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955章 风未起,雨先下

第九百五十五章 风未起,雨先下

何茂盛在这之前不可一世,但是现在却犹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浑身上下是血!

看着此刻的段枫,郎礼君内心深处出现了一抹最原始的恐惧,悄无声息地占据了他的身体。

就像段枫之前所说的那样,他没有弄死何茂盛,而是把他弄了一个半残不死,可谓是生不如死。

郎礼君不知道何茂盛日后还能不能站起来走路,但是他却知道,即使双腿能够站起来走路,也绝不可能和以前一样,那么利索。

那一声声骨头的断裂声,以及何茂盛那杀猪般的哀嚎声,至今都犹如魔音一般在郎礼君的脑海中回荡着久久不散!

段枫看了一眼犹如死狗一样的何茂盛,轻轻的拍了拍手,然后从身上摸出香烟给自己点燃了,轻轻的抽了一口,一脸不屑的看着何茂盛。

何茂盛安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显然是昏迷了过去。

“郎局长看到了没有,这才叫故意伤害他人!”段枫扭过头看着郎礼君淡淡的说道!

郎礼君脸上充满了苦涩,这确实是叫故意伤害他人,而且还是警局,若是一般人,他将会立刻下命令将动手的人给抓起来,但是现在他不敢!

段枫是谁,那可是段家的太子爷,何家在东海是有钱,他老子也是人大代表,在东海这背景算是很牛逼了,但是和段枫一比,何家的背景却显得很一般了,而且他还是被段枫给弄残的,就算何茂盛他老子不服,想要报仇,也必须忍着!

除非何家想要完蛋,不顾一切的报复段枫!

“段少,我远视,刚刚没戴眼镜,我没有看到您动手,更没有看到您故意伤害他人!”郎礼君张了张嘴急忙说道。

郎礼君的话音落下,所有人都傻眼了,没有人会想到郎礼君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而一旁的戚烟梦在听到郎礼君的话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笑容,这果然是官场老油条,只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将自己的责任给推的一干二净!

段枫在听到郎礼君的话后,脸上则是露出了一道赞赏之意,无论郎礼君为人怎么样,单是这份眼力劲以及那份活跃的心思就足以让人佩服!

不愧是混迹在官场之上的老油条。

“原来郎局远视啊!”段枫恍然大悟的看着郎礼君说道!

“远视,远视!”郎礼君只感觉背后凉飕飕的。

如果在这之前他知道抓了苏珊会惹来段枫,他绝对不会动手,现在倒好,完全骑虎难下!

“那我让郎局办帮的忙呢?”

“段少……”

“如果郎局实在有困难的话,那么我也不强求,只不过……”段枫故意拉了一个长音。

郎礼君随着段枫的话,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上,一脸紧张的看着段枫。

“只不过我想要告诉郎局一句话,有时候请神容易送神难,而且苏珊若在这里如果受到了什么委屈,那么我不保证您身上这身皮会不会被人给你扒下来!”说着段枫伸出手轻轻的拍了一下郎礼君的肩膀。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这一刻,段枫完全是在威胁郎礼君,你放也要给我放,不放也要给我放,不然下次想要放人,可不就是这么简单了!

一时间郎礼君的心中充满了忐忑,刚刚他并没有骗段枫,上面确实有人给他施压,让他扣住苏珊。

郎礼君一脸的为难,脸上的神情也在阴晴不定的变幻着,显然内心之中正在极力的挣扎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郎礼君狠狠的咬着牙说道:“放人,将苏珊小姐放了!”

在心中左右衡量之后,郎礼君终于决定放了苏珊,段枫完全不是他能得罪的,至于上面,只要说清楚,恐怕也不会怪罪自己。

段枫打了一个响指:“郎局做了一个最为明智的选择,既然你给我面子,那么我们以后也就是朋友,既然是朋友,我也不能够让你为难对吧?”

“段少客气了,段少客气了……”

“如果有人找你麻烦,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我想你应该能够找到我的,对吗?”段枫的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道人畜无害的笑意。

但就是这道笑意落入郎礼君的眼中,犹如恶魔的微笑一般,急忙点头:“段少您真的太客气了!”

郎礼君让人直接把苏珊带回到了局长的办公室,当苏珊在看到浑身上下全是血躺在地上犹如死狗一般的何茂盛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惊讶,但是瞬间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冰冷的寒意!

