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49章 要变天了

第九百四十九章 要变天了

而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江南市已经是黑夜,

夜色深沉之下,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悄然无息的停在了段家老宅门口,

段云阳一脸难看的打开车门直接从车内走了下來,然后步伐急促的向着段家老宅内走去,

段家老宅之中周戒备森严,警卫來往如梭,

段云阳直接向着段家老宅后院走去,如果是往常,警卫绝对会拦住段云阳,不让他去打扰段老爷子,但是现在警卫直接对着段云阳放行了,因为在这之前,他们接到了段老爷子的命令,只要段云阳來了,立刻让段云阳过來,

段云阳穿过竹林之中,直接向着老爷子的住处走去,晚风吹过,竹林呼呼作响,极快的走到段老爷子的书房门口,段云阳轻轻的敲了一下门,

“云阳來了,进來吧,”

段老爷子的书房之中和客厅一样,沒有像富豪们那样装饰的非常漂亮,也沒有什么名贵字画,有的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些人物的画像,其中为首的便是段老爷子那一辈已经逝去的人物而已,

看的出老,段老爷子这个人非常怀旧,或者说人到老年之中都会怀旧,

整个书房除了几个摆满书籍的书架之外,在灯光的照耀下,可以清晰的看到,书架上面的书大多都是老旧的,全部都翻阅过,而且不止一遍,除了这些书之外,整个书房便只剩下了一张书桌和一把木制作的椅子,可以仰躺的那种,

此刻段老爷子正躺在椅子上面,脸色显得非常苍白,

“爷爷,你怎么了,”段云阳在看到段老爷子的模样之后,立刻关心的问道,

在來的时候,段云阳的心中就充满了担忧,因为段老爷子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不停的在咳嗽,声音也显得极度的微弱,

段老爷子有些费力的从太师椅上慢慢的坐起來,一脸溺爱的看着段云阳:“云阳,爷爷听说你找了个女朋友,”

段云阳不知道段老爷子为什么突然问这个,但是依然重重的点了点头,

“怎么不带回來,让我看看我这个孙媳妇呢,”段老爷子板着脸说道,

段云阳确实是怕段老爷子不答应,这是一方面,而另外一个方面则是他还沒有完全将柳依依给追到手,就算追到了手了,柳依依想要走进段家的大门,可以说充满艰难险阻,毕竟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爷爷,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我……”

“怕我不接受是吗,”段老爷子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段云阳一时间陷入到了沉默了起來,就像当初段枫所说的那样,豪门之中不存在婚姻,存在的只有利益牵扯,和等价的交换,段云阳知道想让柳依依走进段家很难,甚至是毫无希望,

“你不用怕我不接受,只要你喜欢就好,”

段老爷子在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段老爷子这句话基本上等于变相的说,他同意了,

“爷爷……”

“好了,不用多说了,莫宁就是一个例子,我不想你和他一样,”段老爷子轻轻的摆了一下手,立刻岔开话題说道:“书桌上的东西你收好,”

话音落下,段老爷子指了一下桌子上的几封信,

“这是什么,”段云阳说着就拿起了桌子上的信,然后就准备拆开,

“别打开,”段老爷子急忙喝止了段云阳的动作,

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段云阳非常听话的沒有动,而是疑惑的看向了段老爷子,

“还有那本厚黑学,等下你也带走,记住那本书只能够你自己看,把里面的东西都记住后,就一把火烧了吧,”段老爷子有指了指旁边的厚黑学说道,

“哦,”段云阳直接拿起了桌子上的厚黑学,然后忍不住的翻动了一下,

下一刻,段云阳的瞳孔陡然放大,眸子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这哪里是什么厚黑学,而是一个粘着厚黑学皮子的书,里面完全记在的段家这些年所积累的底蕴,以及那庞大的关系网,写满了整本书,密密麻麻,而且每个名字后面都有一个括号,括号里标注着一行字,

这这本书是段家的命门都不为过,

“爷爷,这是我们段家所有的关系网,”段云阳的身体微微轻颤着问道,

段老爷子颔首点头:“不错,所有的东西都在这本书里面,我记载了一辈子,今天终于完成,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

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段云阳的心中立刻涌出了一股极度的不安:“爷爷,你为什么现在就把这些交给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随即,段老爷子的犹如一道惊天巨雷一般在段云阳的耳旁嗡嗡诈响,

“我撑不了多少的时间了,”

