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45章 爱恨情仇,两难全

第九百四十五章 爱恨情仇,两难全

皇甫哲在听到天命的话后,猛然一愣,我艹,这他妈就要来杀我?

陷入仇恨之中的女人果然是个疯子,戚鹏的死和他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他杀的,可是天命可不管这些,直接仗剑就朝着皇甫哲冲了过去。

“唰!”

没有任何犹豫,一剑直接向着皇甫哲的脑袋上劈去,这一剑若是落在皇甫哲的身上,皇甫哲绝对会立刻被劈成两半。

寒意袭来,皇甫哲在这一刻,也回过神来,急忙侧身闪躲。

“嗖!”

一剑落空之后,天命手一抖直接向着皇甫哲横扫而去。

“天命,你先停下,听我说一句话!”皇甫哲急忙向着一旁闪躲而去。

手握利刃,而且暴怒的天命,皇甫哲只能够闪躲。

“有什么好说的,你身为狼牙,见死不救,难道不该杀!”

“我见死不救就该杀吗?”皇甫哲见天命没有出手,心中长舒了一口气!

“难道不该杀吗?”天命眸子之中闪烁着滔天的恨意!

皇甫哲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我想要出手,可是鞭长莫及啊,你让我怎么救他?”

“那你就是见死不救!”

皇甫哲顿时无语了起来,这女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是,我见死不救,可是你呢?你怎么不去救他?他和我又没有什么关系,我他妈的凭什么救他?”皇甫哲也怒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是皇甫哲!

天命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娇躯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是啊,皇甫哲凭什么救他?戚鹏又不是皇甫哲什么人?

“你给我一个救他的理由,只要你能够说的出来,我皇甫哲不用你动手,立刻在你面前自裁!”皇甫哲一字一句的说道!

天命张了张嘴,想要说出一个理由,可是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的理由,戚鹏是神狐的人,不是狼牙的人,两者是对手,他凭什么救自己的对手?

一时间天命的嘴角慢慢露出了一道自嘲的笑容。

“就算你要为戚鹏报仇,也应该是冤有头债有主,而不是来杀我们!”皇甫哲看到天命沉默再次开口说道:“是,戚鹏是为段枫生死不知,可段枫逼过他吗?没有!”

“那是戚鹏心甘情愿的,你今天若是杀了段枫,戚鹏知道了会怎么想,那是他兄弟,他妹夫,他拿命来保护的兄弟,他拿命来换的兄弟!”

“你杀了他,戚烟梦就要守寡,她可是你的小姑子!”皇甫哲冷冷的喝道:“你要杀我,你杀了我,你还能活吗?”

“不要忘记,我是狼牙,你杀了我,我的兄弟们将会和你不死不休,你杀了我,你以为我背后的势力会放过你吗?”

皇甫哲的话犹如一把利刃一般,疯狂的戳着天命的心脏,一时间鲜血淋淋,可以说皇甫哲的话,完全是字字诛心!

天命就这样呆滞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一直以来天命都认为是段枫害了戚鹏,她要杀了段枫为戚鹏报仇,可是段枫是火狐,是七杀佣兵团的首领,想要杀他难度实在太大了,所以天命一直隐忍,一直在寻找机会杀段枫,然后去杀皇甫哲和宁咏霖,因为这两人见死不救该死!

可以说天命的想法非常的极端。

但是现在皇甫哲的话,让天命无言以对,心中这些年的坚守也开始出现了裂痕,她忍不住的开始质问起了自己,段枫不该杀吗?

皇甫哲和宁咏霖见死不救不该杀吗?

“你想要报仇,也他妈的要找对人,我告诉你,杀戚鹏的是……”

“皇甫哲,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段枫这个时候突然怒喝道。

天命在听到皇甫哲的话后,眸子之中立刻闪过一道精光,没有理会段枫,而是死死的盯着皇甫哲问道:“是谁,是谁杀了他!”

皇甫哲忍不住的看了一眼段枫,当看到段枫那警告的眼神之后,皇甫哲欲言又止。

他知道段枫担心什么,段枫怕天命知道后,不顾一切的去寻找龙爷,去杀他,可是龙爷有那么好杀吗?要知道天命的实力和段枫不相上下,如果不是段枫之前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以及身上受伤,天命不可能能够打败段枫的,就更不用说杀了!

和段枫不相上下的实力去杀龙爷,这他妈的完全和找死没区别!

“告诉我,是谁?”天命立刻怒吼一声。

“嫂子,这件事情你不必问了,我是不可能告诉你的。”段枫在戚烟梦的搀扶下慢慢的从地上站起来,一脸坚决的看着天命道:“你要杀,就杀我,要么不杀!”