但是下一刻,苏珊就看到了段枫和戚烟梦,这让苏珊一怔,接着脸上一喜:“段枫,戚总,你们两个什么时候从纽约回来了?”

“昨天回来的。”戚烟梦轻声说道:“珊珊你没什么事情吧?他们有没有在这里为难你?”

“没什么事情,他们也没有为难我,只是把我关了起来。”

听到苏珊这么一说,戚烟梦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扭头看向了段枫,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段枫看了一眼郎礼君道:“郎局,这次多有得罪,改日我段枫向你登门谢罪!”

“没什么,没什么……”郎礼君急忙摆手说道。

段枫和郎礼君又说了两句话后,便直接和苏珊、戚烟梦离开了警局。

看到段枫三人离去,郎礼君立刻长舒了一口气,终于送走了这位煞星!

而就在这个时候,何茂盛悠悠的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身上立刻传来一道钻心的疼痛,使得他痛苦的哀嚎一声,看了看四周发现段枫不在了这里,立刻狰狞的吼道:“那个小杂种呢,那个小杂种呢,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何茂盛的眸子之中充满恶毒之色!

“郎礼君,你是不是把那个小杂种给抓起来了,在那,在那,我现在就要弄死他,现在就要弄死他!”

看着躺在地上犹如疯狗一般乱吼的何茂盛,郎礼君在内心之中为何家默哀了起来,摊上这么一个坑爹的儿子,不坑死你就怪了!

“来人,把何少送去医院!”郎礼君立刻对着门口的警察说道。

“郎礼君,我他妈的问你话呢?”

“没抓,人放走了!”郎礼君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愕然听到郎礼君的话后,何茂盛浑身上下犹如被电击一般,整个人躺在地上立刻不停的抽搐了起来,脸色在这一刻也变得比之前不知道狰狞了多少倍:“郎礼君,你说什么?”

“何少,那个人你惹不起,我也不敢抓,这件事情还是算了吧!”

“算了?”何茂盛立刻疯狂的大笑了起来,那张脸庞完全扭曲到了一起:“郎礼君,我他妈的没有听错吗?你竟然让我算了?”

“何少,那个人真的不是你能够惹的起的,我让你算了是为你好,他没有杀你已经不错了!”

“好,好,郎礼君今天老子记住你了,等着瞧……”

“把他送进医院!”郎礼君大手一挥,不耐烦的说道。

本来他还想着告诉何茂盛段枫的身份,但是在看到何茂盛的脸色,以及听到他那不知好歹的话后,郎礼君打算什么也不说,你们何家不是有能耐吗?

行,你们何家有能耐,那你们去招惹那位煞星吧,你们两方我都惹不起,我躲着你们行了吧?

抱着这样一个想法,郎礼君直接让人把何茂盛给带去了医院。

在他看来,如果何家聪明,这件事情就应该就此作罢,不然以段枫在江南所做的事情,何家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成为这次段温两家之争的炮灰!

郎礼君坐回自己办公桌前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拿起桌子上的香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烟雾环绕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的脸色变得格外的凝重了起来。

段枫现在出现东海,虽然只是简简单的将苏珊从警局带走,但这也从侧面开始,段温两家的真正的战斗,将在此刻打响,进入真正的巨无霸决斗!

这场超级巨无霸的对决,不是温家死,就是段家亡!

但是郎礼君感觉,温家死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段家还有一个老爷子尚在人世,虽然早已经退下,但是却没有人敢小视段老爷子,只要他出现轻微的跺一下脚,整个南方都会颤三颤!

而温家呢?虽然也是一个庞然大物,但是温家却没有像段老爷子这样的人活着。

如果温家也有这样的一位老人,面对段家的出手,他们怎么可能会没有任何的动作,怎么可能会选择沉默呢?

要知道,凡是大家族都是一只披着羊皮的豺狼,完全吃人不吐骨头。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家有一宝,不如家有一老的原因!

根据当前的形势在郎礼君看来,只要段家那位年纪近百的老人活着一天,温家就不可能胜利,除非段家那位老人躺进八宝山,不然温家没有任何赢得胜算!

这完全是大人物在下棋,而这盘棋局里面,而这盘棋局里面段枫在扮演者帅!

“看来,我最近我千万要小心一些,千万不要成为了某些人的炮灰!”郎礼君重重的说道!

风未起,雨先下,一场风暴从东海警局为圆心悄然拉起!