑网一般,我们现在贸然上去,根本参与不进去,若是天命先杀我们两个任何一个,你有多大把握能够活下来?”

宁咏霖沉默了,如果他们贸然上去,天命杀他,他有多大把握活下来呢?

段枫手持鱼肠剑面对天命都那么狼狈,而且天命那一手神乎其技的暗器,可是让所有人都为之害怕,现在他手无寸铁的上去和找死有什么区别?

“要是有薄如蝉翼就好了!”宁咏霖狠狠的说道。

此刻的段枫心中充满了憋屈,他竟然完全被天命给压着打,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天命都要略胜一筹,现在段枫都怀疑,这个天命到底是不是女人,不会是人妖吧?

或许是因为太过于狼狈,太过于憋屈,段枫躲过天命这致命的一击之后,竟然急速向前而去。

天命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立刻勾勒出了一道冰冷的死意,那攻击变得比之前更加猛烈了起来,犹如狂风暴雨一般。

“叮当!”

两剑再次撞击,段枫手腕一震,只感觉虎口一阵生疼,手中的鱼肠剑虽未脱手,但是身形却向后退了数步。

“出手!”皇甫哲立刻对着身边的宁咏霖爆喝一声!

这就是他们找的机会,段枫和天命两人分开,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出手!

“嗖!”

“嗖!”

两人的身影还未到天命的面前,天命就感受到了两股凌厉的杀意,左手迅速一抖,只见两道寒光急速的朝着皇甫哲和宁咏霖射去!

“堂堂狼牙和妖狐、火狐竟然联手对付我一个弱女子,传出去难道就不怕天下武者耻笑吗?”天命大喝一声之后,就地一窜,直接向着段枫而去。

听到天命的话后,皇甫哲和宁咏霖的身影微微一滞,这个天命到底是谁?

听她的口气,好像不止是对段枫极为了解,就算是皇甫哲和宁咏霖也极为了解一样!

天命的暗器阻挡了皇甫哲和宁咏霖的身形,而这个时候,天命已经到了段枫的面前,没有用剑,而是右腿在半空之中猛然向着段枫踢出!

“砰!”

一声闷响传出,段枫的虎口立刻裂开,鲜血四溢,像是断线的风筝一般,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之上,身子条件反射般地抽搐了两下。

刚刚一张口,段枫直接从口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一刻,段枫的脸色完全苍白到了极点,从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任何的血色!

随即,天命手中的胜邪剑直接指向了段枫,眼眸之中充满了凌厉的杀意:“你还有什么遗言要说!”

“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要拼命的杀我,我从你的眸子之中能够看出那股滔天的恨意!”段枫喘息着问道。

“恨你,我当然恨你,不止是你,还有他们两个都要死!”天命仿佛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一般,立刻歇斯底里的后叫道:“你们三个谁也跑不掉,谁也跑不掉,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