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53章 大风刮起

第九百五十三章 大风刮起

东海在华夏有着东方明珠的美称,又有着东方巴黎之称,同时也是华夏长三角经济圈,由此可以想象的出,东海这座城市绝对是华夏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曾经有这么一句话,到了东海不要说自己有钱,到了燕京不要说自己官大。

虽然这句话显得有些夸张,但是也从侧面体现了出来东海有钱人多如猪毛,燕京的体制内人士也是如此,是权力的中心圈。

一个经济,一个权力,无论是东海的水还是京城的水都可谓是非常的深,不知道多少野心勃勃的人在东海攀爬的过程中,都被人给丢入黄浦江喂王八,尸骨无存,京城也是如此,只不过丢进的不是黄浦江而已。

也正是因为经济的原因,使得东海的流动人口数量极大,这也是公安部门比较疼痛的事情之一,毕竟人口流动数量大,就代表着治安相对难管理。

此刻太阳正值中午,虽然已经到了秋天,但是烈日悬挂在高空之中,依然给一种灼热的感觉。

烈阳下,一辆银白色的保时捷风驰电掣的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着,犹如一道银色的魅影,呼啸而过,没有让人晕眩的飘逸,也没有没有让人惊世骇俗地跑到二百多码后,紧急的踩住刹车并且华丽转身,这辆保时捷有的只是速度,一个让人恐怖的速度!

保时捷内的不是别人,正是段枫和戚烟梦,此刻两人正在急速的向着东海而来。

本来戚烟梦是没有打算跟着过来,但是段枫不放心戚烟梦留在东海,毕竟现在正是大风刮起云飞扬的时候,所以两人就一起来了东海。

终于保时捷来到高速公路路口处,路口的工作人员望着驶来的保时捷918也没有任何的惊讶之色。

毕竟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越来越好,而且东海又是国际性大都市,有钱人可谓是遍地走,而且宝马奥迪奔驰在街道上随处可见,跑车慢慢随之变得不稀罕了起来。

很快段枫驱使着保时捷在出口处停下,车窗缓缓打开,直接将手中的高速公路的收费卡递给了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立刻伸出手接过了段枫手中的告诉公路收费卡,然后放在了仪器之上。

随后段枫交完钱之后,直接关上窗户,直接开着保时捷离开了高速公路出口。

犹豫段枫和戚烟梦两人有事情要走,并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向着东海警局总部而去。

从林忆如的口中戚烟梦得知,现在苏珊就被关押在了东海警局!

一路风驰电掣的来到警局门口,段枫猛地踩下了油门,高速飞驰的保时捷在地面上滑出一段距离,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地面上也随之留下了一串清晰的汽车印记。

将车给挺稳之后,段枫和戚烟梦两人立刻从车内走了下来。

看了一眼警察局办公大楼高高挂着一个硕大的警徽之后,两人彼此看了一眼,立刻向着警局之中走了进去。

走进警局之后,戚烟梦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保释苏珊!

可是对方却根本没有放掉苏珊的任何意思,而是让他们去找局长——郎礼君!

对此段枫和戚烟梦也没有说什么,在来之前他们就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必须要警局局长开口才能够放人。

所以段枫和戚烟梦两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奔着局长的办公室而去。

轻轻的敲了两下门之后,局长办公室里面立刻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进来!”

随后,段枫和戚烟梦直接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郎礼君是一个中年男人,微微有些秃顶,中等身材,正宗的国字脸,或许是因为常年久居官场的原因,身上流露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但是他那双眼睛却有让人感觉犹如狐狸一般,充满了狡猾奸诈!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官场老油条吧!

郎礼君在看到段枫和戚烟梦之后,眉头立刻微微皱了起来:“两位是……”

“我们是来保释苏珊的!”段枫直接开口打断了郎礼君的话。

面对段枫这么开门见山的话,郎礼君的眉头皱的更加紧了起来:“这位先生,苏珊故意伤害伤害他人身体,已经触犯了我们华夏国刑法条文第两百三十四条,你们想要保释她,恐怕不行!”