“段枫,你……”天命将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皇甫哲,宁咏霖,你们若是敢透露半个字给她,别怪我段枫翻脸不认人!”段枫一脸狠辣的说道。

戚鹏已经因为他生死不知,他不想再让天命去自寻死路,他不想让戚鹏心爱的女人也惨死。

皇甫哲和宁咏霖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之意。

“今天你若杀我就杀!”段枫一副视死如归的看着天命:“你若不杀,戚鹏的仇我来报,等我报完仇,你若还想杀我,告诉我,我以剑主名义发誓自裁燕京城!”

皇甫哲和宁咏霖在听到段枫的话后,那张脸上闪过一道慌乱之色,以剑主的名义发誓,那就要说到做到,不然你就不配做剑主,甚至要面临其他剑主的围攻。

这一刻,段枫把自己逼上了思路,是置死地而后生,还是寻死?

“不需要,我男人的仇,我自己报!”

“那是我兄弟,我兄弟!”段枫紧握双拳,双眼之中充满着血丝吼道:“我们两个睡在一张**,一起找女人的时候,你他妈的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段枫的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但是至少从另外一个角度反应出了他和戚鹏的生死兄弟情!

“他是我为死的,你知道不知道,他是为我死的,谁敢说,我没有资格为我兄弟报仇!”段枫一脸疯狂的说道!

“段枫,你给老娘闭嘴!”天命声音嘶哑到了极点,像是一头受伤的野兽在嚎叫一般:“如果他不是你兄弟,他会死吗?他不会,他现在活着好好的,他不会死!”

天命那双眸子死死的盯着段枫就像是厉鬼盯着生前杀死她的仇人一般,眸子里射出了无比怨毒的目光:“就是因为你是他兄弟,他死了,他死了!”

“是,你说的对,如果我们不是兄弟,他不会死,你以为他死了,我心中就好过吗?”段枫犹如一头被深深刺伤的孤狼一般,在黑夜之中浑身上下鲜血淋淋:“我曾经不止一次希望死的那个人是我,是我,我他妈的烂命一条,无牵无挂,可是他呢?他有父母,有妹妹!”

看着段枫一脸痛苦的神色,戚烟梦的娇躯轻轻颤抖不已,有些害怕,那抓着段枫的手一时间抓的更加紧了起来,仿佛一松手段枫就会消失一般,又仿佛只要抓住段枫,她就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戚烟梦紧紧的咬着嘴唇,泪水无声的落下!

这一刻,她的内心之中比任何人都要痛苦,戚鹏可是她哥哥,她一奶同胞的哥哥,他不在了,而且还是为自己的男人而死,心中的那份痛苦谁能够体会,谁能够了解,谁能够明白?

她戚烟梦比任何人都要痛苦!

可就像戚天寒所说的那样,身为武将镇守边疆,远离家乡投入沙场,退敌无数或伤或亡;这是谁也无可奈何的事情!

战场上的兄弟情,她不能够理解,但是从戚天寒的口中以及段枫的反应中,她能够感受到,如果当时段枫换成戚鹏,他也会如此!

这一刻,戚烟梦的心中疼痛到了极点,痛得她连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段枫的脸上慢慢露出了一道凄惨的笑容,身体颤抖着说道:“当时死的应该是我,而不是他,死的应该是我,不是他……”

戚鹏的死对于段枫来说,可以说是心中的一个噩梦,一个永远都无法消散的噩梦。

每当他看到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时,他的心中都会疼痛不已,因为这些是戚鹏给他的,如果不是戚鹏,他早死了!

“段枫,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戚烟梦死死的抓着段枫颤抖着说道:“嫂子,你也不要说了,你只知道自己痛苦,可是你可想过段枫?”

“我哥是他最好的兄弟,为他死了,他娶了我,你以为每天看到我,他心中就没有任何的愧疚吗?你以为他再面对我的时候心中就不痛苦吗?”戚烟梦脸颊之上挂满了泪痕,这一刻她再也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冷眼女总裁,而是一个小女人而已,一个陷入爱恨情仇世界中的小女而已!

“他比我们任何人都要痛苦!”

泪水在戚烟梦的脸上无声无息的滑落,她就这样看着天命:“如果不是段枫,我也死了,你知道吗?他不欠我哥,真的不欠我哥……”

天命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痛苦,缓缓的闭上双眼,两行清泪顺着面具慢慢的滑下!

这一刻,她知道自己不仅不能杀段枫,也不能杀皇甫哲和宁咏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