段云阳完全的傻了,双眸之中充满了呆滞,一时间完全不知所措,段老爷子竟然说自己时间不多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信号,

“爷爷,你别和我开玩笑,”段云阳回过神后,急忙慌张的说道,那张脸上的担忧之意不言而喻,

段老爷在对着段云阳轻轻的招了一下手,

而段云阳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急忙蹲下身,蹲在了段老爷子的面前,而段老爷子则是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段云阳的头,一脸溺爱的说道:“孩子,生离死别乃是天经地义……”

“爷爷,我们去医院,我马上带你去医院,你一定会沒事的,一定会沒事的,”段云阳的声音开始颤抖了起來,他从段老爷子的声音之中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段老爷子沒有在骗他,

段老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沒用的,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

话音落下,段老爷子不给段云阳开口的机会,就再次的说道:“记住,这本书你一定要将里面的东西牢牢的记住,明白吗,”

段云阳的眼眶在这一刻变得红润了起來,但是他并沒有哭,因为他知道,面前的这个老人最反感男人哭,在他看來那是懦夫的表现,

“我记住了,我一定会将里面的东西死死的记住,”段云阳的声音在这一刻微微变得有些沙哑了起來,

段老爷子在听到段云阳的话后,那张充满皱纹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笑意:“那就好,那就好,还有我给你的几封信,一定要等我归天之后在打开明白吗,”

段云阳重重的点了点头,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又感觉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卡住了一般,话到了嘴边但是却什么都说不出來,

“如果你敢在这之前打开,就算死,我九泉之下也不会瞑目,”段老爷子那张枯皱的脸上充满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话音落下,段老爷子立刻忍不住的咳嗽了起來,连续咳嗽了几声之后,段老爷子立刻就感觉到喉咙之处传來一股血腥的味道,不过他并沒有在意,而是急忙将那口带着血腥味道的吐沫咽回了肚子里,

“爷爷,您沒事吧,”段云阳的脸上顿时充满了紧张和担忧之色:“爷爷,您放心,我绝对不会偷偷的拆开看的,您放心,”

连续的咳嗽了一会,段老爷子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了起來,那模样就仿佛风中的烛光,随时都会熄灭,

看着段老爷子那一脸的苍白,段云阳只觉得胸口像是有一团烈火在燃烧,又像是心头一把利刃在狠狠的戳着他的心脏一般,让他内心之中疼痛无比,

终于段老爷子停止了咳嗽,拿起一旁的水杯,拧开后轻轻的喝了一口茶,然后看着段云阳说道:“放心吧,沒事,老毛病犯了,”

“爷爷,我帮你联系医生,让他们帮你看看成吗,”段云阳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哀求,

段老爷子摇摇头道:“云阳,我什么情况我自己心中清楚……”

还沒有等段老爷子把话说完,就被段云阳给打断道:“爷爷,段枫呢,他知道你现在……”

“他不知道,我沒有告诉你,你也不要告诉他,知道吗,”

“为什么,”

“我不想他因为我而分心,无法做他想做的事情,你明白吗,”

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段云阳的身体,忍不住轻颤了起來,这个老人为段家操劳了一辈子,如今老了,老了,却又操心起儿孙了,

一时间段云阳的内心之中难受到了极点,但是看着段老爷子此刻的模样,段云阳只能够咬着牙答应不告诉段枫,

“好了,云阳,你回去休息吧,”段老爷子对段云阳下达了逐客令:“记住,今天晚上我们爷孙两说的每一句话,都不能够告诉任何人,”

“恩,”段云阳红着眼圈,凝视着段老爷子那张苍老的脸庞,重重的点头,

“回去吧,改天把你女朋友带來让我看看,知道吗,”

“爷爷,您放心,我明天就带她來看你,明天就带她过來,”段云阳拍着胸脯保证道,

这一刻他下定了决心,就算跪着求柳依依,也要让她过來一次,不为别的,只为让段老爷子能够见他一面,满足段老爷子的心愿,

“那快回去吧,”

段云阳沒有在说什么,慢慢的转过身就向着外面走了出去,当走到门口的时候,段云阳猛然回过头:“爷爷,要不今晚我留下照顾你吧,”

“不用,快回去吧,”

段云阳沒有在说什么,慢慢的离开了,只是步伐略微显得有些不舍,

看到段云阳慢慢消失的身影之后,段老爷子再次靠在了椅子上:“要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