郎礼君是官场的老油条,虽然不知道段枫和戚烟梦是谁,但是一向做事谨慎的他,并没有把话说死,而是用了恐怕一次。

并且戚烟梦给他一种极其干练的感觉,就像是职场上的女强人一般,这让他变得更加小心了起来,毕竟小心使得万年船,更何况还是在这个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候,更要小心。

“你的意思是苏珊要坐牢?”戚烟梦的声音微微有些冰冷。

“按照我们华夏国刑法条文确实是如此。”郎礼君点了点头:“但是也不一定要坐牢!”

“什么意思?”

“如果对方愿意和解的话,那么苏小姐我们肯定会立刻放走!”郎礼君直接和戚烟梦打起了太极。

戚烟梦虽然不知道苏珊是对什么动手了,但是对方可能会和解吗?

不可能,除非苏珊愿意陪对方一晚上,可是以苏珊的脾气,让她陪一个男人一晚上,那是一件根本不可能也不现实的事情,而且段枫也绝对不会允许的。

毕竟苏珊是华泰集团的人,和他又是朋友,对,就是朋友!

“郎局长,那你是否可以告诉我们苏珊打的是谁,情况如何?”戚烟梦不卑不亢的问道。

“是何茂盛,不知道你们可认识?”

“何家的人?”戚烟梦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郎礼君在听到戚烟梦直接说出何家之后,心中就立刻肯定戚烟梦的身份不俗,立刻站起身道:“不错,就是何家的人,两位先坐下说!”

在没有弄清楚戚烟梦和段枫的身份后,身为老油条的郎礼君绝对不会贸然说出什么大话。

要知道未知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敢问,您可是戚小姐?”郎礼君看着戚烟梦微微有些恭敬的问道。

苏珊是华泰集团的员工,而戚烟梦是华泰集团的总裁,这点基本上没有人不知道,更为重要的是戚烟梦是南方段家这个庞然大物的媳妇,身份地位在华夏可以说极其显赫尊贵!

戚烟梦点了点头:“我是戚烟梦!”

听到戚烟梦承认下来自己的身份之后,郎礼君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谄媚的笑意:“郎某果然没有猜错,想必这位应该就是段少了吧?”

对于段枫在江南市所做的事情,他郎礼君可是略有耳闻,知道段枫是一个大煞星,招惹不起的存在。

“郎局长既然知道了我们的身份,是不是可以放人呢?”段枫也没有在隐瞒,而是直接承认了下来。

听到段枫的话后,郎礼君苦笑了一声:“段少,不是我不放人,而是我也有我的苦衷!”

“如果我今天非要你放人呢?”段枫的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眸子里立刻闪过一丝寒意!

郎礼君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段枫的目光给他一种无比阴历的感觉;心中也情不自禁的涌起了一股危险的感觉。

郎礼君心中明白段枫在这一刻是要仗势欺人,可是他却又不敢奈何,他不过是一个局长,得罪不起段枫,要知道最近段家频繁对东海温家出手,已经让所有人恐慌不已,如今要是得罪段枫,那么怎么死的恐怕都不知道。

“段少,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要扣押苏小姐,可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何家给我施压,我上面的领导给我施压,我一个小小的局长能够怎么办?”郎礼君对着段枫诉苦道。

或者说郎礼君是在和段枫打太极,将麻烦全部踢到了一旁,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郎礼君都是老好人一个。

可以说,郎礼君的如意算盘打的是啪啪响,可是段枫会让他如愿以偿吗?

“其实何茂盛伤的也不是很严重,只是你也知道到了这个层次将自己的脸面看的都很重,如今苏小姐让他丢了面子,他自然想要找回场子……”

“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一句话,放人!”段枫重重的说道。

“段少……”

“人在那,今天我就带走,如果何家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让他找我段枫或者我老婆,我会给他们一个满意的交代!”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走廊外面传来一道沉稳而又有力的步伐,随即一道赋有磁性的声音立刻从门口传来过来:“郎局长,我求你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那个女人有没有服软,妈的,打了老子,老子只不过让她陪一夜这事就算完了,竟然还在我面前装起了什么忠贞烈女,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下一刻,一个西装革履,衣冠楚楚,二十六七岁男子出现在了门口!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郎礼君的心中猛的咯噔了一下,心中立刻涌出了一个不好预感,这位小祖宗什么时候来不好,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而段枫和戚烟梦在听到这道声音之后,脸色彻底的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